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崔华莲 ...

  •   那种毛骨悚然似乎是错觉,转瞬即逝。
      
      定睛再看时,眼前的依旧是那个有些呆呆,有些糯糯的小女孩。
      
      乖乖地任由她替自己擦手。跟自己那个乖巧的囡囡没什不同。
      
      “你晓得不?这种叫婆娑果,虽然灵气蕴含较高,可是对还没引起入体的你来说,太危险了,会因为身体承受不住爆体而亡的!不能吃!”
      
      崔华莲一边细心地拿出自己的手帕替福玉擦手一边唠叨。
      
      “我是洽接处的崔华莲,炼气三层,内门弟子。你是新来的弟子么?这里对你们来说太危险了。”蓦然想到什么,崔华莲压低声音,悄悄的问:“还是说有谁带你过来的?”
      
      福玉比划着,崔华莲耐心地看着,怎奈两人依旧是鸡同鸭讲。
      
      福玉指着中央地带,崔华莲就说:“不可以,你不能到里面去。那起码要炼气五层以上才行!”
      
      福玉摇头摆手否认,崔华莲直接就来了一句:“闹脾气也不行。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最后,福玉放弃了。
      
      之前跟邢晔大爷说都没那么费劲。
      
      估计崔华莲也耐心耗尽了。她不由分说地把福玉拖离枫木林。福玉由着她把自己拉走,左右她又没什事。
      
      在丛林入口处停着一艘中型的舟型飞行法器。已经有不少人在那里集合了。
      
      “崔姑姑,快点,就要清点人数上船了!”
      
      人群里有一人跑过来跟她们打招呼。
      
      崔华莲拉着福玉往声音来源处走去。
      
      “小兰!”
      
      “姑姑,怎的?收获如何?”那个叫小兰的人冲崔华莲挤眉弄眼的,看起来心情不错。她对这一次的收获可是相当满意的。
      
      看她的这副熟稔模样就知道她跟崔华莲关系不错。
      
      崔华莲表情有些恹恹的,道:“采了一些灵植。”意思就是,自己想要的没有弄到手。
      
      小兰见状安慰道:“左右还有机会,这里没有就去别的地方看看呗。下次听说是去寒水谷的,要记得去外务堂报名呀!”
      
      崔华莲嘴上答应着,心下却在苦笑。
      
      她都不知道还能不能付得起下次的费用。
      
      见崔华莲这模样,小兰也想起了她的情况,有些不忿地说:“姑姑,你也别太宠崔茹梅了,就算是族中后辈,断无这样宠的。”
      
      崔华莲忙道:“灵石她说会还我的。你也知道,她从小没吃过苦,一开始可能还没适应。过段时间就好了。”
      
      听到这里,小兰火气更大了,道:“太天真了!这里是修仙界。来的第一天姑姑不是就跟我们说过么?适者生存,强者生存。怎到了她就又不一样的?”
      
      “修仙路从来就不平坦,哪个修者不是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对于注定要掉队的人,自身都难保的你如果不能舍弃他们,你最终只会跟他们一起沉下去罢了!”
      
      小兰越说越激动,她就不明白,这样浅显的道理崔华莲为何就不懂。她这些年怎的越发寡断软善。
      
      这里不是凡间,什么人情义理都不及自己的仙途重要。
      
      更何况,那崔茹梅是只白眼狼,自己明明都炼气二层了,居然还在压榨崔华莲。
      
      怕小兰越说越过分引起旁人的注目,崔华莲忙打断她转移话题道:“小兰,你认识这个孩子么?我在枫木林遇到的。”
      
      这时小兰才注意到崔华莲身后的福玉。
      
      “放着她不管就好了。她既然能来这个枫木林自是有自己的方法回去的。”小兰看着福玉道。
      
      她可不是老好人的崔华莲,没这个闲心管迷路小孩的事。
      
      “不行,那里很危险,她身边又没有其他人在。我还是把她带回宗门比较好。怎么说她也是我们的同门。”崔华莲马上就否定了小兰的话。
      
      “算了,姑姑什么脾性我也知道。要是你有什困难,我能帮上忙的,向我开口便是了。”
      
