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你们能想象吗,小朵她居然真跑去挑战那个万道仙宗的什么首席了!”
      
      十方剑门仅有的简陋议事堂内,门主龙游江正一脸焦急地来回踱步,哒哒声响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荡,也落进了在座三位徒弟的心里。
      
      大弟子谭凤临不耐烦地揉了揉眉心,只不过出于某种微妙的心理,她没有像以往那样喝止对方;二弟子许明正一脸蹙眉沉思的模样,但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三弟子上官越则托着腮帮看师父走路,不时抿一口茶,似乎看得很津津有味。
      
      啪嗒。
      
      龙游江猛地顿住脚步,低头看向小徒弟不声不响留下的传讯符,满心不解道:“这丫头究竟什么时候学会了先斩后奏?”
      
      上官越:“……”
      
      三弟子下意识从椅背上直起身子,眼珠子飞速转了转,哈哈笑道:“师父,你这话就不对了,难道还不允许小师妹有所成长了么?要知道小朵可是十分聪明的姑娘,说不定根据平日的所见所闻就能无师自通。”至于是谁告诉她可以用先斩后奏的招数,又如何挑选先斩后奏的时机,就不是什么要紧的事情了。
      
      谭凤临勾了勾唇,仿佛已经看透一切:“那可真得多亏三师弟的言传身教。”
      
      上官越心里咯噔,脸上却笑意不减:“也许是师姐的言传身教?”
      
      龙游江可不希望两位徒弟在这种时候吵起来——尽管他们的冷嘲热讽其实是家常便饭——便连忙出声打断道:“那你们有没有见过小朵啊?她说自己是今早出发的,与血海秘境的温尔舒一起乘坐穿云梭前往麓岳城。”
      
      谭凤临:“……”
      
      龙游江敏锐地察觉到自家大弟子眼中一闪而过的古怪神色,顿时明白过来,幽怨道:“临儿,你怎么没拦着她?”
      
      谭凤临翻了翻白眼:“我怎么知道她是要去做什么?莫非人家与好友携手出游,我都要横身上前挡着了?这也太过没道理!”而且还不是多亏你了的宝贝三弟子向小师妹散布流言蜚语,整得我一个措手不及满脑发懵,就算猜到了点什么也变成没什么了。
      
      念及此,她又不爽地剜了对面座位的上官越一眼。
      
      倘若子熙因此心生嫌隙,我定要叫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上官越端起茶杯的动作一顿,心里再次咯噔了一下,但依然很好地维持住五官表情,不动声色地微笑回望了过去。只是他的心中百思不得其解,自己什么时候又得罪大师姐了?
      
      至于站在议事堂中央的龙游江,被自家大弟子这般反问,他一时有些语滞,总觉得好像挺有道理,又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就在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二徒弟许明正终于开口了,他的声音浑厚而稳重,仿佛是经过了深思熟虑,表情相当严肃认真。
      
      “弟子认为师父大可放心,小师妹虽然性子单纯了点,但毕竟有不俗修为在身,肯定能够保护好自己。”
      
      “更何况世上总是好人居多,先不说有温家小姐护在她身侧,即使是万道仙宗的首席青鸿真人,也是众所周知的谦谦君子,应当不会计较小师妹的冒犯,也肯定会点到即止。”
      
      如此两番话下来,似乎分析得面面俱到,足以让人放下忧虑。然而龙游江却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其实我最担心的事情,是小朵忘了点到即止。”
      
      许明正:“……”
      
      许明正:“师父说得对。”
      
      他光顾着思考小师妹会不会被人欺负,居然忘了还有这个重要问题。
      
      谭凤临与上官越不约而同地对望一眼,平时各种不对付的两人,此时难得产生了强烈的共鸣之感。
      
      倘若云小朵能够挫一挫首席的威风和锐气,自然有助于打响十方剑门的名号;可万一这威风挫得太过了,那就难保不会招来万道仙宗某些势力的忌惮,更有甚者,也许会有人把她当作是让宗门丢了面子的眼中钉,这就麻烦大了。
      
      霎时之间,室内鸦雀无声,静得仿佛银针落地可闻。
      
      片刻后,上官越率先从面面相觑中脱身出来,端起茶水一饮而尽,打破沉默道:“其实我觉得也不用太过顾虑,那可是万道仙宗的首席,传闻柳知行的修为在十年前已达元婴巅峰,总不至于被小师妹打得落花流水。”
      
      谭凤临跟着点头道:“就是,我记得小师妹是三年前才刚刚突破至元婴吧?元婴初期与元婴巅峰虽然处于同一境界,但两者还是有着很大差距的……”
      
      话才讲到一半,她自己就先忍不住露出一抹苦笑,觉得没什么说服力。
      
      毕竟印象中的云小朵似乎在越阶挑战方面颇有经验,以前是练气胜了筑基,筑基胜了金丹,并且是愈战愈勇,越打越猛,此番元婴对阵元婴,也许对她来说还没有什么难度?
      
      其他人也想到了这一点,脸上或多或少浮现出复杂之色。
      
      这就又回到先前的问题——云小朵会不会在比斗中过于兴奋,以至于忘了该点到即止?
      
