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4章 ...

  •   三月一日,城西顺天门外的金明池正式开放,都人都结伴去郊外踏春。这一带皆是园圃,百里之内并无闲地。次第春容遍野,万花争出,粉墙细柳,芳草如荫,人们都忙着享受这短暂的春光,纷纷折翠簪红,寻芳选胜,一展金樽。
      
      薛盈与沈瑶亦相约出城游赏,二人随着人流走上金明池中央的会仙桥,瞧了皇帝赐宴群臣的临水殿,去北岸看了停放赛船龙舟的奥屋,又去东岸临时搭盖的彩棚中观赏了水戏,挤的浑身是汗,便信步去金明池西岸躲清静。
      
      与东岸、南岸的热闹喧嚣不同,这里游人稀少,也没有什么殿宇,只见垂杨蘸水,烟草铺堤。有零星的游人在这里垂钓。
      
      薛盈被勾起了兴趣,走上前问道:“阁下的钓竿是自带的吗?”
      
      那人笑笑道:“娘子有所不知,金明池不许人随意垂钓,你们必须去池苑所买牌子才可以捕鱼,那里也有钓竿可以出租。”
      
      二人依言去池苑所买了牌子,又租了钓竿,许是今天运气好,只用了一盏茶的时间,便钓上了一条尺把长的鲤鱼。
      
      很快就有人上前招呼道:“刚钓上的活鲤鱼最宜做脍,小店就在不远处,二位娘子愿不愿意将鲤鱼交给厨下料理?只需出点工钱就好。”
      
      薛盈笑道:“临水斩脍,以荐芳樽,也是一时佳味。我们走吧。”
      
      二人高价买下鲤鱼随他来到店内,厨下倒也利索,不出一刻时间,便将鱼脍做好送来。薛盈随意尝了一口,皱眉道:“这鱼肉略有腥味,想是血水没有吸净,肉片也切得太厚了些。”
      
      店家只得上前陪笑道:“娘子见谅,血已经放干净了,想是鲤鱼本就有些土腥味吧。”
      
      薛盈淡淡一笑道:“店家,如果我们亲自斩脍,众人尝了没有腥味,你待怎么说?”
      
      店家看她二人只是年轻的小娘子,想来即使平日在家烹饪,厨艺亦不会太高明,便笑笑道:“娘子可以到厨下一试,若做出来的鱼脍丝毫没有腥味,我不但免了二位的饭钱,还会有好酒奉上。”
      
      “那就这么说定了。”薛盈这个人一向不怕事,便随店家来到厨下选鱼。在店内用餐的客人有爱热闹好事的,也跟着进来了。
      
      灶台前放着一口大水缸,里面养了数十条泼拉跃动的大鲤鱼。薛盈随手拿起撮罗伸入水缸一舀,一条二斤重的鲤鱼扭动不安地出了水,她抄起案上的擀面杖对着鱼头猛一敲,鱼就老实不动弹了。
      
      薛盈先是拿刀将鱼鳃与鱼身连接处切了一个大口,用手提着尾巴倒挂了一会儿,血便纷纷流了出来。
      
      店里的厨子好奇问道:“我们这一带酒楼处理鱼脍,都是先砍断鱼的后尾,然后把它放进水盆,让它自己游动放血,娘子这么处理,是有什么缘故吗?”
      
      薛盈笑笑道:“这么做有时鱼会先死掉,血反倒放不干净。我刚才切口的部位靠近鱼的心脏,是鱼全省血液最集中的地方,所以能够很快将血放干净。”
      
      薛盈口中解释,手上也不停,她迅速刮去鱼鳞,剁掉首尾,从鱼脊进刀剖膛,再褪去鱼皮与鱼骨,将两片雪白的鱼肉放在砧板上。她的动作极快,处理完这一切,鱼竟然活着,鱼鳃还在一开一合,鱼骨还在动。众人不由啧啧称赞起来。
      
      薛盈接着将鱼肉削成薄薄的鱼片,再切成细细的鱼丝放入食盘内,又取来甜酒、姜汁、葱丝、盐、芥子酱等调料依次倒入盘内搅拌均匀,随口问厨子:“你们这里有橘皮没有?”
      
      厨子诧异道:“有是有,不过做鱼脍用不着橘皮吧?”
      
      薛盈笑道:“橘皮去腥效果最好,你只管拿来便是。”
      
      那厨子此刻已看出薛盈厨艺非凡,忙依言取了橘皮挤了汁洒鱼脍上。薛盈等鱼肉腌渍入味后,再用细纱裹起来挤净水分散置盘内,鱼脍便做成了。
      
      薛盈把鱼脍装进白色的磁盘里,又将紫苏叶切碎混入,碧叶间以素脍,越发鲜洁可观。她笑问:“你们谁愿意先来尝尝味道?”、
      
      “那我就冒昧试一试吧。”一名五六十岁的长者自动请缨。
      
      长者用筷子夹起鱼脍,当真轻薄如纸,风吹可起,不由赞道:“运肘风生看斩脍,随刀雪落惊飞缕。今日方知东坡居士不是虚言。这位小娘子的手艺真是绝了。”
      
      光看这外形已是令人惊艳,长者又夹了一片鱼肉送入口中,由于薛盈提前挤净了水分,口感十分爽脆,又带着鱼脍特有的鲜腴,却丝毫没有血腥气。他此时已经顾不上说话,一连吃了好几片鱼肉才叹道:“我平生食鱼脍多矣,这位小娘子的手艺可称第一,要是再有美酒相配就更好了。”
      
