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05章 ...

  •   终于轮到周俏和黎衍了,两人去到柜台前,给他们办手续的工作人员是个四十多岁的胖大姐,让他们填表,预审资料。
      周俏的神色有点古怪,掏身份证和户籍证明时,一副遮遮掩掩的样子。
      
      黎衍起疑,向她伸手:“你身份证给我看看。”
      周俏一下子就把身份证捂到胸口,瞪着眼睛摇了摇头。
      黎衍皱眉:“干吗?你身份证是假的啊?”
      柜台里的胖大姐也听到了,向周俏投来问询的目光。
      周俏气道:“当然是真的!”
      
      “是真的为什么不让我看?”黎衍说着,伸手就去抢她的身份证,周俏不敢跑,又不想让他拿到,抓着身份证左躲右闪,两个人在胖大姐面前就呈现出一副诡异的小情侣打闹景象。
      
      到最后,周俏干脆站了起来,右手握着身份证高举过头顶,姿势就像董存瑞要炸碉堡。这下子,坐着轮椅的黎衍哪怕手再长,也是拿不到了。
      他仰头看她,咬牙道:“坐下。”
      周俏摇头:“你别看我身份证!我就坐下。”
      黎衍越发感到奇怪:“为什么不让我看?你身份证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么?”
      
      “没有!反正就不让你看。”周俏气呼呼地说,“你要看的话我就不给你转钱了!”
      “行啊,你不转钱我以后就不和你离婚了。”黎衍可不怕,“反正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结婚了,转不转随便你。”
      
      胖大姐听着这对话觉得不对劲,问:“我说你们俩,说什么呢?什么转钱?离婚?你俩是来结婚的吧?离婚不是我这窗口。”
      周俏赶紧赔笑脸:“对不起对不起,我俩老开玩笑,我们是结婚,结婚。”
      
      这时,黎衍冷不丁地拉住她垂着的左手,一用力,迫使她重新坐了下来。又在她愣住时,一把抢走了她右手里的身份证。
      周俏没再和他闹,只是愣愣地看着自己的左手,就那么一下子,手上似乎还残留着黎衍的体温。她抬头向他看去,脸有些热,黎衍却是看着手里的身份证“噗”的一声笑了出来。
      
      那是一种没有防备、突然被逗笑的笑容,特别灿烂开怀。周俏傻乎乎地看着他,心想原来他还是可以这样子笑的,早知道他看了会笑,刚才就不和他抢了。
      “周俏花。”黎衍念着身份证上的名字,揶揄道,“你爸妈可真有意思啊,俏花。”
      
      他又看向周俏身份证上的照片,应该是几年前拍的,周俏只有十六、七岁,五官还没长开,留着一头男孩样的短发,脸颊红扑扑,眼神怯生生,看着就是一个农村小姑娘的模样,一脸严肃地对着镜头。
      
      周俏一把把身份证从黎衍手里夺回来,郁闷地说:“别叫我身份证上名字。”
      黎衍撇撇嘴。
      周俏向他伸手:“那你身份证也给我看看。”
      
      “凭什么?”黎衍才不理她,把身份证和户口本一股脑儿交给了胖大姐。周俏正要发作,胖大姐直接把黎衍的身份证递给了她:“给,你俩可真逗,都要结婚了,对方身份证还没看过啊?小姑娘可要看仔细喽。”
      
      黎衍气得鼻子都歪了,周俏喜滋滋地接过身份证,先看照片,十六岁时的黎衍是个英俊的小少年,留着短短的碎发,眼睛亮晶晶的,笑得很乖巧。再看姓名……这一看,周俏立刻爆发出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哈……”
      她笑得趴在了柜台上,黎衍差点原地爆炸,眯着眼睛问:“那么好笑吗?”
      
      “你刚才还笑我!”周俏把他的身份证拍在柜台上,姓名那儿赫然印着:黎衍衍。
      “你爸妈才真有意思,怎么会给你一个男孩儿,取个叠名的?哈哈哈哈……衍衍……哈哈哈哈……”
      
      她笑得停不下来,黎衍快要被她给气死了:“不许笑!”
      “好的好的,我顺顺气。”周俏见他真生气了,赶紧平复呼吸。但是看到身份证上黎衍照片旁印着的名字,还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这是一种幸灾乐祸的笑,原本就猜到,要是他知道了自己的本名,一定会笑话她,哪知道,他俩完全就是半斤八俩。
      “你还笑!”黎衍低声吼。
      
      胖大姐听不下去了,瞪他:“我说这个小伙子,你怎么对你老婆这么凶啊?你俩结婚了是要一起过日子的,好好待人家。婚姻是很神圣的你懂不懂?”
      
