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宋屿墨作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高位者,尽管表面上披了个绅士斯文的皮,一个淡淡的眼风扫来,却已经代表着绝对的权威压力,使得宋星渊跪到半身不遂也不敢起来。
      他看着宋屿墨那张棱角分明的的脸庞,在灯光下甚至有点薄凉的感觉。没有任何笑意,看上去是能把他无情玩死。
      
      “哥!热搜这事是我的错,我以为就是个普通的珠宝,是你叫秘书买来随便给嫂子衣帽间堆东西的。”
      宋星渊趴在地上,把事情始末劈哩叭啦了一顿:“……那个李琢琢是我新追女朋友,今晚参加活动闹着没珠宝戴,我想着反正嫂子珠宝多,这么一个小破珠宝嫂子肯定不放在眼里,就顺手从你这拿给李琢琢了,我真不知道是你亲自在拍卖会上拍下打算送给嫂子的!”
      
      宋星渊使劲儿认错,一边用余光死死锁住他。
      见宋屿墨神情看不出任何波澜,琢磨不好他的态度,僵硬气氛只持续了几秒,索性心一横,当着宋屿墨的面从地上起来,把护在怀里的珠宝盒放在茶几上,还轻轻地拍了拍上面不存在的灰尘。
      之后,开始舔着脸讨好:“哥,这次连累你洁身自好的男神形象被抹黑,都是弟弟的错,保证不会有下次了,你帮我把珠宝还给嫂子,跟她说声道歉啊!”
      
      宋屿墨骨节分明的手指将文件搁在旁,语调轻描淡写:“自己做的蠢事,自己去解决。”
      
      “那我嫂子一定会原谅我的。”
      宋星渊心想,这点自信还是有点。
      他哥,宋屿墨就是个野心勃勃的标准工作狂,从不会对任何东西上瘾,不爱跟异性有接触,整个人就像包裹在黑色西装里不需要感情滋润的工具人。
      这样的人,他甚至恶劣的想过,肯定是要孤家寡人一辈子的。
      
      谁知道三年前,宋纪两大豪门家族会选择联姻。
      让宋屿墨就这么英年早婚,娶了纪棠这个名声俱佳,别人排队都娶不到的名媛千金。
      
      在宋星渊的印象里,纪棠永远都是得体端庄,性格又好相处。
      所以非常自信地认为这样温柔大方的嫂子,绝对不会因为这点小事跟他置气的!
      
      十分钟后。
      里面包厢的房门被推开,宋星渊一瘸一拐地走出来。
      宋途看了眼他左腿,露出齐整整的白牙问:“被打断腿了?”
      
      宋星渊没有搭理他的揶揄,整个人恢复了吊儿郎当的公子哥模样,晃了晃手机:“我哥没打我,让我跟嫂子解释清楚珠宝的来龙去脉就好了,多简单的事啊。”
      
      话落,就准备当场表演完成任务。
      在场包括宋途以内,几道视线迅速地扫了过来,时间仿佛被定格住。
      
      宋星渊继续翻着手机,找到纪棠的微信号。
      编辑了三句道歉语,点击发送。
      
      不出一秒,微信的界面上,显示出系统温馨提示:
      [你已经不是她的好友,请先发送好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宋星渊表情天崩地裂:“……”
      
      宋途友好地笑了笑:“看来这事不简单。”
      
      -
      房间内,宋屿墨坐在沙发上的侧影被灯光渲染着,慢条斯理的处事姿态,像极了电影里颇有质感的画面。
      站在旁边的秘书也揣测不到宋总对自己太太的态度,不过心底有个直觉警示着她,无论外界如何用塑料这两个字调侃着这段豪门联姻,纪棠在宋家的地位都不可撼动。
      
      半响。
      宋屿墨把手中的玉瓷茶杯,搁在了红色天鹅绒的珠宝盒之上。
      “跟媒体打声招呼。”
      秘书应了声:“明白,宋总。”
      
      ——
      晨间的阳光从房间落地窗照进来,笼着纪棠躺在床上的安静身影。
      她睁开了眼睛,白皙的手朝旁边位置一探,摸索到手机看时间。
      
      等躺了片刻,才爬起来去洗漱。
      
      纪棠哪怕不出门聚会,每天起床也要精致得从妆容到头发丝都无可挑剔,从卫生间慢悠悠地走出来,保姆就在旁边收拾房间,轻声提醒道:“太太,夫人派人给你送了礼物过来,就在楼下。”
      
