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大佬 ...

  •   她打量他一眼,这男人生得十分帅气,一双凤眼外挑内勾,气质矜贵清冷。
      
      你说人模人样你干点啥不好,非要耍迷信!
      
      男子看她有些气急败坏,便报上名号:“这位道友,在下沈煊。”他寻思按照自己的名头,凡是业内人士没有不认识的,应该不至于太难缠。
      
      林清欢确定他是个憨批,道友?谁和你是道友!我看你是个冤家!
      
      她只等附近派出所的王叔叔过来,那是老警察,大家都熟悉得很。
      
      沈煊扫了一眼厨房,以为她计较这个,便道:“抱歉打碎你家东西,我会赔的。”他从裤兜里掏出钱包。
      
      林清欢:“你不要避重就轻,是几个碗的事儿吗?大晚上的你跑到我……不对,我明明关了门的,你□□进来的!你这叫私闯民宅意图不轨!”
      
      沈煊有些无奈,摊开双手,“抱歉,情况太紧急,那鬼将本领高强,我怕……”没说完,他狐疑地望向林清欢,手里扣住一张符箓,“那东西……是你驱使的?”
      
      他追那鬼将一天,它却突然冲入这家院子,之前还躲在她身后避开他的攻击,却没有伤害她。
      
      林清欢一跺脚,“等警察来了再说吧。”
      
      有病吃药!
      
      □□跑到她家来跳大神,装神弄鬼,打碎她的餐具,这会儿又污蔑她养鬼。
      
      你叔和你婶都不能忍!
      
      沈煊看了一眼她家厨房按照八卦方位绘制的符,挂的一些镇宅小法器,还有厨房里遗留的浓郁阴气,虽然杂乱却看得出有些道行。
      
      看来她家养了不少鬼,役阴鬼的本领想必也很强,虽然没作乱却也未必合法。
      
      既然她非要报警,那就报警吧,他便不说话了。
      
      很快王队长带着一个警察上门,看了看情况分别咨询一下。
      
      林清欢就将看到的告诉警察,重点强调他□□闯入、污蔑她养鬼、搞封建迷信等等。
      
      “王叔叔你看,他还把我的饭打翻了,真可恶!”
      
      王队长看着地上的排骨和面条,想着林清欢那美好的手艺,很替这顿饭惋惜。
      
      他又去问沈煊。
      
      他看沈煊个子很高,相貌出众,虽然只穿着一身普通的运动服,但是气质矜贵超群,声音清冷磁性非常好听,这么一打眼就是闺女追的顶流小生。
      
      “小伙子,哪个剧组的,出来体验生活?”他以为沈煊是剧组演员,为了找灵感特意到老街这里来采风呢。
      
      落梅街后面有个梅花观,都有上千年的历史。
      
      沈煊不说废话,直接掏出证明自己合法身份的证件递过去。出门在外,这个是必备的,专门应付不明内勤胡搅蛮缠之辈。
      
      王队长打开看了看,照片、个人信息、颁发单位,还带着很清晰的钢印。
      
      林清欢探过头来,瞅了一眼,“王叔叔,这东西街上就有卖的。”
      
      沈煊居高临下看她,淡淡道:“你看好准了?”
      
      林清欢:“一模一样。”
      
      什么玄学会道盟,谁不会编?她拿出手机搜索一下,都没有百科信息,也没有正规的网页说明,一看就是假的!
      
      王队长觉得有点严重,别是个骗子,大晚上□□跑到女孩子家里耍剑,谁知道有什么目的?
      
      就算你长得帅,也不能洗脱怀疑。他挥挥手:“带去所里。”
      
      于是,林清欢一行人去了就近的派出所。
      
      沈煊:“警察同志,打个电话。”
      
      王队长:“你打。”
      
      林清欢瞅了他一眼,这是找靠山了?
      