      看了看黎衍身下的轮椅,胖大姐又缓了缓语气道,“我不是对你有意见,只是你应该心里有数……结婚都不容易,别伤了人家的心。”
      她故意隐去了“残疾人”这三个字,周俏很怕黎衍会暴起,不由地盯着他看,幸好,他没有多大反应,只是沉着脸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办完所有手续,两本新鲜出炉的结婚证到手,一人一本。
      周俏打开看,映入眼帘的就是她和黎衍敲了章的结婚照,照片里,她的头微微偏向他,笑得很甜。黎衍却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一张瘦得过分的脸,肤色苍白,眼神木然,发型还很丑,但周俏依旧觉得他非常可爱。
      
      周俏花和黎衍衍结婚了。
      两个陌生的名字,两个陌生的人。
      
      周俏看着结婚证,忍不住就想逗黎衍:“以后请多多关照啦,黎衍衍先生。”
      黎衍转着轮椅冷哼:“呵,行啊,周俏花小姐。”
      “你没完了?”周俏想这人心眼儿可真小。
      
      黎衍抬头瞥她:“是你先叫我的,反正我无所谓,衍衍总比俏花好听。”
      周俏反唇相讥:“是吗?你六十岁的时候也叫黎衍衍,你说好听不?”
      黎衍轻描淡写地说:“你放心,我活不到六十岁的。”
      周俏一时语塞,看着黎衍转着轮椅往大门去的背影,半晌才开口:“呸呸呸,这种话,你别乱说啊!”
      
      沈春燕三人一直等在门外,宋晋阳因为黎衍突然要结婚而感到好奇,问沈春燕究竟是怎么个情况,沈春燕就把自己知道的事儿说给他听。
      
      宋晋阳震惊了:“周俏说她是黎衍的粉丝?他俩网恋两年了?”
      沈春燕有点得意:“是啊,周俏特别崇拜阿衍,看着他时眼神儿都不一样,我绝对不会看错!虽然他俩见面没多久,但是一见钟情,都没有那什么……见……老宋,网友见面见什么来着?”
      宋桦:“见光死。”
      沈春燕:“对对对,没有见光死!他俩看对眼了,嘿嘿!”
      
      这话能糊弄沈春燕,却骗不了宋晋阳,宋晋阳知道黎衍的笔名,也看过他的专栏和小说,就那磕碜的成绩,能拐来一个痴情女书迷?骗鬼呢!
      宋晋阳看破不说破,笑呵呵地说:“那阿衍很厉害啊。”
      
      沈春燕感受到了久违的骄傲:“那是!我们阿衍现在虽然瘦了点,底子还是帅的,又有才华,要不是没了腿,哪儿轮得到周俏啊!唉……小姑娘哪儿都好,就是学历低了点,连高中文凭都没有,就是个打工妹。”
      宋晋阳若有所思,问:“那他俩为什么那么急着结婚呢?不多处处对象?”
      
      对着家里人,沈春燕也不藏着掖着,直说心里话:“早结婚晚结婚又有什么差别?他俩暂时不办婚礼,房子是我的,阿衍又没钱,结了婚周俏就能名正言顺住到家里来,反正阿衍又不会吃亏。”
      宋晋阳又有点吃惊:“他俩不办婚礼?为什么?”
      
      “不知道,说是要裸婚,省钱。”沈春燕想了想,说,“可能也是阿衍不同意吧,你说他能愿意上台去结婚吗?”
      宋晋阳想象了一下那个场面,按黎衍现在的脾气,让他上台在亲友面前乖乖进行结婚仪式,跟让一只猪去开飞机的可能性也差不离了。
      “呵呵。”宋晋阳摸着下巴,“这么说起来,阿衍和弟妹也有点意思啊。”
      
      黎衍和周俏出了民政局的大门。
      看到俩人登记完,拿到两本结婚证,沈春燕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后根。她说这天是个好日子,不如一家人一起去餐厅吃个饭,庆祝一下。
      
      黎衍才不愿意和宋晋阳一道吃饭呢,一口回绝,也没给理由。
      场面一时间有些尴尬,还是周俏出来打圆场:“阿姨,我和阿衍刚还在说,我俩还没在外头单独吃过饭呢,所以今天我想和他一起去吃晚饭,就当纪念一下。等下次,您和叔叔还有……晋阳哥哥,可以来家里吃饭,我掌勺,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
      
      听到“晋阳哥哥”四个字,黎衍向周俏投去犀利的眼刀,周俏当做没看见,宋晋阳差点笑出声。
      “对对对,你俩过你俩过,我们就不耽误你们约会了。”沈春燕笑得合不拢嘴,握着周俏的手说,“不过啊,俏俏,你是不是要改口啦?”
      周俏一楞,随即就笑着喊:“妈妈。”
      
