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锁神符 ...

  •   符箓封门,外面的鬼灵们立刻就感觉一阵霸道的灵力汹涌散开,眼前出现了一座灵光闪闪的大门。
      
      那三道符箓就是门锁,除非主人允许或者灵力比它们强大可以破坏掉,否则别想进去。
      
      馋鬼开始哀嚎:“呜呜,非请勿入,不能进去闻味儿了。”
      
      白胡子老鬼:“三爷已经认识林小姐,她是个人美心善的姑娘,知道咱们无恶意,以后肯定还会卖给咱们的。”
      
      韶望山:“各人去准备财物吧。”
      
      众鬼灵们得到了路子,有了盼头,兴致高涨,三五成群地跑了。
      
      饭馆里,林清欢酝酿怎么跟沈煊套近乎的事儿。
      
      “沈大师,喝茶。”
      
      沈煊:“叫我沈煊便是。”
      
      林清欢:“沈道长,之前误会你,不好意思。”
      
      沈煊:“……无妨。”
      
      他坐下,慢慢端起茶杯,已经淡冷的茶汤依然沁着丝丝缕缕的香气,这种味道让人留恋难舍。
      
      从未嗅到过味道的他,知道这是茶香,这种诱惑甚至比那些鬼灵们对食物的诱惑还要强烈。
      
      难以抗拒。
      
      但是喝下去是毒药还是食物,还不敢定论。
      
      他脑海里搜检着自己看过的书籍,想找出对应的词汇来形容这种味道和感觉。
      
      林清欢一双水润的眸子盯着他,长而翘的睫毛忽闪忽闪,带着一种蛊惑人心的力量。
      
      沈煊看了她一眼,心里涌上一股冲动,抿了抿唇角,然后把那盏茶喝了下去。
      
      林清欢:他干嘛跟喝药一样?
      
      微微冷的茶汤进入口腔,立刻有一股淡冷的茶香弥漫开,些许滑过喉咙进入胃里,既没有带来刀割火烧般的感觉,也没有肠穿肚烂的痛苦,反而……凉凉的润润的,说不出的舒服。
      
      原来这是喝茶啊。
      
      林清欢紧张地看着他,看他严肃的表情,紧蹙的眉头,真生怕他掀桌愤然离去。
      
      下一刻沈煊又自斟一杯,这一杯热热的,他先喝了一口,然后开始细品。一种醇厚的感觉,也许就是韶望山说的馥郁香甜,回味悠长?
      
      他把书上看来的一些词汇对照,找几个最适合当下口感的评价,记住这个感觉、味道、气息。
      
      一时间,竟然觉得美不胜收。
      
      看来,做人能吃喝,才是人生至乐。
      
      他放下茶盏,刚要告辞,前胸衣领处突然被撑开一点,露出一个黑底白花的小脑袋,“唧唧,林清欢好香,林清欢好吃,我喜欢。”
      
      林清欢循声望去,激动地拍拍手,“哇,你有宠物,好幸福啊!”
      
      沈煊面无表情,一掌拍过去,把那小东西给摁回衣服里面。
      
      “唔唔唔,拍死我了!”
      
      林清欢也跟着着急,歪着头看过去。
      
      她最喜欢宠物了,依着她的性子想养四只猫三只狗,哪怕鸟也可以。可她妈妈不肯,不许家里养任何宠物,说猫会掉毛,狗会拆家,反正总有理由就是不许养。
      
      她看沈煊居然有一只鸟宠,简直羡慕得不行。
      
      等等……他的鸟宠会说话?
      
      林清欢瞬间瞪大了眼睛,指着他的胸口,“你、它、它是什么?”
      
      沈煊伸手探入怀中,抓出那只小鸟放在桌上。
      
      小鸟做出害羞状,立刻用翅膀捂住脑袋,却又悄悄探出来偷偷观察林清欢,圆溜溜的小眼特别机敏。
      
      林清欢蹲在桌前,好奇地打量着小东西,它小小的连只麻雀大都没呢。
      
      只见它浑身鸦青的羽毛,嫩黄的小爪子,只有头顶一撮竖起的扇形白毛,小嘴巴还是金色的。
      
      “这是……八哥?”
      