      倒是许明正很快想到了应对办法,朗声提议道:“既然如此,不如就由我去麓岳城给师妹助威吧!正好可以趁此机会行善积德,向世人宣扬师门的真善美理念,让更多人知道十方剑门的名号。而且万一发生了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我也能尽己所能去阻止。”
      
      谭凤临暗自打量着许明正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以及从平凡双眼中焕发出的奕奕光彩,心想二师弟不愧是二师弟,不论何时何地都如此具有积极阳光正能量。如果换作是她,去到麓岳城那样的繁华之地,早就玩得不亦乐乎,哪里还能想到宣扬门派的事情?
      
      但不论过程如何,从结果来说,许明正到麓岳城去支援小师妹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于是她第一个举双手赞成。
      
      上官越紧随其后。
      
      龙游江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转念想到很可能会与某位关系复杂的女修遇上,便又有所犹豫,最终还是无奈地拍了拍二徒弟的肩膀,郑重道:“正儿,小朵拜托你了。”
      
      许明正重重点头,应了声“是”。
      
      然后便剩下怎么去的问题。
      
      普通的车马工具自然不在众人的考虑范围之内,鉴于十方剑门并没有富裕到购入穿云梭之类的飞行器备不时之需,所以御剑飞行是首选办法。只是中途需要休息调整,也许得花上两三日的时间才能到达麓岳城,必然是追不上已经先行出发的温家穿云梭。
      
      龙游江叹道:“希望来得及……”
      
      谭凤临倒并不太担心:“麓台大比在五日之后才会开幕,尚且还有时间。”
      
      她薄唇微勾,眸光流转望向某人:“只要二师弟的剑别比三师弟还慢,那就不是问题。”
      
      上官越显然对自己的御剑速度很有自知之明,并不出言反驳,只是不紧不慢提醒道:“不过二师兄还是得多加小心,如今正值春暖花开之时,也是传闻中巨灵复苏的季节。”
      
      许明正一愣:“师弟说的可是风行者?”
      
      上官越点头。
      
      谭凤临发出一声嗤笑:“别危言耸听了,天上的风行者总共就没几只,基本上也在呼呼大睡,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倒霉,刚巧在这一路上碰到苏醒的一只?”
      
      上官越耸耸肩:“我只是提个醒,以防万一。”
      
      谭凤临还在笑。
      
      殊不知他们的小师妹就是这般倒霉,撞上了“万一”中的“一”。
      
      *****
      巨灵是在天地灵气蕴养下诞生的特殊种族。它们形态多样,脾性各异,而生活在广袤天空的风行者,虽然在体态上堪称庞然大物中的庞然大物,却是巨灵里相当温和无害的一种——这主要是因为它们绝大部分时间里都在睡觉。
      
      睡觉的时候,风行者会彻底隐匿于无形,无知无觉地随云雾清风在天上四处飘荡,旁人看不见也摸不着。直至它从沉睡中醒来,巨大的身躯才会由虚变实,成为向大地投落狰狞阴影的空中移动堡垒。
      
      而对于刚巧经过的穿云梭而言,它的突然出现无异于飞来横祸。
      
      毕竟清醒状态的风行者确实算不上平易近人。
      
      云小朵在半空中往下坠落,漆黑的瞳孔中倒映出了巨灵庞大的身影——
      
      那不计其数的锋利爪子,银白中泛着苍灰,每一只都在阳光照射下反射着冰冷的光芒。与爪子相连的触手群魔乱舞般在云间翻滚起伏,凹凸不平的表面遍布疙瘩颗粒。而被触手所围拢的身体躯干则若隐若现,唯有两双铜铃大眼清晰显露出来,正闪烁着意味不明的猩红光芒。
      
      与此同时,云小朵的耳边还回荡着婴孩啼哭与女子嬉笑重叠的诡谲声响,瘆人的感觉直达脑海深处,让人很想堵上耳朵。
      
      她默默从手镯中的乾坤空间里取出自己常用的飞剑流霜,心想师父诚不欺我,风行者的样子看起来果真比它的名字要让人不舒服多了。
      
      飞剑低声嗡嗡,仿佛是在应和她的想法。
      
      云小朵心念电转,细长的青色光影随即闪电般急速飞出,又在下一个瞬间准确无误地出现在她的身下,将她稳稳托住。
      
      即使是剑修,想要习得御剑飞行之类的技能也要靠天赋。不过云小朵恰好是天赋比较好的,不仅当初一日领悟了御剑之法,如今也能临危不乱,用最快的速度缓住了下降冲劲,将目之所及范围内的温尔舒及三位仆人一一接住。
      
      只不过在接住最后两人时,飞剑上已经完全没有了容纳的位置,所以他们只能挂在了第一位仆人的脚上,如同随风飘动的肉条,晃晃荡荡。
      
      而这显然也加重了飞剑的负担。
      
      ——嗡!
      
      云小朵勉强稳住了流霜,朗声问道:“你们没事吧?”
      
      话音刚落,飞剑又不受控制地抖了两抖,嗡鸣声越发急促高亢,仿佛是在发出罢工前的最后抗议。
      
      “……”
      
      云小朵有些苦恼。
      
      也许该向二师兄借一把能多载几个人的宽厚大剑。
      
      ——嗡嗡嗡!!!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0-06-18 00:37:31~2020-06-19 00:43:1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树懒 1个;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