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3、第13章 ...

  •   晚上十点多,黎衍有些心不在焉。
      最近他卡文卡得厉害,可能是因为三次元里发生的事略微有些跌宕,在他死水一般的生活里搅起了一圈涟漪,他没法子全身心投入到自己创作的故事中去,很久没有日更一万字了。
      
      看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22点25分,周俏还没回来。
      黎衍知道周俏是在月河广场附近上班,平时她下白班后会先去买菜,所以算不准她坐公车回家需要多少时间。
      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下班,黎衍不禁有些担心,没什么心思码字,干脆去阳台抽烟。
      
      接近11点时,外面终于传来开门的声音。
      黎衍的目光落向房门,听着客厅里周俏的动静,身子坐在轮椅上一动不动。
      ——要出去吗?
      ——不需要吧,平时她回来自己也不出去啊。
      ——还是应该去打个招呼,要不然一会儿她就睡了。
      ——会不会太晚了?也没什么可说的。
      
      周俏在厨房里拿起一把刀,开始剖柚子,嘴里用《卖汤圆》的调子哼着自编的歌。
      “剥柚子,剥柚子,周俏买的柚子是圆又圆,一个柚子切一刀,酸酸甜甜真新鲜,柚子柚子剥柚子,剥了这个柚子给黎衍……哎~~哎哎~~哎哎哎,柚子柚子真好吃,剥了这个柚子给~黎~衍~”
      
      黎衍转着轮椅来到厨房门口,眼睛看到的是周俏正在卖力地掀柚子皮,耳朵听到的就是她放飞自我的歌声。
      周俏一直没发现他,背对着他掰开几瓣柚子,剥开果肉外的膜,把大块的果肉都装进碗里。
      
      装满一碗后,她端起碗转身,看到黎衍时像只受惊的兔子似的蹦了一下:“哎呦我的天啊!你什么时候出来的?”
      黎衍:“……”
      周俏抚着自己心口,显然是吓得不轻:“我真要被你吓死了大哥,你出来麻烦出个声儿行吗?”
      
      黎衍瞥她一眼:“我开门,转轮椅,一直都有声儿,是你自己唱歌太投入了。”
      周俏脸一红:“你听见啦?”
      “602都能听见。”黎衍指指墙上的钟,“已经11点多了,夜深人静这个词学过吗?以后开演唱会麻烦换个时间。”
      “我唱得又不响。”周俏噘起嘴,把碗往他手里一送,“喏,柚子,都剥好了。”
      
      黎衍低头看着手里的一碗果肉,晶莹剔透的柚子肉十分新鲜,看着就水分充足、酸甜可口的样子,他喉结滚了一下,低声说:“谢谢。”
      周俏笑起来:“不客气,我要洗澡了,明天就是牛肉面,可以吗?”
      黎衍看着她,点点头:“嗯。”
      大概是因为没多久前刚做了不要脸的事,看到周俏的笑容他竟然有些心虚,不敢与她对视,很快就错开了目光。
      
      周俏根本没意识到他的异样,打开冰箱看存货,盘算着第二天早上除了要去买牛肉还要买些什么。
      “咦?你妈妈来过啦?”她看到速冻箱里多了几条冻鲳鱼,和一只老鸭,“多了好多菜呢!”
      
      黎衍想起沈春燕的嘱咐:“我妈说,后天他们来吃饭,明天她还会带些菜来,叫你不要买太多。”
      “行,不过这一顿说好了我来烧,你明天和你妈妈说一下,要是把这些菜给做坏了,我可不负责啊。”周俏关上冰箱门,探出头来对着黎衍一笑。
      
      她这样子笑,黎衍又感到不自在了,说声“知道了”就赶紧回了房间。
      关上房门后,他转着轮椅来到电脑桌前,把柚子碗放在桌上,拈了一块果肉吃进嘴里。
      酸甜的汁水在口腔里溢散,黎衍嚼得很慢,等到果肉都咽了下去,他还楞在那里,回味着嘴里柚子特有的微涩滋味。
      
      ——人间。
      黎衍脑子里莫名其妙就冒出了这个词,并且挥之不去。
      他打开一个笔记本,里头都是他随手写下的灵感和一些梗,翻到空白页,他写下一行字:
      一碗剥开的柚子肉,让他有了重回人间的感觉。
      
