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chapter 05 ...

  •   
      顾林晗明显兴奋过度,隔着电话,都能听到他在那边又蹦又跳。
      
      凌安听着心痒,也想原地蹦一蹦。
      然而老人在,笑眯眯瞅着他,他只好矜持地克制住。
      
      顾林晗有无数的话要说,凌安听了会,觉得一时半会说不完,打断他,“我晚点再给你打电话。”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
      
      “你现在有事?”
      
      “嗯。”
      
      “那行。”
      过一会,他说:“算了,我直接去找你吧,见面细聊。”
      
      挂掉电话,凌安坐直身体,郑重地向江老道了谢,“谢谢您。”
      
      老人摆摆手,并不在意,“小事一桩。”
      
      凌安在记忆里搜寻老人的名字,想把对方跟他知道的一些人对上号,但有些困难,他确定没听过。
      
      “冒昧问一下您,您是?”
      
      老人乐呵呵的,“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老头,就是我儿子有点本事,我是让他给你帮忙,你是当明星的,应该听过他,江瑾之。”
      
      凌安倒吸了一口气。
      
      江谨之一手创立星空娱乐,旗下有无数影帝影后、天王天后,还有一群业内的优秀编剧、导演,财大气粗,资源优渥。
      
      江行越就是他的儿子。
      
      江谨之还有一个背景,根正苗红的红三代,父亲曾经身居要职,不可说职业,实打实的大佬。
      
      老人是江谨之的父亲。
      
      凌安觉得自己可能是条锦鲤,实在太幸运了!
      
      “您……”
      
      “嘘。”老人打断凌安的话,冲他眨眨眼,“有些事,知道就好,别说出来,我就是个普通老头。”
      
      凌安点头,“好的,老爷子。”
      
      老人看着凌安不卑不吭,并没有因为知道自己身份而改变态度,点了点头,挺满意。
      
      时间不早,老人准备离开了。
      背着手站起来,他问凌安,“明天你还来吗?”
      
      凌安颔首,“刚才不是跟林老爷子约好了,明天继续下。”
      
      “那我们也明天见。”他越过凌安离开,没走多久,就有两个身高腿长、腰身笔挺的男人走向他,然后跟着一起离开。
      
      收回视线,凌安摸摸鼻子,再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咧嘴笑起来。
      
      “阮绵绵,哥哥走运了!”抱着猫咪亲一口,凌安到底还是没忍住,乐得蹦了好几下。
      ……
      
      顾林晗晚上八点多就到了。
      
      凌安给了他一个地址,让他自己过来。
      
      顾林晗做凌安经纪人快一年半,并没有真正拜访过凌安家,只知道凌安家庭富裕,当他站在别墅外,显出了几分诧异。
      
      “站着做什么,快进来。”凌安回头说。
      
      “哦哦。”顾林晗推了推眼镜,快步跟上。
      
      凌安给他拖鞋,换完就带着人进门,凌妈妈和凌爸爸都在,凌安给他们介绍顾林晗。
      
      “爸、妈,这是我朋友顾林晗,也是我经纪人。”
      
      凌爸爸温和地笑,“你好,囝囝劳烦你照顾了。”
      
      顾林晗受宠若惊,“应该的,我们其实是互相照顾。”
      
      凌妈妈端着饮料和点心过来,招呼他们坐下,“喝点水,吃点东西,对了,你吃饭了吗?要不要我给你下碗面?”
      
      “不用,我吃过了,伯母。”顾林晗不太适应这样的热情,有些拘谨。
      
      凌安一手手指饼,一手小熊饼,歪在沙发上吃得腮帮子鼓鼓,顾林晗看得嘴角抽搐,这熟练程度,一看就不是第一次!
      
      他待会一定要拉凌安去称一下,体重!
      
      凌安吃了几块饼干,洗干净手,对顾林晗说:“跟我上来吧。”
      说着,他又把饼干、饮料放到托盘上,跟父母道完晚安,带着经纪人上楼。
      
      关上书房门,凌安在沙发坐下,往怀里塞个抱枕,“好了,先跟我说说合同的事。”
      
      顾林晗喝一口水,语气仍然掩饰不住的开心,“今天下午,总经理突然把我叫到办公室,让我想探探你的口风,看你能不能原谅他。
      我开始没明白,后来他丧着脸说,有电话打到他那边,脱口就是他做的那些事,不曝光的唯一条件,就是获得你的原谅,让你解约。”
      
      凌安想,这个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了点,但确实好用。
      不过,得看人用。
      
      他签的这个经纪公司是小,可因为签的艺人跟不少大老板、甚至还跟一些官员有牵扯,背景不够强,反而会被倒打一耙。
      
      “嗯,知道了。”
      
      “现在公司愿意无条件跟你解约了,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去?”顾林晗说,“你已经太久没露面了,再不出来,就真的没人记得你了。”
      
      “我要待到九月,至于露面的事,你打听一下,有没有就在S市的工作。”爸爸的生日还没过,而且还在暑假里,妈妈还是空闲的。
      他得确保暑假过去,妈妈没时间了,他们不会出去旅游,才走。
      
      父母好好活着,是最重要的事。
      
      顾林晗想了想,没反对,“那我问问。”
      
      “书生林的联系方式你拿到了吗?”凌安问。
      
      “拿到了。”顾林晗皱眉,“你到底要做什么?”
      
      凌安没说,拿出手机,“把他联系方式给我,他叫什么?”
      