      “那在此谢过小兰了!”崔华莲心里还是感激她的。
      
      如此谦卑低微的姿态,小兰有些懊恼,却也没再说什么,她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对方听不进去她又有什办法。她也算尽了当初的情分了。
      
      “四块下品灵石。”轮到福玉她们时,守在船门的前辈冲她们说。
      
      “师叔,她还是个孩子,可以通融一下么?”崔华莲低声下气地跟对方打着商量。
      
      对方别说回答了,连眼神都欠奉。
      
      因为这一磨蹭,后面就有人不耐烦了,纷纷向她们投来冷漠的目光。
      
      受不了这种静默压抑的氛围,崔华莲又羞又恼一咬牙,掏出了四块下品灵石放到对方的手里。
      
      那是她身上仅剩的四块下品灵石。
      
      福玉跟着崔华莲坐上了乘风船。这是专门供人乘坐的法器,虽然慢了些,但比乘湛淳的飞剑要来的舒服。
      
      湛淳的飞剑,算了,简直都能算得上是一种刑罚了。风刮的脸生痛,眼睛生痛,呼吸都艰辛。
      
      这样飞了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承安宗。
      
      福玉被带着回到了崔华莲住的地方。一处不显眼的洞府群中的小小的一个。
      
      好像要自己的独立洞府还要等到筑基期才行。想要属于自己的山峰,必须结丹才行。
      
      至于元婴,只要愿意,可以住附带属峰的主峰,方便自己的势力。
      
      不过,承安宗已经很久没有出过元婴了。
      
      像湛淳这种因为天资优越,一开始就被望岳真人收为入室弟子的,自然是一开始就被分配到了自己的独立洞府了。
      
      这在整个承安宗也算是独一份。
      
      谁让望岳真人是承安宗唯一一个元婴后期的大能呢?又宠湛淳。湛淳住得底气足得很。虽然大多时候是福玉在住。
      
      但这种集体洞府虽小,但五脏俱全。生活所需的东西这里应有尽有。
      
      崔华莲走进一间类似仓库的储物间那里翻箱倒柜,不一会就拿出一个半人高的大木桶。
      
      “还好没扔这个。”崔华莲有些兴奋地说着,并招呼福玉过来。
      
      福玉觉得这个东西有些眼熟,这不是凡间的浴桶嘛!
      
      崔华莲一边用水诀往里面放水一边跟福玉说:“修者的身体因为灵气的淬炼,身体能保持干爽,无需沐浴。就算不慎弄脏也只需一个净身诀就可以干干净净了。”
      
      “但是,你还没引气入体,净身诀清洗得不彻底,还是需要从头到脚洗上一遍。过来,我替你洗洗。”
      
      福玉摇头,她身上一点都不脏。
      
      不过当看到崔华莲把一种香香的白色花瓣洒向桶里的水面时,她突然想试试了。
      
      “水温合适么?有不舒服就跟我讲。”崔华莲一边给福玉洗头一边轻声说着。
      
      福玉舒舒服服地闭着眼睛,任由她洗。
      
      “我有个囡囡,我离家时她刚好五岁,就跟你差不多。现在她应该结婚生子了吧,可能连孙子都有了也说不准。哈哈!”崔华莲轻轻地舀一瓢清水浇到福玉的头上冲去上面的皂泡。
      
      再打一些皂泡抹到福玉的头上。崔华莲继续聊着家常:“被测出自己有灵根的时候,我觉得上苍终于肯听我的祈愿了。自己终于可以摆脱这种了无生趣深宅生活了。”
      
      “我走得毫无留恋。也是,丈夫不爱,翁姑嫌弃,女儿不亲的大族主母的烦闷生活,对我来说每天都是煎熬。”
      
      “那时我对自己的将来充满着美好的期望的。觉得自己必定可以成为话本子里讲的那些仙人。”
      
      说到这里,崔华莲口气里带着些许自嘲。
      
      “到了修仙界才发现,自己当初是何等的狂妄无知。我的灵根并不好,四灵根。悟性也不算好。”
      
