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06章 ...

  •   周俏的生活过得很节俭,平时鲜少在外面的餐厅吃饭,从来没吃过地锅鸡,心想既然黎衍要吃,他总是吃过的,就心安理得地跟着黎衍来到店门口。
      
      好在这家地锅鸡店铺前有无障碍坡道,黎衍的轮椅可以顺利进到店里。时间还早,吃饭的人不多,黎衍选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桌上盖着一个大大的木头锅盖,服务员撤掉一把椅子,黎衍转着轮椅停到桌边,直接把菜单丢给周俏。
      
      “你随便点,我买单。”丢下一句话,他就窝在轮椅上开始刷手机。
      他的语气并不客气,神色也不友善,像是窝着一肚子火没处发泄。周俏有点慌,不知道黎衍生的哪门子气,生怕他突然爆发,倒霉的就是她。
      
      她只能打开菜单仔细看,发现菜品其实很简单,打头的是锅底,有地锅鸡、地锅鱼、地锅牛肉和地锅排骨,分成不同的辣度,下面就全部是配菜和饮料酒水了。
      “原来就是火锅啊。”周俏看着图片,拿着笔有些犹豫,“我都没吃过这种的,你吃过吗?锅底吃鸡,鱼,还是排骨啊?”
      
      “火锅?”对面的黎衍抬起头来,像是有些不相信,又转头看看店里已经在吃饭的那几桌,每桌都是一口大黑锅,里头的菜红红绿绿煮得挺热闹。
      黎衍:“……”
      地锅鸡不是本地菜,发源地挺远的,他也没吃过,想当然地以为就是吃鸡。
      
      “锅底就点鸡/吧。”
      黎衍话一出口,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赶紧补了一句,“我是说,就点鸡……好了。”
      周俏原本认真地在看菜单,并没注意他的话,听他说了第二遍,才茫然地抬起头来。两个人面面相觑,一个心中有鬼,一个反应慢半拍,五秒钟后,他们同时低下头去,装作刚才的对话从没发生。
      
      周俏搞清楚菜单后,叫来服务员,点了小份的地锅鸡和贴锅边的玉米饼,又加了冻豆腐、香菇、土豆片和菠菜,另外要求锅底中辣,少放葱蒜。
      黎衍有点奇怪,加料不问他也就算了,怎么连锅底什么辣度都不问他,万一他不吃辣呢?
      可能现在的女孩子都比较自我吧,黎衍没有多想。
      
      点完菜,服务员问:“两位喝点什么?”
      周俏拿着菜单:“玉米汁。”
      黎衍:“玉米汁有吗?”
      异口同声。
      
      周俏:“……”
      黎衍眼神古怪地看着周俏,从她手里拿过菜单,饮料那儿印着七、八个品种,冷热都有,鲜榨玉米汁(热饮)就夹在中间。
      “好巧啊,你也喜欢喝玉米汁啊?”周俏笑嘻嘻地说。
      黎衍扫了她一眼,一声不吭地又把菜单丢给她了。
      
      一个装着热腾腾鸡肉的大铁锅端了上来,服务员打开火,麻利地把六个玉米饼皮一圈儿贴在锅边,又把需要久煮的香菇和冻豆腐放进去,盖上木头盖子,在边上竖了一个沙漏,计时十分钟。
      
      “沙漏漏完了,就可以吃了,到时候再加蔬菜。”服务员指指土豆片和菠菜,对周俏说。
      黎衍没再玩手机,和周俏一起盯着服务员的操作,两个人都是第一回吃这种菜式,心里都觉得新奇,面上却装得很镇定。
      
      服务员走了,沙漏漏着细细的绿沙,黎衍又回复到了低头玩手机的状态。长长的刘海挂下来,周俏几乎看不到他的眼睛。
      ——他那手机屏幕都碎成那样了,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玩的。
      周俏在心里吐槽。
      
      她脚后跟疼,忍不住低头去看,脚上穿着船袜,两个脚后跟都磨破了一块指甲盖儿大小的皮,有血迹,不碰还好,一碰就火辣辣地痛。
      正看着呢,听到黎衍问:“你在干吗?”
      周俏坐直身子,老实回答:“脚后跟磨破了。”
      黎衍看了她一会儿,问:“有创可贴吗?”
      周俏摇摇头。
      
      “我轮椅后面的袋子里有,你自己拿一下。”
      周俏大喜过望,赶紧去拿,发现黎衍轮椅后头的袋子里居然塞了不少东西,找了一会儿才找出一盒创可贴来。
      “哎呦,早知道刚才就问你了,一路上我都在找药店呢。”周俏一边贴,一边说。
      
