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01章 ...

  •   《刺猬法则》
      2020.06.25开文
      作者:含胭
      发表自晋江文学城
      
      ——
      “这是周俏,女,二十一岁。”
      周俏看了一眼说话的刘阿姨,心想这个“女”字是不是应该省略,她就坐这儿呢,难道对方还看不出她是个女的吗?
      
      刘阿姨笑眯眯的:“周俏是C省人,到咱们钱塘来打工已经有四年多了。小黎,我电话里和你说过,周俏想拿钱塘户口,但不管是积分落户还是人才引进,都没戏。唯一的办法就是婚姻落户。”
      
      周俏低垂着头,局促不安地坐在一把木头椅子上,椅子四个脚似乎不在一个水平面,稍微一动就会摇,发出“嗒嗒”的撞击瓷砖的声音。
      这令她感到紧张,只能绷直了身体一动不动,夹着腿,两只手规规矩矩地摆在大腿上,做出一副特别温顺听话的模样。
      
      周俏悄悄地打量这间客厅,这是个东边套,有窗,大概十五个平方,装修风格略老气。朝南面是两扇紧闭的房门,应该是卧室,朝北面是厨房和卫生间,都是铝合金门,入户门朝西,是个中规中矩的二室一厅。
      
      客厅里靠西墙摆着一张长方形六人位餐桌,椅子只有四把,周俏觉得东面的窗口处本来应该是一组沙发和茶几,但现在都没了,落地安装着一排两米长的双杠——应该是锻炼器材。
      除此以外,就是一组大柜子,可东西收得并不整齐,柜子旁还落着一些环保袋,里头依稀可见一些拆开的盒子。
      
      周俏收回视线,听刘阿姨继续说:“小黎,你的情况我告诉周俏了,钱塘的结婚落户政策我也和你说过了,外地人和本地户口结婚,要满三年才能落户。你和周俏年纪合适,操作起来一点儿风险都没有。况且你也没有房产,没有车子,没有工作,估计也没有存款,那就是什么婚前财产都没有,你也不怕她是个骗子,对不对?就算她是个骗子,你俩婚前做个财产公证,约好婚后收入彼此不干涉,就什么都不用怕啦!”
      
      刘阿姨说得唾沫横飞。
      周俏又默默看了她一眼,心想怎么突然就怀疑她是骗子了?唉……谁叫是她求着人家呢,人家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话糙理不糙,就是这么回事儿。
      
      刘阿姨拿起自带的保温杯喝了口热茶,又说:“至于你说的落户费八万……小黎,你看看周俏吧,还是个小姑娘,打工也不容易,八万块钱对她来说实在太多了!我和周俏商量过,她能接受的心理价位是五万,而且还需要分期。第一次先给两万,一年后给一万,两年后再给一万,最后拿到户口,你俩离婚,付清最后一万,你看看你能不能接受?”
      周俏抬起眼皮,小心翼翼地看着对面的人,心里觉得没戏。
      
      刚才进门的时候,她搞砸了,看到他时,没按捺住心中翻涌的情绪,居然“啊”地大叫一声。
      就那一声叫,那人的脸直接就垮了,一直垮到现在,跟块砖头似的面无表情,眼神冷冽得可以冻裂这整个客厅。
      
      他还是没说话。
      刘阿姨锲而不舍:“小黎啊,虽然你和阿姨不熟,但阿姨也算是看着你长大的,阿姨之前和你爸爸好歹做过几年同事。你现在这个情况吧,阿姨都懂!你放心,这事儿要是办成了,阿姨绝对不会去外面说,连你爸爸妈妈都不会知道,阿姨经验很丰富的!以前还介绍过六十多岁的单身老头和二十多岁的女孩子结婚,那女孩早就拿到户口了!”
      
      周俏:“……”
      ——专业牵假红线,拉皮条,钻政策的空子,手里握着大把“本地户口-歪瓜裂枣-单身狗”资源,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那人果然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刘阿姨像是没感觉,继续苦口婆心:“小黎你别怪阿姨多嘴,你现在没女朋友吧?近三年有计划结婚吗?就算你找个女朋友,谈个三年再结婚也很正常的。这三年里,周俏保证不会来打扰你,你俩就是登个记,平时完全不用见面,你可以放心大胆地找女朋友。等到周俏拿到户口,你俩立刻去离婚,到时候万一你有结婚对象了,那姑娘问你怎么是离异,阿姨教你啊……”
      
      五十多岁的刘阿姨热心且健谈,说起话来手势特别多,“你就说这是你家里人看你身体不好,给你从农村买的老婆,登记后就跑了!你一直没怎么见着人,后来起诉离的婚。到时候阿姨也可以去给你作证,这种事儿阿姨遇到过,人家姑娘一定会相信的!”
      
