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12章 ...

  •   周俏梦到黎衍了。
      在一家生意红火的火锅店里,那是周俏梦里经常出现的场景。
      
      店外的银杏树叶渐渐变黄,随风而落,在街上铺上了一层金色叶毯。阳光晒进玻璃窗,整个画面朦朦胧胧的,光斑在眼前闪烁,周俏眯了眯眼睛,发现自己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站在一张圆桌前,正在收拾上一批客人离开后剩下的碗盘。
      
      不知道为什么,盘子越收拾越多,居然在桌子上叠了起来,周俏急得想哭,领班在身边骂她,话语听不清,只能看到她那张刻薄又狰狞的脸,嘴巴一张一合着。
      
      新来的客人等在桌边,是一群年轻人,男男女女都有,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互相说笑,周俏不停地收拾,不停地收拾,越是着急就越手忙脚乱,最后直接打碎了一个盘子。
      
      领班重重地推了她一把,还用手指戳她的脑袋,嘴里骂骂咧咧,周俏吓哭了,慌慌张张地向领班鞠躬道歉,在领班又一次伸手向她推过来时,有人制止了她。
      那人挡下了领班的手:“行了啊,说几句就差不多得了,怎么还打人呢?让她慢慢收拾就行,我们又不急。”
      领班没再敢叽歪,瞪了周俏一眼就走了。
      
      周俏泪眼婆娑地看着那人,发现是一个个子好高的哥哥,穿着墨绿色运动外套和牛仔裤,单肩甩着一个运动背包。他的头发剪得碎碎的,有一张非常帅气的脸庞,眼睛明亮又温柔。
      他身边的朋友叫了他一声,给他看手机,手机上不知是什么有趣的内容,他看过以后就大笑起来,再也没有注意周俏。
      
      他们叫他“阿yǎn”、“Li yǎn”。
      周俏一直以为他姓“李”,原来他是姓“黎”。
      
      “黎衍。”她叫他。
      他没理她,像是没听见。
      “黎衍!”周俏又叫。
      他低头看着手机,微微地笑着,唇角的弧度特别好看。
      “黎衍。”
      “黎衍!”
      
      ——“黎衍!”
      周俏身子一震,醒了。
      
      窗帘没有拉紧,透进了一道光,周俏迷茫地躺在床上,一下子分不清刚才那一幕是现实还是梦境,缓了一会儿后,脑子才重新开始运转。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黎衍,是秋天的一个中午,那时她才十七岁,来到钱塘只有三个月。
      
      周俏起床洗漱,时间还早,想起前一晚和黎衍达成的搭伙吃饭协议,周俏决定把早饭也给他供上,抓起钥匙就出了门。
      
      黎衍依旧睡到11点多,起床后想去洗澡,依稀听到客厅里传来声音。他有些纳闷,猜测是沈春燕来了,还是穿上假肢坐上了轮椅。
      出了房间,看到是周俏在客厅拖地板,黎衍吃了一惊,心里一阵后怕,下意识地就低头看自己的腿,幸好,他是“完整”的。
      
      “早!”周俏向他打招呼,抬头看一眼墙上的钟,惊呼一声,“啊呦,也不早了,都中午啦,你每天都睡到这么晚的吗?”
      “我四点多才睡的。”黎衍抓抓自己的头发,不用照镜子就知道,睡过一晚,头发肯定是和鸡窝一个样。他问,“你怎么没去上班?”
      
      周俏笑着说:“今天开始我要上两周的晚班。”
      ——原来她还要上晚班的。
      黎衍问:“晚班是几点到几点?”
      “下午一点到晚上十点。”周俏拎着拖把进了卫生间,说,“你等我一下,马上就好了,你洗漱完赶紧吃早饭,今天早饭是外头买的,给你换换口味。”
      “……”黎衍转着轮椅来到卫生间门口,见周俏正在拖把桶里哗啦哗啦地甩拖把,问,“十点下班,你回来还有车吗?”
      周俏转头看着他:“有的,末班车是到十点半。”
      
      她拖完地,黎衍进卫生间洗脸刷牙,对着镜子一瞧,发现自己简直是侮辱了鸡窝,他的头发呲楞得乱七八糟,也不知道周俏看到他怎么能不笑场的。
      ——是该剪头发了。
      黎衍伸手捋捋自己的头发,刘海都快盖眼睛了,可一想到要下楼,他又觉得很烦。
      烦烦烦。
      
