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大佬作法 ...

  •   沈煊浑身都僵硬了,他伸出手指捏住了林清欢的衣领,果断将她拎开一点距离。
      
      他不喜欢和别人肢体接触,这让他紧张、恶心、非常难受。
      
      林清欢伸着手还想抓他,“啊啊啊啊,好吓人啊,你赔,你赔。”
      
      沈煊想说半小时以后就失效了,不过怕她又扎到自己怀里来,他弹出一缕灵力直接打入她的眼睛,把牛泪消掉了。
      
      林清欢眼前顿时恢复了清静。
      
      她眨眨眼,望向那边的居民楼,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
      
      但是,她刚才看见过,现在说没有,她都不信了,总觉得看不见的那个女人是不是过来了,是不是盯着她看呢。
      
      这么一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沈煊看她巴掌大的小脸皱起来,原本乌溜溜充满灵气的大眼蓄满了泪水,似乎随时都要簌簌落下来。
      
      那都是对他无言的控诉。
      
      沈煊:才看见一个就这样,要是看到她周围那一群,那不得哭淹了落梅街?
      
      林清欢:“沈大师,请问你晚上要去哪里?”
      
      沈煊:“梅花观。”
      
      “那……你吃晚饭了吗?”
      
      沈煊:“我……不吃饭。”
      
      林清欢惊讶道:“不吃?是吃过不饿吗?”
      
      沈煊:“就是不吃。”
      
      他有一种不为人道的怪病,没有嗅觉和味觉,从四岁开始不敢吃饭,因为吃下去的饭菜会如毒药一般让他领略肠穿肚烂的痛苦。
      
      为此他只能服用秘方丹药,并且小小孩童被迫辟谷。
      
      一开始不能辟谷又没有丹药的时候,为了活下来经历的黑暗和煎熬,不堪回首。
      
      林清欢更好奇了,还有人不吃,难道真是神仙不需要吃饭?
      
      她道:“其实我做饭很好吃的,吃过的人都这么说。”
      
      沈煊却坚持。
      
      林清欢没辙,她都不敢回家了。她看沈煊往前走,她就亦步亦趋地跟着。
      
      恰好沈煊要去的方向和她一致,是她家的方向,她且借着壮胆。
      
      沈煊余光瞥着她东张西望,紧张得不行,便道:“我会帮你把家里的阴灵驱走,然后布个阵压几道镇宅符,这样就无事了。”
      
      林清欢一听家里还有,更紧张了,她小脸都皱起来,“怎么就无事了?会不会有别的来?会不会在街上碰到?”想到走着走着碰上个鬼,自己还不知道,多膈应人。
      
      沈煊耐着性子给她解释,“人不会无缘无故碰到阴灵,都是有因果联系的,或者为债主或者有罪孽……”
      
      林清欢扬声道:“我没做过亏心事,和他们没什么因果联系,他们为什么跑到我家来?肯定是非法闯入!”
      
      她顿了顿:“如果一定有联系,那……”她看着沈煊:“说不定咱俩也有联系,要不你为什么□□跑我家去?”
      
      沈煊:“……”
      
      他发现和女孩子没法讲道理,而他不是个多话的人,在以往有人和他胡搅蛮缠他直接一走了之绝不浪费时间。
      
      他心潮起伏,忍不住随手起了一卦。
      
      算卦的人一般不给自己和家人算,因为不灵,但是遇事不决可占卜。
      
      奇怪的是,林清欢的卦象居然暧昧不清,他很少遇到这种事。
      
      他越发觉得她奇特起来。
      
      两人回了林家,还有左邻右舍在门口关注,见她回来就上前询问。
      
      林清欢解释了一下,纯属误会,大家也就散了。
      
      沈煊眉眼一动,他对林清欢道:“稍等。”说着他转身疾步而去。
      
      他一走,林清欢顿时觉得周围阴森森的,赶紧掏出手机找出一个歌单开始循环播放各种军歌。
      
      等沈煊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小姑娘坐在自家门前的台阶上,抱着膝头一脸戒备,旁边的手机里还播放着慷慨激昂的义勇军进行曲。
      
