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chapter 04 ...

  •   
      凌安愣了下。
      他的视线从修长的手上移,映入眼帘的是男人线条完美的侧脸,忍不住又在心里惊叹,真的好帅。
      
      注意到这一幕,又认出秦宴的人下巴都要掉了。
      
      秦宴虽然不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很低调,但对同为一个阶层的人而言,熟悉无比。
      
      高中跳级,本科和研究生加起来一共只花了4年。回国以后,以雷霆手段挽救濒临倒闭的公司,又在短短几年时间,做大、做强,一跃成为业内龙头。
      
      他的性格更是出了名的冷。
      不跟人深交,见谁都是冷冰冰的脸,一双眼睛永远是冰封着的,浑身的锋利气息,更是生人勿进。
      
      他从来不管闲事,更不可能管。
      
      现在是怎么回事?
      
      他帮的人,是谁?!
      
      短暂的安静后,议论声纷纷响起,多数在打听凌安的身份。
      
      江行越扫一眼凑到他身边,想打听的人,没说话,只是从侍者手里拿了杯酒,端着,看得津津有味。
      
      季晨已经回过神,面对突然出现的秦宴,脸色不太好,“跟你有什么关系!”
      
      秦宴放开他,脚下却往凌安面前移了一步,半挡在他面前。
      
      态度很坚决。
      意思就是管到底。
      
      凌安被人护在身后,感觉非常神奇,两辈子加起来,除了父母以外,就只有这个人,以保护者的姿态出现。
      当他是易碎的瓷娃娃,这么护着。
      
      刚才糟糕的心情,回升了不少。
      
      戳了戳秦宴的背,等他回头,凌安笑起来,“谢谢。”
      
      秦宴看着凌安的笑,刹那间,有春暖花开的感觉,心情跟着愉悦了几分,“嗯。”
      
      “我叫凌安,你呢?”凌安歪了下头,朝秦宴伸手,“我们是第二次见了。”
      
      “秦宴。”
      是第三次,不过你忘记了。
      
      握了下手又分开,凌安打量他,直接说:“你的名字很耳熟,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说完,他想到什么,笑开了,“这么说,好像是好几年前的搭讪套路似的。”
      
      秦宴的生活很枯燥,22岁以前,不停学习,恨不得把全世界的知识都装进脑子里,22岁毕业后,又开始疯狂工作,工作狂似的,很少上网,更少看电视,并不懂凌安说的套路。
      
      他看着凌安,低低“嗯”一声,有些许疑惑。
      
      凌安莞尔,摆了摆手。
      
      不想见、更不想理会季晨和林程喻,凌安无视他们,对秦宴说:“我们走吧。”
      
      好多人都看过来了。
      虽然他是不介意,但秦宴不一定,被当猴戏一样看,应该是不怎么舒服的。
      
      见凌安眼神都没分给自己一个,跟别人走了,他有些气恼,可又不甘心,追了几步问道:“安安,我做错什么了吗?”
      
      凌安当做没听见,理都没理。
      
      没再待在宴会厅,凌安和秦宴走到阳台,门一关,隔绝了里头的喧嚣热闹,四周安静下来。
      
      凌安一直没找到机会丢掉外套,现在冷静下来,打算改丢为捐,不浪费。
      
      随手丢在围栏上,凌安弯腰,手肘杵在栏杆,托着腮,视线落在下方的喷泉上。
      
      “你是S市人吗?”凌安捡了个话题聊。
      
      “不是。”
      
      凌安等了等,没等到下文,转脸瞧他,阳台装着灯,是朦胧的暖黄色,投在秦宴身上,缓和了他一身的锋利气息,没了那种拒人千里。
      
      秦宴跟凌安对视,凌安眨眨眼。
      
      好吧,他懂了,这位是回合制,要你一言我一语那种。
      
      “我是S市人,但目前常住B市,是北漂一族。”这个姿势,他得把脑袋仰得很高才能看着秦宴眼睛说话,久了脖子酸。
      站直身体,背靠着栏杆,“你呢?”
      
      凌安脱了外套,里面是衬衣和马甲,更显得腰细臀翘、腿特别长。
      
      秦宴看一眼,移开目光,学凌安一样,靠在栏杆上。
      
      “B市人。”口吻还是淡淡的,但没了对待他人的浓浓疏离感。
      
      凌安点下头,“那我们以后或许还能在B市见到。”
      
      秦宴的身份,一看就不简单,跟他不是同一类人,交际圈更完全不同,虽然这么说,凌安并不觉得今天过后,他们还能再见。
      
      秦宴仍然就是一个单字:“嗯。”
      
      足够优秀的表外,总是吸引人。
      
      凌安想到以后说不定见不到了,这会就干脆多看点,方便以后要是见了厌恶的人,可以翻出记忆来洗洗眼睛,便时不时转头看秦宴。
      
      没有偷偷摸摸,相反,凌安特别正大光明。
      
      秦宴自然注意得到他的目光。
      
      秦宴侧过头,迎着他的眼神,“好看吗?”
      