      “哎哎哎,真乖!”沈春燕从包里掏出一个红包,塞到周俏手里,“喏,这是妈妈和叔叔给你的,你嫁给我们阿衍,什么仪式都没有,妈妈心里过意不去,这个红包你一定要收下,以后就和阿衍好好过日子,啊。”
      周俏看了黎衍一眼,黎衍点点头,周俏便收下了红包:“谢谢妈妈。”
      
      宋晋阳抱着双臂站在边上看戏,这会儿开口道:“弟妹,你俩去约会,一会儿吃完饭回去了,黎衍怎么上楼啊?”
      “啊……”周俏没注意这茬,又望向了黎衍。
      黎衍看着宋晋阳,冷冷道:“你管着你自己吧。”
      宋晋阳笑:“这话可是你说的,我晚上也要约会,有种别给我打电话啊!”
      黎衍别开了头。
      
      宋桦说:“阿衍,一会儿你到家前半小时给叔叔打电话,叔叔去你家楼下接你。”
      “不用了,我自己能上楼。”黎衍嘴硬。
      沈春燕问:“你怎么上楼啊?”
      
      “你管那么多干吗?!”黎衍脾气又大起来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上个楼还用你们伺候吗?我说我能自己上就能自己上!你们都可以走了!周俏,我们去吃饭!”说着,他转动轮椅调了个方向,就头也不回地走了。
      周俏赶紧和沈春燕三人鞠躬道别,追在了黎衍后面。
      
      沈春燕担心地看着黎衍的背影,人行道上是一块一块的地砖,并不平整,黎衍的轮椅一路过去磕磕碰碰的,也不知道安不安全。儿子以往下楼,她都在他身边,可这一次,他有了媳妇就忘了娘了。
      沈春燕有点失落,宋晋阳安慰她:“阿姨,随他去吧,他老婆在呢,会好好照顾他的。”
      
      “我担心他上不了楼啊。”沈春燕低声说。
      宋晋阳说:“阿衍自己能上下楼的,咱们都知道,就是姿势不好看、比较费时间罢了。这次有周俏帮他,没问题的。”
      
      沈春燕有点过意不去:“晋阳,你别怪阿衍,他现在脾气大,有时候对你说话冲,你别和他置气。”
      宋晋阳笑道:“我知道,他一直看我不顺眼,我俩都吵了十年了,我才不会和他置气,看到他结婚,我还挺高兴的。”
      
      宋桦拍拍儿子的肩,以示肯定:“行吧,那咱们也都回去吧,过阵子约个时间,咱们一块儿去阿衍家吃饭。晋阳,你把小颂也叫上,你弟还没见过小颂呢。”
      “行。”宋晋阳应着,三人上车,一块儿回宋桦家。
      
      ——
      黎衍专心致志地在人行道上转轮椅,周俏一直跟在他身边,走了有一站公交车那么远后,她看黎衍转得有点吃力,问:“要我推你吗?”
      “不用。”
      “哦……”
      又过了一站路,周俏问:“黎衍,你到底要去哪儿啊?我有点累了。”
      
      为了见家长时显得庄重,周俏没穿运动鞋,而是穿了一双中跟皮鞋,因为平时不常穿,这时候脚后跟都磨破皮了,每走一步都很疼。黎衍也没有停下的意思,说是吃饭,也不知要去哪儿,周俏不得不开口问。
      
      黎衍终于停了下来,一口气转了那么久的轮椅,他也累了。看看周围,一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他已经好久没这么轧马路了,周围的一切都那么陌生,来往行人投到他身上的目光令他芒刺在背,这时候只想要躲起来。
      
      “你想吃什么?”黎衍问。
      周俏答:“我都可以,听你的。”
      黎衍观察四周,看到前方不远处有一家地锅鸡店,右手一指,说:“那就去那儿吧。”
      

  • 作者有话要说:  黎衍:周俏花
    周俏:黎衍衍
    黎衍:俏花~
    周俏:衍衍~
    黎衍:我恨作者。
    ——
    昨天有个小可爱说我这文是甜文走向,哈哈哈哈哈,我争取糖里少掺一些玻璃,尽量轻松一些。
    感谢在2020-06-28 09:30:00~2020-06-29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随心所阅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酥~~、竹川莹、jane樱桃、云水轻吟、皮皮蓝、会作妖的小妖怪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31441332 10瓶;风轻云淡 9瓶;黑白佩 8瓶;夜飞行、兔吱 5瓶;半包酸奶 3瓶;妞妞大魔王、红茶冰淇淋、新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