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04章 ...

  •   晚饭后,周俏帮沈春燕收拾了餐桌,提出由她来洗碗,沈春燕哪里会答应,让她去客厅吃水果,陪黎衍说说话。
      周俏只能在客厅干坐,黎衍一直在玩手机,丝毫没有与她聊天的意思。周俏没事干,就盯着他看,看着看着被她看出端倪来——黎衍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天气已经有些凉了,他穿得也不多,但周俏发现他鼻尖上冒出了小汗珠,唇色也有些发白。
      “你不舒服吗?”周俏壮着胆子问。
      黎衍抬头看她,神色依旧冷淡:“没有。”
      “哦。”他不愿说,周俏就不问了。
      
      沈春燕洗完碗,收拾好厨房,出来对黎衍交代了几句,吃剩的菜已经放进冰箱,有些半成品他可以自己煮来吃等等。黎衍一脸的不耐烦,沈春燕以为他是嫌自己碍事了,赶紧提出先走,让两个年轻人单独聊聊,沟通沟通感情。
      
      周俏哪里敢留下,黎衍那张臭脸明摆着是让她们俩都滚蛋,见沈春燕要走,周俏也起了身,说和阿姨一块儿走。
      沈春燕知道她第二天还要上早班,也就不勉强她了。
      
      临走前,周俏向黎衍挥挥手:“阿衍,再见啊,我下次再来找你玩。”
      黎衍:“……”
      沈春燕见儿子没反应,赶紧接口说:“俏俏你有空就多来坐坐,阿衍平时一个人住,都没人说说话,你来陪陪他挺好的。”
      黎衍狠狠瞪了母亲一眼,沈春燕再也不敢多说,提着垃圾袋、领着周俏一块儿出了门。
      
      两个女人一走,屋子里立刻冷清下来,黎衍松了一口气,先去阳台抽了支烟,接着就回到房间,脱下了假肢。
      每逢阴雨天,双大腿截肢处就会时不时地刺痛,也不是幻肢痛,反正就是难受,算是截肢的后遗症之一。
      黎衍把自己挪到床上,拉过被子盖到腰,往自己下半身一看,被子底下空荡荡的,他“呵”了一声,抬起手臂挡住眼睛,闭目养神。
      
      沈春燕和周俏一人撑一把伞,踩着积水走在小区里。
      秋夜的风凉得刺骨,雨水连绵,小区里少有行人,只余一盏盏路灯为她们照明。
      
      沈春燕问了问周俏的学历和工作,周俏没有隐瞒,说自己高中没念完,只有初中毕业。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周俏说完后,发现沈春燕眼神闪烁了一下。周围太黑,两人都看不太清对方隐在伞下的脸,但周俏知道,沈春燕是有点失望的,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走到小区大门时,周俏说:“阿姨,黎衍一直没告诉我他是怎么出的事,您能和我说说吗?啊……您要是不想说也没关系,我以后有机会了再问问他。”
      
      “他没说啊?那你还是别去问他了,你一问,他又要发脾气。来,到这儿来。”沈春燕拉着周俏站到小区门口一家便利店的店招下,那儿淋不到雨,她收起伞,叹了一口气,神情变得有些哀伤。
      
      “他不说也正常,谁愿意一直去回忆伤心事呢?其实就是个车祸,阿衍大四那年,已经签了公司在实习了,但还没过论文。那天晚上,他在公司加班到凌晨,骑自行车回家,路上碰到一个疲劳驾驶的大货车司机,闯红灯,唉……”
      沈春燕看着小区门口道路上穿梭不停的车辆,又是一声叹气。
      
      周俏的心提了起来,问:“大四,是三年多前吗?几月啊?”
      沈春燕说:“四月,三年……对,现在十月,整三年半了。”
      周俏陷入沉思。
      
      “大货车的轮子,从他腿上轧了过去,就这儿。”沈春燕在自己大腿上比划了一下,只比胯/下低了一点点的位置,“阿衍当场就昏过去了,后来路人叫了120把他送去医院抢救,两条腿都给轧烂了,只能截肢。”
      
