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03章 ...

  •   夜里,钱塘开始下雨,淅沥的雨水冲刷着窗户,雨声在安静的房间里听来格外清晰。
      伴随着这场秋雨,黎衍又一次感到烦躁,他更新了新的章节,丢开鼠标,坐着轮椅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最后转到阳台上,点起一支烟。
      
      窗台上搁着一个玻璃烟灰缸,玻璃窗没关,只关着纱窗,雨棚漏水,雨水打在窗台外的瓷砖上溅进窗台,烟灰缸被弄湿,里头的烟蒂横七竖八地杵着,透着一股子难闻的气味。
      黎衍盯着这个烟灰缸,硬生生忍住砸碎它的冲动,最后抽了一口烟,把烟蒂重重地摁灭在里头。
      
      烦躁,无休无止的烦躁……心理上的,生理上的,仿佛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挣扎,却永远都找不到一个出口,无能为力,只能忍受。
      坐的时间太久,黎衍感到腰酸,转着轮椅回到房间,把自己挪到床上,拿出手机,看到张有鑫半小时前发来的微信。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下雨了[撇嘴][委屈][难过]
      
      黎衍回他。
      【有只刺猬】:睡了没?
      张有鑫秒回。
      【三金是个乖孩子】:没呢
      【有只刺猬】:背还疼吗?
      【三金是个乖孩子】:操,我都忍忘了你又提醒我,我躺床上了,你呢?
      【有只刺猬】:一样,可以忍。
      
      张有鑫也是钱塘人,比黎衍小三岁,两人是在医院康复训练时认识的,算是难兄难弟,几年来一直保持着联系。
      
      张有鑫受伤时还是个高三学生,休学一年后参加高考,现在是个大三在校生。与黎衍不同,他的性格比较开朗,朋友挺多,还经常出去旅游,时不时地会发个朋友圈记录生活。
      
      脱离了以前的生活后,黎衍只有张有鑫这唯一一个朋友。只是,从医院出院后,他们再没有见过面,只用微信聊天。
      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老小区六层楼的楼梯,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堑。
      
      和张有鑫聊过几句后,黎衍想起沈春燕的话,找到周俏的微信:【MI&IM男装-俏俏】
      ——她说自己在商场三楼工作,应该是男装专柜的店员。
      黎衍找到自己手机里的三个文档,一个一个地发给周俏,其他什么都没说。
      
      周俏下晚班后回到出租屋,屋子四室一厅两卫,被房东隔成五个房间,周俏单住,连她在内房子里一共住了七个女孩。
      五个女孩抢客卫,每天都像在打仗,周俏见缝插针地洗完澡,又洗了衣服,才回房间躺到床上。
      感觉很累,几乎站了一整天,腿酸得都有些麻木了,周俏摸出手机,想刷一会儿公众号推文后就早点睡觉。
      
      打开微信,一眼就看到“有只刺猬”的消息。
      周俏似乎一下子就忘记了疲惫,顺手把黎衍的备注名改了,看他发的消息。
      已经是一个多小时前的消息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甩了三个文档给她,文档标题是《1》,《2》,《3》。
      周俏:“?”
      
      她接收下来,回他。
      【MI&IM男装-俏俏】:黎先生,这是什么呀?
      黎衍回得很快。
      【黎衍】:这是我写的书,你抽空看一下,我和我妈说你是我读者,她想见你。
      周俏:“!”
      【MI&IM男装-俏俏】:哇!你还会写书啊??好厉害!![强]
      【黎衍】:一共七百多万字,你随便看一下知道主角就好了。
      周俏:“……”
      
      【MI&IM男装-俏俏】:好的!
      【黎衍】:周六晚上你有空吗?
      【MI&IM男装-俏俏】:有空!
      【黎衍】:6点到我家来吃饭,就你,我,我妈,三个人,不用买东西。
      【MI&IM男装-俏俏】:好的,到时见!
      【黎衍】:我和我妈说我们网恋两年了,你别穿帮。
      【MI&IM男装-俏俏】:好的!
      
