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11章 ...

  •   周俏在YT百货月河店三楼的MI&IM男装专柜上班,做导购。
      工作时间是白班早上9点到下午6点,晚班下午1点到晚上10点,中间休息半小时,每周单休。待遇是底薪加提成,有社保。
      
      看着工作时长好像还行,但其实非常累,几乎是从早站到晚,只有吃饭时可以坐下休息一会儿。如果碰到对班有人请假,周俏还需要上全天班,从早上9点一直站到晚上10点,一天下来,腿都不是自己的了。
      
      但她对这份工作已经很满意,365天都在舒适的室内,穿着小制服,化着淡妆,只要笑容可掬地为顾客服务就行。最怕的就是丢衣服,一件衣服几百上千,丢了就需要当班的导购员赔。周俏一年多来赔过两次钱,加起来一千二,她心疼了足足一个月。
      
      她学历太低了,只有一本初中毕业证,还没带出来。这四年多来,周俏做过许多底层工作,餐厅服务员、发廊洗头妹、流水线女工……最近一年多她都在商场做导购,人家招人时要求高中以上学历,周俏没办法,咬咬牙做了一本假的高中毕业证,反正网上查不到高中学历,她能胜任工作就行。
      
      中午吃饭时,同事Cindy问周俏吃什么,周俏想起这事儿就哭笑不得,她准备了好几天的便当,最后却吃了好几天的食堂。
      幸好,这一天她终于能吃上自己带的饭了。
      
      吃饭时,她没再给黎衍发微信,给他留点面子。
      周俏算是明白了,这人就是死鸭子嘴硬,问他吃不吃饭,他一定会说不吃,以后都不用问,直接给他做好了算数。
      
      吃完午饭,周俏溜到商场安全通道,关上防火门后,拨出一个电话。
      电话对面响起一个温和的女声,说的普通话带着老家的口音。
      “喂,周俏。”
      “邱老师,是我。”
      
      邱老师四十多岁,是老家镇上唯一一所高中的语文老师,也是周俏上高中时的班主任。离家四年多,邱老师是周俏与家里联系的唯一纽带,每个月都会通一次电话。
      
      “最近好吗?工作忙不忙?”邱老师问。
      周俏说:“挺好的,就老样子。邱老师,您怎么样呀?”
      “我也是老样子啊,刚弄完期中考试,这几天稍微轻松一些。”
      周俏问:“周俊树考得好吗?”
      邱老师笑起来:“全班第二,年级第八,成绩很稳定,我盯着他呢,你放心吧。”
      周俏很高兴。
      
      周俊树是周俏的亲弟弟,上高二,很巧,也是邱老师班里的学生。
      周俏有些犹豫:“邱老师,小树还是不肯和我通电话吗?”
      “哎呀,他是小孩儿,正是脾气最大的时候,你别把这个事放在心上。他就是嘴巴硬,心里明白得很,要不然,他也不会那么用功学习了,真生你的气啊,早跑外头野去啦!”邱老师安慰着周俏,又问,“对了,你过年还是不回家吗?”
      
      “……”周俏,“不回了吧,商场里过年又不打烊,很忙的,回家一趟路费又贵。”
      邱老师叹一口气:“什么路费贵,你在我这儿就别扯这些了,你都四年没回家了,还是不敢回吗?”
      周俏说不出话来。
      
      邱老师等了一会儿,又笑了起来:“不回就不回,没事儿的,你打给我的钱我都转交给小树了,你爸那儿也没什么事,现在小树也大了,个头比你爸都高,也挨不了打。”
      周俏笑笑:“我看到您发给我的小树照片了,我都要认不得他了。”
      “是吧?好大的小伙儿了,长得怪好看的。”邱老师笑个不停。
      
      两人又聊了几句,邱老师说:“俏,你上两个月和我说,让小树高二念完的暑假去你那儿住几天,你还记得这个事不?”
      “记得啊,小树不是不愿意吗?”
      周俏向邱老师提起过,想让周俊树高二结束的那个暑假来钱塘玩玩。她有四年没见到弟弟了,想带他看看大城市,甚至去大学里转转,给他一点高考的动力。不过邱老师和周俊树提过以后,周俊树一口拒绝了。
      
      “他最近口风有点松。”邱老师说,“我后来又和他提过两回,他没再说什么了,我觉着有戏。这还有大半年呢,十六岁的小孩儿听到要去大城市玩,哪个会不高兴的?他一开始就是没反应过来,又犟,琢磨琢磨就动心了,所以咱们可以慢慢来,给他一个台阶下,我就先和你打个招呼,你那儿没问题吧?”
      
