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第 70 章 ...

  •   夏洛克淡定的去交差了,至于华生对自己的新称呼,做为一个咨询侦探,耐心总是要有的,况且他一直最不缺的就是这个,不是吗?
      
      所以说,算帐什么的,总要在恰当的时候给予敌人最重的一击,当然,华生不是敌人,永远不会是,夏洛克很确定,但某些时候,自家的暴力泰迪也的确不能太嘚瑟。
      
      比如,现在有的时候,华生对自己太暴力这一点,夏洛克就很不满意,但是自己造成的,也没有办法,毕竟有的时候,华生看上去的威胁和暴力在夏洛克看来,就像是....撒娇。
      
      当然,这一点绝对不能够让华生本人知道,而夏洛克发现自己又爱死了自以为自己胜利或者是站上风时华生那傲骄的小表情。
      
      所以说....这算是恶性循环,但有什么不好哪?
      
      华生开心,夏洛克本人乐见其成,就连那个大英帝国的真统治者都选择了无视和沉默。
      
      这里面暂且不去评估华生本人的不靠常理出发的某些行为,和与夏洛克本人同样的某些看某位英国政ddd府出丑的小爱好。
      
      还有华生的身手问题,这个或许是重中之重。
      
      麦克洛夫·福尔摩斯是绝对不会承认以上这些是致使他选择沉默的全部。
      
      当然,有的时候,看着华生欺负夏洛克,或是看着夏洛克吃鳖是挺爽的,做了麦克洛夫·福尔摩斯一直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情。
      
      夏洛克也永远不给他机会去做的事情!!!
      
      这么说来,两个福尔摩斯的互相伤害,从中受益的是我们的好医生,对此谁都没有意见。
      
      所以,当夏洛克淡定的下楼的时候,可一点都看不出被华生评价为万年小处男什么的,会有什么好生气 的。
      
      是不是万年的问题,会有结论的,不是吗?
      
      时间有的时候真的会是好的答案。
      
      “亲爱的,华生怎么了?”赫德森太太看着一脸高深莫测样的夏洛克从楼上下来,连忙迎上去追问。
      
      “嗯,他很好,只是做恶梦了。”夏洛克看了眼好太太,接着特诚实的继续补充:“他说他做的恶梦是我结婚了。”
      
      “哈...我懂,我懂。”赫德森太太听到夏洛克的话后,起先是有点吃惊,接着突然一脸的恍然,一边不停的点头,一边感慨道:“我懂,我懂。”
      
      “....”夏洛克很想问,你懂什么,我都不知道我算懂不懂。
      
      但这也太不福尔摩斯了,所以,夏洛克只是淡定的看着面前的女士。
      
      “哦,想当初,我快要结婚的时候,我也做过这种梦。”
      
      “有的时候,我会梦到我要结婚了,可是婚礼上,新娘却不是我,甚至有的时候,我会梦到我成了伴娘,上帝啊。”
      
      “....”难道华生是想结婚了?
      
      可为什么是我要结婚了?
      
      是想和我结婚吗?
      
      太早了,没准备,或许....我应该考虑考虑?
      
      夏洛克一脸的面无表情,但内心里却百般纠结,问号满满。
      
      但依旧死撑着,拒绝透露出哪怕一点点信息。
      
      对于自己不懂的事情,夏洛克或许会去选择不耻下问。
      
      但是在面对这个问题上,夏洛克意外的坚持。
      
      或许,中国一句话能很好的概括下:死要面子,活受罪。
      
      不提夏洛克那一脸装深沉的纠结,这边华生用被子捂着头,已经差不多快要纠结出宇宙了。
      
      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夏洛克结不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 ?
      
      所以说,我为什么会做这种梦?
      
      华生想不出答案。
      
      或许是当局者迷,答案其实就在那里,但夏洛克·福尔摩斯一直视爱情如洪水猛兽。
      
      “即使是最好的女人,也决不能完全依赖她们 。”
      
      爱情只不过是人身体自带产生的化学反应,过了那段时间,就不需要了。
      
      我不会需要爱情,我只有事业,事业也只有我。
      
      爱情让人失去理智。
      
      它与我的理念背道而驰。
      
      或许是因为夏洛克一直如此声明,也因此蒙蔽了华生的眼睛,又或才说是华生下意识的忽略了那个答案。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
      
      一个不说,一个不愿想。
      
      他们的路还很长,会急死很多人的吧。
      
      -------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就在不久前的那场相见仿佛不存在一般,两个当事人都无视了它。
      
      “想要喝点什么?”华生故作淡定的走到起居室,果然看到夏洛克已经躺在老位置上发呆了。
      
      哦,是思考,夏洛克是这么强调的。
      
      “咖啡。”夏洛克干脆的答道。
      
      “好的,茶。”华生点点头,依旧淡定的转身朝厨房走去。
      
      “两颗糖...”虽然说完了,但不管是先是后,都不可能实现的夏洛克的视线终于移到了华生身上。
      
      “华生,”
      
      “什么?”已经决定无视掉那无理头的梦的华生像平时一样,烧水,泡茶...醒醒脑。
      
      “赫德森太太也做过和你一样的梦。”夏洛克故意大声的强调道。
      
      “什么?”华生有点迷糊。
      
      “哦,是的,是的,”像是掐好点似,赫德森太太这时真的端着盘子上楼来了。
      
      “什么?”华生表示自己真的有点方。
      
      “哦,别害羞,亲爱的华生,”赫德森太太呵呵的笑着,冲着华生眨眨眼,一副我懂的样子,在看到依旧躺在沙发上的夏洛克时,不满的抱怨道:“夏洛克,也就华生会这么纵容你,但你也不能太过份。”
      
      “你也应该替华生分担一下家务。”
      
