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北城夜色渐浓,市中心博物馆此刻华灯璀璨。
      冷调的月光覆在线条轮廓极简的馆身,折射出冰冷的弧度,与门口热烈喧嚷的红毯秀形成鲜明对比。
      
      今晚时尚界高端珠宝品牌之一《梵雅》正在这里举办慈善拍卖会。
      门口红毯上,媒体记者挤在两侧,镜头对准中央,迫切的追逐着目标。
      
      纪棠走完红毯,踏入会场时,不经意扫了眼途中的玻璃墙面
      映照出她穿着缎面长裙的身影,细细的带子勾着精致纤美的肩胛骨上,漂亮优雅。
      
      今天到场的大部分都是同圈子里的名媛贵妇,此时见了纪棠,所有人的视线依旧全落在她身上。
      
      浅紫色的缎面质地,谁穿都显黑,唯独穿在纪棠身上,皮肤越发瓷白如玉。
      随着她慢条斯理走动时,贴身的剪裁,衬得身材曲线婀娜玲珑。
      
      面对在场或惊艳或蠢蠢欲动的目光,纪棠唇角微微上翘,在清清冷冷的灯光下,优雅中透着冷艳的意味。
      
      而豪门贵妇也是划分着严格等级。
      像纪棠这种站稳金字塔顶尖的。
      平时只要出席场合,就会有人争先恐后上前奉承吹捧。
      
      “亲爱的你今天这条裙子比模特穿得还要仙……”
      “这条秀款很难拿呀……”
      “项链没见你戴过,也是还没对外公开的款吗?”
      
      这会纪棠已经从最亮的地方,一步步地走到第三排中央位置优雅落座。
      她指尖随意翻看着名册上拍卖的高级珠宝资料,有人上前搭话,也只是微笑颔首,耳垂上一对钻石珍珠,精致闪耀,衬着她那张极漂亮的脸。
      直到台上拍卖师对着整个拍卖大厅:“恭喜我们的宋先生,以六千万价格拍得这款克什米尔天然蓝宝石项链,感谢宋先生对慈善事业的支持。”
      
      宋先生?
      宋氏在北城豪门地位一向特殊,很少有人在外面会用这个姓。
      
      纪棠侧身调整坐姿,下意识往观众席最前排看去,
      这个位置,不是一般人的身价能坐得起。等她视线落过去时,意外地停驻住两秒。只见一位穿着剪裁精致的纯黑西装男人非常低调坐在中间的位置上。
      台上那束灯光并未照向他,也不会被媒体镜头拍到。从她的角度,侧光的阴影模糊了他清隽英俊的脸廓,反而突显了高挺的鼻梁和极薄的唇,其余看不分明。
      
      似被察觉到打量的目光,对方倏地转过头来。
      这才露出清晰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深邃凉寒,仿佛蕴藏着冰冷的光泽,就这么隔着一段距离,不偏不倚地直直对上她的视线。
      
      瞬间,纪棠周身所有喧闹的声音都死寂了,整个世界仿佛变成背景。
      一秒
      两秒
      三秒……
      
      这副斯文败类清冷矜贵的正经模样,和骨骼带来的冷感,构成了一个她熟悉的宋屿墨。
      
      纪棠一个激灵,募地收回视线。
      此时身边围绕的塑料姐妹花,羡慕的惊呼:“天呐,宋太太,是你老公,你们怎么没坐一起?”
      话音未落,又有声音附和道:“很明显啊,是宋总要给太太一个惊喜,那蓝宝石项链跟宋太太好般配哦。”
      “原来是这样啊,好羡慕。”
      “亲爱的,你老公太浪漫了吧,结婚这么久还给惊喜。”  
      
      浪漫?
      饶是有人把彩虹屁吹的天花乱坠,纪棠听到这种话还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宋屿墨词典里绝对没有这个词的存在。
      联姻三年,这个只会赚钱的工具人除了满足她物质条件上的所有要求外,绝对不会同普通丈夫那般时不时给妻子准备惊喜。
      
      纪棠看着被侍者捧给宋屿墨的蓝宝石项链,漂亮眉尖轻蹙,眸底划过一抹诧异。  
      难不成这毫无浪漫细胞的男人出差三个月,一回来还开窍了。
      知道要哄老婆,强行挽救一下夫妻间的塑料感情?
      
