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chapter 03 ...

  •   
      秦宴态度淡漠,尽管在场都是聊天的一把好手,一个个老狐狸,但对着一个半天蹦不出几个字的人,还是无能为力。
      
      再会说话,也得对方肯理,完全不理,唱独角戏久了,就会停下。
      
      没多久,围在他身边的人识趣的散开。
      又三三两两聚到其他地方。
      
      秦宴得了空闲,想起刚才那双眼睛,又记起主人隔空敬的酒,下意识在现场寻找对方,很快目光定在一处。
      
      他找的人,正跟一个青年说话,两人随意的站着,手里都捧着一碟蛋糕,边吃边聊,十分志趣相投的模样。
      不知道说到什么,他眼睛弯成了新月的形状。
      
      凌安已经跟孟青搭上话,孟青是十分有名的音乐制作人,虽然年轻,可能力一点不差,成功捧出好几个顶级歌手。
      
      一开始,凌安是抱着目的去接触他,但跟他聊一会,心情却好极了。
      
      孟青是个特别的人,别的成功人士好名表、好名车,他不一样,爱动漫,爱甜点,爱小说,喜爱二次元胜过三次元,性格脱线,脑回路又很神奇,有趣又可爱。
      
      凌安跟他有很多共同话题。
      
      比如数码宝贝、精灵可宝梦、哆啦A梦、海绵宝宝这类童年回忆。
      或者,晋江文学城的各类小说。
      
      甚至甜点,都能聊。
      
      孟青站的角度,正好是面对秦宴的,他恰巧抬头,发现了秦宴的目光。
      
      咬着勺安静几秒,他用肩膀撞一下凌安,神神秘秘的压低声音,“安安,有个大冰块盯着你呢,是不是你的光芒太强烈,热到他了?”
      
      凌安眨眨眼:“?”
      
      稍微捋捋,明白了孟青的意思,他偏过头,对上了秦宴的目光。
      
      愣了愣,凌安本能朝他笑,点下头。
      
      没留恋,凌安很快移开视线,又转回去,就着刚才的话题,继续跟孟青聊,“Butter-Fly……”
      
      猝不及防又看见凌安的笑,秦宴陷在那抹笑容里,微微出神。
      好几秒,才回过神来。
      
      “哥!”旁边窜过来一个人,秦宴转头,淡淡“嗯”了声,跟他离开。
      
      江行越的话痨技能再次启动,絮絮叨叨,“你刚才呆站在那里干嘛呢?在看什么?难道你对谁一见钟情了?不过说起来你都29了,身边都还没有个人,我爸、爷爷都着急死了。”
      
      视线下移,把声音压低,悄悄说:“还是你的18cm故障了?我跟你说,这种事不能忌医……”
      
      没说完,秦宴已经开口打断他,“闭嘴。”
      
      江行越闭了嘴。
      
      安静了会,他又忍不住,换个话题继续说:“上次你说在机场见到了那个人,这几天,我已经把经过你身边的人都排查了一遍,有几个挺符合你说的‘好看’,你要不要认认?”
      
      “说起来,那天不是有个小孩莽莽撞撞的撞到你了吗?你不止跟他说话,他走了,你还盯着车,”摸了摸下巴,他嘿嘿两声,“要不要我顺便帮你查查他的联系方式?”
      
      江行越开玩笑开惯了,并没觉得秦宴会回应。
      
      从那年开始,他这个表哥就越来越沉默,越来越冷,如果不跟他说话,可以好几天不开口,为了防止表哥真的变成哑巴,他就不停跟他说话。
      
      “好。”
      
      “好了好了,我随口说说——”江行越猛的停下来,整个人呈现震惊状,嘴巴张得老大,“卧槽,你刚说什么?”
      
      秦宴看他一眼,觉得他大惊小怪。
      
      “你还是我表哥吗?”江行越伸手就要去抓秦宴的脸。
      
      “啪”的一声,那只手被秦宴用力拍开,江行越低头看自己的手,嗯,还是本人。
      
      “走不走?”秦宴有些不耐烦。
      
      “啊,走走走。”江行越花了小半分钟理清思路,八卦之心开始熊熊燃烧,“哥,你看上人家了?原来你真的会一见钟情——”
      
      秦宴不太想理会,可江行越的性格他知道,万一到处说,传到外公、舅舅耳朵,会给别人造成麻烦。
      眼前又一次闪过青年的笑和干净眉眼,他难得解释一次。
      
      “不是,他就是我要找的人。”顿一顿,说,“他今天也来了。”
      
      “!!!”江行越立刻转身往回走,“你不早说!”
      
      那可是他们家的恩人。
      要供起来那种!
      
      见江行越跑得飞快,秦宴气压更低了,他并不打算跟人深交,只是想还掉当年的人情,不用出面也可以。
      
      担心江行越这样会吓到人,他沉着脸,转身跟上去。
      
      江行越并没找到人。
      
      凌安被凌爸爸叫走了。
      
      凌爸爸虽然只经营了一家画廊,在参加这场宴会的大佬面前,算不上厉害,可他的画很有风格,有不少人欣赏他的作品,总算有些人脉。
      他遇见了几个熟悉的客户,其中就有投资人,要给凌安介绍。
      
      “囝囝,这位是徐定徐总、林祁阳林总、陈临陈总。”凌爸爸又介绍凌安,“这是我儿子,是一名演员,他从小就喜欢演戏,还倔强,一门心思喜欢表演,拉不回来,他性格直,请你们多照顾他些。”
      
      凌安嘴很甜,“徐叔叔、林哥、陈哥。”
      
      徐总快六十岁了,担得上一声叔,后面两个才三十几岁,就是长得比较着急,显老,不知道的没办法准确猜到他们年纪。
      但他上辈子恰巧了解过他们,知道他们忌讳别人把他们叫老了。
      
      果然,三人都挺满意,笑容加深不少。
      
      忽然,“安安,伯父?”
      