      听得出来秦宴并没有生气,相反,说话的语气里,难得有一点其他的情绪,凌安翘着嘴角,朝他竖起大拇指,诚恳又认真,“特别好看,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帅的。”
      
      秦宴满眼都是凌安的笑,弯起的眉眼。
      
      忽然,他余光瞥见阳台的玻璃门上映出江行越的笑脸,他几乎贴在门上,嘴巴一开一合,不知道在说什么。
      
      秦宴:“……”
      
      下一秒,江行越推开门,倚在门框,“我妈找你呢。”
      
      凌安听到声音,把视线从秦宴脸上移开,见到江行越,他一愣。
      
      “江行越?”下意识脱口,有些惊讶。
      
      “认识?”秦宴说。
      
      凌安想想,说:“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
      
      江行越秒懂,“哥,也就你了,完全不关心任何八卦。”
      
      他拍拍自己胸口,语气还挺自豪,“我,人称娱乐圈太子爷,永远活跃在吃瓜第一线,只要会上网的人,一般都认识我。”
      
      凌安颔首,“对。”
      
      其实还有一层原因。
      
      上辈子,他能很快解约,还拿到不少好资源,帮他的人,就是江行越。
      
      这还是他后来才知道的,原先一直以为是季晨,他也曾经向季晨求证过,季晨没有否认。
      
      也是因此,他才越陷越深。
      
      直到他知道真相,发现从头到尾,季晨都没为他出过面,帮过他,再仔细观察,知道了季晨和林程喻的真面目。
      
      他后面,特地去见过江行越。
      一开始,他以为江行越这么帮他,是对他有什么企图,毕竟这个圈子是真的乱,男男女女什么都不忌,什么都可以。
      
      他从入行开始,就不断遇到明示的、暗示的,数不胜数。
      
      可并不是,江行越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却也没告诉他原因。
      
      到现在,他还是特别好奇。
      
      说起来,江行越喊秦宴“哥”?
      难道是秦宴?
      
      凌安迅速推翻这个猜想,上辈子他根本没来这个晚宴,秦宴都没见过他,凭什么帮他?
      
      江行越注视了凌安一会,说:“我是不是以前见过你?总觉得,你很面熟。”
      
      “也许是在电视里,我演过几部戏。”他摸摸自己的脸,有点自恋说,“我应该不是剧抛脸。”
      
      就是,演的角色没出场几集就下线了。
      还都不是什么特别惊艳、令人印象深刻的角色。
      
      唯独一部,他演了个鬼,出场惊悚又惊艳。
      
      可一般人,大概不会特别去留意鬼的样子,除非主角是鬼,比如倩女幽魂,聊斋。
      
      “你是演员?”江行越诧异了,“没道理啊,你长这么好,居然没红吗?不然,我肯定认识你。”
      
      “因为一些事。”凌安笑笑,没详细说。
      
      江行越又看凌安几秒,大概猜到了原因,没再问。
      
      在见到凌安前,他对凌安的印象,停留在“表哥救命恩人”这一条,想着见到对方,一定要狠狠感谢一番。
      经过今晚的事,他决定先什么都不做。
      
      难得出现,他表哥愿意主动帮助、接近的人,他不能捣乱。
      
      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江行越从口袋里拿出来,扫了眼来电显示,接起说了几句话,然后秦宴说:“我妈催我了,我们走吧。”
      
      秦宴应了声,走两步,又停下。
      
      他回到凌安面前,递了张自己的名片给他,望着凌安的眼睛说:“有麻烦,联系我。”
      
      凌安微微一怔,“谢谢。”
      
      “不用。”
      
      秦宴离开了,空气中留有淡淡的雪松冷香。
      
      凌安低头,看躺在掌心的名片,银白色,只是很简单地写了名字和联系电话,其他什么都没有。
      
      这个,是私人名片……吧?
      
      —
      
      宴会过后,凌安特地上网搜了秦宴。
      然后,被那一串履历闪到了。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天晚宴,秦宴一到,那么多人去跟他打招呼,而且,也明白自己对他名字的熟悉感从何而来了。
      
      可不是嘛。
      福布斯富人榜前五里,最年轻的一位。
      
      旗下产业包揽了衣食住行,连金融领域都有涉猎。
      
      那张名片,被凌安小心放好,并没有真的去联系对方,那段交集,被他妥当保存在一角。
      
      他最近专注在写歌和想办法解约上。
      
      合同他翻了好几遍,又跟凌家熟悉的律师咨询过,如果要打官司,他的胜算很大,可问题是,要耗费很长时间。
      他得尽管脱身,才能放心从林程喻手里把属于他的东西拿回来。
      
      否则他做什么,都很容易成为经纪公司的把柄,增加解约的难度。
      
      “麻烦啊。”凌安抱着猫叹气。
      
      撸了会猫,凌安把猫咪抱到跟前,“阮绵绵,哥哥带你出去散步好不好?”
      
