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 2 章 ...

  •   纪棠下意识地伸手捂住胸口的一层薄薄浴巾,却也遮不住玲珑曲线。
      主卧内陷入诡异死寂,时间都静止了一般,连颤栗的呼吸只能慢慢控制着。
      
      她没想到深夜这个时间段,宋屿墨还会突然回别墅!
      
      不是借口找的好,要去参加商务酒会吗?
      到底是什么妖风这位三过家门不入的大忙人吹回家了。
      难道是外面的小情人伺候的不尽心?
      
      然而,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她完了,翻车了。
      狗男人到底偷听了多少墙角……?
      
      纪棠心里慌得一批,面上却故作镇定。
      漆黑的眼眸轻眨,不动声色观察着他神情,正酝酿着该怎么开场白才好。
      
      殊不知宋屿墨目光平静无澜,也无言地在看她。
      纪棠骨架纤瘦,露在浴巾外的小腿细白而骨线精致,美得难以描画,很容易就能激发起男人天性上具有的征服欲。
      特别是她在这场婚姻里,还无时无刻扮演着温柔体贴的弱势妻子角色,对冷漠的丈夫频频示好。
      换做一般男人肯定很受用。
      而宋屿墨就不是一般男人,相反,他就像个极端的禁欲者。
      
      眼见着男人没有揭穿她的意思,纪棠佯装惊喜地看着他,声音温温柔柔问:“老公,你不是去参加商务酒会吗?怎么提前回家了?”
      ——察言观色是作为职业妻子的基本素质。
      
      宋屿墨神情很平淡,将视线从她身上收回。
      “把衣服穿上。”
      
      纪棠纤弱的背部明显地僵了下,差点没崩住。
      什么叫把衣服穿上?
      这个狗男人不会以为她有病裹成这样,是饥不择食想勾引他吧?
      要有病的也是他!谁会放着如花似玉的妻子在家,脑子抽抽的去跟外面小明星传绯闻。
      回家不解释,还有理了?
      
      纪棠紧紧的盯着他,唇角颤抖几下,努力克制自己,生怕下一秒,脏话就吐出来。
      却看到宋屿墨已经提前结束话题,修长的手指娴熟地解开领带,转身往浴室走去。
      
      “……”
      纪棠暗骂一句大装逼,表面完美贤妻人设却不能丢。
      
      演戏得演全套!
      
      “老公应酬这么晚好辛苦,饿不饿呀?我亲自给你下一碗面……”
      
      男人步伐稍顿,闲闲看了纪棠一眼,薄唇极淡的应了声:“嗯。”
      
      *
      宋屿墨在外界看来,是北城宋家重点培养的接班继承人,生意场上,他深谋远虑又有手段,年纪轻轻就手握实权,掌管着家族产业。
      但是少数人知道,他私下自律到可怕的严苛程度。
      而且这种自律不仅是体现在工作方面,连生活上也是,有着严重的洁癖感,就像是电影里常出镜的那类病态偏执的反派。
      不管他应酬多晚回家,第一件事都是先去浴室洗澡。
      
      趁着这个时间空档,纪棠以最快的速度走进衣帽间,轻车熟路地翻出一条保守的珠光色睡裙,她穿什么都很衬雪白肤色,将纤细的四肢包裹得严严实实,以防被男人视奸。
      
      下楼之前,纪棠又拿出手机打开,先把微博上狗男人和小明星的绯闻截图保存,再以三分钟内的速度写了篇真情实感的爱老公小作文,一起发送到朋友圈示众。
      点击选择,仅她婆婆宋夫人可见——
      