      黎衍口气平淡:“你自己不问的。”
      “我哪儿知道你会有。”
      “以后没事别穿这种鞋,能磨破脚的鞋子还穿它干吗?”黎衍一边说,一边拿起那个沙漏把玩。
      周俏看着他的手,发现黎衍不光是人瘦,连手都很瘦,显得手指特别修长,肤色还苍白,腕骨突出,居然怪好看的。
      “主要是我平时不常穿,多穿穿就好了。”周俏贴完了脚后跟,又把创可贴放回他轮椅袋子里,“谢谢你啦。”
      
      脚终于不疼了,两个人面对面一起盯着那个沙漏,绿色的细沙一条线似的往下落,时间才过去五分钟。
      黎衍问:“你什么时候搬过来?”
      周俏答:“我那边房子是租到十二月底,还有一个多月,也转租不出去了。这点钱我也算啦,所以随时都可以搬。”
      
      黎衍点点头:“那早点搬过来吧,省得我妈啰嗦,提前一天和我说就行,我天天都在。”
      “好的。哦,对了。”周俏从包里掏出沈春燕给的红包,递给黎衍,“这个给你。”
      黎衍盯着红包看了一会儿,接过,塞到了外套口袋里。
      
      又沉默了。
      周俏也开始刷手机。
      服务员把一扎玉米汁送过来。周俏放下手机,帮黎衍和自己的杯子添上玉米汁,听到黎衍手机响起一声短信音。
      
      他看了一眼,抬头看她:“钱收到了。”
      周俏笑笑,端起杯子:“祝我们合作愉快,干杯。”
      黎衍面色沉郁,终是也端起了杯子,与她碰杯:“合作愉快。”
      喝了一口热乎乎的玉米汁,他皱起眉,心想,这店里兑得是不是太甜了?
      
      鸡肉开锅,服务员撤去盖子,烟雾腾起,浓郁的香味飘了出来,周俏和黎衍一起动筷。
      “唔……挺好吃的。”周俏啃着鸡骨头,说。
      黎衍没吭声,埋头细嚼慢咽。
      周俏又问:“会不会辣?”
      黎衍看看她:“还好。”
      
      周俏笑了起来,用筷子从锅边夹下一个玉米饼,放到黎衍碗里:“吃个饼吧,没点别的主食,就吃这个了。”
      黎衍看着碗里的玉米饼,愣了几秒钟,周俏有些紧张,猜测他是不是嫌她用吃过的筷子夹,太脏。她赶紧又伸手,把那个饼从他碗里夹回来:“你自己夹吧,这个我吃。”
      黎衍:“……”
      什么毛病?——两个人同时想。
      
      上回一起吃饭,还多了一个沈春燕,黎衍几乎没说话。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人,周俏感觉总归有些不一样,吃着吃着,唇边就泛起了笑。
      黎衍夹了一筷子煮熟的土豆片,正满足地吃进嘴里,无意中抬头,就看到周俏在笑,愣了一下,问:“你笑什么?”
      “没什么。”周俏一点儿也不收敛,反而还呛他,“笑笑也不行吗?”
      
      “……”黎衍,“拜托你正常一点儿吧。”
      周俏不解:“我哪儿不正常了?”
      黎衍放下筷子,神色又冷下来:“周俏,咱俩不熟,以后也没必要变熟。我丑话先说在前头,我承认我这人脾气不算好,所以如果你要搬过来住,最好安分一点,不要做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我没收你房租,随时都可以请你离开,听懂了吗?”
      
      周俏原本雀跃的心情瞬间沉了下去。
      她感到有些无趣,这一下午说说笑笑,她还真以为自己和黎衍熟了一些了,原来在他眼里,自己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人。
      周俏眨了眨眼睛:“……听懂了。”
      
      半个多月,三次见面,她没能掩饰住那些突如其来的情绪:
      兴奋,激动,窃喜……
      伤感,心疼,怀念……
      这些情绪总是会在不经意间表现出来,从她的眼神,话语,动作,甚至是不自觉露出的笑容里。
      
      周俏不是演员,没办法做到自然而然,毫无破绽。
      心里还是有点难过,黎衍一点儿也不记得她了。
      但他应该感觉到了她对他非同寻常的热情,周俏偶尔会露出一些小破绽,希望他能自己想起一些东西。显然,他没有,只是觉得她很奇怪。
      
      ——阿衍爱吃辣,阿衍爱喝烫烫的玉米汁,阿衍爱吃土豆片、冻豆腐和香菇,阿衍不爱吃毛肚、黄喉、鸭肠那些咬起来嘎嘎脆的食物,阿衍不喜欢太大的葱蒜味儿……这些都是周俏记得的事情。
      可是,那个坐在窗边与同学谈笑风生的帅气男生,早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了。
      
      吃完饭,黎衍和周俏在路边准备打车回家。
      打车的过程不太顺利,有好几辆出租车看到周俏招手,就缓缓减速,但看清坐着轮椅的黎衍后,又一脚油门开走了。
      “怎么这样啊!喂!”周俏追了几步,气得叉腰。
      