      多么矫情,却是此时此刻他心里最深刻的感受。
      黎衍合上本子,丢进抽屉,双手搓了搓脸,准备就着这碗柚子果肉继续开工。
      
      第二天早上,黎衍没再睡到11点,9点多就起了床,周俏买菜回来看到他在洗漱,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你今天起好早啊!”
      黎衍睡眼惺忪地刷着牙,没理她。
      他没睡醒,凌晨2点就躺下了,可长久以来形成的生物钟还是让他直到4点多才睡着。闹钟定在9点,他只睡了四个多小时,头都有些晕。
      
      周俏先去厨房把牛肉处理好后炖起来,又拿了纸笔在餐桌边坐下。客厅窗子朝东,早上是光线最充沛的时候,周俏穿着一件暗橘色宽松毛衣,长发披肩,在桌边写写画画,黎衍有些好奇,转着轮椅停在她身边,问:“你在写什么?”
      
      “菜单。”周俏把纸挪过去一些给他看,“明天可能是六个人吃饭,宋晋阳也许会带女朋友来,我得排个菜单。”
      黎衍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不需要吧?”
      “要的,六个人怎么都得要十个菜,要荤素搭配,还要有汤,有冷菜,不写下来我会搞不清。”周俏又问,“你知道他们有忌口吗?”
      
      黎衍想了想,说:“我妈不吃辣,口味偏甜,宋叔吃辣,他还喜欢喝点红酒,需要一些下酒的菜,有骨头的那种,宋晋阳……我不知道。”
      周俏问:“咱家有红酒吗?”
      “没有,只有啤酒。”黎衍看了一眼柜子,啤酒是今年夏天沈春燕买了、宋晋阳给他扛上来的,黎衍没有酒瘾,更没有酒伴,两大箱听装啤酒还剩了一箱多没喝完。
      
      周俏点点头:“知道了,等下我去我们商场楼下那个超市买两瓶就行。”
      她把菜单排完了给黎衍看:“你看一下,有没有要改的?”
      黎衍把纸拿在手里看,两个冷菜,八个热菜,一个点心,一个果盘。周俏安排得十分认真,黎衍头一次看到家里人吃顿饭还像饭店里那样搞个餐后果盘的。
      
      菜搭配得很好,他没什么意见可提,注意力倒是集中在了周俏的字迹上,她的字居然写得还可以,黎衍有些意外。
      一个只有初中毕业的农村姑娘,黎衍潜意识里认为周俏成绩很差,不爱学习,字也好看不到哪儿去,搞不好还都是错别字。不过现在看这菜单,一个错别字都没有,清清爽爽,卷面分可以给满分。
      
      “挺好的,就照这个做吧。”他把菜单还给周俏,又加了一句,“你字写得还行啊。”
      周俏咬着笔杆,眼神很羞涩。
      黎衍双手按上轮椅钢圈,准备回房,周俏叫住了他:“哎哎,你先别走,有个事儿和你商量下!”
      
      黎衍停下动作,转头看她:“什么事?”
      “明天,你妈妈他们来吃饭,你给我点面子,别和宋晋阳吵架,行吗?”周俏看着他的眼神有些怯意,像是不太有信心。
      黎衍:“……”
      
      看着他绷紧的下巴、紧抿的唇线,周俏有点怂了:“就……哎呀,明天算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和家里人一起吃饭,吵吵闹闹的不像话的呀,你稍微、稍微控制一下自己的脾气,好不好?就算不是给我面子,也要给你妈妈和宋叔叔一点面子呀。”
      黎衍:“……”
      他眼神冷漠,一言不发。
      
      周俏双手合十,眨巴着眼睛:“拜托~~”
      ——这大概就是宋晋阳说的撒娇卖萌了吧!也不知道黎衍吃不吃这一套。
      
      黎衍终于收回盯在周俏脸上的视线,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周俏好开心!当即就绽开一个大大的笑脸:“谢啦!”
      黎衍扭回头,沉默着回房间。
      心里有点郁闷,自己的脾气难道真的已经到了别人难以忍受的地步?需要周俏提前给他打预防针了?
      
