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枫木林 ...

  •   修仙者与天同寿,夜能视物,不畏寒暑,吞风辟谷,御物飞行,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这是凡间对修仙者的印象。事实上也差不太多,除了寿元并不是无限以外。
      
      福玉看看边上打坐冥想的湛淳,心中如此想到。
      
      以前她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说到底,她接触的凡人,也就在将军府那会。自然的是,修仙界她也同样的陌生。
      
      福玉往火堆里扔进去一块柴火,炎炎的火光摇曳了一下,转而火势更加旺了。
      
      他们找了一处空的干爽洞穴作为过夜的地方。
      
      福玉看看天色,觉得是时候准备晚饭了。
      
      于是从自己脖子上挂着的储物袋那里拿出一个外形有些像凡间陶罐的器具放在自己的身前。
      
      再从里面拿出今天在枫木林中一种叫灵水蕉的叶子上收集到的叶露,小心仔细地倒入陶罐里。水位漫到陶罐的一半的时候停止注水。
      
      把陶罐架到搭好的架子上,下面的火刚好能烤到陶罐底。
      
      不一会,里面的水就煮沸了,浮起一层白雾。
      
      见差不多了,福玉再将之前准备好的香料一样一样按顺序放进去。
      
      这些都是从枫木林里直接采摘来的枫木林不愧是承安宗领地里的灵气林子,里面的灵植蕴含的灵气可谓相当丰富的,种类也多。
      
      等里面飘出淡淡清香的时候,福玉就将白天得到的疾风狼肉放下去,把盖子盖上。并在上面盖上一张灵水蕉叶。
      
      这种灵植的叶子有着像筛网一般的叶络,有着很好的滤过作用。
      
      这样一盖不但可以让香料更入味,还可以避免香气外泄,引来不速之客,增加危险。这里可是枫木林,凶残的灵兽多着呢。
      
      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了。
      
      储物袋也好,处理狼肉的匕首也好,还是这个陶罐,都是邢晔的物什。
      
      前些日子,邢晔来找湛淳的时候,她问他要的。
      
      只要顺着他的意,他心情好的话,他意外的是个好相处的人。
      
      福玉一边等待一边把灵果摆出来,这些东西十分的耐放,又灵气充沛。作为开胃前菜,或者饭后点心最是适合的了。
      
      尤其是这种丹蜜菓,甜甜脆脆的,更是一些不愿意增加体内杂质又嘴馋的修者的钟爱零嘴。
      
      最重要的是,非常多,随处可见,任君采摘。这些就是福玉自己在天璇峰的后山那里摘的。
      
      摆好这些之后,福玉瞅了一眼那个陶罐,觉得还要等上好长一会。
      
      于是从自己的储物袋那里掏出之前湛淳给的法简,已经把最基本灵纹记住的福玉现在勉强能看懂法简上的那几个字“符篆心录”。
      
      因为之前就已经读过《物天灵宝录》,所以这次也就轻车熟驾的将法简贴近自己得额头处,法简渐渐发出一阵淡淡的绿光,绿光从法简流向福玉的印堂处。
      
      一盏茶的时间之后,随着法简化成碎光,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用神识读法简是修仙界的主流学习典籍、功法、术法的方式。
      
      用这种方式可以瞬间把法简里内容印到自己的脑子里面去。比什么一目十行,过目不忘有着更高的效率。
      
      自然,前提是自己的神识足够支撑相应的内容。
      
      所以不同等级的法简的借阅有着严格的规定。低阶修士不得阅读高阶法简。
      
      就是为了防着低阶修士因为读了超出自己能力的法简之后损伤神识,断送了仙途。
      
      承安宗的法简真本一般不外借。
      
      但是一些相对复杂的术法,典籍不可能一下子读完,有些甚至会花上好几年。
      
      这样一来,就不得不把时间耗在承安宗的藏锋阁。
      
      为了解决这种不便,才有了一次性的复刻玉简的出现。用完即毁,防止外泄。
      
      当然,真正重要的法简是不能让复刻出去的。能让复刻的都是些基础功法之类的。就算有个万一外泄了也不可惜。
      
      福玉手上湛淳借回来的那几本法简就是了。
      
      虽然《物天灵宝录》在修仙界里是烂大街的基础启蒙书。主要介绍修仙界一些常见的灵植,灵兽之类的。
      
      但对福玉来说却是十分的有用。起码这顿饭能做成全靠它。这些灵植香料的采集应用多亏了它。
      
      就在这时,汤煮好了。福玉拿起勺子,往陶罐里搅拌几下,扑面而来的清香惹得福玉差点流出口水。
      
      小心翼翼地舀一小碗汤之后赶忙盖好盖子,生怕里面的香味跑出去。
      
      只是刚想往嘴里送的时候一只手突然出现将小碗夺了过去。
      
      抬头一看,原来是湛淳。看样子,他似乎也对这种食物感兴趣。
      
      福玉扁嘴,只好重新拿出一只小碗再给自己舀一碗。
      
      温热的液体一进口就满颊生香,沿着食道往下,从上至下暖暖的。转瞬四肢百骸有一股说不出的舒坦,轻飘飘的,却又神清气爽。
      
      通过各种灵植性味相容向斥的配伍,加上恰如其分的烹调,可以把狼肉,灵植配料里面的精华溶进汤里,杂质留在肉中。
      
      “倒不知你有此等手艺。”湛淳将碗再递到福玉前面,再来一碗的意思明显得很。
      
      福玉只好放下自己的碗,听话地再给他舀一碗。
      
      湛三少今天算是有好好努力了一把。收获可不止那二十来个疾风狼。将灵气耗尽拼死努力一把的他还提升了一个小境界。现在是炼气六层了。算相当大的收获了。
      
      “明天我打算往枫木林更里面的一圈去。”
      