      等他们抵达派出所,照常走了一遍程序。
      
      林清欢正想怎么也得把这不法跳大神份子给关几天教育教育吧?结果半小时以后,所长亲自陪着一位穿中山装的大人物赶来,气喘吁吁的,一进门也不寒暄直奔他们就来了。
      
      “沈先生,误会,误会!”那大人物上前要和沈煊握手。
      
      沈煊却没有要握手的意思,只是客气地打招呼。
      
      林清欢小声问:“王叔叔,什么情况?”
      
      王队长小声答:“这是上头市里的领导。”
      
      林清欢顿时肃然起敬,看来真是持证搞玄学的。
      
      那边寒暄两句,就把王队长叫过去说明情况,纯属误会,让他负责给林清欢一个交代。
      
      王队长知道这沈煊怕是有什么机密情况,不便于公开,他就和林清欢调节一下,让她拿点赔偿就算了。
      
      所长的意思赔她一千块,当然如果她嫌少还可以加一点。
      
      林清欢自不是为了要钱的,现在看领导们都对沈煊毕恭毕敬的,那他……只怕也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看来自己误会人家了。
      
      但是,难道这恰恰说明他……是真的在抓鬼?
      
      林清欢想到这里,整个人都有点不大好。
      
      她跟王队长告辞,出了派出所,总觉得今天格外冷呢。
      
      那边的沈煊也和人拱手告辞,并不想去做客。
      
      “沈先生,有空来局里坐坐。”领导盛情邀约。
      
      沈煊态度依然不冷不热的,“我可是无事不上门,上门无好事,观贵局气运如常……”
      
      那人秒懂,拱拱手,“哈哈,多谢多谢,沈先生有什么需要只管提。再会,再会啊。”
      
      沈煊摆摆手,告辞。
      
      他出了派出所的大门,就看林清欢站在那里好奇地盯着她。
      
      她眉目清润,天庭清朗地阁明媚,不像是走阴路子的,那她家里那些比较温驯的鬼灵是怎么回事?
      
      林清欢对上他探究的眼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凑过去,“沈道长,对不住,误会啊。”
      
      沈煊垂眼看她,“你没有修行,并非我道中人,却有聚阴的特质,这是为什么?”
      
      林清欢被他说得有点心里发麻,什么聚阴,说得那么惊悚。
      
      沈煊:“你最近是不是常出意外?比如……”他说了几个事儿。
      
      林清欢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他居然都说中了。
      
      沈煊微微扬眉,“你想知道?”
      
      林清欢下意识点点头,当然想啊,谁霉运当头不想知道呢。
      
      沈煊:“真相会让你害怕,你确定要知道?”
      
      林清欢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吧,未知的更害怕。”
      
      沈煊按照经验判断,她如果运势再低下去,不用他帮忙自己也会看到,届时周围全是只怕会被吓死。所以,自己帮她也算还了刚才的麻烦。
      
      他从自己后腰的装备包里摸出一瓶施过法的牛眼泪,对着林清欢的眼睛一喷。
      
      “啊——”林清欢猝不及防被喷了一下,眼睛里凉飕飕的还有点冲,当时眼泪就流出来了。
      
      她擦了擦眼泪,抬头想质问沈煊,却不小心看到前面老旧小区六楼天台上跳下一个人来。
      
      “有人跳楼!”她急得挥了挥手,想让沈煊一起去看看。
      
      沈煊纹丝不动,淡声道:“你再看。”
      
      林清欢瞪大了眼睛,街道还是那条街道,但是周围的空气有些不对劲,好像蒙着一层雾一样。
      
      她眼睁睁看着摔在地上的女人爬起来,又一瘸一拐地走回那个居民楼,过了一会儿,她又从天台跳了下来。
      
      “砰”惊得林清欢差点跳起来。
      
      她突然想起来,去年还是什么时候,有个女人跳楼寻了短见来着。
      
      就在这时候,摔在地上的女人站了起来,居然180°转头朝她看过来,“嘿嘿。”
      
      “啊——”林清欢吓得一头扎在沈煊的臂弯里。

  • 作者有话要说:  求留言,么么哒。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