      卤牛肉炖好了,一屋子的牛肉香,黎衍肚子好饿,又不好意思问周俏什么时候放饭。在房里等了好一会儿,终于听到周俏叫他:“黎衍,吃面啦!”
      
      真的有吃的了,他反而又磨蹭了几分钟,才转着轮椅出房间。牛肉面已经摆在餐桌上,好大一碗,面多,牛肉也多,居然还有青菜和一个荷包蛋,最上层撒着一小撮香菜,闻起来格外得香。
      黎衍感受到了肠胃的呐喊,它们似乎在说:我要吃!我要吃!我要吃啊啊啊!
      ——自己是饿疯了吗??
      
      周俏把其他的菜也端上桌,又给黎衍拿了一罐鲜牛奶:“每天都要喝牛奶哦,可以补钙。”
      黎衍拿起筷子吃了一块牛肉,酥软入味,好吃极了!他迟疑着问:“这样的伙食标准,每个月给你五百块是不是不太够?”
      
      周俏盛出一碗饭,在他对面坐下,哈哈哈地笑起来:“没事儿,不够了我和你说,你想吃什么也可以和我说,不用算得那么清楚,你都没收我房租水电,那个才是大头。”
      “嗯,谢了。”黎衍点点头,挑起面条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周俏看他吃得香,心里很高兴,觉得这天早上的黎衍似乎不太一样,脾气变好了许多,都没对她大呼小叫,周俏感到满意极了。
      
      ——
      星期四,周俏休息,准备好所有的菜,等待沈春燕一行下午过来。
      上午她打扫了卫生,除了黎衍房间,其他地方都搞得干净整齐,又变戏法似的拿出了一个四格零食盘,在里头摆满了小包装的瓜子、蜜饯和巧克力。
      
      黎衍觉得神奇,问:“这盘子你从哪儿找出来的?”
      周俏装着另一盘子砂糖橘,回答:“哦,厨房的橱柜里,是你们家的。”
      怪不得,黎衍觉得这个零食盘有点眼熟,这个家里已经很多年没来客人了,这玩意儿平时根本就用不上。
      
      他看着周俏在那儿干活,有些过意不去,问:“需要我帮忙吗?”
      周俏坏坏地一笑,说:“要啊!”
      她拎出一大袋带着豆荚的甜豆,交给黎衍:“帮我剥了吧。”
      黎衍:“……”
      他接过袋子和空碗,问:“不是有剥好的豆子卖吗?”
      “你是不是傻?剥好的要贵很多,人家加了人工费的。”周俏抓着他轮椅背后的把手,直接把他推到餐桌边,“赶紧干活吧!”
      黎衍不吭声了,乖乖在餐桌边剥起甜豆来。
      
      下午两点多,沈春燕先来一步,提着一个大环保袋,周俏迎上去叫她:“妈妈,您来啦。”
      “哎哎,乖。”沈春燕把袋子递给周俏,周俏一看里头的东西,愣了一下。
      “是喜糖。”沈春燕笑呵呵地说,“一会儿我要去给老邻居们发喜糖,俏俏,你和我一起去吧。”
      
      黎衍听到了,转着轮椅出来,脸色非常差:“什么喜糖?”
      “你俩结婚了,要给老邻居发喜糖的呀,这是规矩。”沈春燕抓着周俏的手,对黎衍说,“又不要你去,我和俏俏去就行,也就十几户人家,很快就发完了。”
      
      周俏看黎衍神色不对,赶紧对他瞪眼示意,黎衍与她对视片刻,“哼”了一声,又回了房间。
      “啧啧啧,这脾气……”沈春燕叹口气,“俏俏啊,咱们现在就去吧,发完了回来做饭,妈妈帮你。”
      周俏点点头。
      
      沈春燕拉着周俏的手出了门。
      永新东苑这套房子是回迁房,房子造好后,沈春燕就一直住在这里,周围都是老邻居、老同事,二十多年来有些人家把房子卖了,但还是留了一些老朋友在,沈春燕依着记忆,一家一家给相熟的人家送喜糖。
      