      熟悉无比的声音传来,凌安的脸色差点绷不住,直接掉下来。
      
      控制不住的,他想起很多事,包括他上辈子遭遇车祸之前,跟季晨的争吵,以及,他直接踹季晨心窝的一脚。
      
      记忆纷至沓来,他觉得反胃想吐。
      
      想起那一脚,才稍微舒服点。
      就是遗憾没多踹几脚。
      
      也许下次可以找个机会套麻袋?
      
      “小晨和程喻啊。”凌爸爸不知情,循声转头,冲他们笑了下。
      
      季晨带着林程喻走过来,毫不掩饰惊喜和高兴。
      
      “伯父,这几位是?”季晨看着凌爸爸面前身价不菲的几人。
      
      季晨的邀请函,是他厚着脸皮找人讨的,季家是暴发户出身,即便现在生意做得有模有样,但这样宴会的邀请函,是寄不到他们手里的。
      
      所以即便他带人进来了,也吃不开,刚才就碰了好几次壁,现在碰见凌爸爸,自然希望他能帮忙介绍。
      
      凌爸爸一时没想很多,顺嘴就准备介绍,凌安拦住了他。
      
      “爸,我不舒服。”他捂着肚子,垮着脸。
      
      凌爸爸一听,忙扶着凌安走,要送他去医院,就匆匆告了别。
      
      季晨本来想跟上去,却被林程喻拉了下袖子,便没动了。
      
      没了凌爸爸介绍,季晨只能自己跟徐总他们搭上话。
      
      凌安听到林程喻喊林祁阳、陈临两人叔,噗嗤一声笑出来。
      
      他悄悄回了个头,看见两人难看的表情,想到林程喻把人得罪得彻底,就觉得更乐。
      
      “囝囝?”
      
      见凌安忽然笑起来,凌爸爸更担心了,着急说:“你是哪里不舒服,我送你去医院。”
      
      凌安摇摇头,“没有。”
      他解释说:“我就是不想继续待了,想走,找个借口。”
      
      “这样。”凌爸爸松口气,“你吓到我了。”
      
      “我错了嘛。”凌安抱着凌爸爸手臂撒娇,凌爸爸根本拿他没办法。
      
      发现季晨、林程喻都没跟上来,凌爸爸有些不满,“小晨和程喻是怎么回事?你不舒服也没跟上来关心你。”
      
      “不管他们。”凌安语气很冷漠。
      
      凌爸爸有些惊讶,“囝囝,你不是很喜欢小晨吗?”
      
      不,他没喜欢过。
      他不眼瞎!
      
      求不提黑历史!
      
      凌安恶心坏了,“爸,我治好眼睛了。”
      
      虽然有些事,这辈子的季晨还没做过,但不妨碍他恶心这个人,更何况,现在的季晨也不是好东西。
      
      故意引导他以为自己喜欢他。
      一门心思想帮林程喻拿他写的歌。
      从头到尾都在欺骗他。
      ……
      
      嗤。
      非常想套麻袋。
      
      —
      
      跟着凌爸爸又见好几个人,凌安有些累了,一个人走到角落,端着杯冰淇淋,有一口没一口地吃。
      
      余光瞥见朝他走来的两人,心情又糟糕起来。
      
      简直阴魂不散。
      
      “安安,你好了点吗?”注意到凌安手里的冰淇淋,他边说话便伸手要拿,“不舒服就不要吃冰的了……”
      
      凌安迅速避开了他的手,人也后退几步,拉开距离。
      
      季晨一愣。
      
      林程喻开口打圆场,“安安,晨哥他很关心你的,刚才没跟你一起走,是因为我拉着他,我最近在接触一部戏,投资人是林总,刚才好不容易见到他,机会难得,再加上伯父在,所以我……”
      
      凌安懒得跟他虚与委蛇,冷冰冰一个字打断他,“哦。”
      
      似乎没料到凌安的态度,林程喻呆住了。
      
      季晨眉头一皱,“安安!”
      
      凌安瞥他一眼,神色更冷,季晨傻了。凌安想保护眼睛,不想看见他们,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季晨抓住他。
      
      鸡皮疙瘩瞬间爬满全身,凌安炸毛了,一脚踹过去,正好踢在季晨膝盖,用力把自己手抽出来。
      
      “别碰我!”
      
      这一脚凌安用足了力气,季晨疼得表情都扭曲了,缓了缓,他再次朝凌安追过去。
      
      “安安!”
      
      凌安脸是黑的,边走边把西装外套脱了,想找地方丢掉,还想洗手,洗好几遍那种。
      
      季晨却又重新追上了他。
      
      他们的动静吸引了一些人的注意。
      
      江行越本来游走在一众俊男美女中间,聊天听八卦,见他们忽然都看向一个地方,便也看过去。
      
      他认出了凌安。
      
      他本来想去帮凌安解围,刚走一步,就见他那平时生人勿进,从来不管闲事的表哥大步走了过去。
      挑了下眉,他不动了。
      
      凌安不想在宴会上把动静闹得太大,打搅到其他人,可没想到季晨这么烦人。
      
      他已经考虑直接揍人了。
      
      见季晨的手又朝自己伸过来,凌安的脚蠢蠢欲动,正要抬起,旁边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抓住了季晨的手腕。
      
      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夹杂着冷意。
      
      “他说了,别碰他。”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宴:英雄救美的登场,我很满意。

    待修。
    明天见,比心~

    感谢在2020-04-22 11:41:08~2020-04-23 11:33: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风销骨、狸夫人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新新猫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