      洗漱完,黎衍回到客厅,看到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几个碗和盘子。
      周俏居然给他买了一副烧饼油条,用微波炉加热了一下。她又在厨房里给他煮了一碗小馄饨,馄饨里漂着紫菜和蛋花丝儿,还有几丁绿油油的小葱。
      除此以外,竟然还有一个白煮蛋和一罐鲜牛奶。
      黎衍:“……”
      
      他盯着这份丰盛的早餐发呆,周俏另外做了三个炒菜,自己坐下端起一碗米饭,说:“我都不知道你起床这么晚,所以你吃早饭,我吃午饭,剩下的菜全部归你,电饭煲里米饭足够,你自己安排着吃,今天没其他吃的了。”
      
      黎衍好久好久没吃过这么一顿像样的早餐了,每天起床后,他都是从冰箱里随便弄点东西吃,拿起烧饼油条,他咬了一口,微微皱眉:“不脆了。”
      “放了几个小时,怎么可能还脆?”周俏无语,“明天我做点卤牛肉吧,你起床了给你来一碗牛肉面,怎么样?”
      黎衍觉得自己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操,真丢人。
      
      周俏吃得很快,吃完后,她也没空再去收拾厨房,回房换好衣服,拎上包和饭盒,对吃得慢吞吞的黎衍说:“我去上班啦,你吃完盘子就丢水槽里好了,我晚上回来会洗。”
      黎衍坐在餐桌边,沉默地看着她。
      周俏在门边换好鞋,又回头问:“你想吃什么水果吗?家里水果没了,我想买个柚子,你吃吗?”
      黎衍:“……”
      ——他什么都想吃,可以吃下一头大象。
      
      周俏似乎已经习惯了他的“表达方式”,顾自点点头,说:“那我就买个柚子吧,再买点儿苹果,你晚上写书写累了可以吃,苹果挺顶饿的。”
      说完,她打开门走了出去。
      
      黎衍在她关门前的最后一刻,说:“谢谢。”
      周俏一愣,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客气啥呀,我走啦,拜拜。”
      “拜拜。”黎衍说。
      
      门关上了。
      黎衍已经吃完了烧饼油条,又吃完小馄饨,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他把吸管插/进牛奶罐里,又剥起白煮蛋,看到周俏剩下的三个菜:笋片咸菜辣椒炒肉片,番茄炒蛋,辣椒炒菠菜。
      非常简单的家常菜,甚至没有大肉,但是红黄绿白配得特别好看,即使黎衍已经饱了,对晚餐都起了期待。
      
      沈春燕也会给他做饭吃,但这种感觉相当不一样,可能因为他吃沈春燕做的菜已经二十多年,不管什么菜都不会再有惊喜。而且沈春燕自己不吃辣,从来不做辣菜,菜式还偏甜,而周俏做菜喜欢放辣椒,黎衍觉得很好吃,很下饭。
      
      吃完鸡蛋和牛奶,黎衍把脏碗盘搁在自己腿上,转着轮椅放到水槽里,打算等吃完晚饭一起洗。
      离开厨房前,他好奇地打开电饭煲,想看看周俏到底煮了多少饭。
      盖子弹开,他楞在那里——几乎是满满一锅米饭。
      黎衍:“……”
      他忍不住笑出声来,盖上盖子。
      她是真的把他当饭桶了。
      
      这顿饭吃得太饱,黎衍一时间没脑子去码字,干脆拿起手机和张有鑫聊天。
      三金同学上周六和女神去约会后,没和黎衍联系过,这不太正常,那小孩可是连喝杯奶茶都会给黎衍发张照片的主儿,这么大的事儿结束后居然一声不吭,黎衍不禁有些担心。
      
      【有只刺猬】:三金,约会战况如何?
      张有鑫很快就回了,估计手机就在手上。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我有点难受。
      【有只刺猬】:怎么了?女神把你拒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也没有。
      【有只刺猬】:那怎么难受了?身体难受吗?
      【三金是个乖孩子】:不是,那天我和她聊了一下午,她说她心里挺喜欢我的,但又觉得我俩不合适,很纠结很矛盾,她还哭了。
      