      早几个月前是没问题,周俏当时都想好了,小树要是来了,她就和陶晓菲挤一挤,让小树睡她的屋,反正也就待一个礼拜。可是现在……
      不管了!还早呢,周俏说:“我这儿当然没问题啊,小树能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邱老师说:“行,那我就找机会再和他说说,你自己也注意身体,天冷了,别感冒。”
      周俏很感动:“谢谢您邱老师,您也注意身体,下个月我再给您打电话,我午休快结束了,先挂啦。”
      “去吧,好好的啊。”
      
      周俏挂掉电话,背脊靠在墙上发了好一会儿楞,不知怎么的,眼眶就湿了。
      她想小树了。
      周俏用手背抹抹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想到自己和小树的关系可能会有改善,心情又扬了起来。
      
      打开手机相册,周俏看着周俊树的照片,照片是在学校里拍的,周俊树站在班级门口,一脸的心不甘情不愿。
      小树真帅!
      他穿着周俏寄过去的一身运动服,藏青色带白色条纹,还挺洋气,周俏放大照片,看着弟弟板着的脸,心里没来由地想起黎衍来。
      
      黎衍和小树都很别扭,不过小树比较内向,不像黎衍是个爆竹精会随时爆炸,小树大概是个哑炮吧。
      小树要是真的来钱塘玩,该住哪儿呢?周俏想起黎衍的约法十八章,有些伤脑筋。
      算了,大不了到时给弟弟在小旅馆开个房吧,也花不了多少钱。
      
      周俏6点准时下班,换好衣服坐公车回家。
      “回家”这个词现在对她来说有点奇怪,走在永新东苑小区里,天已经黑了,家家户户都亮起灯光,还能闻到一些炒菜的香气。
      黎衍会不会在等她回家?周俏心里偷偷地想着,忍不住就加快了脚步。
      
      爬上六楼,周俏开门进屋,客厅里没人,黑漆漆一片。她打开灯,看到黎衍的房门一如既往关得严严实实,周俏撇撇嘴,笑自己自作多情,那个人怎么可能会等她回家嘛。
      
      黎衍半夜里吃完的蓝色盖子玻璃饭盒依旧放在水槽边,周俏把自己的饭盒拿出来,又仔细地洗了一遍。
      这一晚她做香肠蒸蛋,足足放了四个鸡蛋,八根香肠,又炒了个香菇青菜。周俏揭开锅盖闻闻香气,陶醉得闭上眼睛:“嗯……好香!俏俏真是特级厨师啊!”
      
      装好两个饭盒,周俏盛出米饭,准备吃饭。把饭菜端去客厅时,她吓了一跳,黎衍不知什么时候出来了,坐着轮椅安安静静地停在餐桌旁,眼神冷冷地看着她。
      
      周俏把菜盘子放到桌上,都只剩了一小半,她大着胆子问:“你……吃晚饭了吗?”
      黎衍抬头看她,声音低沉:“我连午饭都没吃。”
      周俏:“……”
      
      ——你为什么要这么哀怨地看着我?你不吃午饭又不是我的错。我看过你的冰箱,里头有一些速冻食品,客厅柜子里也有方便面,无论如何你也饿不死的啊大哥。
      
      “那……要不一起吃?”周俏看着桌上可怜兮兮的一人份餐食,说,“我再炒个菜吧。”
      黎衍居然老实不客气地端起了她的饭碗,拿起筷子说:“上次吃的小炒肉不错,我看冰箱里还有辣椒和肉,你再炒一个吧。”
      周俏:“……”
      ——我了个去,你还点上菜了!
      
      周俏认命地从冰箱里拿出辣椒和猪肉,在厨房里忙活起来,除了再做一遍辣椒小炒肉,她还做了一大碗榨菜蛋花汤。
      厨房里抽油烟机轰轰响着,煸辣椒的味道从油锅里飘散出来,黎衍就着那香味在客厅吃饭,突然发现手里的碗不是自己家的。
      
      “嗯?”他拿起碗左右打量,这是个白黄相间的饭碗,碗边圆润,碗外印着两只卡通小猫滚成一团,和洗手间里那只黄色小鸭刷牙杯的风格很相似,都是周俏自己带来的东西,这个女孩似乎很喜欢黄颜色。
      
      周俏把菜和汤端出来了,黎衍捧着碗,脸色有点臭。
      他说:“我好像用了你的碗。”
      周俏摇摇手:“哦,没事没事,我有好几个碗和盘子。”
      黎衍问:“这顿饭多少钱?我等下转给你。”
      
      “不用了。”就多了张嘴吃饭罢了,周俏可没这么小气。
      哪知道,黎衍说:“以后你包我饭吧,我每个月给你结钱。”
      周俏呆住:“啊?”
      之前每天嘴硬说不吃的人到底是谁啊?
      
      “包月,或是按顿算,都可以。”黎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会白吃你的。”
      这……不收的话,白养一个人吃饭,多少会产生成本。收了的话,又好像很没人情味,毕竟黎衍都没收她房租和水电费。
      
      思考以后,周俏说:“要不这样吧,你也没收我房租和水电,吃饭我也不收你钱了。我每天也只能做一次饭,我多做一些,你第二天中午也能吃,晚上我做新鲜的,咱俩一起吃。我要是晚班,就当天早上做新鲜的,中午吃完了我去上班,晚上给你留好饭,你看成吗?”
      