      纪棠心情不错的走下楼,跑到了厨房给狗男人准备爱心夜宵。
      
      偌大整洁的厨房里面要什么都应有尽有,每天管家都会购买新鲜的食材存放在冰箱,纪棠随便拿了两个鸡蛋和面条出来。
      没有心的狗男人不配吃肉。
      
      她一遍捣鼓着,一遍心里默默数着时间。
      
      十分钟过去,纪棠扯过纸巾擦干净指尖,重新拿出手机看。
      朋友圈收到一条来自宋夫人的点赞提示
      
      然后,是宋夫人给她发的一款珠宝照片。
      同时长达五十秒的语音发了过来:“棠棠啊,这条项链瞧着喜欢吗?明天让秘书给你送来。绯闻这事你别管,现在这些媒体记者都是拿了钱不正经干事,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纪棠的衣帽间拥有着无数昂贵的首饰,一眼就认出这款珠宝的价格,比今晚宋屿墨拍下的还贵三倍。
      她这位传统好婆婆自认为这辈子做过最值得骄傲自豪的两件事。
      第一是生了宋屿墨这个儿子。
      第二是给宋屿墨娶了一个温柔善解人意的完美妻子回家。
      
      所以只要纪棠安安分分,规规矩矩的当好豪门贵妇,外面哪个妖艳贱货想要上位,就得先自求多福过宋夫人这关。
      她微低着头,细密的睫毛在瓷白的脸蛋投下一排阴影,手指已经快速地编辑了几条消息,一条一条发送过去:
      【谢谢妈妈,我到底不够成熟,压不住这样的珠宝,这条项链配您才是相得益彰。】
      
      【至于绯闻……毕竟我们只是商业联姻,他对我没有感情,对外面的小明星上心也正常,都怪我没有做好妻子的本分,不够优秀不够完美,才讨不到丈夫的欢心。】
      
      【您可千万别为了我这个讨不到丈夫欢心的儿媳妇生气,以免坏了自己的身体。】
      
      【他肯定不是有心的!别骂他!】
      
      在别骂他这三个字上,纪棠重点的强调了句。
      最好宋夫人这次能跟她心意相通,透过表面这几段苍白的文字,能解读出更深一层的意思。
      
      二十分钟后。
      纪棠捧着热腾腾的鸡蛋面走出厨房,却不急着端上去“孝敬”狗男人的胃。
      如她预料的一样,不到半分钟,一道黑色的颀长身形就从楼梯缓慢地走下来。
      
      “老公……”
      纪棠声音温柔地叫唤了声,视线先把他全方面扫射了一遍。
      
      宋屿墨洗过澡后,距离靠近的一瞬,还能闻见从他身上传来的清冽干净气息,很男性化的味道。而他没有换上挂在衣柜里八百年都没动过的睡袍,是穿了一身淡色西服,看着架势只是把家当成酒店用了。
      不知道是客厅的灯光效果,还是她告黑状暗爽的心理作用——
      
      纪棠左右看着他这张清隽英俊的脸,总觉得没有之前碍眼了。
      
      宋屿墨看到纪棠手中的汤面,似乎才记起了是煮给他的。
      于是,破天荒地降尊纡贵开口说:“今晚我不在别墅睡,面你吃了吧。”
      
      未了,又言简意赅加了一句:
      “早点休息。”
      
      纪棠脸刷的变白,仿佛是受到莫大的委屈,红了眼:“老公,你是不是想去找那位李小姐,如果你们是真爱,我是可以……”
      “让位”两个字还没有机会说出口。
      
      宋屿墨眉间的褶皱加深,薄唇轻扯:“我不认识她。”
      
      纪棠还是不信,正要哭。
      
      宋屿墨低淡的语调再正常不过:“宋途说你看上一个新款包,钱够吗?让宋途先给你转三千万。”
      
      她最无法抵抗这样的诱惑,双眼还泛着一丝水雾。
      片刻后,唇角已经扬起温柔得体的笑容:“老公既然说不认识,我选择相信老公……”
      
      三千万???
      够够够。
      够她买三十个包!!!
      