      黎衍没再回过来,周俏立刻给店长发微信,请求调班。周六晚上她原本是要上晚班的,但黎衍叫她去吃饭,她一定会去。
      
      ——
      周俏熬了好几个晚上,看黎衍的大作。三、四天的时间自然是不可能看完的,她只能去网上搜连载的平台,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内容简介或是长评可以参考。
      
      一搜才发现,黎衍的作者名叫昨日霜降,连载平台是一个大神云集的男频文网站。周俏有空的时候也会看小说,但一般看的都是女作者写的言情小说,霸道总裁、腹黑王爷那一挂,大多还是看盗文,对男频网站不太了解。
      
      寻到昨日霜降的专栏,周俏差点晕倒。
      黎衍写文已有三年,一共完结了三部大长篇,第四部正在连载中,也写了一百多万字了。完结文里最短的一百多万字,最长的三百多万字,但与这几乎日更一万的更新频率相比,他的成绩着实有点惨淡。
      收藏寥寥,评论寥寥,打赏寥寥……
      纯粹就是个扑街作者。
      
      周俏拍拍自己的脸,逼自己记下三部小说里男女主的名字。
      “夜……夜什么?”周俏搜了一下不认得的字,“夜葳蕤(wēi ruí)?月……”
      又是一阵搜。
      “月沚(zhǐ)涴(yuān)。”
      ——取个名儿还这么难认,是要显得自己很有文化吗?
      
      周俏看着内容简介,挠挠头,深深地为自己的未来丈夫担忧,也不知道黎衍是不是在家待久了,脑子出了问题,写的东西都奇奇怪怪的,能火才有鬼。
      
      ——
      周六傍晚,又是个雨天,周俏买了点水果去黎衍家。
      虽然黎衍叫她不要带东西,但基本的礼数她还是懂的,要见他妈妈呢!哪能空手去?
      
      雨下得挺大的,她走上六楼时,裤脚已被雨水沾湿,她收起伞,抬手敲门。
      沈春燕已经在了,开门见到周俏,愣了两秒钟。
      
      周俏扎了个清爽的马尾辫,穿着一件咖啡色毛绒绒的套头毛衣,底下是牛仔裤,运动鞋,素面朝天,面带微笑,就是个干干净净、白白嫩嫩、可可爱爱的年轻女孩模样。
      外表远远超过沈春燕的预期!
      
      她回头看一眼自己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儿子,他还是那副邋里邋遢、阴阳怪气的样子,沈春燕之前弱弱地提出让黎衍捯饬一下,起码换身衣服,但人家不乐意,说周俏与他是心灵之交,不会在意他的外表。
      哪里来的自信哦!
      沈春燕打量着周俏,心里就想起一句话:一朵鲜花插在那啥啥上。
      
      “阿姨好,我叫周俏,俏皮的俏。”周俏把水果交给沈春燕,还应景地吐吐舌头,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别说沈春燕看直了眼,连轮椅上的黎衍都愣住了。
      
      “你好你好,快进来快进来,今天雨下得太大了。”沈春燕第一次面对儿子带上门来的女朋友,一下子还没做好要当婆婆的准备,手足无措地一边给周俏挂伞,倒水,拿水果,一边悄悄地观察着这个姑娘。
      心想这是有多想不开,怎么会看上黎衍的?
      
      周俏向黎衍招招手:“嗨,阿衍。”
      “衍”字是第三声,被她拖长了音叫得百转千回,黎衍冷冷地看着她,开口道:“阿俏。”
      周俏:“……”
      趁着沈春燕进了厨房,周俏凑过去低声对黎衍说:“叫我俏俏,要不就叫全名。”
      黎衍点点头,窝在轮椅上刷手机,不理她了。
      
      周俏发现黎衍洗过头了,上次还油腻腻的头发变得蓬蓬松松的,凑近说话时还闻到一股柠檬洗发水的香味儿,身上衣服倒是没换,还是那身质量堪忧的杂牌运动服,不过落在周俏眼里,这个人怎么看怎么顺眼。
      
      沈春燕把菜端出来时,就看到周俏坐在椅子上,犯花痴似的看着黎衍。沈春燕手一抖,菜汤都洒出来一些,周俏连忙站起来:“阿姨,我来帮您。”
      
      她跟着沈春燕进了厨房,其实菜已经做得差不多了,沈春燕也是想找机会和周俏聊几句,就喊周俏帮她拿碗筷,抽空问道:“周俏,你和阿衍是怎么认识的呀?”
      
