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02章 ...

  •   周俏拿出手机打开微信,迟疑了一下,起身走到黎衍面前。黎衍低着头扫码时,周俏注意到他的头顶,头发又黑又密,就是有点儿油,感觉洗得不怎么勤。
      他的手机屏幕居然是碎的,蛛网似的裂了好大一块,微信里的字都看不太清。坏成这样了他还在用,也不知道是不讲究,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
      
      黎衍的微信名叫“有只刺猬”,头像也是一只刺猬,活的,看缩小图不太认得出,感觉就像个毛球。
      两人加好微信,黎衍说:“你别再去找那个大妈了,有事我们直接联系。”
      周俏:“好的。”
      黎先生似乎有些单纯,这就像是买房找中介后跳单,哪是他说不找就不找的,该给刘阿姨的中介费,周俏根本就逃不掉。
      
      黎衍没有抬头:“我户口本在我妈那儿,等我和她说一声,我找个时间就和你去登记。”
      周俏嘴角有点抽,心想这就说定了?这么草率的吗?
      嘴里却说:“好的,麻烦你了。”
      “那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黎衍把手机塞回兜里,终于抬头扫了周俏一眼。周俏也不敢说什么,拿起包,向他道个别就走了出去,还贴心地帮他关上了门。
      
      屋里没人了,黎衍紧绷的神经终于松弛下来,整个人几乎是瘫在了轮椅上。
      家里很久没来陌生人,接到刘阿姨电话时,他还以为是诈骗,话都没说两句就挂了。刘阿姨给他发了好长一串短信说清来龙去脉,黎衍回忆了半天,才记起父亲似乎的确有个住在附近的老同事,喜欢做些上不了台面的中介。
      只是他从来没想过,自己也能成为那女人“客户源”中的一员。
      
      仔细想想也不足为奇吧,现在的他符合那女人挑人时的各方面要求,算是个上等货了。
      五万块钱,假结婚——黎衍承认,这狗屁倒灶的事情对他居然有着不小的吸引力。
      
      在轮椅上瘫了一会儿后,黎衍转着轮椅去厨房打开抽油烟机,掏出烟盒和打火机,默默地抽了支烟,想了想,又给沈春燕打电话。
      
      “儿咂?”沈春燕一接起电话就亲热地喊,“今天怎么想起给妈妈打电话啦?你想吃什么吗?妈妈晚上来给你做!”
      黎衍干巴巴地说:“通知你个事儿,我要结婚了。”
      沈春燕:“……”
      
      ——
      周俏离开黎衍的家,到了楼下,又回头朝六楼的那间屋子看。
      永新东苑36幢一单元601室。
      周俏记在心里。
      
      金秋十月,午后的太阳有些刺眼,她被阳光照得眯了眯眼睛,快速地转回头来。
      永新东苑是一个位于钱塘市中心的老小区,大约建于九十年代初。一栋栋层高七层的小楼排得密密麻麻,还不规整,楼间距很窄,随处可见违章搭建的棚子和菜地。
      小区里车位非常少,周俏一路走着,看到好几堆聚在一块儿聊天晒太阳的七、八十岁老头老太,还有搭着大棚做丧事的,里头吹拉弹唱,热闹非凡,把路堵得周俏只能侧身通过。
      
      但就是这么一个老破小小区,房价也已经到了三万多一方,周俏撇撇嘴,心想黎衍虽然看起来过得潦倒,住的这房子也值两百多万啊。
      周俏此时心情极为复杂,又回头看了看黎衍家所在的那栋楼,终是收回思绪,赶去上班。
      
      ——
      沈春燕急匆匆地赶到永新东苑,一鼓作气爬上六楼,都没敲门,直接拿钥匙开门进屋。
      客厅没人,黎衍的卧室门反锁着,沈春燕冲过去拍门:“阿衍!阿衍!黎衍!开门!你给我开门!”
      砰砰砰敲了好一会儿,门后才响起声音,房门打开,黎衍坐着轮椅慢吞吞地转了出来,面无表情,看都不看她一眼。
      
      沈春燕额头都出了汗,开门见山就问:“你说你要结婚?和谁结婚?女孩子哪里人?几岁了?你们认识多久了?哪里认识的?她做什么的呀?她知道你的情……”
      “她刚走。”黎衍终于肯屈尊抬头看她,“坐下,我不喜欢别人站着和我说话。”
      
      沈春燕拉过椅子坐下,尽量心平气和地问:“阿衍啊,你和妈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突然就要结婚了呢?”
      黎衍挑眉看她:“我二十五了,要结婚,很不正常吗?”
      