      “喵~”
      
      “好嘞,我们出门。”
      
      凌安换身衣服,抱着猫下楼,对在插花的凌妈妈说:“妈,我带阮绵绵出去走走。”
      
      凌妈妈柔声叮嘱,“防晒霜要记得涂。”
      
      “涂了!”
      
      今天天气很好,不冷不热,凌安戴着帽子,抱着猫沿着马路边边走,半个小时后,到了附近的公园。
      
      公园有不少人,野餐休息的,散步的,还有跳舞的大爷大妈。
      
      凌安沿着人工湖走一圈,注意到不远处几个老头在开棋局,心血来潮,便抱着阮绵绵过去。
      
      一共四个老人,都是精神抖擞的。
      其中两个人对着坐,面前摆着一盘象棋。
      
      走近了,他听到站在旁边观棋的两个老头一人一边,帮着指挥。凌安想,观棋不语啊。
      
      但在旁边看一会,他发现,他也忍不住了。
      
      左边这两位老爷子,下得实在太差了,一口气输三局,局局时间不过十分钟。
      
      “老爷子,您应该出马。”
      “下一步車。”
      “然后相。”
      ……
      
      “赢了!”
      在凌安的指挥下,左边的老人赢了棋,开心得不行,右边那个不开心了。
      
      “小孩,你添什么乱!”他不满地瞪凌安。
      
      凌安笑得梨涡浅浅,讨喜无比,“老爷子,您都连赢好几局了,偶尔也让让对手呀。”
      
      “就是就是,林老头你赢了我们多少次!”另一边的两人附和。
      
      被唤林老头的老人板着脸,“去去去,我凭实力赢的,有本事你凭实力赢我啊!”
      
      “……”老人眼珠子一转,一把拉过凌安,“他代表我!他是我孙子,他赢你就是我赢你。”
      
      凌安:???
      
      林老头很久没输过了,凌安刚才赢了他,他非常不开心,沉默两秒,说:“也行。”
      
      凌安:“…………”
      
      凌安赶鸭子上架,被迫跟林老头一战。
      
      凌爸爸会象棋和围棋,凌安小时候,这两种棋是他的日常玩具,虽然后来不怎么下了,技艺可没荒废。
      
      跟林老头的这一局,凌安其实下得轻松,可老人都爱面子,他不好赢得太厉害,就硬是拖了半小时,才赢下对方。
      
      “再来!”林老头咬咬牙。
      
      于是凌安又跟他下,继续赢。
      
      一口气赢了三局,凌安摸摸鼻子,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了,给了个台阶让对方下,“老爷子您今天一定是累了,不然我们下次再来?”
      
      林老头脸色这才好点,“行,明天再来!”
      他郁闷地走了。
      
      “小孩,你叫什么啊?”
      
      凌安被戳了下肩膀,回头看老人,礼貌说:“凌安。”
      
      “我叫江擎,别人一般喊我江老,我刚才说你是我孙子,所以你叫我一声爷爷呗。”老人背着手,笑眯眯的。
      
      凌安倒也没介意,哄老人开心嘛,“爷爷。”
      
      “乖。”江老说,“你是不是有什么烦恼的事啊?你刚才过来的时候,眉头紧锁的。”
      
      凌安确实想找人倾诉,父母他不敢说,怕他们担心,老人的确是不错的选择,毕竟这个年纪了,应该也弄不懂娱乐圈那些糟心的事。
      
      沉吟了会,组织下语言,他边摸猫,便开口,“我确实有一件事,觉得很烦……”
      
      言简意赅,凌安对老人说了一遍。
      
      江老听完,笑起来,“我还当什么大事,就这个啊,我帮你,就当是你帮我赢了林老头的谢礼。”
      
      凌安好笑,“老爷子,您怎么帮我啊?”
      
      “一个电话的事,你等等。”话落,他拿出手机拨了个号。
      
      没多久,老人挂了电话,对凌安抬抬下巴,小得意,“行了。”
      
      “那谢谢您了。”凌安笑着附和他,并没信,公园随便一个老人,哪里那么神通广大。
      
      他低头撸猫,按摩得阮绵绵很爽。
      
      几分钟后,他的手机响起,凌安拿出来,见是顾林晗,就接起来。
      
      还没开口,顾林晗已经兴奋无比说:“凌安,你的合同问题,解决了!”
      
      凌安瞪圆了眼睛。
      
      他转头,老人一脸慈祥,乐呵呵的,“小孩,信了吧?”
      
      卧了个大槽。
      
      原来他真的随随便便,就遇见了一个大佬!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宴:不开心,外公你抢我功劳!

    【捉虫 22:33】
    明天继续,比心~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