      福玉点头,做手势表示自己也要跟着去。她想摘一些好吃的灵果。
      
      枫木林越是往里面越是危险,那里的灵植,灵兽会更加的高阶凶残。
      
      夜渐深,福玉收拾好器具之后,就在他们随处的洞穴里找了一块空地,铺上毯子,再往自己身上盖上一张毯子之后就舒舒服服地入睡了。
      
      湛淳确认过福玉的呼吸逐渐变深之后,就在她的旁边盘腿坐下,再度入定。
      
      ……
      
      湛淳越来越进入状态,剑气也越来越锐利,凛冽逼人。
      
      福玉一路上也跟着采了不少好东西,追鸡撵狗的,也过得十分快活。
      
      当他们制霸了枫木林的中央地带时,湛淳已经到了炼气八层,差一点就是炼气大圆满了。
      
      就在这时,湛淳打算在那里巩固修为,毕竟三年间连晋三个小境界匆忙了些。必须夯实基础,磨砺剑气才是。
      
      若不是这样,基础不牢固会影响到长远的将来。
      
      修仙就是这样,天赋再高也要一步一个脚印走过去才行,任何的投机取巧抄近路终会遭到报应,谁也躲不过。
      
      天才又如何?资质好又如何?能走到最后的,又有多少个?
      
      修仙界的残酷,又岂是他人随便说说的而已?
      
      枫木林的历练还是太过于温和了。虽然取得了进阶,但是湛淳对自己并不满意。
      
      他知晓更加凶险,更加命悬一线的感觉。虽然自己被他人奉承为天才,赞美着,捧着,风光无限,但他深知自己远远不够,连那人的一根手指头都够不着。
      
      福玉显然也是感受到了湛淳的浮躁与不满。所以当他提出要直接在枫木林闭关巩固修为时,她十分干脆的点头,表示自己不会打扰他,会安分地待在枫木林的。
      
      这些日子,湛淳也看出来了,福玉是否能独立对付那些具有攻击性的灵兽另说。但是逃命的话,她绝对是整个枫木林最擅长的。
      
      可能是狼孩的缘故,她仿佛天生有着一种特殊的直觉,能在危险来临之前就察觉到,先一步逃命躲灾。
      
      也不知是不是常年在天璇峰的后山捕捉猎物的原因,她十分的擅长隐藏与周围同化自己的气息,连五感敏锐的野生灵兽都察觉不了。
      
      福玉捕捉那些小型的灵兽根本就不设陷阱,都是直接上手抓的!
      
      对于这样一个省心的又会自力更生的仆童,湛淳觉得自己确实大可以放心。
      交待完福玉之后,湛淳就在自己的洞穴周围设了一个敛息防护阵法后就闭关去了。
      
      ……
      
      “危险!”一声尖锐的女声响起。福玉被惊了一下,正往嘴里送灵果的右手不由自主地停住了。
      
      一个身影冲到她的跟前,一把将她手中的淡黄色果子打掉。
      
      还伸手往她嘴里扣,可惜被福玉躲开了。
      
      “有没有吃了这种果子?”女声有些着急地追问。
      
      福玉虽有些不高兴但还是实诚地摇头。
      
      看到福玉这种回答,来人终于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福玉打量着来人,约莫四十来岁的模样,只不过,修仙界的外表年龄作不得准。真实年龄也不知道是多少岁。
      
      她衣服领口处绣了一株小小的绿色的竹子,是个炼气三层的内门弟子。
      
      外门弟子,其实就是那些有灵根却没有成功引气入体的杂役弟子。他们统一穿领口无刺绣的灰色道袍。
      
      福玉身上的这件就是了。这是她刚到承安宗的那天引路的那个杂役弟子给她的。一共两套,轮着换。
      
      修仙界没有下雨这个概念,倒是没有遇到过晒不干替换不了的情况。
      
      只是就算是最小的道袍,她穿起来也是十分的大,袖子要卷好几层才能把手露出来。
      
      从两岁穿到五岁,衣服依旧很大。这么一穿倒是显得福玉更小了。
      
      像邢晔,湛淳这种入室弟子的,领口绣的依旧是竹子,颜色会根据所属峰主而改变。
      
      湛淳的领口上绣的是紫色的竹子,代表剑修的天璇峰。邢晔的是红色竹子,代表丹修的天枢峰。
      
      福玉一边如此想着,一边又把之前的淡黄色果子往嘴里塞,她摘了挺多的。可惜还没到口又被对方拍掉了。
      
      “你这孩子怎的就这么嘴馋!怎的不听人话呢?这不能吃!”
      
      她忙掰开福玉的双手,把她手上的统统扔掉,确认过福玉手上再也没有果子了才罢休。
      
      福玉只是静静地看着她,那双深潭一般的漆黑而又澄澈的双眼甚至能倒影出自己的身影。
      
      崔华莲竟然有了些胆怯,尽管那双眼睛是她所见过的眼睛中最漂亮的,也是最纯粹的,不带喜怒,不藏哀乐。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看官大人,若是喜欢,帮我评论一下,收藏一下,投雷一下啦,我会非常感谢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