      ……
      宋屿墨刚走出别墅的门,纪棠就莫得感情的把那碗爱心面倒进了垃圾桶。
      看着垃圾桶里的面条,纪棠为它的壮烈牺牲哀悼一秒钟。
      
      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回主卧。
      
      衣帽间,纪棠细白手指拂过一排排睡裙,最后选择了一条喜欢的真丝吊带睡裙。
      浅绿色的真丝,非常有深意的颜色,衬得她皮肤白皙,贴合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腰肢纤细,仿佛一折就断。
      
      像她这样天生的美人胚子,可惜了,宋屿墨这个狗男人无福享受!
      
      纪棠从镜子里欣赏了一分钟自己过分精致的脸蛋,感叹了句。
      心情极好的往床上而去。
      
      宋屿墨要走就走。
      赶紧走。
      免得她睡觉还要演戏。
      
      结婚三年,多了个赚钱机器养她,纪棠觉得自己婚后的贵妇生活还算过得舒坦。除了时不时的要来一场戏,对她演技非常有考验外。
      
      这不是。
      赚钱机器的助理非常有效率。
      
      刚躺下,纪棠的手机就收到了来自于赚钱机器秘书宋途的转账记录。
      三千万到账。
      
      别的不说,宋屿墨身边秘书的办事效率也是很令人赏心悦目。
      
      纪棠漂亮的眼眸弯着,毫不掩饰的自己对三千万的喜爱。
      
      当然,钱到手了,纪棠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截图转账记录,然后发朋友秀恩爱。
      
      豪门太太秀恩爱日常绝对不能少。
      
      纪棠:老公让我买包。图片jpg
      豪门夜生活刚刚开始。
      
      纪棠朋友圈一发,秒被点赞评论。
      
      ——宋总出手好大方,三千万什么包买不到!
      ——棠棠你老公太爱你了吧,羡慕。
      ——我要给我老公看这个朋友圈,别人家的二十四孝老公到底是怎么当的!
      ——结婚三年还这么甜蜜~
      ——嫁给爱情的样子啊。
      ……
      
      纪棠看了圈塑料姐妹们吹着彩虹屁羡慕,心满意足的放下手机。
      
      豪门太太的职业也不好做。
      
      幸好……
      纪棠临睡前,脑海里浮现出那几个零零零的转账记录。
      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忍。
      
      **
      此刻深夜,北城二七街道的顶级私人会所顶楼包厢内,亮着暖色调的灯光。
      一群西装笔挺的精英团队正坐在真皮沙发上闲谈,大多数手里都捧着茶杯提神,俨然一副刚加班办完公事,暂时休息片刻的架势。
      
      宋星渊双手捧着丝绒红色的珠宝盒进来,先看到的是这群人,开口便问:“我哥呢?”
      
      宋途暗暗地递了个眼色:在隔壁。
      
      宋星渊半挑了下眉,吊儿郎当地朝隔壁走去。
      刚推开门,一股清淡幽雅的茶香先弥漫过来,他看到摆在中间的雕花红木的屏风后,宋屿墨端坐在沙发处,一边翻着文件与旁边秘书谈论项目事宜,伸出修长冷白的手端着杯热茶。
      
      许是听见脚步声,宋屿墨抬起眼皮看他,没有任何情绪起伏。
      
      在宋家,宋星渊这个纨绔子弟谁也不怕,就怕这个冷静到近乎没有感情的堂哥。
      他对谁都温和以待,像个出身世家,有礼谦逊的公子。
      但是跟谁都不亲近。
      所以犯了错就要及时过来请罪,以免被事后算账。宋星渊突然干嚎了嗓子,抱着珠宝盒弯下膝盖,正准备用上他惯用的假跪伎俩——
      “哥!我错了哥!”
      “你要是不原谅弟弟,我就给你跪下认错!”
      
      冷不防,宋屿墨淡淡的扫了他一眼。
      
      宋星渊的膝盖……莫名的发软。
      真跪下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