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9、第 69 章 ...

  •   将喝完茶的水杯还有夏洛克的咖啡杯一起,华生拿着两个杯子走到厨房的水池前,一边淡定的冲洗杯子,一边努力忽视自己脸上的热度。
      
      夏洛克那话是什么意思?
      
      是我想的意思吗?
      
      是我多心了吗?
      
      我想的是什么意思?
      
      直到杯子洗完,站在那里傻傻的发呆很久,华生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到底是什么。
      
      或许是被迈克影响了吧。
      
      最后,华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
      
      那可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一个示爱情嗤之以鼻的人。
      
      我刚才有说爱情了吗?
      
      不,别开玩笑了,华生自嘲的摇摇头。
      
      剩下的时间很平淡,也很舒服,因为房东太太又出去串门而不得不点外卖的华生和夏洛克一边吃着晚餐,一边听着夏洛克就报纸上的某些新闻进行嘲讽。
      
      平静的令人都要忘了不久前某个熊孩子说出的令人会产生遐想的那几句话。
      
      几次的欲言又止,华生想说起这个话题,却又觉得这样会显得自己太过刻意。
      
      而夏洛克明明观察能力一流,华生知道自己的一切反应夏洛克绝对知道原由,更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有想要掩饰,可是这个小混蛋故意装作视而不见。
      
      直到华生洗完澡然后躺在床上,夏洛克一直都没有打算重提那些话的打算。
      
      而华生不可否认,他也不敢主动去提,这显得自己太过在意了,这样会不会让夏洛克误会?
      
      会误会什么哪?
      
      自己想不想要夏洛克误会哪?
      
      华生拒绝去想答案,但此刻他躺在床上,却根本就睡不着。
      
      一定是迈克夫那家伙的话影响到了我。
      
      华生在心里默默的这样说。
      
      那可是夏洛克·福尔摩斯,你在想什么哪,华生。
      
      你又不是同·性·恋。
      
      你不能因为有一个喜欢女人的姐姐,就认为自己也一样,况且,自己还是穿越的冒牌货。
      
      华生这样不停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后,终于把脑中那些奇怪的思想全部赶了出去,闭眼睡觉。
      
      ---------
      
      ““现在,请新郎和新郎登场。”
      
      华生此刻站在一个教堂里,身上穿着西服?
      
      什么情况,等等,难道我又穿越了?
      
      哦,不!
      
      我不要穿越,我还没有说,我还没有对夏洛克说...
      
      “华生,亲爱的,你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突然在不远处想起。
      
      华生转头望过去,发现夏洛克·福尔摩斯竟然穿着一身正装,而且...是新郎礼服,他的胸口上还插着朵红色的花。
      
      是那么的刺眼,让华生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很刺眼。
      
      结婚?
      
      夏洛克?
      
      上帝,这玩笑开大了吧。
      
      等等,这不大对劲!
      
      夏洛克会结婚吗?
      
      简直是世界大新闻,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把他给降服了。
      
      华生的心里有点不舒服,他底承认。
      
      夏洛克要结婚了,他竟然不告诉我。
      
      这也太快了吧,他什么时候认识的她,难道是一见钟情,他们都不谈恋爱吗?
      
      华生这么在心里想着,可是无法忽视的是心里不停下沉的,那突然冒出来甚至无法控制的不愉快的心情。
      
      不停下沉,不停下沉,好像快要不能呼吸了。
      
      “夏洛克....”华生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可是却突然发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了。
      
      说恭喜吗?
      
      违心的祝福吗?
      
      撒谎的话,夏洛克一定能看出来的,除非他....故意视而不见。
      
      突然这个词闪现在华生的脑海里,心里苦涩的感觉快要把他淹没了。
      
      夏洛克结婚,为什么我这么难过?
      
      华生这么问自己。
      
      是因我把他当朋友,可他直到现在才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华生这么回答自己,是这样的吗?
      
      但还未等到华生自己想通的时候,夏洛克已经走到了华生的面前。
      
      “亲爱的,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大家都在等我们哪。”
      
      “什么?”华生有点糊涂,“等我们?”
      
      你结婚,等你才对,和我有什么关系?
      
      华生想这样问,但是看着专注看向自己的夏洛克,华生连说话的勇气都没了。
      
      他的眼睛真美
      
      我记得以前这么说过。
      
      可以后这双眼睛再不会这样专注的看着我了。
      
      想到这,华生心里涌起了一阵不甘,还有一股怨气。
      
      可下一妙,怨气就变成了惊吓了。
      
      因为一个吻...
      