      “不是不是,妈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从来没听你说起过你处对象了呀,那个女孩子,你和她怎么认识的?”沈春燕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黎衍这几年天天待在家,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下楼,他哪里有途径去认识女孩子啊!可别被人给骗了!
      
      黎衍淡淡地说:“她是我的读者,看我小说好多年了,非常崇拜我,我和她一直网恋,她知道我的情况,今天就来见我了,一见钟情,我决定和她结婚。”
      网恋啊……还一见钟情?
      沈春燕五官都皱在一起了,难以置信地问:“你俩……就见了一面?”
      “是。”
      
      “这……这不靠谱啊!”沈春燕愁得头发都要白了,突然想到一个严重问题,惊道,“你说她刚走?那……那你们……你们有没有……那啥?”
      黎衍狐疑地看着她,沈春燕指着他卧室里的双人床:“就,就那啥,有吗?”
      
      黎衍懂了,面色急速变冷,梗着脖子吼道:“没有!”
      “那怎么会说到结婚的嘛……”沈春燕啪啪拍大腿,“儿子,你到底知不知道结婚了要干吗呀?”
      黎衍气疯了:“我又不是弱智!怎么会不知道?!”
      
      “那……那你……你……”沈春燕真是不想打击黎衍的自尊心,但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好妈妈,她还是要问的,“她看到你就是这个样子的吗?那她知道你到底什么情况吗?要是她知道了,她还愿意和你结婚吗?你俩……办事……她就都看到了呀!”
      
      黎衍的耳根子浮上了一层可疑的粉红色,咬牙切齿地说:“这不用你管吧?”
      “我怎么能不管?你是我儿子啊!我怕你被人骗啊!”
      看着沈春燕痛心疾首的样子,黎衍冷冷地笑了:“我这个人还有什么可骗的?我是个残废,一没房子二没车三没钱,人家图我什么了?”
      
      沈春燕瘪着嘴,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阿衍,你别这么说,在妈妈眼里你还是和以前一样优秀的。我儿子长这么帅,人家姑娘喜欢你很正常,只是结婚这种事,哪儿能这么轻易就提呢,你最起码得和人家约约会呀。”
      
      黎衍斜眼看她,问:“我怎么约会?这房子有电梯吗?你是要我爬下去!滚下去!还是跳下去啊?!”
      他的声音越说越大,沈春燕的眼泪都被他吼得缩回去了,委委屈屈地说:“我早和你说了给你换个房子,你又不肯。”
      
      “你那是换吗?你是要我去租房子!”黎衍终于说到正题了,瞪着母亲道,“上次你和我说的事,我现在正式回复你,我,不,同,意!你儿子我现在要结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宋晋阳那个王八蛋要结婚,关你什么事啊?又关我什么事啊?他结婚就想霸占你的房子,他以为他是谁啊!”
      沈春燕低下头,不说话了,眼泪吧嗒吧嗒地掉。
      
      这事儿说来话长。
      黎衍八岁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他跟着沈春燕。当时因为黎德勇出轨,这套永新东苑的房子就归了沈春燕,母子二人一住就是七年。
      
      等到黎衍十五岁初中毕业时,沈春燕找了个伴儿,叫宋桦。
      黎衍高中住校,沈春燕和宋桦确定关系后,就搬去宋桦家同居,因为两人都有孩子,名下也各有房子,出于各种考虑,一直也没结婚。
      宋桦的妻子多年前病逝了,他经济条件虽然一般,为人倒是不错,对沈春燕母子一直很照顾,黎衍对他虽谈不上多亲近,倒也一直尊敬。
      
      可是宋桦和亡妻的儿子宋晋阳却不是个省心的货,他比黎衍大将近一岁,上学是同级,高中开始就一直和黎衍较劲。两个人虽不在一个学校,却暗戳戳地比学习,比体育,比受女孩欢迎程度,甚至还比身高长相。
      
      奈何人比人气死人,从十五岁到二十二岁,不管是哪个方面,黎衍都是完胜。
      如果不是因为黎衍在大学毕业那年遭了车祸,现在的他早不知道飞哪儿去了,哪会像具行尸走肉般蜗居在这六楼的小破屋里,寸步难行。
      
      可就算是这小破屋,宋晋阳居然还惦记。他想和女朋友结婚了,但没有房子,因为沈春燕和宋桦住在一起,他是万万不愿意把老爸家做婚房的。于是这货就提出,想用后妈的老房子结婚过度,由他出钱,给黎衍在外头租个带电梯的屋。等过两年他存够钱买了房子,再把这房子还给沈春燕。
      