      “没错,我同意。”华生点点头,表示如果是这个,的确可以有。
      
      “我听以前隔壁的来自中国的小伙子曾经说过一句话,日...什么思,晚上会做什么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夏洛克很体贴的补充道。
      
      “是的,是的。”赫德森太太点点头,接着满脸慈爱的看着华生,“亲爱的,不要紧张,这没什么,任何人在感觉差不多的时候,都会选择走最后一步的。”
      
      “最后一步?”华生感觉自己真的很方。
      
      “结婚,亲爱的,结婚。”赫德森太太还在试图对华生试行自己的安抚,“其实这没什么,你和夏洛克这么的投缘,结婚的话并不会有多令人惊讶。”
      
      “你们不结婚才会令人惊讶。”
      
      “要知道,隔壁的可是一见钟情,他们可是闪婚。”赫德森太太说到这,笑着摇了摇头,“哦,年代不同了,你们这些小年青,真是太会闹腾了。”
      
      “不不不...赫德森太太,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华生简直要方的N次方了,“没有结婚,没有日有所思,更不会.....”
      
      突然华生停住了。
      
      想想刚刚那个梦,想想自己叫夏洛克的名字都叫出了声来。
      
      想想夏洛克还到自己的房间来看自己,想想是因为赫德森太太让他来的。
      
      哦,上帝啊,自己的声音大到一楼的赫德森太太都听到了吗?
      
      哦,梅林啊,自己叫着夏洛克的名字,还做了他结婚的梦...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华生知道,自己已经解释不清了,自己哪怕是跳到银河里,也没有清白可言了。
      
      “是我的清白。”夏洛克这时突然开口。
      
      “....”华生面无表情的看向某个已经坐在沙发上的某人.....死鱼眼看你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要跟我计较这些细节吗?
      
      “夏洛克,你的清白早就没有了。”华生恨恨的大声嚷道。
      
      “哦,年青气盛的小伙子们,”赫德森太太将华生和夏洛克都看了一遍,指着已经放在桌子上的托盘道:“这是我为你们准备的馅饼,做为一个老人家,我可不想参合你们的家事。”
      
      说完的赫德森太太立刻转身朝楼梯走去,在走到楼梯口处时,突然停了下来,转头看着华生俏皮的说道:“亲爱的华生医生,你可一定要注意身体。”
      
      “恭喜你夏洛克,你终于不是万年小处男了。”
      
      “并没有。”看着赫德森太太一蹦一跳的下楼,夏洛克悄声说道。
      
      可惜,声音太小,并没有人听到。
      
      “是的,没错,夏洛克,你不是已经和你的案子结为夫妻了吗,所以你早就已经不是什么万年小处男了。”
      
      这个时候,华生的声音再次响起,已经自暴自弃的好医生不在乎赫德森太太的脑子里是怎样的头脑风暴了。
      
      “铃....”就在这个时候,华生的手机响了起来。
      
      “哦,上帝啊,夏洛克,是琴的电话。”华生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有点激动。
      
      因为那个该死的梦,自己都快要忘记这件事了,事关琴的安全的事情。
      
      所以说,如果真的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话,自己不是应该梦到的是这件案子吗?
      
      华生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按下了接听键。
      
      “华生?”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为什么这么耳熟?”华生听到手机里传出男人的声音,心里有些不好的预感的同时,将心中的问题说了出来。
      
      “是我,雷斯垂德。”探长先生无奈的声音自手机里传了出来。
      
      “上帝啊!”华生此刻简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了,“雷斯垂德,难道....”
      
      “应该是我喊上帝才对,”雷斯垂德探长当然知道华生想要问的是什么,赶快解释道:“不用担心,手机的主人被救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华生紧张的询问道。
      
      “哦,事情有点复杂,华生医生,你最好来一趟。”雷斯垂德的声音里透露着严重的一难言尽。
      
      “琴现在有危险吗?”
      
      “不,有危险的是英国,”雷斯垂德探长的声音里还透着疲惫,“是苏格兰场。”
      
      “.....”莫明觉得有点心虚的华生医生只能干巴巴的说道:“我们马上就到。”
      
      这么说着的华生已经站了起来,一手拿一个袋子把赫德森太太送来的馅饼装了进去,同时还不忘对夏洛克说道:“夏洛克,起来,我们要出去了。”
      
      “华生,你知道我们要去哪吗?”夏洛克理智的问道。
      
      “....”完全没顾得上问的华生尴尬的沉默半晌,“我这就打回去。”
      
      最后的最后,夏洛克看着和自己的位置完全颠倒,还依旧催促着自己的华生,为了一个女人....不开心。
      
      就算那个女人已经成家,还有三个孩子也不行。
      
      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夏洛克都可以想象得出此刻楼下正和赫德森太太道别的华生是什么样的表情和怎样的动作。
      
      “可以离婚的。”
      
      “还可以再婚。”
      
      “只要你不介意二婚。”
      
      轻轻的,夏洛克好似自言自语般,看似突兀,实则是给了华生答案。
      
      自然,夏洛克最后的这几句话,华生没有听到。
      
      或许麦克洛夫·福尔摩斯听到了,但他会选择沉默。
      
      他不会参与自己弟弟的感情,尤其是另一伴是华生医生的时候。
      
      为了他的牙齿,为了他的身材,为了他的体重,为了大英帝国,为了一切。
      
      而这些话夏洛克什么时候会当着华生的面说出来哪?
      
      或许有一天,或许夏洛克会等华生自己去悟。
      
      或许,先从让华生明白,夏洛克·福尔摩斯已经不是一个示感情如洪水猛兽的人开始。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两天有点忙,因为五一放假,事情都集中到一起了,一言难尽
    还给我个榜单,我的上帝啊
    这是要我疯的节奏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