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天才刚蒙蒙亮,云小朵已经去到了与温尔舒约定的后山山涧里,找了块半人高的平滑石头坐着,静静等待好友的到来。
      
      这个时间点,师父与三师兄正呼呼大睡得雷打不动,二师兄在剑回崖上进行着每日的例行锻炼,大师姐三天前到外出至今未归,因此正是出发的好时机。
      
      倘若被其他人发现——尤其是被师父瞅见——就不一定走得了了。
      
      云小朵回想起几天前师父那仿佛能把眼珠子瞪出来的惊诧表情,越发觉得很有这种可能。
      
      但是正如尔舒所言,当今世道奉行的是强者为尊,没有什么事情比当众击败万道联盟的首席更有震撼效果。她也曾听过不少传闻,诸如西南谷地花涧门的扫地仆从居然能击败万衍宗的内门弟子,北地雪行宗宗主首徒群战离火阁数十名高手而不败,可见这种八卦的传播速度确实飞快。
      
      更何况那日提出此法时,师姐师兄几人虽然神色各异,却从始至终都没有出声否定。云小朵估摸着他们几个其实心里也都暗地里觉着爽快,只是碍于师门平日里以礼待人的教导理念,不太好意思表示赞同。
      
      至于师父,大概是觉得她有些自不量力,又担心她的安危,才会那般欲言又止。
      
      想到这里,云小朵忍不住紧了紧拳头——
      
      虽然看似有些艰难,但就像二师兄常挂在嘴边的,不试过又怎么知道不行呢?既然大家都有这样那样的难言之隐,那就交给我来试试!
      
      用最文雅的剑法在大庭广众之下将首席击败,用最快速的方式打响十方剑门的名号!
      
      嗯!我可以的!
      
      黎明之际,柔和的亮光在天边泛起。一袭白衣的年轻女子独自在幽蓝长空之下迎风站立,心潮澎湃,斗志昂扬,似乎连体内流淌的血液也开始沸腾起来。
      
      恰在此时,数只象征着必胜的归云鹤从她的头顶上方一掠而过,留下了回荡于耳畔的清亮唳鸣,仿佛是在预祝着此行一切顺利。
      
      云小朵抬头望天,只见一道轮廓模糊的影子在视野的远处浮现,不过片刻功夫,好友温尔舒的穿云梭已经近在眼前,迅捷无声得犹如鬼魅。
      
      “小朵,快上来!”
      
      温尔舒从横栏边探出了脑袋,朝她挥了挥手。
      
      云小朵御剑而起,眨眼便去到了好友身旁,轻盈跳落在了梭体的弧形侧廊上。她环顾四周,又伸手摸了摸墙上微微凸起的浮画绘纹,忍不住感慨道:“你的穿云梭好漂亮。”
      
      “那是自然。”温尔舒的眼里闪烁着亮晶晶的光芒,理所当然中又难免透出几分得意,“爹爹说了,出门在外不能落了咱们血海秘境的脸面,排场不一定要很盛大,但必须得够精致。这是十分重要的品味问题,展现的是温家千年来的底蕴,因此断然不能马虎……”
      
      云小朵虽然不太理解这种精致的追求,但还是十分给面子地点点头。
      
      师父常说,不懂的时候没必要装懂,或许对方也不需要你懂,只是想有一个聆听的对象。更何况她也熟知温尔舒的性格,知道在这种情况下,点头其实要比插嘴更合适。
      
      果不其然,在兴致勃勃地自言自语了一通之后,温尔舒便十分满足地停了下来,向好友确认道:“那我们现在出发吧?”
      
      “好。”
      
      云小朵当然同意,目光下意识瞥向了头顶的天空。此时的天色比她刚出来时又亮了些许,但距离师父醒来应该还有些时候,等到他发现自己留在窗边的讯息,应该也追不上来了……
      
      “咦,这不是小师妹吗?”
      
      突然出现的女性嗓音清亮悦耳,听起来十分熟悉。
      
      云小朵一愣,缓缓转头,正好对上了大师姐谭凤临细长的丹凤眼。后者正御剑悬停在穿云梭的横栏边上,白皙双手环抱胸前,随意扎成一束的漆黑秀发随风飘扬,像是一道垂在身后的顺滑绸带,用讶异的目光打量着自己。
      
      “啊,师姐……”
      
      “师妹,大清早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谭凤临的视线从云小朵身上移开,先是看了看旁边身着墨绿长裙的温尔舒,向这位不时来拜访自家师妹的温家大小姐颔首致意,然后扫过穿云梭那如同亭台楼阁般的精致构造,弯了弯嘴角,说道:“让我猜猜,你应该不是真要去找那位首席的麻烦吧?”
      