      这几年黎衍脾气越来越坏,沈春燕知道他不可能答应,但赖不住宋晋阳一遍遍说,上个月她硬着头皮来找黎衍说这事儿,结果差点没被儿子用扫帚赶出去。
      
      沈春燕左右为难,一边是自己残疾了的亲生儿子,一边又是感情尚可的半路丈夫,她想,如果不能答应宋晋阳,那她和宋桦的关系可能就走到头了。
      本来已经很愁人了,现在倒好,黎衍又给她来这一出,说要结婚。
      
      沈春燕抹着眼泪,心里已经想了许多,儿子要真结婚了,也算是了了她一桩心事,大不了就和宋桦断了,回来照顾儿子媳妇,等小夫妻有了孩子,还能帮着带小孩,后半辈子也就这样过吧。
      
      黎衍看母亲哭得伤心,恶狠狠的神色终于缓了一些,抽了张纸巾递给沈春燕,沈春燕抽抽搭搭地说:“你找个时间,把人家姑娘约出来让我见见,我没见过,不放心的。”
      黎衍低低地“嗯”了一声。
      
      “她多大呀?”沈春燕还是想多了解未来儿媳妇一些,“哪里人?做什么的呀?”
      “二十一,C省人,打工妹。”
      
      黎衍想起周俏的样子,身高1米6出头,瘦,鹅蛋脸,长得似乎还算清秀端正,不过辨识度不高,要是往人堆里一丢,就是个极普通的女孩子。
      也就过了这么一小会儿,他已经记不太起她的五官了。
      
      沈春燕咋舌:“才二十一啊!会不会有点小?”
      二十一岁,也就比法定结婚年龄大了一岁!这么小的小姑娘哪里会照顾人呢?她的儿子又那么凶,会不会吼几声就把人家小姑娘给吓跑了?
      黎衍翻了个白眼。
      
      沈春燕劝黎衍:“阿衍,你要是真心诚意和那小姑娘在一起,妈妈也不会反对,你能有个喜欢的人,妈妈肯定是支持的。但是,你也要听妈妈的话,把自己脾气收一收,人家小姑娘不是妈妈,随你怎么骂也不会来和你置气,现在的姑娘主意都很大的,你要是凶她,人家肯定和你闹,你明白不?”
      
      黎衍挑眉瞪眼,拍桌子:“你什么意思?我脾气很差吗?!”
      沈春燕一抖:“我就这么一说,你听听就好,听听就好……”
      
      说得差不多了,沈春燕去厨房给儿子做晚饭。这次来得急,她连菜都没买,打开黎衍的冰箱,随便拿了点冻肉给他蒸肉饼,蔬菜是一点也没有,只能打个鸡蛋羹糊弄过去。
      
      沈春燕一边做饭一边叹气,要不是她隔个两三天就来给儿子送点菜,做顿饭,黎衍一个人过日子可能会被饿死,但就是这么低的频率,黎衍还不愿意她来,说会打断他的写文思路。
      
      这三年,他一直在网上写小说,写的什么沈春燕也不懂,但黎衍说能赚钱,够养活自己。他一直不愿意问母亲要钱,沈春燕给他他也不收,只能隔三差五给他带点菜和水果改善伙食。
      
      他越来越瘦,皮肤也因为常年不晒太阳而越发苍白,性格更是越来越孤僻暴躁。沈春燕想着,要是他心里真有了一个人,说不定也是件好事儿,能让他变得更像个人样。
      

  • 作者有话要说:  沈春燕:儿子,你到底知不知道结婚了要干吗呀?
    黎衍:……
    脑内闪过十八/禁小电影画面
    等等,女主长啥样?
    周俏:……
    ——
    今天继续是50个红包,不过不随机了,前50评~
    现在最希望的是文章收藏up!up!up!上一本《幻梦》的收藏虐得我吐血,看看这本能不能有进步吧!
    感谢在2020-06-25 09:30:00~2020-06-26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浅水炸弹的小天使:酥~~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墨尘语mcy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空翘翘、小鱼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我是你广坤叔 3个;小火花 2个;青崖放鹿、jane樱桃、云水轻吟、丰之雪、木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渣渣雷 59瓶;旧斋亭 20瓶;吴家阿喁、皮皮蓝 10瓶;伊逵 9瓶;尤丽迪丝 8瓶;6641739 5瓶;小也、aaaaalily、星星上的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