      纪棠一边想着,此时还被众人恭维着,红唇勾起豪门太太的职业幸福假笑。
      她端正坐姿,温柔的看向宋屿墨的方向,眼中盛满了情意说:“谁让我老公爱我呢。”
      
      说话的名媛贵妇们:“……”
      互相对视一眼,开始默契的用眼神对话:
      【一提她老公就来戏,纪棠这朵白莲花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啊?】
      【谁能告诉我,当年艳冠全城的禁欲男神怎么会看上纪棠?我快不能正确评价他了!】
      【啊啊啊好想在线教他如何鉴婊啊!】
      【每天吃斋念佛祈祷宋屿墨变身鉴婊小达人。】
      【怎么还不翻车还不翻车!】
      
      台上拍卖继续。
      
      纪棠戏演不过三秒,就收回视线,把手机拿出来。
      她纤长的眼睫垂下,指尖点亮屏幕。
      
      从通讯录里,一路下滑至底部,翻出宋屿墨的手机号。
      短信界面上,还停留着她上个月嘘寒问暖发送的三十条短信。
      从未被回复过。
      
      纪棠白净的手指快速编辑了一条短信:【老公老公,一起回家吗?】
      发送成功,三秒钟后。
      等她抬头,前排的灯光暗影处已经不见男人身影。
      
      纪棠毫不犹豫地将手机丢进包里,一手提着裙摆,踩着细细的高跟,款款地提前离场。
      
      博物馆外。
      身着正装的宋途,毕恭毕敬地给她打开车门:“太太。”
      纪棠停住微翘的唇角,瞅一眼宋途,直到她坐进去,才发现宋屿墨并没有在车内。
      
      纪棠先是愣住,脸上那副“贤妻”的温柔表情险些当场垮掉。从宋屿墨出现起,她就暗暗打着要在外面蹲守的媒体记者镜头同框秀恩爱的计划,没想到还是落空。
      狗男人真的是小气!
      
      宋途通过后视镜,观察着纪棠的表情,说:“太太,宋总今晚还有一场商务酒会,让您先回家,不用等他。”
      
      纪棠艳红的唇瓣扯了扯:“你们什么时候回北城的?”
      宋途:“三天前。”
      纪棠没接话。
      
      宋途又说:“太太,您喜欢朱丽叶玫瑰对吧?”
      “?”
      “上个月宋总在欧洲出差买下了一座庄园,看太太朋友圈发过一次朱丽叶玫瑰,于是花高价聘请了身价最贵花匠,准备把庄园种满太太您喜欢的玫瑰花。”
      宋途拍马屁功夫不愧是宋屿墨身边首席特助,这张嘴三言两语就能把塑料夫妻的感情吹得花里花俏。
      
      纪棠坐在后座,表情平静,甚至还低头玩了玩自己的纤纤手指。
      过家门三天而不入,这么‘宠妻’的老公,她真是信了邪。
      
      一个小时后。
      市中心的安静富人区,劳斯莱斯平稳地在京玺壹号别墅门口停下。
      
      纪棠仰头看着被黑暗包裹着的这幢别墅,奢华的庭院大门、门口恭敬候着的女管家,一切都彰显着主人的财富与权势地位。
      这里是她和宋屿墨结婚后住的地方,别墅的面积很大,而整个二楼就是一个酒店式总统套间,除了奢华宽敞外,每层楼的卧室非常多,一间连着一间,从根本上就解决了豪门塑料夫妻的睡觉需求。
      
      纪棠放下包,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放松。
      
      半个小时后。
      纪棠慢条斯理的从浴室里走出来,身上只搭一条浴巾,乌黑长发被随意扎起,几根细而凌乱的发丝恰好垂落在胸口位置,贴着白净漂亮的锁骨。
      
      刚准备上床,搁在床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几下。
      纪棠下意识看了眼,是微信里进来一条新的语音信息。
      显示是——鹿宁。
      “警告!各大报社头版已经在发布你的爆炸娱乐新闻!”
      
