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平淡日子 ...

  •   天色慢慢暗下来,崔华莲在自己的床上悠悠转醒。
      
      她睁开眼睛,就感到两颞部就一阵接一阵的刺痛。
      
      她记得自己把替换的衣服拿过去给白天遇到的小姑娘。之后的记忆就戛然而止了。
      
      她是怎了?
      
      崔华莲捂住自己的额头,想要极力想起当时发生了什么。却蓦然对上了从下面看上来的一双浓墨般漆黑的双瞳。
      
      崔华莲像是被定住一样,仿若失了神。
      
      “你洗好了?”崔华莲回神,笑吟吟地冲福玉招呼。仿佛已经不介怀自己丢失的那小段记忆了。
      
      福玉点点头,脸色有些苍白,一副十分疲惫的模样。
      
      崔华莲担心地伸手探探福玉的额头,道:“别逞强,你不比我们。”
      
      福玉除了湛淳之外,还是第一次跟人那么亲近的。遂没弗了她的意,听话地回了卧室,仰躺在石床上。忍着浑身的不舒服,一边懊恼一边在心里叨念着:这种事,再也不做了。
      现在的她,就好像一个过度运动之后,浑身肌肉酸痛,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弹的废人那般。
      ......
      福玉踩着一张方形的踏椅上,她的前面是一张六尺见余的大书桌。此刻的她右手正握着一支毛笔,一笔一划地练着字。凝神,沉肩,悬腕,提笔都做得颇有气势。
      只是挽起衣袖后露出那一小截玉藕般粉嫩的小手臂,还有那张滑嫩包子脸,有些败坏这严肃的氛围。
      前些日子,崔华莲问福玉的名字的时候,福玉那笔在纸上有些不甚工整地写了“福玉”两字之后。这两个大小不一的黑字不知怎的就刺激到了大家出身的崔华莲。
      之后,就是福玉落得要练字的地步。
      崔华莲对福玉说:“虽然修者只求识文断字就可。但是,若有一手漂亮的字自己看了也会舒坦。流畅的笔法,字体的意境,这些都对灵纹的勾画,构建,体悟绝对要比你想象中的要有用多。好好练练字,如何?”
      福玉觉得她说的有理,好看的字确实让人赏心悦目。何况,她也对此也是极为感兴趣的。
      只是,崔华莲的亲切有些出乎她的预料。一般来说,修者会如此劳心劳力不求回报地去照顾一个陌生人的么?还是个凡人。
      
      也不是怀疑崔华莲的别有用心,毕竟这种掏心掏肺的感觉是装不出来的,福玉只是有些意外。
      
      “姑姑,我去外务堂郭师叔那里打听过了,新招的弟子里没有叫福玉的,也没有这般小的孩童。若是,之前招的......这年岁也对不上。”小兰刚进门就对崔华莲说着。
      接着,她又来了一句:“这孩童莫不是哪位修者的侍女或者爱宠吧?你可要小心些!”有这种闲情逸趣养的,不是大能就是后台硬的,别惹上大麻烦才是。
      她这番话,丝毫没有在意在一旁练习书法的福玉。要一个修者注意凡人的心情想法是不可能的。她肯去打听,也是看在崔华莲的份上。
      有奇怪癖好的修者,宗门里又不是没有,只要不太过分,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像福玉这种玉雪可爱,乖巧听话的孩童,别说那种嗜好的人了,就算是普通的修者见了都会生出一种怜惜疼爱的心。
      对于可爱又无害的东西,人们就会普通地心生好感吧,最起码并不讨厌。
      
