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8、第 68 章 ...

  •   “华生,藏私可不是一个好习惯,”夏洛克催促道。
      “呃,事实上,夏洛克,我也不知道这倒底算不算是一个案子,事实上,是我的...嗯,曾经的校友,她叫琴,她所居住的社区前天发生了一起谋杀案,一个女性被发现弃尸在河边。”
      “继续。”夏洛克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她的房客,她怀疑这起案子是她的房客做的。”
      “...你怎么看的,华生,”夏洛克突然摆了摆手,“你和她有过接触,感觉她是一个多疑的人,还是她的担心和怀疑是对的?”
      “事实上,夏洛克,通过琴的描述,她的房客,叫沃勒特·威廉的男人或许真的有点不对劲。”
      “但是要把他和谋杀案扯到一起,又有些牵强,毕竟我们没有见过面,而且,琴说的一些有关沃勒特·威廉的事情,我并不能肯定。”
      “比如?”夏洛克问道。
      “比如按照警方的推测死者的死亡时间,沃勒特·威廉在那个时间是失踪的。”
      “比如沃勒特·威廉消失后再次出现的时候,全身突然换了一身衣服,而且还很有...哥特风。”
      “比如他总是声称有人要攻击他,而他又会强调是怎么反击回去的,甚至为此而受了伤。”
      “还比如,沃勒特·威廉经常撒谎,甚至撒谎成瘾了。”
      华生注意到随着自己的描述,夏洛克已经双手合手的坐在沙发上,显然在思考。
      “比如...沃勒特·威廉有时候像是一个修道士,他是一个24岁的成年人,却喜欢动漫,明明喜欢看暴力类的电影,却声称自己爱好和平,而有他还说自己是退伍的兵,可显然是假的。”
      “差不多,就这些。”华生说完后,重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我让琴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她会给我打电话的。”
      “希望她真能够把你的话听进去了,华生。”夏洛克突然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夏洛克?”而就是因为这一句话,致使华生的不安,“难道这个沃勒特·威廉真的不对劲?”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那起命案的凶手,但我知道他可能是一个反社会。”
      “什么意思?”华生有些不解,“反社会我知道,但显然沃勒特·威廉并不能...”
      “无情型人格障碍,具有高度攻击性,缺乏羞惭感。”夏洛克看着华生,认真的说道:“反社会的表现并不是全部都包含在内,我想你明白,哪怕只有一项,也必须高度保持警惕。”
      “你一项都没有,夏洛克。”华生看着面前的人,突然想到面前的人一直声称自己是反社会人格。
      “你跑题了,华生。”夏洛克看上去显得很无奈。
      “我是这么想的,所以也这么说了。”华生诚实的回答道。
      “那么,我是不是应该说谢谢。”夏洛克问道。
      “不用谢。”华生回以微笑。
      “案子,华生。”夏洛克看着面前的好医生,“要不是明确你没有喝酒,我都要以为我是在和一个醉鬼商讨案子。”
      “我的确没喝酒,好吧,我们来说案子,”在看到夏洛克不满的视线后,华生选择不说废话,“可仅凭这些,若要说沃勒特·威廉是反社会,或者说他是凶手,未免有些太勉强了。”
      “是的,但是华生,这个世界上不止有反社会,还有一种类型的人,不知道你有没有涉猎。”
      “?”华生摆出认真听课的好孩子样子。
      “危险人格。”夏洛克没有让华生等待太久,直接说出了答案。
      “哦,我是知道一些,但危险人格的范围有点广。”华生表示自己还真的对这方面没有过多的了解。
      “是的,拥有危险人格的人或许一生都不会犯罪,但并不代表他们不危险。”夏洛克冷静的陈述着他的知识,“或许他们只是缺少一个触发点。”
      “事实上,人们在遇到一个或多个具有危险人格的人的机率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而这些人可能是身边的任何人。”
      “而在与一个具有危险人格的人相处时,即便是偶然的邂逅,也可能成为他的猎物,这种人的心理存在着缺陷,他们会对自己遭遇的一切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同时却对自己的恶毒行为无动于衷,不思悔改,他们麻木不仁。”
      “而拥有危险人格的人并不一定会杀人,事实上,他们什么都会干,谋·杀、强·奸,殴·打,偷·盗,霸·凌,无所不用,这些人很狡猾且精明,他们善于见缝插针,能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人和物且自私异常。”
      “你的意思是,这个沃勒特·威廉有危险人格,”华生有些紧张了,他甚至站了起来,“我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我应该给琴打个电话确定一下她的安全?”
      “如果如你所说,她会在有什么发现的时候通知你的话,如果她不会擅自做出某些行为从而激怒他的话,现在暂时她是安全的。”夏洛克显得很平静,看上去,他遇到这类人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希望琴不要触碰到他的触发点?”华生表示不认同,“就这么等着?”
      “也许只是我们多虑了。”夏洛克抬头看了眼华生,“也许真像你说的,这起案子和那家伙没有关系。”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了,夏洛克。”华生皱着眉头,有些迟疑,“而且,这可一点都不像你的作风。”
      “那么,我平时的作风是什么样子?”
      “你会着手调查,”想了想,华生补充道:“立刻?”