      沈春燕想到那年春天的事,就觉得像一场噩梦。一夜之间,她那风华正茂、有着光明前途的儿子,就跟块烂肉似的躺在医院ICU里,推出来时,整个人只剩下半截。
      
      随着两条腿的离去,后来的日子,有越来越多原本属于黎衍的东西一一离开了他,直到现在,他已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另一个人,连沈春燕都感到陌生。
      “我想过带他去看心理医生。”沈春燕看着周俏,“但他怎么都不答应,威胁我说要跳楼。”
      周俏:“……”
      
      “他说他没疯,疯的是我们。他说他没变,变的是我们。”沈春燕苦笑,“好吧,就算是我们吧。往好处想,好歹他活下来了,这些年身体也没其他毛病,生活都能自理。现在,他靠写书也能养活自己,还和你处上了对象,这也算是越来越好了。”
      
      沈春燕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我现在也不求他能大富大贵了,这辈子,我只希望我的阿衍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身边有个知冷知热的人陪着他,要是能生个孩子,就更好了,让他也有点念想。”
      
      她用温和的眼睛看着周俏。
      沈春燕是一个年过五十的中年女人,留着及肩卷发,个子挺高,微微中年发福。看五官能看出来她年轻时应该挺漂亮,毕竟黎衍长得像她,曾经的黎衍,耀眼得如同夏日骄阳。
      
      这一次,周俏没再说违心话,诚恳地看着沈春燕,道:“阿姨,我一定会好好陪着阿衍的,您放心吧。”
      
      过了沈春燕这关,黎衍和周俏结婚登记的事儿就正式摆上了台面。
      黎衍选了十一月初的一天去登记,沈春燕纳闷为什么要这么急,黎衍说:“周俏是个比较传统的人,不接受婚前同居,如果要她搬过来住,就要先登记。”
      
      哦哦哦!沈春燕秒懂,黎衍毕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对那方面的事儿比较急,有想法总是好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见母亲笑得一脸促狭,黎衍也懂了,皱着眉头大声说:“你想什么呢?!”
      沈春燕嘿嘿直乐:“没什么没什么,你和周俏约一下,妈妈拿上户口本,陪你们一起去。”
      
      黎衍在微信上约周俏去登记结婚。
      两人一个多星期没见了,他的态度比小男生约小女生去看电影都要敷衍,但周俏没矫情,一口就答应下来。
      这本来就是一场交易,又不是谈真感情。
      
      结婚登记是个简单的事儿,但黎衍下楼却很困难。
      周俏不矫情,抵不过黎衍矫情啊!他不肯脱了假肢让人背下楼,穿着假肢又很难背,沈春燕只好叫来宋桦和宋晋阳,让他们俩一个背着,一个护着,从六楼把黎衍给弄下去。
      
      背人的活儿肯定是宋晋阳干。
      这货现在在一家互联网公司上班,做运营,身高181,长得浓眉大眼,还挺精神,但黎衍看到他就来气,半句话都不想和他说。
      
      宋晋阳也没有好脸色,显摆似的站在黎衍面前,叉着腰:“我早说了给你换个带电梯的房子!你干吗不答应啊?你这六楼啊!要是摔下去万一把我也摔残了你负责吗?”
      黎衍坐在轮椅上,仰着头吼:“我求着你来了吗?不爱干你滚啊!”
      
      要比大声宋晋阳向来不怵他:“你以为我想来啊?我不干谁干啊?是你妈背还是我爸背?合计这是我爸不是你爸,你不知道心疼的是吧?两年前他背你时在楼梯上摔一跤把脚骨都给摔裂了,你说过一声‘对不起’了吗?”
      
      黎衍气得脸都青了,宋桦是个五十多岁、外表朴实的中年男人,在旁边吼道:“宋晋阳!你给我闭嘴!今天是你弟弟结婚的好日子,你发什么疯呢?!”
      宋晋阳终于闭了嘴,居高临下地瞥了黎衍一眼,闷声道:“今天看在你结婚的份上,哥不和你计较。一会儿我倒要看看是哪个女的,瞎了眼才会找你。”
      