      鹿宁,是她的好闺蜜,专业是听从家族安排学经济学。
      毕业后,没有做女强人,却跑去娱乐圈勉强混了个三十八线的小经纪人,平日里只要她有什么新闻上娱乐版面,都会提前接到消息跑来通知。
      
      听完语音,纪棠轻弯了下嘴角。
      她刚到家,还没来得及花钱买通稿秀恩爱呢。
      ——能有什么爆炸娱乐新闻?
      
      她打开微博,垂眼迅速地扫了一遍热搜榜。
      【娱乐圈新人李琢琢佩戴千万珠宝闪耀全场,疑似浮现新恋情。】娱乐新闻标题登上了热搜第一。
      配图四宫格。
      ——每张都是李琢琢发出来的各种角度精修自拍照,立刻有网友眼尖认出了这款珠宝项链。
      
      【李琢琢这是抱上那条金大腿了,天然蓝宝石有价无市啊!!】
      
      【她脖子上的不会是仿品吧?】
      
      【卧槽卧槽!这款项链是今晚慈善拍卖会上宋屿墨拍下的啊,女人的首饰,不是应该拿回家送给他老婆吗?】
      
      【楼上破案了,宋屿墨这是正大光明的婚内出轨,打纪棠的脸啊。】
      
      【家族联姻嘛,现在哪一对豪门夫妻是有真情实意的感情的?宋屿墨和纪棠结婚三年了都没公开同框一次,要不是官方认证的,看起来真不像是同床共枕过的哈哈哈。】
      
      下面的网友们纷纷顶着热门评论,调侃着这对顶级豪门夫妻的婚后生活。哪怕明明是男方要出轨小明星,却已经塑料到大家都会觉得是个正常不过的事。
      
      ……
      
      艹,宋屿墨这个不守男德的狗男人!
      纪棠看完微博上的热搜,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当下心情。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她气到眼睫轻抖,在主卧走了两圈,实在忍不了拿手机给鹿宁拨通了电话:
      “啊啊啊气死了,我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嫁给宋屿墨这个大傻逼!”
      “呵呵,他以为我每天像个小媳妇请安一样给他发关怀短信很闲吗?他妈的还跟死了一样从来爱答不理,我都这么努力刷他的讨厌值了,为什么还不跟我离婚!”
      “三个月一次夫妻生活都没有,很明显除了身体上有缺陷就是性冷淡了,哪个男人不爱打炮啊?我图他什么?图他是个男人?”
      “我和他过有什么意思?气也气死了。”
      
      鹿宁在电话那头,足足听她破口大骂了十分钟,才敢说话提醒:“你花整整三年塑造的白莲花人设,因为传个绯闻就撕破脸皮,岂不是白演了,他配吗?”
      纪棠:“他不配!”
      鹿宁继续道:“所以亲爱的,拿出原配的大度来,你可以的!”
      
      “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不抢救一下就嫁给他这种薄情寡义的工具人,谁愿意跟他在媒体面前同框秀恩爱啊!早知道当初就该在家跟我爸绝食闹自杀,现在也不至于沦落到在他面前装白莲花的地步!”
      
      纪棠激情怒骂完胸口堵住的气,才放下手机。
      她扯了扯自己浴巾,正打算去衣帽间找条睡裙换上,谁知身后留下一条细窄缝隙的房门外,忽然亮起了白色的光。
      
      纪棠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蓦地屏住呼吸。
      直到她看到站在门外的男人,穿着纯黑色西装,面料的光泽感一丝不苟,得体剪裁勾勒着挺拔的身形,再往上,是他那张脸,神情寡淡,于是造成了近乎于冷漠的距离感。
      
      不过此刻,纪棠脑海中像是立刻接到了危险的讯号——
      日!
      要翻车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新文啦!好久不见,婳婳来陪你们过冬了=w=
    本章有红包送,记得用发财的小手,收藏评论~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