      黎衍像是见怪不怪,从口袋里摸出烟盒和打火机,默默地抽了一支烟,情绪并没有受到影响。
      周俏转头看着他,天已经黑了,街上车水马龙,还挺热闹,黎衍的轮椅停在一棵行道树下,他穿着黑色外套,手里夹着一支烟,烟头火星闪烁。他一动不动地隐在夜色里,整个人清冷又寂寞,像是游离在这灯红酒绿之外,显得尤为格格不入。
      哪怕周俏看不清他的脸,也知道他这时候的眼神一定很冷漠。
      
      她走去他身边,问:“叫不到车怎么办?”
      黎衍吐出一口烟气,眯着眼睛说:“你试试叫车软件吧,这样招手,人家看到我,都不会停的。”
      周俏:“……”
      见她没反应,黎衍瞥她一眼,理直气壮地说:“我没装叫车软件,没用过,你来叫。”
      周俏的声音低低的:“我也没装啊,没用过,我不会。”
      黎衍:“……”
      
      两人同时沉默,一会儿后,黎衍突然笑出声来:“你怎么比我还土?”
      “不是,我平时不打车。”周俏有些难为情,“打车多贵啊,我平时都是坐公交车,要不就是骑共享单车。”
      
      黎衍叹气,无奈地拿出手机,开始研究微信自带的滴滴打车。周俏不敢打扰他,继续在路边招手,这一次,她运气不错,在黎衍还没研究明白时,一辆空出租车停在他们身边。
      
      司机是个热心人,下车打开副驾驶车门,帮黎衍上车。周俏站在边上,看黎衍的轮椅转到副驾驶门外,把自己两条假肢放到地上,撑着司机的身子站了起来,屁股一转,慢慢地坐到副驾驶座上,又把两条假肢给捞进来,摆好。
      全程没有说话。
      
      周俏向司机道谢:“师傅,太谢谢您了。”
      “不客气不客气。”师傅笑笑,“举手之劳,小伙子也不容易。”
      
      黎衍垂着头,周俏看不清他的脸。她都不会收轮椅,倒是司机熟练地把轮椅一收,放进了后备箱,上车后说:“我老丈人偏瘫,每次出门都是我接送,要不然好难打到车的,现在很多人都怕麻烦,但谁能保证自己遇不到难事儿呢?总得互相帮助啊,是不是?”
      
      周俏坐在后排,连连点头:“是的是的,今天多亏遇到您了,要不然我们不知多久才能打到车呢。”
      司机启动车子,又和周俏聊了几句,后来发现副驾驶座上的小伙子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想想还是闭了嘴。
      
      车子到了永新东苑,司机又帮黎衍下车坐上轮椅。这一次,周俏没让黎衍自己转轮椅了,而是由她推着走。
      老小区里太暗了,路灯有些都是坏的,她怕他看不清路。
      周俏是第一次推轮椅,感觉并不难,也不吃力,但她还是推得很小心。
      
      黎衍从上车以后就没开过口,周俏心想他怎么又闹脾气了?是因为刚才二十多分钟叫不到车吗?还是因为司机师傅的话?
      这人真是挺情绪化的,发起火来时嗷嗷叫,不发火了又死气沉沉一言不发,好难得才会好好地说几句人话,完全叫她捉摸不透。
      
      到了黎衍住的36幢楼下,周俏有些为难了,黎衍上下车都这么困难,这个六楼,他到底要怎么爬上去呢?
      黎衍望向那黑咕隆咚的楼道,沉沉开口:“周俏,听好我说的话。”
      周俏一惊:“啊?”
      黎衍继续说:“一会儿,我在楼下等着,你帮我把轮椅搬到六楼去,放在楼道里就可以。然后你就可以走了,不用陪我,我自己能上去。上去后,我会给你发微信。”
      
      周俏问:“你自己上去?”
      “是。”
      “你怎么上去啊?”
      “你不用管。”
      “我……”周俏很担心,“我可以帮你的。”
      “不用你帮忙。”
      “……”周俏很纠结。
      黎衍深吸一口气:“听明白了吗?听明白了就在这儿等我,一会儿我喊你进来,你再进来。”
      周俏看向楼道,硬着头皮应下:“听明白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黎衍:锅底就点鸡/吧。
    周俏:哦。
    黎衍:不!锅底就点鸡好了!
    周俏:???
    五秒钟后……
    周俏:……
    黎衍:……
    ——
    是的,有些小可爱已经猜到了,周俏认识黎衍,但是她和黎衍的车祸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个车祸就是个单纯的车祸,完全是黎衍倒霉(误,应该是作者冷血)。
    另外,我的评论腰斩了……
    感谢在2020-06-29 09:30:00~2020-06-30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酥~~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空翘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六月、大米、倩倩倩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灼灼 18瓶;小火花、Emma 10瓶;防风童子 5瓶;秋天的茉莉 4瓶;无心、新荷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