      沈春燕都要气哭了:“晋阳啊,算阿姨求求你,你少说两句吧!”
      宋晋阳“哼”了一声,在黎衍面前转身蹲下,说:“上来!”
      黎衍闭一闭眼,平复了一下呼吸,终是伸出双臂圈到了宋晋阳脖子上。
      宋晋阳抓住他的双大腿假肢,一把就把他背了起来。
      宋桦赶紧护着跟上,沈春燕则折起黎衍的轮椅,跟在后头搬下楼。
      
      他们特地不让周俏到家里集合,因为黎衍不想让周俏看到他下楼时狼狈的样子。
      他那么讨厌宋晋阳,但最近几年,每次下楼还是要依赖他。宋晋阳这个人也很奇怪,虽然嘴巴坏态度差,却每次都是一叫就来。
      
      从小到大,黎衍有许多玩得好的同学、朋友,可是车祸以后,他几乎与所有老同学都断了联系,不管是多好的哥们儿,他都不让他们去看自己,久而久之,就成了一个孤家寡人。
      差不多年龄的同性社交群体里,除了和他一样行动不便的张有鑫,居然只剩下一个宋晋阳。
      
      背到三楼时,宋晋阳额头上已经出了汗。
      黎衍非常瘦,体重其实很轻,但他个子高,穿着假肢后身量就大,宋晋阳背得很小心,怕磕着背上的黎大爷。
      黎大爷死鱼一样地瘫在他的背上,什么都没说。
      
      到一楼后,沈春燕打开轮椅,宋晋阳和宋桦一起帮忙,让黎衍坐到了轮椅上。黎衍整理了一下两条假肢,把脚摆到踏板上,抬头去看宋晋阳,后者已经满头大汗,正在喘粗气。
      等一下还要他帮忙背回六楼,黎衍想死的心都有了。
      
      去民政局的路上,宋晋阳开车,黎衍坐副驾驶座,二老在后排。
      沈春燕看着黎衍留了几个月、长得没了型的头发,怎么看都不顺眼,大着胆子问:“阿衍,一会儿要拍结婚照,你要不要先去理个发?你头发都盖耳朵了。”
      
      黎衍一口拒绝:“不用。”
      沈春燕继续劝:“要结婚了,总得精神一点啊。”
      “我哪儿不精神了?!”
      沈春燕不敢说话了。
      
      黎衍才不想让周俏觉得登记结婚是件多了不起的事,就要让她明白这是假的,怎么可能为了登记去剪头发?他根本就不在乎这事儿!
      宋晋阳这货嘴巴就不会停:“你说说,这是何必?换个带电梯的房子多好!你平时都能下楼来转转,剪个头也方便。成天闷在六楼,你皮肤白得都跟僵尸差不多了。”
      黎衍凉凉道:“不劳您费心。”
      
      宋晋阳瞟他一眼,开启语重心长模式:“黎衍,我和你说,我真不是看中你家的房子。今天我爸和阿姨都在,咱们把话敞开说。我现在是买不起房,首付还没够,但我真要在我爸那屋里结婚,我爸也愿意给我腾屋子。那我舍得他和阿姨去租房子吗?我不舍得!当然,我也可以租房子结婚,我女朋友没说不行,因为我俩这两年迟早要买房。但我想,你这老房子上下楼不方便,不如我给你租个带电梯的房子,你去住,我在你这儿结婚,你舒服,我也安心,你说是不是个理?我又不是平白无故占你房子,我给你租房子不要钱的啊?”
      
      黎衍:“我要你给我租房子了吗?我没地方住啊?!”
      宋晋阳气得拍方向盘:“你可以理解为置换房子啊大哥!”
      黎衍怒吼:“你给我认真点儿开车!”
      宋晋阳:“操!”
      宋桦和沈春燕在后排大气都不敢出。
      
      其实宋晋阳的方案可行性很强,出钱的人也是他,宋桦和沈春燕觉得这对大家都好,但是黎衍死活都不答应,非要赖在那个六楼小屋里,每逢上下楼就把宋晋阳召唤过来。
      
      宋晋阳摸了摸自己鼻子,突然笑了一声:“黎衍,你这样每回上下楼都喊我,我会怀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你想死吗?”黎衍的声音是从齿缝里漏出来的。
      沈春燕听不下去了:“晋阳,你弟弟等一下就要见到他老婆了,你别乱讲话了行不行呀?”
      “哼。”宋晋阳鼻子出气,“有老婆很了不起吗?我也有老婆啊!”
      