      沈煊:“……”
      
      他示意林清欢:“进去吧。”
      
      林清欢立刻殷勤地邀请他入内,进门就是之前的饭馆。
      
      她去后厨泡了一壶铁观音,又端来一盘自己炒的南瓜子,“沈大师,请喝茶。”
      
      沈煊看她那殷勤的样子可不是一定要报警的那会儿了。
      
      林清欢也不尴尬,笑得很是甜美。
      
      沈煊:“我随便找一个来问问,看和你什么关系。”他拿出那小瓶递给她。
      
      林清欢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随便找一个?这是有多少啊?她就那么招鬼稀罕?她犹豫了一下接过小瓶,“他吓人不?”
      
      沈煊看了一眼,“一个长辫子书生,你认识?”
      
      林清欢:长辫子书生?什么鬼?我认识才有鬼了呢。
      
      她一咬牙勇敢地给自己喷了一下,适应两秒钟,睁眼朝着那边看过去。
      
      最抢眼的自然还是沈煊,长身玉立,相貌俊美,冷白的皮肤看起来跟玉石一样细腻美丽。
      
      她忍不住多看了一秒。
      
      他旁边站着一个……满清遗少?面色青白俊秀带着浓浓的书卷气,一条乌黑油亮的大辫子,身上是靛蓝色的暗竹纹贡缎长袍,下面一条黑绸裤子,脚上踩着一双黑面白底的皂靴。
      
      我滴个神啊!
      
      如果不是他面色青白,没有一丝活人气,林清欢真看不出他不是人。
      
      “这、这位……”林清欢有点不知道怎么称呼。
      
      青年鬼拱手作揖,“在下韶望山,见过林小姐。”
      
      林清欢:“……”见过见过。
      
      “韶……”林清欢纠结了一下是公子还是老爷爷还是先生。
      
      韶望山:“在下行三,人称韶三爷。”
      
      林清欢:还跟我装大爷了呢,你个清朝老鬼!
      
      “咱们人鬼殊途,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可别来个狗血的转世恋人,她吃不消这个。
      
      韶望山顿时矜持起来,忸怩了一下,“在下无意冒犯,委实是想吃小姐亲手做的饭菜。”
      
      纳尼?
      
      林清欢惊讶地看着他,吃、吃饭?鬼找她吃饭?
      
      韶望山看她一副被雷劈的模样,忙解释,“我们鬼灵死后大部分不能立刻投胎,需要在天地间等待。这期间饥饿难耐,虽然不会再饿死,但是那饥饿的煎熬却胜活人百倍。而林小姐的饭菜,我们……能吃。”
      
      按照他的说法,他们这些不能投胎的鬼灵,会生出一种类似生前饥饿感的空虚来,无底洞一样,吃饱饭就能缓解。
      
      可他们吃不了阳间食物,虽然有香火可以增加阴力,却于那种空虚感于事无补。虽然他们不会再饿死,却特别煎熬,简直想再死一死。
      
      一直没说话的沈煊开口,“所有阴灵都如此?”
      
      韶望山解释:“非也,是我等守法良鬼才如此,我们是在阴司登记的合法鬼灵,不做凶恶之事。而那凶恶之徒,就靠作恶、害人甚至吞噬其他阴灵的阴气或者活人的阳气、元魂来填补空虚。”
      
      他说得正气凛然。
      
      沈煊:“她做饭,你们能吃?”
      
      韶望山点头,“然。”
      
      沈煊看向林清欢,眼中闪过一丝异色,随即他鼻端闻到一股淡淡的气息。那气息清淡却好闻,他没有一点不舒服,就好像……他自小尝不到味道,竟然无法形容这是什么感觉。
      
      他转首看向桌上的那壶茶,犹豫了一下端起茶壶,一手扇风轻轻嗅了嗅,那味道浓郁了些许,越发让人舒服起来。
      
      这是茶的味道?
      