      是的,一个吻
      
      华生的眼睛瞪得非常非常大,庆幸它没有脱离它该呆的地方。
      
      “夏洛克,你在干什么。”华生结结巴巴的问道。
      
      “吻你。”夏洛克抬起头,离开了某个眷恋的地方。
      
      “你...我...”华生的脑袋此刻是混乱非常,就像是一团浆糊。
      
      恐怕雷斯垂德此刻的智商都要在自己之上,不...不止,安德森都可以轻易赢过自己,此刻如果要比比谁更聪明的话。
      
      华生是这么想的。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华生秉承着在夏洛克面前保持着绝对的坦诚,本着有问就问的原则,顺从心问了出来。
      
      “因为我想。”夏洛克回答得如此理所当然。
      
      可就是这一份坦诚,让华生的心里生起了一股怒火。
      
      什么叫做我想!
      
      知道不知道这会给我带来困扰!
      
      你不是要结婚了吗?
      
      干嘛还要来招惹我!
      
      “夏洛克,这不是一个可以用来开玩笑的事情,明白吗?”忍着满腔怒火,华生严肃的警告道:“你是要结婚的人,这样不好,这样....”
      
      我会讨厌你的!
      
      华生这样告诉自己,讨厌谁?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吧。
      
      因为他该死的眷恋那该死的感觉。
      
      心跳加速,瞳孔放大,脉搏加快,感觉胸腔里的心脏快要从胸口里跳出来了似的。
      
      上帝啊,我一定生病了。
      
      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是一个正常的男人,我的性取向它一直很好,它一直很正常。
      
      可他是夏洛克,夏洛克·福尔摩斯。
      
      谁会不爱他哪?
      
      华生的脑子里有另一个声音如此对着华生吼着。
      
      是的,谁不爱他。
      
      华生这么想着,这么想着,接着想起了一个事实,他要结婚了。
      
      夏洛克·福尔摩斯要结婚了。
      
      一瞬间,华生的思维有了短暂的停摆。
      
      “什么不好,为什么不好?”夏洛克不知道这转暂的一瞬间,华生的内心已经经历了怎样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又是怎样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
      
      “我们的婚礼,你不要告诉我你忘记了。”夏洛克冲华生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亲爱的亲爱的华生,我的华生,我们的婚礼,你不会是激动的忘记了吧?”
      
      “当然,我知道有一部份人会在遇到可怕和万分好的事情的时候,记忆会有短暂的暂停,但是....”
      
      “等等等等,夏洛克...”
      
      ---------
      
      “华生...华生...”熟悉的呼唤声由远到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的,直到就像是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夏洛克!”华生猛得睁开眼睛,看着自己卧室的天花板,在嘴里却已经呼唤了此刻最想要见的人。
      
      “夏洛克!”华生转头,就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穿戴整齐的夏洛克此刻就站在自己的....床边。
      
      “夏洛克!!”
      
      华生表示自己真的被惊到了,所以说,那个是梦,刚刚那个是梦?
      
      是个什么鬼的梦!!
      
      “夏洛克,”
      
      “是的,我在,华生,”夏洛克皱着眉头看着一脸惊魂未定的好医生,开口道:“你做恶梦了?”
      
      “我梦到你要结婚了。”华生有太多想要告诉夏洛克的了。
      
      “哦!”夏洛克的表情又一次恢复了高深莫测的样子,挑挑眉,接着说道:“真是个..恶梦。”
      
      “不,不止。”华生摇摇头。
      
      “什么?”对此,夏洛克表示好奇。
      
      “....不...不...”突然,想到了那个梦后面的匪夷所思后,华生沉默了。
      
      “哦,华生,你不能这样。”夏洛克表示不满,“请把话说完,你不能这样说到一半,这样的吊人胃口。”
      
      “你不是经常这么干吗?”华生瞪了夏洛克一眼,接着在床上坐了起来,“你到我卧室里来干什么?”
      
      “哦,你叫的声音有点大。”夏洛克如此说道:“赫德森太太让我来看看。”
      
      “我很好,谢谢。”华生这么说着又躺回床上去了。
      
      “你叫我的名字的声音有点大,”不怕事大的夏洛克再次补充道,“赫德森太太让我来看看你就,她认为你太累了,应该好好休息一下。”
      
      “....老天。”华生干脆的把被子盖到了脸上。
      
      “那么,我可以出去交差了。”夏洛克这么说完后,转身朝门口走去。
      
      “夏洛克,”华生突然开口叫住了准备离开的某个熊孩子,并掀开了盖在脸上的被子,“你知道赫德森太太的意思吗?”
      
      “哦,你想我知不知道哪,华生。”夏洛克回答的很有艺术。
      
      “我想你什么都不知道,再见,万年小处男。”华生冲着夏洛克愤愤不平的说完,再次用被子蒙住了头。
      
      “....”夏洛克对华生又一个新的形容自己的词语...什么表示都没有,只是淡定的离开了华生的房间,并帮助他关上了门。
      
      “我从不惩口舌之快。”
      
      是的,我只会行动。
      
      而终有一天,你会知道答案的,华生。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