      ——这怎么还说到三年后对方结婚的事儿了呢?阿姨,先把眼前的事解决了好吗?
      周俏有点郁闷,一会儿被说骗子,一会儿又被说是农村买来的老婆,怎么听都不是好话。
      
      “当然,你也是正当年的小伙子,平时要是愿意和周俏走动走动,也是可以的嘛!说不定你俩一来二去的,熟了以后就看对眼了呢?那就是歪打正着啊!我还是红娘呢!是不是?呵呵呵呵呵呵……”
      刘阿姨掩着嘴笑个不停,周俏发现对面那人脸色更差了,原本惨白的一张脸,现在几乎是死灰一片。
      
      “小黎呀……”刘阿姨还要再说,对面那人终于忍无可忍抬起一只手,阻止了她。
      刘阿姨立刻闭嘴,充满期待地看着他。
      周俏也忍不住盯着他看。
      她的心怦怦跳得飞快,简直要跳出喉咙口,心想进门时那一幕如果重来一百遍,她敢打赌自己还是会叫出一百个“啊!”
      
      对面那人坐着,微微佝偻着背,两条腿摆得端端正正,脚上蹬一双山寨运动鞋,身上是一套黑色棉质运动服,杂牌,质量是肉眼可见的差。
      宽松的衣服只能撑起他宽阔的肩,能看出身上极瘦,一张脸更是瘦得脸颊都凹了进去。头发留得盖过了耳朵,刘海挂下来遮住了眉毛,他眼窝深陷,眼神冷漠如冰,鼻梁挺直,薄唇抿成一条线,几无血色。
      
      活脱脱一副刻薄短命的长相。
      最关键的是,他坐在一架轮椅上。
      
      黎衍终于抬起头来,先是看着刘阿姨,一会儿后,阴鸷的目光就转移到了周俏脸上。周俏赶紧坐正,接受他的审阅,但他只是扫了她两眼,眼皮子就又垂了下去。
      “我再考虑一下。”黎衍出声,声音低沉,带着点儿慵懒倦怠,还透着一个讯息——送客。
      
      刘阿姨没有get到他的意思,还想要劝他,周俏拉拉她的衣袖,说:“刘阿姨,今天我和黎先生也见过面了,就让他再考虑一下吧,我不急的。”
      
      刘阿姨不开心,拍拍周俏的手,有些生气地说:“这种事,越快越好,早一天登记就早一天满三年!我说小黎,你还有啥好考虑的?你都这样了!一没房子二没车三没钱,四没个健康身子,你自己说说,你有什么好考虑的?你真打算要找姑娘结婚吗?那也得人家看得上你啊!五万块钱啊!你一年都挣不到的!”
      
      周俏急得直拽刘阿姨袖子,因为她发现黎衍生气了,坐在轮椅上,垂着头,胸口起伏得厉害,嘴唇抿得特别紧。
      
      刘阿姨依旧喋喋不休:“你这样的小伙子我见得多了!都这样了还心比天高!你不上班,又没收入!你想让你妈养你一辈子啊?!你以为我是想赚这点儿中介费吗?老娘才不稀罕呢!我是为你好!五万块钱哦!都是周俏省吃俭用存下来的!你什么都不用干就能赚五万!天上掉馅饼你不吃,你也不想想,要不是你有本地户口,就你这样的,谁来找你啊!”
      
      “刘阿姨刘阿姨,您别说了,咱们走吧。”周俏看到黎衍身子都抖起来了,吓得够呛,连连阻止刘阿姨再说下去。
      这时,黎衍突然大声吼了起来:“老子要你来找了吗?!你特么谁啊?老子过得什么样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滚!滚!!都特么给老子滚!!!”
      右手还狠狠地敲打着轮椅扶手。
      
      刘阿姨被他吼得浑身一震,也生气了,站起身,手指颤抖着指着黎衍说:“你你你……我要不是看在你爸面子上,会来管你的事儿吗?!黎衍你再这么狂下去你这辈子就完了!你看看你的样子!还有点儿人样没?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哼!气死我了,周俏我们走!”
      
      周俏手忙脚乱地抓起自己的包,正要跟着刘阿姨出门,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你留下。”
      刘阿姨、周俏:“?”
      两人面面相觑,又一同回头看向黎衍,黎衍依旧垂着头,翻着白眼盯着周俏,哑声道:“你,留下。”
      周俏:“……”
      
      刘阿姨已经懒得再和黎衍废话了,对周俏说:“放心,他腿不好,不会吃了你,你自己和他谈谈,再砍砍价,阿姨先走了。”
      “哎……”周俏伸出了尔康手,刘阿姨已经一阵风似的溜走了。
      
      周俏默默把手缩回来,转身面对黎衍,怯怯地问:“黎先生,什么事啊?”
      黎衍:“坐。”
      周俏又在刚才那把椅子上坐下了,椅腿“嗒嗒”地撞着瓷砖,她也没空去管,全部注意力就在面前这位鬼兮兮的男人身上。
      
      “你有男朋友吗?”这是黎衍问出的第一句话。
      “哈?!”周俏惊呆了。
      这是什么情况?她双手握拳,心跳如擂鼓,眼睛睁得老大。
      黎衍不耐烦了,声音也大了一些:“我问你,你有男朋友吗?!”
      “没有没有没有。”周俏刷刷摇头。
      “想拿钱塘户口?”
      “是的是的是的。”这次换成了刷刷点头。
      “你和这大妈怎么认识的?”
      