      对于豪门婆婆的大方宠爱,纪棠淡定点头。
      表示知道了。
      
      她走下楼,远远地就看到客厅里摆放着一堆大牌的奢侈品。不过没有过去拆,而是坐在餐厅桌前,她手指纤细白皙,攥着银勺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燕窝粥。
      
      这时,鹿宁适时的给她手机发了几条消息过来。
      【美棠棠,你工具人老公和小明星的绯闻没了。】
      【啊啊啊!果然是北城最有钱的霸道总裁,一夜之间把热搜撤的这么快。】
      【你原配的地位是谁也撬不动!李琢琢这次被打脸示众,我都替她好尴尬。】
      ……
      纪棠看到这个消息,没有感到意外。
      她手指在屏幕上方被秀气一点,回了个:【嗯】
      
      鹿宁:【对啦,今晚有个私人贵宾俱乐部在超级游轮举行宴会,这样名利场怎么能少的了你来艳压全场,听说李琢琢也搞到一张邀请函。你去吗去吗,去看看是美成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宋屿墨精神走失!】
      
      纪棠看到这话挑眉:【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不是我吗?】
      
      【是是是!我的美棠棠是最美的女人!】
      ——鹿宁吹完彩虹屁后,同时发了数十条消息轰炸,问她去不去。
      
      纪棠端起杯子轻抿一口温水,眼角余光扫到客厅那一堆昂贵的衣服首饰。
      她当然要去秀存在感了。
      毕竟一嫁豪门深似海……
      
      现在做的最得心应手的就是贵妇本职工作了。
      
      *
      傍晚时分。
      纪棠提前一个小时画了个精致又自然的裸妆,裙子就挑宋夫人送给她的某品牌仙女高定款,搭配上整套的昂贵珠宝。
      收拾妥当后,便踩着细细的高跟鞋出了门,由司机保镖护送到游轮俱乐部。
      
      身份摆在这,任何上流社会的社交聚会。
      只要纪棠肯赏脸到场,自然有无数人愿意亲自招待她,无论男女。
      
      此刻华灯初上,游轮悠闲平稳地在江面上滑行,灯光璀璨,向远方婉蜒而去,构成一幅精美绝伦的画。
      
      纪棠端着杯红酒行走于三层大厅的衣香鬓影中,与圈内的塑料姐妹花寒暄了一会,不经意间,
      优雅又不失礼貌地透露出脖子上这套珠宝首饰是婆婆新送的,等她们把所有美好的吹捧词汇都在她身上赞美了一遍后……
      纪棠才款款离开主战场,闲闲地靠在围栏边上眺望着夜景。
      一边正要将红酒含在唇齿间,蓦然想起她今晚还有一个任务没完成。
      
      于是拿出手机,莫得感情地给宋屿墨发了一个字字撒娇的短信。
      【工作结束了吗?晚饭有吃吃吗?好想老公,嘤……】
      
      发送成功后,纪棠手指将屏幕往上,轻点。
      正一条条的去删除以前发的,背后,突然有人在后面扬声叫了句:“嫂子!”
      
      纪棠差点没被吓得把手机扔出去,眉头轻轻皱着,转身看到宋星渊不知道是从哪儿凭空冒出来的,正对着她表情愧疚,语速快到都像单口相声一样;“嫂子!弟弟来跟你赔罪了,昨晚项链的事情是个误会,本该上热搜的是我,不是我哥。”
      
      纪棠侧脸轮廓很美,看着他不说话。
      在她看来,宋星渊这个纨绔子弟一向都以宋屿墨马首是瞻,他就算把话说得再漂亮,不过也都是男人之间互相打掩护的借口罢了。
      
      暂时的沉默让宋星渊内心有点忐忑:不会也想叫我跪吧?
      不行啊,游轮上人这么多。
      
      暗暗地心惊肉跳半晌后,宋星渊突然指给她看:“右边方向,那个穿黄裙子的女人……她叫李琢琢!嫂子,对天发誓真是我新认识的女朋友。”
      