      “小兰你晓得不?她来承安宗之时还是我负责教导的,从普通的礼仪常识,引起入体到修炼术法。现在她已经是炼气五层了。我才炼气三层。”
      
      “炼气期的寿元大约是两百岁,炼气五层是一个分水岭。现在我已经八十岁了,如果我不能在百岁前到达五层的话,我的身体就会逐渐衰老,最后化成一抷黄土吧。”
      
      说到这里,崔华莲语气有些苍凉。
      
      若是当初她拒绝修仙,安安分分地当个世族主母。未尝不可以儿孙满堂,寿终正寝。这种生活也未尝不好。
      
      起码死后自己的魂魄可以进入轮回,运气好的话,能投个好灵根的胎,再踏仙途。
      
      而不是现在这般,不但愁着资源,仙途也望不到希望,一旦陨落,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
      
      修仙乃逆天而行,一旦踏上仙途,就意味着自己的魂魄脱离了轮回。最终的归处若不是成就大道,就是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如果这是我抛弃了我囡囡的报应的话,我不甘心呀!”
      
      可能是难得有机会能找到一个可以说话的对象,崔华莲一股脑地将自己的不安不甘宣泄统统出来,到最后忍不住地落下来眼泪。
      
      可她很快就抹掉,强颜欢笑着说:“瞧我,跟你说这些做甚。我只是希望你想好再做决定。趁你现在还能回头。”
      这个小孩既然穿着弟子服,那么必定是有灵根的,若是灵根资质好的话,上面一定会重视她,必定不会放任尚未引起入体的她一个人待在枫木林的。
      
      崔华莲一番分析之后看向福玉的眼神都带着怜爱。
      
      “好了,该洗澡了。”崔华莲替福玉绞好头发之后,对她说。
      
      拉紧自己的衣服,福玉摇头,指指浴桶,再指指自己,并推着崔华莲往门外走。
      
      如此直白的动作,饶是崔华莲也懂了,她有些忍俊不禁地调侃道:“哎呀,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害羞了?好好好,我出去就是了。”
      她的失落倒是被这么一折腾减轻了不少。
      
      崔华莲自己也没想到自己会跟一个初次见面的女娃讲那么多。可能真的如小兰所说的,自己是越发的退回去了。
      
      可那样一个乖巧软糯的玉雪可爱孩子,怎的不招人对她掏心掏肺地疼呢?崔华莲苦笑的在心里解释道。
      
      待崔华莲离开后,福玉才慢慢脱衣服,踏进浴桶。挑起桶里的热水淋在身上,暖暖的,还带着花香。
      
      玩了一会,福玉转过头,望向自己后背在水里的倒影。只模模糊糊地看到那个被白色花瓣割裂得稀碎的光洁后背慢慢地浮现出黑色繁复的图案。
      
      她懒懒地趴在浴桶的边上,半眯着眼睛,十分享受。
      
      时间一点点过去,福玉见泡的差不多了,就站起来擦着身体,门在这时被打开了!
      
      “我给你拿了件……”崔华莲的话还没说完就尖叫了一声:“啊!!”
      
      “噗通”一声响,整个人倒在地上,双手捂住自己的头,脸色苍白,浑身抽搐。
      
      她拼命地扣抓自己的头发,抓起一道道深深的血痕,不断的有血从头顶流下,然而这样仍是不能减轻自己脑袋里的疼痛。她狠狠地把头撞向墙壁,鲜血四溅,口中发出刺耳的哀嚎,状若疯癫。
      
      福玉马上捡起崔华莲掉下地上那件拿给她的替换衣服,披上,遮住后背。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到崔华莲的身后,朝她的颈脖就是一记手刀!
      
      崔华莲应声陷入昏迷,也总算安静了下来。
      
      福玉轻叹了一口气,看着满地狼藉的房间,颇有些头大。
      
      

  • 作者有话要说:  逐渐上正轨了,望各位看官小天使给我收藏,评论,投雷,素质三连啦,谢谢厚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