      “不,华生,就像你说的,这件事情本身都不一定能够称为案子,如果每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们都要冲到前面的话,会累死的,”
      夏洛克才不会做这种无用功,想了想,强调道:“这都是雷斯垂德的活。”
      “是的,是可怜的探长的工作。”华生想着雷斯垂德探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条件反射的选择了相信夏洛克。
      “那么,我们换个话题,”夏洛克冲华生笑了笑,是那种一看就特别假的笑容。
      “那个迈克邀请你就是为了把你介绍给那个琴,因为一个咨询?”
      “不,只是参加...同学会。”华生突然想到了那些尴尬的话题,“顺道帮助曾经的同学,给她点咨询意见。”
      “他向你告白了?”夏洛克看似平静,实则无异于是放了个炸弹。
      “什么?”华生感觉自己要炸了。
      今天一个两个的,怎么对自己的个人问题这么关注,而且,这一次还是夏洛克。
      “显然是的,但是很可悲,做为当事人之一却并没有意识到,真可悲。”夏洛克到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究竟是因为迈克太蠢还是因为华生你太迟钝?”
      “夏洛克!”华生感觉很愤怒,一股无名的怒火突然冒起,而此刻的华生简直要被这股怒火烧尽了理智。
      他讨厌有人拿感情来开玩笑,这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更讨厌夏洛克拿这种事情,而里面的主人公之一还是自己,这让华生感到自己受到了冒犯。
      “怎么了?”夏洛克却好似不明白为什么华生这么的...愤怒。
      是的,愤怒,尤其是因为这个问题出自夏洛克之口后,华生简直愤怒的不能自己了,即使比起这个,夏洛克说过更讨人厌的话,都不及此刻华生内心的愤怒要来得快,要强得多。
      这很不正常。
      不,或许是因为他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就在这边华生给自己找理由的时候,而一边的夏洛克却是面无表情的观察着华生的反映。
      “你明明给够推理出来,不是吗?”华生为自己找了个好理由,他是这么想的,他只是不想被夏洛克明知故问的调侃,尤其是在个人问题上,“听着,今天这种事情我已经听得够多了,我一点都不想在说了,而且,我们刚刚在说很正经的事情,夏洛克。”
      “我们现在说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不正经的事,华生。”夏洛克突然嘴角勾了起来,露出一个笑容,“而且,听你的意思,你和迈克谈了很多,关于你的个人问题。”
      “可我一点都不想谈这个,这个可是我的隐私,”华生不知道夏洛克为什么笑,但他却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迈克和你说什么了,你愿意和他谈却不愿意和我说说?这可真不公平,华生。”夏洛克看着华生,“让我想想...哇,我有了一个大发现,华生,想知道吗?”
      “如果还是这些无聊的东西,我一点都不想知道。”华生没好气的说道。
      “你一直说我情商低,其实你的情商也高不到哪里去,华生。”夏洛克这一没有隐喻,而是摆事实讲道理。
      “我的情商怎么低了?”被人质疑情商,尤其这个人还是夏洛克·福尔摩斯,对此华生感觉很不爽。
      “迈克喜欢你,”夏洛克直接给出了他的答案,“这是我观察到的,其实答案很明显,你只是不去思考,或者说你主观意识的无视掉它了。”
      “...”华生很想说这是不可能的,很想说夏洛克,你推理错了。
      但是,因为是夏洛克·福尔摩斯说出来的话,而华生知道夏洛克的性格。
      夏洛克从不会胡乱说这些事情,他总是有根据,他总是对的。而这点有的时候真的很不讨人喜的。
      虽然不喜欢,但华生此刻也不得不冷静下来细细的品味今天的对话。
      有关约会、伴侣之间的话题。
      “哇!”并不是真情商低的华生只是没往那里想,被男人告白什么的,还是这么隐秘,但不代表在意识到有这种可能后,做为侧写师的华生还能意识不到。
      “这么说来,我今天算是被告白了,”华生干巴巴的说完,顿了顿,又补充道:“而且,我还算是拒绝了。”
      “可我根本就没往那边想,我是说,我都没意识到。”
      “那可恭喜你,少了份尴尬。”夏洛克身子往后靠向沙发,“以你的性格要是早知道了的话,又不知道要纠结到什么时候。”
      “可是,并不代表我现在就不纠结啊,夏洛克,你就不应该提醒我的,”华生不满的瞪着某人,“无论是前后,这都会很令人纠结的好吗?”
      以后要怎么面对迈克,在已经想明白的情况下?
      “那以后就离他远点,你底学会拒绝,华生。”夏洛克重复着,“其实拒绝一点都不难。”
      “不,像你一样的话,才会很难。”华生表示现在我就拒绝。
      “但是,夏洛克,知道吗?”华生拿起喝完的茶杯,又瞪了眼某人的咖啡杯,接着说道:“我很好奇,你怎么会突然对这些事情感兴趣了。”
      “我从没对这种事情感兴趣。”夏洛克快速否定。
      “可是,我都没发现,你不是会这样做的人,”对于夏洛克可以说是善意的提醒,华生还是有些不明白。
      “我从不做多余的事情,更不喜欢多管闲事。”夏洛克突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睡衣,转身朝自己的卧室走去,在门口却突然站住了。
      “但你的事并不是多余的事,也不属于多管闲事的范畴之内,华生。”
      华生看着已经关上的卧室门,回味着夏洛克刚刚的话。
      他害羞了。
      这是此刻华生脑子里唯一的念头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