      周俏笑吟吟地说:“阿姨,您叫我俏俏就好,我是阿衍的粉丝呀,他写的书我全都看过,超级喜欢的!”
      对于这次见面,周俏做了充足的准备,可能遇到的问话都写下来做了背诵,这时候回答起来就特别顺溜。
      
      “真的吗?”沈春燕觉得惭愧,“我眼睛老花了,看不了那么小的字,阿衍的书我一本都没看过,原来他这么受欢迎的吗?”
      周俏星星眼:“是的呀,我和他在网上聊了好久了,一直都想和他见面呢!他好有才华,我真是太崇拜他了!”
      
      沈春燕小心地问:“那……你之前知道阿衍的身体情况吗?”
      周俏点点头:“知道呀,他没有对我隐瞒。”
      沈春燕心里松了口气,又问:“那……那你父母知道这个事吗?阿衍说你们要结婚,结婚……哪里有这么简单,总得双方父母见面吧。”
      
      周俏说:“阿姨您放心,我的事我自己能决定。我没有妈妈,爸爸年纪也大了,老家又远,他知道我能嫁到钱塘就已经很开心了,没有什么要求的。”
      不仅没有要求,还倒贴五万块钱……
      
      沈春燕总归不放心:“你什么时候给你爸爸打个电话,让我和他说一说,毕竟结婚可是大事儿啊。”
      周俏笑着点头:“好的好的,不过我爸爸没电话,我老家那边条件不好,与他通话我得联系村里的长辈,等我约好了我和您说啊。”
      
      “那,你和阿衍结婚,婚纱照啊、婚礼啊、金器啊,彩礼啊这些你有什么要求吗?”
      沈春燕想过了,闪婚这种事现在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姑娘居然能看上黎衍……要说她没有企图,沈春燕无论如何不会相信。所以她把能想到的东西都问出来,如果周俏真的提出过分的要求,那她一定不会同意,反正户口本在她手上,她没什么好怕的。
      
      如果周俏的要求不高……沈春燕就会认真掂量一下,毕竟黎衍找老婆真是挺困难的。
      摆几桌酒,买对戒指,拍个婚纱照,沈春燕还出得起钱,这是她的底线。
      谁知道,周俏摇摇头,正色道:“阿姨,我和阿衍商量过了,我们裸婚。”
      
      沈春燕急了:“是因为阿衍不同意吗?你不用管他的,你要是有什么想法,尽管和我提,我去和他说,哪能让女孩子委委屈屈嫁过来呢?”
      “不不不,不是阿衍的意思,是我的意思。”周俏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满嘴跑火车,“结婚太费钱了,我和阿衍结婚以后想要好好工作,存钱,将来可以买个自己的房子。至于婚礼,以后条件好了,可以补上。”
      
      沈春燕愣了好一会儿,感动得都快哭了:“俏俏啊,你可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你放心,你嫁给我们阿衍,他一定会好好待你的,以后你们有了孩子,只管去上班,我帮你们带!”
      
      周俏嘴里的火车跑得太快了,脱口而出:“阿衍还能生孩子吗?”
      沈春燕:“???”
      周俏发现情况不对,结巴道:“他……他不是瘫……瘫痪了吗?”
      
      刘阿姨没对她说得太详细,只说那位黎先生腿不好,坐轮椅,可能刘阿姨自己都没弄清黎衍的身体情况。
      
      周俏的老家有个远房哥哥,早些年前造房子从屋顶上摔下来,摔断了腰骨,下半身瘫痪了。医生说他再也不能走路,并且不能生孩子,没过两年,他的媳妇儿就和他离了婚。周俏对这事有印象,一直觉得黎衍和那远房哥哥是一样的情况。
      
      厨房窗外骤然亮起一道闪电,接着就是一阵劈裂般的刺耳雷声。
      轰隆隆……
      “阿衍!”沈春燕没回答周俏的问题,却陡然叫出声来。
      
      周俏一回头,就看到黎衍的轮椅停在厨房门口,一双眼睛冰冷幽黑,死死地盯着她。
      他的声音更是阴沉得像变态杀人狂:“你俩在里头聊什么呢?不让我听啊?”
      周俏吞了吞口水。
      