      黎衍:“……”
      作为一个没谈过恋爱的男人,黎衍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张有鑫长得帅,家里有钱,性格又开朗,据他说在他们系里,他还挺遭女孩喜欢的,但女神说他俩不合适,原因有且只有一个,就是张有鑫的身体情况。
      黎衍没回,张有鑫也不在意,他需要的是倾诉,黎衍只管听就行。
      
      【三金是个乖孩子】:她说我不能走路,下半身还没知觉,她怕和我在一起要承受的东西太多,要照顾我,以后还有可能生不了孩子。
      
      【三金是个乖孩子】:她很喜欢小孩子,是一定要做妈妈的。我是觉得她想得也太远了,她才二十岁啊,恋爱还没谈呢就想着生孩子。而且现在不是有试管婴儿么,我参加的那个轮椅俱乐部有个大哥,和他老婆就是试管生的孩子,直接生了一对双胞胎,牛吧?
      
      【三金是个乖孩子】:但我现在不能和她说这些,女孩子比较爱幻想,我自己情况自己知道,下半身是没感觉,但偶尔我还是能硬的,就是不太说得准。我也没做过,鬼知道还能不能做,啊啊啊!真TM烦人。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还是你走运,这方面没问题。你打没打算谈恋爱啊?你这么帅,又能硬,女朋友很好找的。
      
      张有鑫不止一次说黎衍“走运”了。
      黎衍相当无语。
      张有鑫记忆里的他估计还是三年多前在医院康复训练时的模样,后来他们没有视频,更没发过照片,黎衍能在朋友圈看到张有鑫的现状,张有鑫却一点儿也不知道黎衍现在是什么样子。
      如果他知道了,绝对不会再说这样的话。
      
      黎衍知道张有鑫心里应该挺不好受的,他自己也有点丧。他们两人同属于一个特殊群体,互相调笑问题不大,一旦面对健全人群,一丁点儿的异样眼光都能让人down到谷底。
      三金心已经很大了,还是能从文字里感受到他的失落,黎衍决定扯开话题。
      
      【有只刺猬】:和你打个赌,哥会比你先结婚。
      【三金是个乖孩子】:哈哈,赌什么?
      【有只刺猬】:一顿饭吧。
      【三金是个乖孩子】:屁!你都不下楼,老子和你吃饭等到猴年马月。
      【有只刺猬】:赌不赌?
      【三金是个乖孩子】:赌啊,你肯定输。
      【有只刺猬】:我已经赢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
      【三金是个乖孩子】:你这老处男骗谁呢!你要是破处了会不和我说???
      【有只刺猬】:哥结婚了,信不信由你。
      【三金是个乖孩子】:放屁!结婚证晒出来!
      黎衍:“……”
      
      他抬头看了一眼衣柜顶,唉……把这茬给忘了,装逼失败。
      【有只刺猬】:晒不出来。
      【三金是个乖孩子】: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你吹牛呢!!
      【有只刺猬】:哈哈哈哈哈哈被你发现了。
      【三金是个乖孩子】:衍哥,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我没事,反正都已经这样了,想再多也没用,人家有顾虑我也不能强求,总能遇到一个不在乎我能不能走路的妹子的,毕竟我那么帅。
      【有只刺猬】:高富帅。
      【三金是个乖孩子】:你给对我身份了[骄傲]
      
      和张有鑫聊完,黎衍洗了个澡,在房间里码了几小时字。
      傍晚时,沈春燕提着一兜子菜赶到永新东苑,想给儿子改善伙食,进门却发现,黎衍正在餐桌边美美地吃晚餐。
      沈春燕有点没反应过来,看着桌上的菜,问:“这些都是俏俏做的吗?”
      黎衍“嗯”了一声。
      
      沈春燕差点老泪纵横,把食材分门别类地放好,坐在餐桌边看着儿子说:“阿衍啊,你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吗?讨了一个这么贤惠的老婆!俏俏才二十一岁啊,就这么会照顾人,有她陪着你,妈妈终于可以放心了!”
      