      云小朵:“……”
      
      一时之间,空气寂静无声。
      
      头顶又飞过几只归云鹤,呼啸般的唳鸣声似乎暗含着某种调侃意味。
      
      温尔舒以为好友是因为不知如何应答而默不做声——毕竟她的脑子似乎一直不擅长各种弯弯绕绕,正要帮忙解释,就听对方突然蹦出一句:“师姐,你又拐了一个男人回来啊。”
      
      语气听起来有两分意外,三分感叹,四分果不其然。
      
      众人:“……”
      
      四周万籁俱寂,尴尬的沉默蔓延到了其他人身上。
      
      而当中最尴尬的,莫过于谭凤临……以及她身边难掩愕然之色的俊朗青年。
      
      毕竟“拐”字已经用得相当微妙,更别说还有一个“又”。
      
      这里面就有很多故事可以娓娓道来了。
      
      谭凤临的表情在短短几次眨眼功夫里变了好几回,随后迅速回归平静镇定,捋了捋被风吹到额前的发丝,笑眯眯问道:“小师妹,是谁和你这么说过——说我拐了很多男人回来?”
      
      云小朵:“三师兄啊。”
      
      谭凤临:“哦,原来是三师弟。”
      
      她脚下的飞剑发出了轻微的嗡鸣,如同缓缓摩擦石面的柴刀,透着若隐若现的肃杀之意。
      
      云小朵:“……”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她蹙了蹙秀气的黛眉,在某个瞬间突然福至心灵,一拍脑袋道:“师姐别误会,其实是师父和三师兄在聊天,我经过时不小心听到了,三师兄他真没有到处散播你的事情,也只是随口一说的拐男人!”
      
      谭凤临:“……”
      
      云小朵:“三师兄他其实非常非常尊敬你,只是因为担心单纯的师姐会被某些野男人给欺骗了,才忍不住与师父商量。”
      
      俊朗青年:“……”
      
      谭凤临抬手扶额,齿缝间艰难挤出几个字:“那可真是多谢他的关心。”
      
      云小朵听罢,暗自松了口气,心想自己总算没有把三师兄推进坑里。然而下一刻,她又意识到自己如今还有更要紧的问题亟待解决,并不是关心别人的时候。
      
      果不其然,谭凤临为了缓解尴尬的气氛,便故意咳嗽了两声,转移话题道:“不要扯远了,还没说呢,你们这是要干嘛去?”
      
      云小朵抿了抿唇,有些紧张:“我要与尔舒出趟远门。”
      
      谭凤临歪头道:“这可真少见,师妹不是向来不喜欢到处跑么?还记得每次邀你同去游山玩水,你都表现得有些兴趣缺缺。”
      
      云小朵茫然地眨了眨眼睛。
      
      有吗?
      
      ……啊,好像是有。
      
      就在她愣怔的时候,温尔舒终于说出了自己早已准备好的托辞,声音听起来不疾不徐,不露丝毫破绽:“其实是我想去看麓台大比,只是大比期间麓岳城龙蛇混杂,我总觉得有些不放心,便叫上小朵和我一起。”
      
      谭凤临挑眉,没有作声。
      
      温尔舒又道:“临姐你也知道,小朵如此能打,有她在身边,我真的很有安全感。”
      
      “这确实是实话。”谭凤临哑然失笑,转头问云小朵,“出门一事,你和老头说过了吗?”
      