      沈煊:“不是,它是一只……”
      
      小鸟:“嘎,我是一只小鸭子。”
      
      林清欢:“你是……乌鸦?”
      
      小鸟:“人家叫小渡,不是乌鸦。”
      
      小渡?林清欢看看自己放在壁橱上的那个语音小精灵小度,就笑起来,“小度小度。”
      
      “主人,肿么了?”语音小精灵开始说话。
      
      小渡循声歪着头看过去,非常好奇,学着那语调:“肿么了?”
      
      林清欢哈哈笑起来。
      
      小渡又歪头试探着在她手指上擦了擦喙,“林老板,小渡饿。”
      
      林清欢看向沈煊,“有瓜子或者小米,它能吃吗?”
      
      沈煊:“不必麻烦,我们这就告辞。”
      
      他朝着小渡伸手,想让它跳到自己手指上来,谁知小渡一个猛子扎进林清欢怀里去。
      
      “不嘛不嘛,人家饿,要吃饭饭。”它把小脑袋在林清欢脖子上蹭蹭,舒服又享受地唔了一声,“小姐姐好香啊。”
      
      沈煊脸都黑了,打一个响指,手指头一勾一捏,小渡就回到他的掌心里。
      
      “啊——小姐姐救命,我是被他绑架的。”小渡在他手心里开始挣扎。
      
      林清欢劝道:“我去给它拿点吃的吧。”
      
      她去拿了一点小米和一把瓜子仁过来。
      
      小渡哧溜就跳到林清欢怀里去了,“人美心善的林小姐。”
      
      林清欢给它喂小米,问沈煊,“小渡是不是有什么特殊能力啊?”
      
      沈煊:“话多。”
      
      小渡浑身的毛炸起来,“阿拉屋里嘎啦黑渣……”
      
      林清欢笑弯了眼睛:“哇,它好可爱啊。”
      
      沈煊冷眼看着。
      
      这小东西对别人傲得很,有鬼有人的时候不肯露面吱声,没想到对林清欢那么自来熟。
      
      看来还是她体质特殊,它感受到了。
      
      沈煊之前打翻她的饭桌很抱歉,现在帮她解决阴灵之事又贴上符箓便觉已经弥补,孤男寡女不便久留,他示意小渡告辞。
      
      小渡却把小身子窝在林清欢的手心里,故做不懂。
      
      林清欢看他态度依依不舍地把小渡递过去。
      
      小渡理直气壮,“你打翻人家饭桌,害得小姐姐害怕,我得替你赔偿,安抚林小姐。”
      
      它哧溜钻进林清欢棉袄袖子里,窝得心安理得。
      
      沈煊:“……”
      
      林清欢试探,“要不……让它呆一晚上吧。”她好喜欢这个小宠物,好想也有一只啊。
      
      沈煊看一人一鸟相见恨晚,那小东西赖在喜欢的人身边,除非他强行抓回来或者真有要事,否则它不会动弹。
      
      他只得道:“这小东西略有点用处,可以预告一下危险。”
      
      小渡:“嘎嘎!”
      
      沈煊又看了小渡一眼,见它的确没有要跟自己走的意思,知道它贪恋林清欢特殊的体质,“明日来接你。”顿了顿,他盯着小渡无声警告:不许碎嘴子。
      
      小渡:“嗷~~”
      
      沈煊跟林清欢告辞离去。
      
      林清欢立刻关大门,捧着小渡飞奔回后院准备鸟窝,水碗、小米碗。
      
      她云养了好几只宠物呢,现在终于能过把瘾——主要是妈不在,她就当这小宠物是飞进来的麻雀,反正也不会像猫狗那样掉毛拆家的。
      
      软软的鸟窝,还有几个玩具。
      
      她把小渡放进去,把鸟窝放在床头柜上,她则钻进被窝和小渡说话。
      
      小渡跳上她的枕头,躺在她浓密的头发里,把金黄的小嘴在她头上磨了磨,心满意足地躺下打盹。
      
      林清欢看它犯困就闭眼,安安静静一言不发,她心里软软的,不再害怕。
      
      她在关系好的同学、朋友群里聊了一会儿,并没有把自己见鬼的事情告诉好朋友,生怕他们担心,还是自己消化得好。
      
      十点她给爸妈发个晚安消息也睡了。
      
      凌晨两点,小渡突然睁开眼睛,它好奇地盯着林清欢手上的指环,那指环正一闪一闪地发着清光。
      
      然后林清欢就坐起来,打着哈欠起身下了地。
      
      但是床上还有一个林清欢!
      