      所有人在听说黎衍结了婚、又看到他的新婚妻子周俏时,脸上都露出惊讶的表情,但大多数人很快又转为开心,不停地对沈春燕说恭喜,夸周俏漂亮乖巧又实在。
      周俏一直跟着赔笑脸,也不知道自己“漂亮”在哪儿,“乖巧实在”又是怎么看出来的,只是一个个单元、一层层楼喊着“叔叔阿姨”,看着沈春燕把喜糖一盒盒递出去。
      
      只有一户人家相当奇怪,周俏感受到沈春燕和那个中年胖女人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息。她们的对话一点也不友好,胖女人的那对三角眼打量着周俏时,带着明显的不屑和轻视。
      周俏不明白为什么要给这个人送喜糖,沈春燕显然和她有过过节。
      
      “阿娟,我们阿衍结婚啦,这是周俏,是我的新儿媳妇儿,今天特地带过来给老邻居们发糖。”沈春燕揽着周俏,把喜糖递给胖女人。
      胖女人皮笑肉不笑地说:“哦呦,那可真是恭喜了,你们阿衍福气很好啊,居然能娶到这么年轻标志的老婆。”
      
      沈春燕说:“你这话说得我可不爱听了,我们阿衍又不差,他和周俏是自由恋爱,两情相悦的,这缘分来了啊挡都挡不住。”
      “呵呵呵呵,那小姑娘也是勇气可嘉。”胖女人问,“小周是哪里人啊?做什么工作的呀?”
      周俏还没开口,沈春燕就说了:“她在商场里上班的,虽然不是本地人,但又聪明又能干,对我们家阿衍好得不得了!”
      周俏:“……”
      “挺好的。”胖女人把两盒喜糖握在手里,笑道,“那我就祝你们早生贵子啦。”
      说着,她就不客气地把门给关上了。
      
      周俏跟着沈春燕往下一家走时,满肚子的疑问。
      沈春燕回头看她一眼,说:“刚才那个人,以前给阿衍介绍过对象。”
      周俏看着她。
      “是她一个不知道拐了多少弯的亲戚,比阿衍大三岁,还和我说,女大三,抱金砖,我呸!”沈春燕神情忿忿。
      
      周俏直觉接下来听到的事不会让她愉快。
      “结果,是个脑瘫,走路摇摇摆摆,话都说不清楚,从来没读过书!”沈春燕说到这儿就气不打一处来,“阿娟故意不和我说的!我也是傻,没弄清楚情况就让人家上门来了。你知道阿衍的脾气的,他一看到那个女的,当场就发疯了,桌子都差点被他掀了!后来这个阿娟还来怪我,说阿衍看不上人家,人家还看不上他,说那女的家里有两套房!”
      
      沈春燕气得要命,皱着眉说,“两套房了不起啊!我们家阿衍只是出了意外!哪能这么让人欺负!你是没看到那天的场景,我真的是心疼死了!所以你和阿衍结婚,我一定要让她看看你!要让她知道,我们家阿衍还是值得好女孩喜欢的!”
      
      听完沈春燕的解释,周俏无言以对。
      她心里很难受,非常非常难受,实在没办法对沈春燕说出安慰的话。
      周俏呆呆地看着沈春燕的背影。
      她和黎衍的婚姻是假的,是基于一场交易,一年后,三年后,当他们因为“感情不合”而分居、甚至是离婚时,不知道沈春燕的骄傲,是不是会全面崩塌。
      

  • 作者有话要说:  周俏:阿衍小可怜儿。
    黎衍:……
    周俏:抱抱!
    黎衍:剥豆子呢。
    ——
    声明:本章没有轻视脑瘫患者的意思,沈春燕的观点不代表作者观点。事件中的重点是介绍人故意隐瞒,黎衍感觉受到了冒犯,敬请理解。
    ——
    感谢在2020-07-06 09:30:00~2020-07-07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顾名思义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酥~~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Kenn 4个;会作妖的小妖怪 3个;⊙?⊙!、四时清和、青崖放鹿、空翘翘、周一、40862560、888、心平、小火花、爱吃香菜的兔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喵细雪 22瓶;StarryNight、沙雕泥不懂爱ぃ 10瓶;小王子 5瓶;一岐日和 2瓶;妞妞大魔王、西西西植、Lala、半包酸奶、心平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