      老头自然指的是十方剑门的门主龙游江,也是门内有且仅有的四位弟子的师父。
      
      龙游江并不老,若要较真起来,他其实长着一副英俊倜傥的年轻脸孔,再加上颀长挺拔的身姿与不算落伍的穿衣品味,是走在大街上能够引起路过姑娘家瞩目的好形象。
      
      只可惜当年在收谭凤临做弟子的时候,由于曾数次屡试屡败,他便参考话本故事里的桥段,特意幻化成了一副白须飘飘的仙者姿态,装作很厉害的样子,各种吹嘘不见脸红。年幼的谭凤临懵懵懂懂进了十方剑门,很久以后才得知门派的真实状况,深感受到欺骗,便把老头的称呼一直延续至今。
      
      面对大师姐的问话,云小朵自然而然想到那张留在师父房门边上的传讯符,犹豫了一瞬间,点点头道:“说了。”
      
      只不过师父还没看到罢了。
      
      谭凤临“嗯”了一声,还想再说些什么,温尔舒便插进话来:“临姐,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要赶紧出发。这一路上的天气变化莫测,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得预留足够的时间,我可不太想错过麓台大比的开幕仪式。”
      
      “……那行吧,你们自己注意安全。”
      
      云小朵挥挥手:“师姐再见!”
      
      “一路顺风。”谭凤临看着温家华贵的穿云梭如同离弦的利箭般疾驰远去,忍不住感叹有钱人的出行就是不一样,然后便意识到自己忘了确认一件重要的事情。
      
      小师妹不会真的打算去挑战万道仙宗的首席吧?
      
      那时的话,她应该只是说说而已……的吧?
      
      谭凤临有些惊疑不定,正琢磨着要不要追过去问问的时候,朋友焦急的声音却在耳畔响起,语气中透着难以掩饰的忐忑不安。
      
      “凤临,我向你保证,我没有什么不好的心思……”
      
      谭凤临顿时回过神来,在心里咒骂了上官越两句,对朋友赔笑道:“你别当一回事,那都是师弟师妹胡说的,我也不曾拐过什么男人回来……”
      
      如此这般几句过后,朋友的情绪稳定下来了,穿云梭也早就跑得没影了。
      
      谭凤临抬头望向已经空无一物的天空,突然间就没了追问的心思,既然人都走掉了,不如就算了吧。
      
      毕竟真要打起来,小师妹也不一定会吃亏?
      
      *****
      
      穿云梭正在稳步向着目的地进发。
      
      麓台大比每五年在麓岳城举办一届,是万道仙宗年轻一辈展现实力的舞台。而作为万道仙宗两大分支之一的凌霄门大弟子,同时也是万道仙宗的首席,青鸿真人柳知行虽然不会参与到大比之中,却会在开幕仪式上进行例行的动员讲话,届时将受到万众瞩目。
      
      也就意味着那是一个发起挑战的好时机。
      
      虽然也曾想过通过麓台大比来打响师门名号,但是在听说必须得是出身万道仙宗的成员门派才拥有参赛资格之后,云小朵便放弃了这个念头,改为选用最直接快速的方式。
      
      “你可以先睡一会儿,也许醒来的时候,我们的行程就已经过半了。”
      
      对于温尔舒的提议,云小朵却摇了摇头,认真道:“时间不多了,我得想想用哪种剑法才最符合师父所说的文雅,又不至于在威力上有所欠缺。”
      
      温尔舒笑了,正要说些什么,却发现脚下的地板突然颤了颤,耳朵随即捕捉到某种诡异的声响——轻微的碰撞与持续的窸窣,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游走缠绕一般。
      
      她的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感,而就在下一刻,船体果然开始不受控制地晃动起来。先是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渐渐地没了规律,猛烈旋转形同疯癫,并且正在巨大外力的挤压下扭曲成某种危险的结构。
      
      “怎么了!?”温尔舒厉声问道。
      
      “小姐,大事不好了,是天上沉睡的巨灵苏醒了!”一仆从大声回应她,语气透着惊恐,“撑不住了,穿云梭马上就要撑不住了……”
      
      他的话音没落,这艘饱受摧残的飞行器便彻底支离破碎。
      
      云小朵骤然悬空,随即在自然力量的作用下开始往下坠落,耳边尽是呼啸风声。她大睁着眼睛看向云间,在那里有翻涌舞动的触手与巨爪,正像孩童一样把玩着穿云梭的碎片。
      
      她的心中突然有些感慨。
      
      这大概就是师父常说的万事开头难吧?
      
      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远在数百里外的仙珑山上,十方剑门门主的屋里突然传出一声响彻云霄的大叫,惊得无数栖息在树梢枝头的雀鸟慌乱飞起。
      
      “小朵啊————!”

  • 作者有话要说:  轻松无虐,希望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