      纪棠循着指向望去,在距离两三米远的地方,看到一位年轻漂亮的女人站在重重人群里。
      
      她的视线淡淡扫来,让李琢琢难免有点紧张心虚。
      可是,又想起经纪公司跟她交代的话。
      
      ——宋家是有一条祖制规矩的,家业只能由长房原配子女继承,而其他子孙则是不能插手宋家任何生意。
      ——宋星渊不过是个纨绔子弟,靠着宋家给口吃的,跟他讨不到任何好处。
      ——都是宋家子弟,竟然做了宋星渊的小情人,为什么不去做宋家未来家主的?
      
      ——如果跟宋屿墨扯上关系,还会怕没资源没人捧吗?
      
      李琢琢暗下决心,正犹豫要不要走过去打招呼……
      纪棠没过两秒,就已经移开视线。
      仿佛,压根就没把她这个小明星放在眼里。
      
      更别提,让她过去。
      
      这边,宋星渊还在噼里啪啦的解释:“嫂子,你可以原谅我了吧?”
      
      纪棠还在漫不经心地想,这个李琢琢长着一副小白花模样,也不过如此。
      还不如微博精修图好看呢。
      
      心里不耐烦跟宋星渊说话,红唇轻启:“原谅你了。”
      
      结果宋星渊却从裤袋掏出手机,递了过来。
      
      纪棠正在想他这举动什么意思时,又听到他说:“嫂子,我们录音为证吧。” 
      
      “……”
      神经病啊!!!
      没等纪棠发火,一道很浅的笑声先传来。
      
      “纪棠”
      女声缓慢轻柔,仿佛透过声音就能想象出是怎样的豪门名媛了。
      
      纪棠不动声色朝她瞥了一眼,白细的手又宋星渊一个退下手势。
      宋星渊明白这关已经过了,赶紧退下保命。
      
      纪棠则是继续站在原地,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女人——沈栀期。
      沈家的独苗,可谓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又是时尚界知名的珠宝设计师,出身世家,待人接物丝毫没有大小姐脾气,永远都是轻声细语。
      重点是,与宋屿墨青梅竹马长大。
      不过……也抵不过宋夫人最苛刻到完美的选儿媳妇标准。
      
      因为她有先天性心脏病,但凡情绪稍微波动就会让她可怜的心脏负荷不了。
      
      纪棠望着她,慢慢理出个温柔笑容,问:“什么时候回北城的?”
      
      “最近啊,屿墨没跟你说麽?”
      “你病看好了?”
      
      “托你的福好着呢……上次你举办婚礼,我没机会当场恭喜你,现在三年后,我就等着你纪棠下次结婚,我在补上一份大礼。”沈栀期漆黑苍白的眼睛盯着纪棠,一身质感墨绿色裙子,微微露出美人骨,身段是顶级的美,可以见得这几年被男人娇生惯养的很好。
      
      纪棠嘴巴也不示弱,用最温柔的语气吐出一句话:“我从结婚那天起,等了三年都没等到你上位,你这份礼看来要砸手上了……”
      
      话音落,几乎是同一时间。
      纪棠和沈栀期都冲彼此微微一笑:
      “开玩笑的,我的好姐妹。”
      “下次有空约饭。”
      
      随后,两人很有默契的抱了下又秒分开。
      纪棠和沈栀期踩着细高跟鞋,头也不回地朝不同方向走去。
      
      习惯使然,又同时拿过接待生托盘里的手帕,将白皙指节一点点擦拭干净。
      
      如果不是都混北城豪门名媛圈的话,这情敌见面分外眼红的架势。
      恐怕是即便碰面,也是绝对不会给对方一个正眼。
      
      ——
      深夜十一点半,一盏暖橙色的声控灯亮起。
      纪棠回到别墅,就懒得端庄下去,怎么舒服怎么来。
      踢掉一只高跟鞋,又将礼服侧面的拉链打开,扯出束缚她的性感内衣,踩在脚上,正准备继续往下脱……
      
      抬头间,却看见宋屿墨坐在沙发处,仍是那副低低静静的模样看着她动作。
      就好像是领了免费门票,看她表演一样。
      
      要命!!!
      狗男人找家的次数是不是有点频繁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