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流霜剧烈震颤起来,也不知是单纯快要支撑不下去了,还是因为感知到她的内心所想而变得有些激动——作为据说从仙界遗迹里挖出来的古剑,流霜在某些方面的确个性十足——但不论如何,要保持平稳的飞行看来是不太可能了。
      
      站在云小朵后方的温尔舒自然注意到了下方的危险信号,连忙问道:“怎么回事?难道是载的人太多,要控制不住了么?”
      
      “是有点麻烦……”
      
      “所以我才说让你别管他们,反正又死不了!”温尔舒无奈地叹了口气,随即转头厉声喝道,“你们三个听到没有,还挂什么挂,都速速给我跳下去!温家赐予了你们新生,可不是让你们来碍事的!”
      
      云小朵一惊,脱口而出一句“别跳”。
      
      虽然此时的高度已经比刚接上几人时降低了不少,但依旧距离地面十分遥远,从这里纵身跃下,钢筋铁骨都能摔出花来,即使有五行术法保护也未必能安然无恙吧?
      
      温尔舒知道她在想什么,耐心解释说:“不要紧的,这三个家伙是在血海秘境深处游荡的死灵,爹爹制作了机关木偶给他们当作身体使用。即便是断了手脚,里面寄宿的魂魄也不会感觉到丝毫痛苦,还能自己给自己接上。”
      
      “明明看起来跟真人没两样,居然是木偶吗?”云小朵忍不住发出惊叹,“好方便啊。”
      
      “是方便,而且他们也早就习惯了,以前帮爹爹做事的时候就经常断手断脚……啊!!!”飞剑毫无预兆地陡然下降,令温家大小姐吓了一跳,下意识惊呼出声。
      
      “尔舒,你抓紧我。”顿了顿,云小朵蹙眉低劝道,“流霜,你再坚持一下吧……”
      
      长剑的嗡鸣声越发尖锐刺耳,不仅摇摇晃晃得跟醉了酒似的,还接连出现了两三次起落,相当不给自家主人面子。
      
      温尔舒的脸色并不好看,唇边蹦出严厉急促的两个字:“快跳!”
      
      “遵命!”
      
      三位仆从沉声应道,该松手的松手,该跃下的跃下,动作干脆利落,看起来没有丝毫的迟疑和畏惧。
      
      ……如果忽略掉那声划破天际的凄惨大叫的话。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听起来就很惊恐。
      
      云小朵:“……”
      
      云小朵:“不如我还是……”
      
      嗖——
      
      话没说完,她的神识已经发现了某截急速袭来的木板——那是风行者玩耍的产物——并且反手一道剑气,轻松将其斩断。
      
      “别管了,那家伙就是性格比较咋呼,叫得比谁都响,但其实最耐摔的也是他。”温尔舒制止了云小朵,“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降落。”
      
      云小朵应了声好。
      
      也不知是不是风行者对她们起了兴趣,越来越多的穿云梭碎片朝她们所在的位置飞了过来,有大有小,其中还有些带着锋利的棱角。虽然算不上非常精准,但也足够令人困扰。
      
      云小朵心知继续在半空中呆立不动显然与活靶无异,瞅了瞅那三个仆从降落的大致方位,便御使着飞剑向地面落去。
      
      实际上在减少了三人份的重量之后,流霜便立即停止了危险的颤动与失控,并且像是要展现自己相较于其他劳什子大剑的优越性一般,整个的飞行过程平稳得几乎没有一丝波澜,甚至还贴心地立起一层浅透屏障,替主人挡下了扑面而来的湍急气流。
      
      云雾间的风行者依然在用众多爪子撕扯穿云梭所剩不多的残骸,玩得不亦乐乎。只不过随着云小朵和温尔舒的远离,它也渐渐没再理会她们,而是把注意力投向了另一艘经过的穿云梭。对它来说,那可是更新鲜的玩具。
      
      片刻之后,云小朵两人终于站在了坚实的土地上。
      
      青草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放眼望去是一片苍茫的平原,没有人迹,只隐约能见到走兽的身影。尽管头顶依旧回荡着并不悦耳的重叠之声,但因为距离甚远,也仿佛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三位仆从跑了过来,果然没有缺胳膊短腿,看起来还挺活蹦乱跳。只不过其中一人明显有些焦虑,先是步履匆匆地扑向了温尔舒,又在她身前三尺处顿住了脚步,嘴唇嗡动半晌,委屈道:“小姐,我的一颗眼珠不见了。”
      
      温尔舒:“……”
      
      仆从松开捂住右脸的手掌,指了指空荡荡的眼窝,里面黑得像是无尽深渊。他用仅剩的一只眼睛深深注视着温尔舒,语气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这应该算是工伤吧?”
      
      温尔舒:“……阿丙,你怎么能这么能耐?”
      
      阿丙听罢,脸上浮现出些许不好意思。他解释说,其实自己是在着陆时刚好磕到了某处凸起的石头,不小心把眼珠子嗑出来了。那圆溜溜的小球顺着某条泥土小沟滚落,一下子就没影了,怎么找都找不着。
      
      然后又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望着温尔舒,要多凄凉有多凄凉。
      
      云小朵想了想,说道:“其实我曾经向朋友学过一种寻踪之法,说不定能帮你找回……”
      
      “不用了!”阿丙脱口而出一句,随后又意识到这样不假思索的拒绝有些可疑,便连忙补充了一句,“这样的小事,就不用劳烦您了。”
      
      “也不算什么劳烦,二师兄常说要助人为乐……”
      
      阿丙:“谢谢你,但真的不用了!”
      