      车子开到民政局,三人下车,沈春燕看到周俏已经站在门口等着了。看到他们,她立刻走了过来,礼貌地打招呼:“阿姨好,叔叔好,呃……”
      实在不知道这位穿着休闲夹克的年轻男人是谁,宋晋阳看着她,笑道:“呦!这就是弟妹吧?我是黎衍他哥,你喊我晋阳哥哥就行。”
      “晋阳哥哥。”周俏软软地喊着。
      
      沈春燕已经打开轮椅放在副驾驶座外边了,宋晋阳走过去,帮着黎衍下车。黎衍的脸色臭得可以,刚才那声“晋阳哥哥”真是把他给噎到了。
      周俏就看到三个人围着轮椅一通忙乎,搬腿的搬腿,护腰的护腰,黎衍终于稳稳地坐在了轮椅上。
      
      他抬起头看了周俏一眼,午后的太阳有点晒,黎衍很久没待在太阳底下了,这时候被阳光晃得眯了眼睛。民政局门口行人来来往往,看到这么年轻的一个男人坐着轮椅,总有人的视线会往他身上瞄。
      黎衍厌恶这种感觉,低下头,转动轮圈顾自往民政局大门行去。
      周俏自然是跟在了他身边。
      
      先拍结婚照。
      虽然是假结婚,黎衍还是换了一身干净衣服,拍照时脱了外套,里头是一件米色毛衣。周俏依旧穿着那件毛绒绒的咖啡色毛衣,扎着马尾辫,她坐在凳子上,黎衍坐着轮椅,两个人肩并肩望向镜头。
      
      摄影师说:“两位新人,笑一个呀!”
      周俏微笑,黎衍还是面无表情。
      摄影师不满意,从照相机后露出脸来:“新郎官,拜托笑一个!诶!甜美的日子在招手呦!”
      黎衍扯扯嘴角,感觉脸都快要抽筋了,摄影师没办法,只能按下快门。
      
      拿到照片,黎衍让其他三人不要陪同,他和周俏两人在大厅等着叫号。
      等待的时候,身边没有其他人,黎衍低声说:“约法三章,第一,不准进我房间;第二,不准带任何人回家,连你亲戚都不行;第三,不准干涉我的生活;第四……”
      周俏插嘴:“不是三章吗?”
      
      “……”黎衍,“那约法十八章。第四,不准动我的东西,如果搞乱了房间厨房厕所,必须要收拾干净;第五,不准养宠物,连乌龟仓鼠都不行;第六,不准吃味道重的东西,比如榴莲,如果很想吃某样东西,要问过我,我不反对才可以吃;第七,出卧室门后不准衣衫不整;第八,不准和我妈走得太近;第九,不准再和宋晋阳说话;第十……”
      
      周俏认认真真地听着,等了一会儿后问:“第十是什么?”
      “没想好,想好了再补充。”黎衍顿了顿,说,“还有,两万块钱你什么时候转给我?”
      “今天就可以。”周俏说,“等拿到结婚证,我就转。”
      黎衍点点头:“可以。”
      

  • 作者有话要说:  宋晋阳:你们是不是都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可爱,一点儿也不让人讨厌?
    黎衍:你快闭嘴吧!
    宋晋阳:黎大爷你赶紧换电梯房好不啦!
    周俏:附议。
    沈春燕:附议。
    宋桦:附议。
    作者:附议。
    读者:附议。
    黎衍:都特么给老子滚!!
    ——
    我仔细想了想,这文似乎没有反派,最大的虐点就是阿衍的身体情况,所以反派大概就是作者我吧……(跪)
    感谢在2020-06-27 09:30:00~2020-06-28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酥~~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酥~~、炫酷番茄酱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火花、思成、酥~~、二二二点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旧斋亭 28瓶;刘雨昕小仙女 4瓶;石头饼、半包酸奶、大花 3瓶;红茶冰淇淋、zjzdoyouknow 2瓶;猪猪女孩的日常啊、妞妞大魔王、无心、企涸、新荷、36141087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