      沈煊万分震动,他这是闻到了气味?
      
      他从小闻不到气息,尝不到味道,没想到居然在这里恢复了嗅觉,简直不可思议。
      
      这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林清欢疑惑地看着他,不懂什么意思。
      
      沈煊把茶壶放回去,问韶望山,“茶水也一样?”
      
      韶望山:“林小姐给的就能。”他看向林清欢,眼神里满是期待。
      
      林清欢犹豫了一下,又看沈煊。
      
      沈煊朝她点点头。
      
      林清欢就捧起茶壶,翻开两个薄胎白瓷茶碗,斟了两碗茶。
      
      “哗啦”,金黄色的茶水注入茶碗,顿时有一股兰花香气在周围弥漫开来。
      
      韶望山闭上眼睛,陶醉地深吸一口气,“茶汤浓艳如琥珀,香气馥郁如兰花,这绝对是正宗的安溪铁观音。”
      
      他将茶碗小心翼翼地捧起来,又点评道:“这是德化颜家的薄胎白瓷,声如磬,薄而透,好瓷器。”
      
      闻过之后轻轻呷了一口,顿时一股甘美醇厚的滋味弥散在口腔中,“齿颊留香,回甘隽永,好茶,好茶!”
      
      他一边夸一边状若流泪,“失礼,失礼,多少年没品过茶了,真是梦回家乡情切切,泪湿衣襟思悠悠,好茶,多谢林小姐。”
      
      他朝着林清欢拱手,从袖中摸出一枚梅花饼状的小银锞子,“小小意思,聊表茶资,还请林老板笑纳。”
      
      一碗茶,林小姐就变成林老板了。
      
      林清欢看着掌心的银锞子从轻若无物变成有重量的实物,简直不可思议,就是有些过于冰凉。
      
      韶望山还好心给她解释:“积年老鬼,有些许法力,能拿动一点东西。”
      
      弄清楚身边鬼的意图,林清欢松了口气,要是鬼都这样礼貌守法,还真没什么好怕的。
      
      她看韶望山给自己的银子,就一杯茶水不好意思笑纳,她就还回去。
      
      韶望山却道:“金银之物,于我等已经无用,林老板收着当个玩具吧。”
      
      沈煊看那上面缠绕的阴气,默默地把那银锞子拈过去,轻轻吹一下将上面的阴气吹散,重新放回林清欢手里。
      
      林清欢便觉得那银锞子不那么冷了。
      
      她对韶望山道:“那我再送你一些吃的吧。”
      
      她转身走到壁橱那里,掏出自己的囤货,瓜子、糖果、绿豆糕、桂花糕、千层饼,一共好几样,她装了好几个小袋子,然后汇总在一个大塑料袋里,又顺手装了几瓶矿泉水。
      
      韶望山感动得连连作揖,接过东西跟林清欢告辞。
      
      他走后,林清欢还有些不敢置信,跟着看了看,直到他走到对面墙角的阴影里,那里人影憧憧,一排影子朝着她作揖。
      
      林清欢浑身麻了一下,冷飕飕的,赶紧关门。
      
      沈煊上前在她家黑油木板门里面门楣高处连贴了三道符箓,顿时一股看不见的灵力波扩散出去,如水波一般荡漾。
      
      林清欢感觉一阵舒爽的微风拂过脸颊,带着淡淡的竹林特有的清香,她的五感特别灵敏,就算再淡的味道都能闻到。
      
      “这是什么?好好闻啊。”
      
      沈煊看了她一眼,她居然可以闻到灵力的味道?

  • 作者有话要说:  
    ————
    谢谢宝宝们打赏:
    木头扔了一颗地雷
    草里金扔了一颗深水鱼雷
    止归零扔了一颗地雷
    止归零扔了一颗地雷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