      黎衍一听这话就炸了,吼道:“我上辈子修了福?我上辈子应该是造了孽吧!杀人了放火了!这辈子才会没了两条腿!”
      沈春燕不知道这样说话都能刺伤他,脑袋都蔫了下来。
      
      黎衍顺了顺气,继续吃饭,沈春燕去主卧次卧溜了一圈,回到客厅在黎衍身边坐下,见儿子不再闹脾气了,小心地问:“阿衍,你和俏俏是分床的吗?”
      
      黎衍一愣,他和周俏没有为应对沈春燕而做表面工夫,次卧的床上是周俏的被褥,她的喝水杯和手机充电线都还放在床头。不过,黎衍早就做好了准备。
      
      他平静地说:“我每天码字到半夜,她白天一早要上班,我们怎么一起睡?”
      也有道理,只是……沈春燕嚅嗫道:“阿衍,那……你和俏俏……夫妻生活总有的咯?和不和谐啊?”
      “噗!”黎衍一口饭都差点喷出来,咳了半天,沈春燕赶紧给他倒来一杯水。
      
      黎衍喝了几口水后,一拍桌子:“沈春燕!你是不是有病啊?!你是个女的!我是个男的!你问我这种事你不害臊吗?”
      
      “什么女的男的?”沈春燕委屈,“我是你妈妈呀!你爸爸又不在,你结婚了,我总要关心关心的,这种事很正常的呀!以后你们有了小孩子,我还要帮你们带呢!”
      黎衍要是有膝盖,就要给她跪下了,可惜他没有。
      
      他放低声音:“妈,我求你,算我求你,不要再问这个事了成么?你也别去问周俏,要不然她以为你变态。”
      
      “我……”沈春燕生气,“你呀你,你就是有了媳妇忘了娘!我知道你们小夫妻刚结婚,肯定腻歪得很。行吧,我不问了,啥时候要孩子你们自己做主吧,反正俏俏还小。”说到这儿,她又喜上眉梢,“对了,阿衍啊,你和俏俏以后打不打算要两个孩子呀?”
      
      黎衍翻个白眼,筷子往桌上一拍:“我被你搞得饭都吃不下了沈春燕!”
      沈春燕噘嘴,不吭声了。
      
      黎衍吃完饭,沈春燕帮他洗碗,洗完后,黎衍让她赶紧走。
      “为什么那么急着要妈妈走啊?”沈春燕想儿子,如果黎衍愿意,她天天都会来看他。这一周念着黎衍新婚,她才忍着好几天没来。
      
      黎衍说:“我要码字了,今天的更新还没写完,你再不走我就要完不成榜单了,进了黑名单我下一期榜单就没有了!”
      沈春燕听不懂,但好像是很重要的事,她不敢打扰儿子,说:“后天你宋叔他们来吃饭,你别忘了,晚上和俏俏说一声,我明天带些菜过来,叫她不要买太多菜。”
      
      黎衍不耐烦地挥手:“走吧走吧。”
      “还有,你那头发,什么时候理一下呀?要不明天让晋阳背你下去剪个头?”
      “不用!”黎衍瞪她。
      沈春燕终是不情不愿地走了。
      
      她一走,黎衍抬头看时间,离周俏下班还早。
      他转着轮椅回到房间,关门上锁,脱裤子卸假肢,一气呵成。
      爬到床上,关了灯,黎衍快速地给自己DIY了一番。
      
      今天真是见了鬼了!先是张有鑫说什么“硬不硬”,又是沈春燕说“和谐不和谐”,黎衍本来完全没心思的,莫名其妙被他们说得浑身燥热。
      爽到的时候,他整个上半身都蜷了起来,脑子里居然浮现出一张年轻女孩模糊的脸。黎衍大惊失色,手指死死地揪着床单,心里感到极度羞耻,觉得丢脸丢到了太平洋。
      真特么操蛋,他已经很久很久没做这个事了,是中邪了吧?
      这都饥不择食了!
      

  • 作者有话要说:  黎衍:……
    黎衍:…………
    黎衍:………………
    作者:你怎么了?
    黎衍:你特么有毒!
    作者:我是体恤你憋太久了……
    ——
    我在写什么?作者捂脸跑过……
    感谢在2020-07-05 09:30:00~2020-07-06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空翘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11369216 10瓶;尤丽迪丝 8瓶;采采 7瓶;随心所阅、至此终年 5瓶;妞妞大魔王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