      店主见长者这样不遗余力地褒扬,不由好奇上前也夹了一片鱼肉品尝,当真入口惊艳,那鱼脍切得极细,料汁充分混入到鱼肉中,有效去除了腥气,又激发了食物本身的甘美,果然非高手不能办。
      
      店主也是位豪爽人,当即笑道:“小娘子技艺高超,我等甘拜下风。今日我做东请大家喝仁和楼酿造的流霞酒。”
      
      薛盈厨艺固然精湛,酒量却很一般,却不过店主盛情,勉强喝了几杯,便已面红耳赤上了头,便找了个借口道:“家中还有些事,恕我竟要先告辞了。”
      
      店主偏偏拉住她们不放:“何必如此着急,今日相遇也算有缘。小店虽然窄陋了些,但在金明池一带也算薄有名声,娘子若不嫌弃,可以在小店做主厨,薪酬绝不会亏了娘子。”
      
      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呢,薛盈忙笑着拒绝:“深感盛情,只是我自己也是开饭铺的,实在不得闲,还望阁下见谅。”
      
      店主听她如此说,也只得罢了,却见旁边一直只顾饮酒的那位长者靠近薛盈低声道:“娘子请借一步说话。”
      
      薛盈、沈瑶辞别了店主,与那长者来到一僻静的所在,长者拱手道:“不瞒二位娘子说,我是崇仁坊李府的管家。阿郎官至翰林学士。家中的厨娘因父亲去世辞去了府上的差事,太夫人年纪大了,吃其他人做的饭总是不合胃口。阿郎一向侍母至孝,这些日子一直想找个厨艺高超的厨子。我看娘子很够格,若是愿意去府上当差,我们在酬金方面是不会吝啬的。”
      
      薛盈听说过李氏原是汴京大族,去这些豪门世家做厨娘,薪金原是十分丰厚的,内心一动道:“阁下能否给我一点时间考虑?毕竟我也有生意要照管,总得安排妥当。”
      
      长者笑笑道:“这是自然。鄙姓陈,娘子考虑过若有意,便直接去崇仁坊李府找我就是。”
      
      与长者告辞回到家中,薛盈心内盘算:自己经营这家瓠羹店算是薄利多销,满打满算每月顶多能赚60贯钱,刨去给沈瑶的20贯工钱,剩下的仅仅够维持二人的衣食住行和店面的正常运转,想要扩张店面,增加雇工无异于痴人说梦。自己想要多赚钱,去李府做厨娘似乎是不错的选择。
      
      想到这里,她叫来沈瑶问道:“如果让你一人负责经营这家瓠羹店,再将隔壁的小哥儿请来帮忙,你有没有把握维持下去?”
      
      沈瑶虽然老实,但人却不傻,随即问道:“娘子这么说,是打算去李府做厨娘了?”
      
      薛盈点头:“正是,店内里情形你是知道的,若想要来钱快一些,也只能去世家大族府上做厨娘了。爹爹临终前把这家店交给我,我一直想把它做成像丰乐楼一样大酒楼。”
      
      丰乐楼位汴京七十二家正店之首,高有三层,由东、西、南、北、中五座楼宇组成,各有飞桥相通,华丽壮伟,顾客熙熙攘攘何止千人,是王孙公子、豪门富商首选的宴饮之地,在先帝时已名扬天下。
      
      沈瑶沉默片刻道:“娘子尽管放心去。我跟着娘子学艺四年,知道怎样做好一碗瓠羹,断不会砸了薛家的招牌,若是隔壁张二郎能来帮忙,那就更好了。”
      
      薛盈沉吟道:“张二郎每日卖炊饼也挣不了多少钱,我多给他些工钱,想来他应该愿意来店里帮忙。只是我做厨娘的这段时间要偏劳你了。”
      
      “娘子说得是什么话。长宁九年陕西大旱,我父母双亡从长安逃难来到京城,多亏娘子收留了我,又花钱给家父办了丧事,如今我多做一点事也是应该的。”
      
      等到薛盈下定决心去李府找陈管家,他却苦笑道:“娘子来得有些不巧,太夫人的娘家今日也荐了一位厨娘过来。这件事情怕是有些麻烦。”
      
      薛盈情知此事不协,笑笑道:“既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慢着。”陈管家拦住薛盈:“我既然答应引荐娘子,就不能食言。这样,你先等一等,我再向阿郎陈情争取一下。”
      
      大约过了两盏茶的时间,陈管家从内宅走出来笑道:“这可巧了,我去向阿郎陈情,太夫人正好也在。她听我说娘子厨艺精湛,也觉得错过了可惜,便让娘子和娘家推荐的厨娘一起做一道菜比试一下厨艺,优胜者便正式聘为府上的厨娘,不知娘子意下如何?”
      
      

  • 作者有话要说:  鱼生在中国的历史也很悠久,在唐宋时尤其盛行,但明朝之后,也许因为卫生原因渐渐式微。
    话说苏轼、欧阳修、梅尧臣等都是鱼生的狂热爱好者,苏轼吃鱼生虚火上升,得了结膜炎还是不肯忌口,这是怎样一种吃货的精神呐。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