      小渡浑身的毛炸起来,“嘎、嘎!”
      
      床上的林清欢却没动静,起来的林清欢也没搭理它,顾自往外走,茫茫然跟没有神智一样。
      
      小渡急得用力拍打翅膀,用尽全身力气推林清欢的脸,可她一无所知。
      
      “起来,起来!”它开始啄林清欢的手指,啄那个戒指,“笃笃笃……”
      
      这时候那个林清欢已经飘出去,看样子要去外面。
      
      小渡发急,猛地啄在林清欢的虎口处。
      
      “啊——”林清欢一下疼醒了,外面那个林清欢也咻地瞬间回到体内。
      
      她揉着手,“疼死了疼死了!”她打开床头灯,就看小渡站在床上正蹦跶得欢。
      
      “小渡,你干嘛呢?”
      
      小渡:“它在闪。”
      
      林清欢看了看,“没啊。这是我外婆留给我的戒指,怎么啦?”她抬起来看看,深褐色的戒指,不知道什么材质,非木非石非金属,戴习惯了也没留意过。
      
      小渡不说话了。
      
      林清欢打着哈欠,“睡吧,好困。”她躺下继续睡了,小渡却站在旁边,小眼睛瞪得溜圆盯着她。
      
      好在她并没有再起来。
      
      林清欢一觉睡到天亮,照例打了一晚上小怪兽,她做梦打怪兽也是惯例没什么好怕的。
      
      只要不做那个自己要死的梦就行。
      
      小渡窝在她棉袄的风毛领子里,贴着她的皮肤,又香又软,发出开心地咕哝声。
      
      林清欢去开门,发现沈烜站在门外。
      
      清晨寒风凛冽,他还穿着运动服,也没有穿大衣,但是人家并没有瑟瑟缩缩的,这让林清欢无比羡慕。
      
      她要这样穿,得浑身烀满暖宝宝跟木乃伊差不多。
      
      “沈先生,你来了怎么不敲门啊?”
      
      沈煊:“刚到。”
      
      林清欢开门请他进去,想说要不要在这里吃早饭,她舍不得小渡想多玩一会儿。
      
      沈煊却道:“有事去办,需要带走它。”
      
      小渡知道他真有事,蹭蹭林清欢,“小欢,等我哟~~”
      
      沈煊被它那声小欢给惊得眼梢挑了挑。
      
      林清欢恋恋不舍地把小鸟还给人家,还送上一小袋小米和瓜子仁。
      
      小渡蹦到沈煊耳边叽叽叽叽说了一通。
      
      沈煊抹开灵目朝着林清欢看过去,按照小渡说的,这女孩子晚上元神无意识出窍,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尤其她出窍的时候懵懂无知,分明就是不完整的元神。
      
      元神出窍就是魂儿离体,一个主动一个被动而已。
      
      有些邪灵最喜欢勾引人的魂儿出去。人之所以不受邪灵侵扰,就是有强大肉身的血肉之气保护。
      
      普通人魂儿离体自己回不去,时间一久不死也是痴呆,就算他,也并不敢随便元神出窍。
      
      而且落梅街情况特殊,她若溜到外面容易遇到危险。
      
      小渡用小脑袋拱他的脖子,让他赶紧想办法帮帮林清欢。
      
      沈煊从装备包里拿出一只细长的竹筒,对林清欢道:“能麻烦装杯井水吗?”
      
      林清欢就拿了去后厨给他装水。
      
      沈煊趁她出去的时候,左手夹出一张空白黄符,指甲划破食指尖,以血为墨飞快地在符纸上画了一张锁神符。
      
      血迹淡淡却灵光灼灼,符成而痕迹隐去,变成一张空白符纸。
      
      他夹住那张符纸甩了几下,就叠成规整的三角形。

  •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发红包,宝宝们多多留言嘛,求收藏和留言。
    冬天的新坑,冷得瑟瑟发抖,嘤嘤嘤~~~
    ——
    真的不吓人,就是美食、日常、小言情。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