      周俏反应了一下才知道他说的是刘阿姨,解释道:“我上班的店就在商场三楼,刘阿姨在六楼美食城打扫卫生,吃饭的时候认识的。她是本地人,比较热心,有一次我就问了她,认不认得合适的人,可以结婚落户的……”
      周俏越说越轻。
      刘阿姨做落户中介已经好多年,周俏也是别人介绍过去的,当时她的原话是:七老八十都没关系,残疾人也行,只要是个单身男人,三年内人不会挂就好。
      
      周俏心虚:“她就给我介绍了你……”
      黎衍冷笑一声:“因为我是个残废对吗?”
      “不是不是不是……”
      周俏连连摇手,却听黎衍说:“你刚才进来时,叫好大一声,怎么着?她没告诉你我的情况啊?”
      “不是……我……”周俏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感觉现在不是说真话的时候。
      
      扯了几句,周俏还是不知道黎衍到底要留她做什么,从头到尾,他就坐着轮椅停在房间门口,一步都没挪过。周俏和他面对面坐着,两人中间隔了两米多远,这时候大眼瞪小眼,气氛着实有些尴尬。
      黎衍又问:“你现在住哪?”
      
      诶?话题跳跃得好快!
      周俏乖乖回答:“租房子啊,和人合租的。就住在……”
      还没说完呢,黎衍就打断了她:“如果你没有男朋友,又是租房子住,那我希望你可以‘真的’和我结婚。”
      
      “哈?!”周俏惊地站了起来。
      “别一惊一乍地鬼叫!”黎衍恶狠狠地瞪她,“坐下!”
      周俏一屁股又坐下了,身下的椅子“嗒嗒嗒嗒”响个没完。
      
      “我现在……碰到了一点状况,的确需要有人和我结婚,假结婚,但这个人要和我一起住。”黎衍的声音依旧是阴沉沉的,“这个事我不想和那大妈讲,我就问你,登记后,你搬过来,我给你一间房,你肯不肯?”
      
      “……”周俏犹豫着问,“要房租吗?”
      “不用。”
      “能住多久?”周俏不会天真地以为可以一直住下去。
      黎衍想了想,回答:“住到我们因为感情不合而‘分居’为止,最少半年,最长一年。”
      最长一年……也还行吧。
      
      周俏小声问:“那……那五万呢?”
      黎衍皱起眉头,大声说:“这是两码事!五万块一毛都不能少!”
      周俏有些欢喜:“五万,你答应啦?”
      黎衍翻了个白眼给她。
      
      周俏忍不住笑了:“那……那我肯的呀,真的不用房租吗?其他还有什么要求?”
      黎衍像看白痴似的看她:“你真的愿意?”
      “愿意愿意,我很愿意!”周俏心里早已算了一笔账,出租屋一个月房租就要八百,水费电费网费一加,一年怎么的也要一万多,落户费五万块不是一笔小数目,能省下一万多也是好的。
      
      “那你什么时候方便登记?”
      黎衍开口的问题又是出人意料,周俏好不容易没再吓得站起来,哆哆嗦嗦地说:“我户口是个户籍证明,长期有效的,随时都可以。”
      黎衍慢悠悠道:“那不如……”
      诶诶?大哥,你不会要说明天吧??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加个微信吧。”黎衍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我扫你。”
      

  • 作者有话要说:  含妈开新坑了,很勤快有木有?
    O(∩_∩)O大家端午快乐!
    小黎先生应该是我写过的脾气最差的男主,让我们和俏俏一起拿起放大镜,来找找小黎先生身上的闪光点吧!
    俏俏:对不起,找不到。
    小黎:……
    这其实是个很简单的故事~
    ——
    求文章收藏,评论,专栏收藏!!!开文当晚11点,随机发50个红包!欢迎大家走进这个新的故事~谢谢!!!
    感谢在开文前投出霸王票的小伙伴:
    墨尘语mcy扔了2个手榴弹,墨尘语mcy扔了1个地雷,小火花扔了1个地雷,熱帶魚.扔了1个地雷,酥~~扔了1个火箭炮
    也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伙伴,名单很难统计,大家辛苦啦!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