      “既然这样,那她就先待在我这里好了。”崔华莲竟然有些高兴的冲胡玉兰说道。
      这话一出,胡玉兰马上就反对了:“姑姑......”为何要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这可能还是个祸患!
      胡玉兰不比崔华莲,她在凡间的底层熬过苦的,人情世故比大族后院出身的崔华莲要看得透。她觉得福玉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一个凡人,能在这种状况下不见丝毫不安,要么就是她没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要么就是有靠山的。
      她更倾向于后者。怎么看,这娃都是个烫手山芋,赶紧扔出去才是!
      “小兰,你担心的我也知道。只是,跟福玉相处的这段日子,我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不用想着自己的寿元,不用想着自己的修为,每天都活的很踏实。”崔华莲打断小兰的话。
      见小兰略带不忍的神色,崔华莲笑笑,继续说道,“你也知道,我已经没有后继之力了,现在我只想安安静静地过完剩下的日子。享受一番天伦之乐。”
      胡玉兰也不忍心再说些什么。这段日子,她也看在眼里,崔华莲的神情越来越柔和,之前焦灼不安的双眼也渐渐的平静,甚至有些释然。
      无论好坏,都是崔华莲自己的选择。
      想到这个,胡玉兰突然有了个主意,她对崔华莲说:“姑姑,我在杂市开了一家店。既然你已无意仙途,不如替我看店,报酬比外务堂的记事高一些。你可以一边带这娃,一边看店,还可以赚些灵石。我也不用再找人管店。如何?”
      崔华莲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她有些激动地握住胡玉兰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谢谢你如此照顾,真的帮了我很多!”
      这倒是把胡玉兰弄得有些不自在了,她忙推辞道:“这也是我捡了便宜。杂市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有个炼气三层的看着,我也比较放心。”
      一般但凡有一丝希望的,都不会选择记事或者主管之类的闲差事的。大多数人都会跑去做一些高风险高回报的任务,以获得更多的修炼资源。
      所以,也正如胡玉兰所说,崔华莲的炼气三层确实能够在杂市这个低端的集市里颇具地位。
      福玉在崔华莲的教导下可以说是进步斐然。虽然离一手好字还有些距离,但已经是相当工整了。
      基础灵纹原本福玉就记得,只是其中的起承转合有些不懂罢了。崔华莲稍加提点,福玉就能触类旁通。
      画出来的灵纹连崔华莲都震惊不已。渐渐地,崔华莲看向福玉的目光带上了一股惋惜。
      不止这些,崔华莲还教福玉诗词歌赋,琴棋书画,以及一些修仙界的礼仪常识。虽然福玉之前依瓢画葫芦的见礼没出过差错,但严格的崔华莲是不会满足的,又是重新教导了一遍。
      福玉记得快,学得也快,让崔华莲很有成就感。恨不得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用得上的东西通通教给她。
      也不知道是不是彻底的沉下心来了,崔华莲的状态不错,居然可以画出了二品的爆裂符!
      福玉每天就是读书,练字,写灵纹。偶尔听崔华莲讲解文义,讲故事。吃崔华莲弄的好吃的食物,穿崔华莲缝制刺绣的好看的衣服。甚至有时候还一起做熏香,做蔻丹。
      崔华莲对福玉是掏心掏肺的好,心肝宝贝地捧在手里,似乎想将自己亏欠凡间囡囡的一切都放到了福玉的身上。
      这种生活对福玉来说十分的舒适惬意而又新鲜。有时候,福玉回想,若自己有母亲的话,应该就是这种感觉了吧。竟也生出了一种依赖之感。
      这种恬淡的生活转眼就过了一年多。
      ......
      “福玉!你怎么......怎么......”说到后面,崔华莲的脸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福玉看看她,一脸的茫然,而后再继续埋头去看手中的书。
      崔华莲指着福玉手中的书,只见那本书封面上用斗大的字写着《风流花魁情史》。
      崔华莲也是有孩子的人了,男女只见的那点事她还是知道的。不至于如此羞赧,她如此反应皆是因为这本书实在是太过于露骨,有太多让人面红耳赤的描写了。
      胡玉兰的店开在承安宗的宗门脚下的杂市里。这里主要是一些未引气入体的弟子购买生活用品,或者极为低阶的炼气弟子买卖交易的地方。
      这个叫万万通的小店其实就是一间杂货店。既卖凡间诸的玩意,也卖修仙界的法器灵宝,十分繁杂。
      既可以用灵石交易,也可以以物易物,甚至还可以寄卖。也不知胡玉兰是怎么搭上炼器大峰玉衡峰的,不但有了靠山。并且店里的法器是杂市最好,最齐全的。胡玉兰这人倒是相当的会钻营取巧。
      崔华莲也会将自己所画的符篆拿到店里去买,胡玉兰这个店主也够意思,卖到的灵石全给她,不受一分的手续费用。
      这让崔华莲又感激了一番。自然,这段期间,崔华莲赚的灵石倒是比出任务的时候还要多。这倒是她始料未及的。
      因为也有不少凡间的物品,所以崔华莲才会有材料包揽福玉这个凡人的衣食住行。福玉现今的吃穿用度,可能比凡间的公主还要高一些,华丽一些。
      这堆凡物之中有不少消遣用的凡间书籍,异闻志趣,典故奇事,小说话本这些玩意是必不可少的。
      凡间的这些书籍内容可是相当精彩有趣的,福玉看上一本之后就沉迷下去了。一开始,崔华莲也权当福玉努力的奖励,她喜欢看就让她看,并不多管。
      哪知她一不留神就让福玉接触到了这类淫/书呢!现在她后悔到肠子都青了。这是福玉这个小孩能看的么?!
      无奈,这是店里的东西,销量又好,她是毁也不是,拒绝买入也不是。她每抢一次,福玉就有办法拿回来一次。她现在可头痛了。
      
      “福玉,若你不看这书,每天练字由一千五改成一千,怎样?”崔华莲打着商量道。
      福玉摇头。她挺喜欢练字的。
      “那我做千层糕予你吃呢?”
      福玉还是摇头,她没有特别喜欢吃那个。
      “给你做漂亮的衣服。做上次给你说的那条小襦裙怎样?”
      福玉依旧是摇头,道袍也好,旧衣也好,襦裙也好,羽衣也罢,能穿就行。她并不挑的。
      崔华莲气馁了,她无力道:“那你要怎样才不看这些书?”
      福玉指了指外面,笑得十分的招人喜欢,一脸的期待模样。
      崔华莲忍俊不禁,道:“好,就依你。”
      这间万万通店铺分为两个部分,前面是店面,卖货物的。后面是起居休息间,是福玉和崔华莲生活的地方。
      崔华莲一直禁止福玉到外面去。主要考虑福玉自身的安危,怕她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来店的修者,招来杀身之祸。
      修仙界很多时候是不讲理的,而被视为蝼蚁的毫无价值的凡人,他们连讲理的资格都没有。哪怕是承安宗脚下也是如此。
      不过,就算是没有这种危险,崔华莲也讨厌那些修者投向福玉的那些鄙夷的目光。
      但是,随着她在这里站稳脚跟,也逐渐有了底气。没有了当初的那般小心翼翼,对福玉的限制也开始变得放松,这才会答应的如此爽快。
      

  • 作者有话要说:  我超喜欢你们能看我的文呀!收藏,评论,投雷,帮我顶起来,谢谢看官小天使!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