      “余夏。”顾林晗说。
      
      “女孩?”凌安指尖一顿,挺惊讶。
      
      “对。”顾林晗说,“她都单干,拍到料再卖给杂志社,听说她很年轻,才二十出头。”
      
      把联系方式存好,凌安说了自己后面要做的事。
      
      “我准备出首单曲。”
      
      “你决定了?这个好,我本来还在想要怎么捧,你愿意出歌最好不过,你的嗓子好,又有才华,长得还这么好,肯定一鸣惊人。”
      
      顾林晗十分惊喜,迫不及待拿出随身携带的电脑,要做策划,继续说:“之前听你唱歌,又看了你写的歌,我就想说,你可以出专辑的。
      当时我还做了一份企划给公司,想为你找这方面的资源,可惜被驳回了,理由是现在音乐市场难做,还暗示如果你愿意跟投资商吃饭,就可以试试。”
      
      “呸,垃圾公司。”末了,他骂道。
      
      凌安知道这件事,也知道为什么企划没通过,是被季晨压下去的,为了林程喻。
      
      他的歌风格很明显,林程喻当时已经出道,还把他的歌占为己有,自然不敢他发歌,而且,林程喻一直讨厌他,也不愿意他走红。
      说起来,季晨为了林程喻真的下血本,据他了解,为了压下那份策划,花了几千万。
      
      凌安嗤了声,甩掉这些厌恶的记忆,又抛出一个重磅,“我请了孟青当音乐制作人。”
      
      顾林晗手一抖,敲出一串乱码,“你说谁?”
      
      “孟青。”凌安往嘴里丢块小熊饼干,“我还有他的联系方式,最近还一起玩游戏。”
      
      顾林晗端起水杯一口气灌掉,可还是激动,说:“你最近还做五三的吗?不然借我做做?”
      
      凌安拿给他,“前天刚买的,你运气挺好,就剩几页了。”
      他最近每天都会做题,保持头脑清醒。
      
      顾林晗真的开始做题,大概几分钟后,他放下笔,冷静了下来,“你怎么联系上的孟青?”
      
      “跟我爸一起去参加了个晚宴,宴会上遇到的。”简单概括,凌安说,“你明天帮我联系公司,让他们把解约的程序办好,需要签名,就寄过来给我,我就不再过去了。”
      
      顾林晗点点头。
      
      说完正事,顾林晗眼神往凌安手上的饼干瞟,抱着胳膊瞪他。
      
      凌安吃得开心,一口一块。
      
      忍无可忍,顾林晗加大音量说他,“你够了啊,你数数吃了多少饼干,现在几点了,我让你做好身材管理呢!
      你家的秤在哪,拿出来,去秤看看。”
      
      “我没胖。”凌安肯定。
      
      “去秤!”
      
      凌安舔舔指尖的饼干碎末,“行的吧,你跟我来。”
      
      往秤上一站,凌安示意顾林晗自己看,“60kg,没胖,对吧?”
      
      顾林晗抿了抿唇,“太轻了点。”
      
      “所以,我以后多吃点嘛。”凌安顺杆子往上爬,已经在想明天要吃什么蛋糕喝哪种口味的奶茶。
      
      顾林晗无语半天,“……你吃吧。”
      
      凌安两手捧脸,给顾林晗做了个开花的手势,睫毛扑闪两下,眼睛明亮,“放心啦。”
      
      —
      
      另一边。
      
      “哥,告诉你件事。”江行越推开书房门,跑到秦宴面前,脚勾了张椅子过来坐下。
      
      秦宴面无表情的批文件,头也没抬,“嗯。”
      
      “……嗯什么嗯,我都还没说。”江行越敲了两下桌面,“跟凌安有关哦。”
      
      笔尖一顿,秦宴抬起头,看他,“说。”
      
      江行越满意开口:“我昨天听说了不少关于凌安的事,本来要跟你说的,但不小心喝多了,早上没爬起来,下午要找你,你已经出去了……”
      
      秦宴打断他的长篇大论,“重点。”
      
      “凌安被他经济公司雪藏了。”
      
      “雪藏?”
      
      江行越换个更舒服的姿势,“对,因为他在饭桌上,泼了投资人一脑袋的水。”
      
      知道自己这个表哥不明白,他直白说:“凌安长得好看对吧?对有钱有势的人来说,娱乐圈的一些明星们,就是小玩物。
      那个投资人,看上凌安,想潜凌安。
      
      凌安把人得罪了,他签的那个垃圾公司要他道歉,主动脱光去赔罪,凌安不干,他的资源就都被收了,打算让他自生自灭。”
      
      秦宴表情冷了一个度,心里盘算怎么帮凌安。
      
      “不过已经解决了。”江行越说,“爷爷让爸帮了忙。”
      他支着下巴,“说起来也巧,爷爷今天碰见凌安了,凌安帮爷爷赢了棋,爷爷一开心,就帮了他忙。”
      
      秦宴没说话,盯着江行越看了许久。
      
      江行越被盯得发毛,“干嘛?”
      他怎么觉得,周围温度更低了。
      
      “以后不许喝酒。”秦宴加重语气,“不然我跟舅舅说。”
      
      江行越:“…………”
      
      

  • 作者有话要说:  秦宴:最近天凉了,有公司可以破产了。

    文名改了,改成《我的花瓶人设崩了(娱乐圈)》,比较符合!
    比心~
    明天继续~

    感谢在2020-04-24 12:05:51~2020-04-25 11:46:3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崖下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