      黎衍左手端碗,右手拿着筷子,看着她,没反应。
      碗里的米饭上还铺着一根吃了一半的香肠。
      “不是,我自愿的,真收你饭费我会不好意思的,而且你妈妈有时候也会给你带菜过来,我就一块儿做了。”周俏又补充,“还有,我做菜其实很简单的,都是家常菜,你别点菜啊!很多菜我做不来。”
      
      黎衍想了一会儿,说:“我每个月给你五百块,你不收,我就不吃了。”
      周俏:“……”
      最终,她点点头:“行吧。”
      “家常菜就可以,不用太复杂,我不挑食。”黎衍的筷子已经夹向了那道刚出炉的辣椒小炒肉,也不顾烫,急急地塞进嘴里。
      他大概……真的是饿坏了。
      
      周俏看着他苍白凹陷的脸颊,深深的眼窝,再配上那头随意生长的头发,心里很不是滋味。
      记忆里的黎衍意气风发,充满了勃勃生机,现在的黎衍却像个三天没吃饭的饿死鬼。
      
      周俏也端起饭碗吃饭,发现黎衍的胃口其实不小,一碗米饭很快就吃完,还没等他开口,周俏赶紧去把厨房里那个蓝色盖子的饭盒拿出来,把香肠蒸蛋倒回盘子里,又把米饭拨进黎衍的饭碗。
      黎衍:“……”
      “吃吧,这本来就是给你做的晚餐,我给你留了两个鸡蛋哦!”周俏说。
      黎衍看着她的动作,心想她是不是把他当饭桶了?
      
      桌上三菜一汤,两个人一起吃着饭,周俏好奇地问:“黎衍,你平时都怎么吃饭的呀?”
      黎衍难得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己做,我妈偶尔也会来。”
      “你叫外卖吗?”周俏随口问。
      
      黎衍脸色一僵。
      这个问题戳到了他的痛处,黎衍当然叫过外卖。
      老小区没电梯,大多数外卖员都愿意把餐送上楼,但有个别人可能为了赶时间就不愿意,即使黎衍在备注里写明订餐人身体不便无法下楼也不行。有一次,黎衍碰到一个态度特别恶劣的外卖员,他把餐盒放在单元门口的花坛上,打个电话给黎衍叫他自己下楼拿,无论黎衍怎么解释,人家都不信。
      
      那人急吼吼地说:“我实在来不及了!都给你送到楼下了,你自己下来拿一下会怎么样啊?我听你声音挺年轻的呀,你没长腿吗?怎么那么懒呢?”
      气得黎衍直接就摔了手机,屏幕就是那一次摔碎的。
      
      黎衍投诉过个别外卖员,但并没有什么改变,还遭过一些人报复。所以最近两年,他已经不叫外卖了,平时就靠速冻食品和沈春燕时不时的接济填饱肚子,人才会越来越瘦。
      
      黎衍冷冷地说:“我不叫外卖,反正以后就在你这儿包月了。”
      “哦。”周俏扒着饭,问,“这几天你吃的那些菜,都合口味吗?”
      “还行。”黎衍抬头看她一眼,“就是米饭太少了,不太吃得饱。”
      周俏有点晕,发现他已经吃完了第二碗饭。
      
      “还要饭吗?”周俏问。
      黎衍:“……”
      周俏起身去厨房,把自己饭盒拿过来,将里头的米饭都扒进了黎衍碗里。
      “就只有这些了,电饭煲里已经没了。”周俏说。
      周俏没多煮米饭,现在弹尽粮绝。
      
      黎衍脸上浮起一层诡异的红晕,周俏自己都觉得尴尬,知道他是不好意思了。
      可怜的饭桶。
      行吧,周俏暗暗握拳,从现在开始,定一个小目标——养胖黎衍衍同学!
      ——俏俏,有没有信心?
      ——有!
      

  • 作者有话要说:  黎衍:我饿了。
    周俏:饭桶。
    黎衍:我想吃红烧肉,清蒸东星斑,香辣小龙虾,羊肉串……
    周俏:醒醒吧!你一个月才给我五百块钱!
    黎衍:你本来都不要收钱的。
    周俏:我本来只想给你吃青菜土豆丝儿!
    黎衍:周扒皮。
    周俏:……
    ——
    抱歉,修改外卖员设定,个别人的行为不上升至整个群体。10月2日修。
    ——
    感谢在2020-07-04 09:30:00~2020-07-05 09:3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jane樱桃、jr、空翘翘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衣故 10瓶;尾巴wy 8瓶;敕勒野人 5瓶;⊙?⊙!、西西西植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