      “行了小朵,你确实没必要为这些小事费心费力。”
      
      温尔舒从阿丙的态度里看出了些端倪,再联想到对方曾经抱怨过身体部件有些老旧,她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猜了个七七八八,微微勾起唇角,慢悠悠道:“工伤确实是工伤,但是在大家都没有受伤的情况下,你却把自己的眼睛都给弄丢,可见是有些不中用了……”
      
      尽管后面的话归于沉寂,意思也已经不言而喻。
      
      阿丙顿时慌了。
      
      “不不不,小姐您误会了!我真没有弄丢,只是没有仔细找,我这就去找回来!”
      
      一旁的阿甲和阿乙忍不住发出低声闷笑,温尔舒嘴边的笑意也更深。云小朵不明所以地眨了眨眼睛,正想着自己该不该陪大伙儿一起笑时,却注意到了某种迅速迫近的威胁,神色骤然一变。
      
      “地下!”
      
      话音刚落,她脚下的大地便开始猛烈的起伏。数息之后,一道庞大的蛇形身影卷携着凌厉气势破土而出,朝天空的风行者发出威吓的咆哮,狰狞的尖角处更是酝酿起耀目的雷电之光。
      
      云小朵被巨兽撞飞到空中,转眼便失去了温尔舒等人的踪迹,只有熟悉的哇哇大叫穿透疾风而来,还有温尔舒若隐若现的呼喊。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高空的风行者也察觉到了威胁——与自己势均力敌的家伙正在下方准备发起攻势。它的叫声越发阴森可怖,一众爪子泛起血色红光,周身的空间噼啪作响,那艘无辜遭罪的穿云梭更是在眨眼之间被无形的利刃切割成了数不清的碎片。
      
      双方的神通引起了天地间灵气的剧烈波动,狂暴的气流呼啸肆虐,空间中出现了道道道撕裂的痕迹,强大的吸力正从里面中传来,仿佛要将周围的生灵吞噬殆尽。
      
      对于两位庞然大物来说,这点吸力自然不算什么,但是放到普通人的身上,就并非是可以忽略的问题。
      
      云小朵凝神挥剑,借由凌厉剑气所带起的气流将自己推离了最近的裂口,然而视线的余光却发现好友的身影出现在远处,正不受控制地掉进了一道漆黑裂隙。
      
      尔舒!
      
      她只思索了半秒,便纵身追了过去。
      
      *****
      
      空间裂隙并不是什么舒适的场所,由空间扭曲引起的拉伸折叠,会让人产生一种强烈的眩晕感,就仿佛在经历无休止的天旋地转,以至于想把前几日吃下的东西都一并吐出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处于这样的境地,云小朵却依然不能习惯。她强压下胃里翻涌的冲动,握紧手中长剑流霜,神识尽可能扩散开来,以防任何出乎意料的变故。
      
      随着视野从昏暗变得敞亮,她的周围已经不再是两大巨兽对峙的混乱场景。
      
      潺潺流水声从不远处的小溪传来,旁边林子里的鸟鸣清脆悦耳,温暖的日光洒落在身上,一切都显得安宁而平和。
      
      然而云小朵却没有松开长剑。
      
      尽管神识的探测范围内不见异状,直觉却告诉她,在这无害的环境之下潜藏着某种即将到来的敌意。
      
      窸窸窣窣。
      
      林子里猛地窜出几道黑影,来势汹汹地奔向云小朵。它们形似狼虎,却又更为壮硕狰狞,竖瞳中尽显贪婪之光,血盆大口中不住滴落腥臭涎水,有的牙齿上还挂着丝丝缕缕的碎肉。
      
      云小朵的目光平静无波,迎击动作却毫不含糊。她轻盈跃起,体内灵气流转,凌厉的剑光便倾泻而出,如同漫天光华般卷上了对方。
      
      不过几次眨眼功夫之后,所有袭击者便全都倒在地上没了生息,紫黑色的血液汩汩流淌,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汇聚成了好几汪小潭。
      
      云小朵长长呼了一口气,心想这个地方看着不太安全,还是得快点找到尔舒才行。
      
      就在这时,林子里再次传来了窸窣之声,似乎还夹杂着交谈的话语,其中一道女声听起来有些熟悉。
      
      云小朵心中一喜,以为是温尔舒找来了。收起长剑正要迎上前去,她却不留神踩到了血坑里的泥泞,整个人失去重心,仰面摔了一跤,白裙上顿时沾染了不少紫黑色的血液。
      
      “……”
      
      云小朵懵了。
      
      啊,好脏。
      
      *****
      
      凶兽的断肢残体散落在四周,一位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年轻女子浑身是血,正僵硬不动地瘫坐在地上,脸色有些发白,大睁的双眼中透着难以置信的神色。
      
      柳知行赶来时,见到的就是这么一副景象。
      
      ——可怜人,似乎被吓坏了。
      
      他心中有些触动,走上前去向对方伸出了手,露出了友善的笑容。
      
      “姑娘,你没事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