      “不是不是,我和俏俏聊天呢!俏俏你赶紧出去吧,阿姨在厨房就行了,你去陪陪阿衍。”沈春燕向周俏使了个眼色,周俏乖乖地出了厨房。
      
      黎衍转着轮椅到了餐桌边,又恢复成刚才缩头耷脑刷手机的样子,周俏在椅子上默默坐下,一会儿后,黎衍头也不抬地问:“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我瘫痪了?”
      周俏:“……”
      
      “你想象力很丰富啊。”
      “我……”周俏的声音压得更低,“我是不是穿帮了?”
      “一会儿我来解释。”黎衍抬起眼皮瞅她,声音里带着凉意,“我不是瘫痪,我是腿没了。”
      
      他敲敲自己的大腿,响起低沉的“砰砰”声,“两条腿都没了,只剩了一丁点儿,懂了吗?”
      周俏低下头,手指揪着毛衣衣摆,指节都发了白,简直尴尬到无地自容。
      
      吃饭了,沈春燕做了好多菜,三个人围着餐桌坐下。
      沈春燕笑呵呵地让周俏多吃点,周俏报以羞涩的微笑。
      黎衍看着桌对面的女孩,突然开口:“周俏,对不起,有件事我骗了你。”
      
      沈春燕全身一僵,周俏紧张兮兮地看着黎衍,问:“什么事?”
      “我其实……不是瘫痪,我……我是截肢。”黎衍的表情像是十分痛苦,浓眉深锁,低着头揪住自己的裤腿,声音暗哑,“我之前只告诉你我坐轮椅,是怕吓着你,才骗你的,请你原谅我。”
      周俏:“……”
      这话不太好接啊。
      
      灵机一动,她作心花怒放状:“真、真的吗?阿衍!你是说,你还能生孩子?那真的是太好了!”
      沈春燕:“……”
      黎衍:“……”
      
      沈春燕颤巍巍地给周俏碗里夹了一筷子菜:“呃……俏俏,阿衍肯定不是有意瞒着你的,你看在阿姨的面上不要怪他。阿衍身子不好,你都不介意,能够接受他,阿姨已经……已经……”说着就抹起了眼泪。
      
      黎衍扫了她一眼,心想这顿晚餐莫不是电影学院面试?一个赛一个得演技好,再演下去他们三个都能集体出道了。
      相对来说,周俏的演技略显浮夸,黎衍觉得她临场反应的能力还不如他妈。
      
      周俏已经握住了沈春燕的手,红着眼圈说:“阿姨,我当然不会怪阿衍的,他也是有苦衷的啊!我答应您,和他在一起,我一定把他照顾得妥妥帖帖,养得白白胖胖,保证不让您担心!”
      
      黎衍抹了把脸,实在看不下去了,冷声道:“好了好了,吃饭。”
      情景剧结束,三人默默吃饭。
      吃到后来,周俏又忍不住了,不停吹彩虹屁,夸沈春燕做菜做得好吃,又夸黎衍文笔好逻辑强,写的小说那是天上有地下无,保不准哪天就能拿诺贝尔文学奖。
      辛苦准备的台词呢!总得念完吧!
      
      沈春燕啥也不懂,一张脸乐开了花。
      黎衍却觉得周俏是在讽刺他,眼神越发阴郁,只顾埋头扒饭,再也不想搭理那两个女人。
      第一次准婆媳相见,就在一片“其乐融融”的氛围里结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黎衍:沈春燕女士,你把自己儿子比作那啥啥,是认真的吗?
    沈春燕:我经过了深思熟虑。
    黎衍:周俏,你觉得呢?
    周俏:你记住我的脸了吗?
    黎衍:……
    ——
    开文第三天,继续发红包,这次多一点吧,第三章前100评(不过真的会有100评吗?)
    扑街作者倔强地认为:会有!
    感谢在2020-06-26 09:30:00~2020-06-27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顾名思义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空翘翘 2个;酥~~、横线的某某、小火花、小鱼、墨尘语mcy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阿董小宝 15瓶;随亿 10瓶;dgjjbd 5瓶;chammy、红茶冰淇淋 2瓶;45242551、猪猪女孩的日常啊、青青、无心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