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霉运透顶 ...

  •   林清欢觉得下午真不能睡觉,否则越睡越累还容易做恶梦。她从两点睡到了快五点,中途怎么也醒不过来,总觉得眼前人影憧憧,最后就被吓醒了。
      
      她梦见自己死了,站在葬礼上看着爸妈悲痛欲绝。
      
      她不管怎么喊怎么动别人都看不见她,正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一个黑衣男人大步走进灵堂,旁若无人地朝她走过来。
      
      她看有人终于看见自己,高兴地迎上去,下一刻却被男人一把抓在手里。
      
      “不错,是个带香味儿的小鬼儿。”他声音低沉冰冷,一下子把她冻住,张嘴就咬过来。
      
      然后她就被吓醒了。
      
      她用力胡撸了一下头发,无意识地转着食指上的戒指,最讨厌怪力乱神的东西了。
      
      小时候有个邋遢道士说她活不过二十岁,被外婆举着笤帚追了三条街,再也没敢到落梅街上来。
      
      而上月她刚过完二十岁生日,依然活得好好的。
      
      她轻哼了一声,看了看时间,却冒出一个念头:会不会是周岁?刚过的是虚岁生日。
      
      不要胡思乱想!
      
      还有看面相的说我是大富大贵命呢,从小无病无灾一生顺遂,谁娶了我旺八代的那种。
      
      她回顾一下自己这些年,除了小时候有怪蜀黍怪阿姨之类的要她零嘴吃,并没有什么特殊的。
      
      十四岁那年遇到点事儿,据说很凶险,可她自己并不记得。
      
      也见过不少事故,但那都是别人的,她只是旁观而已。
      
      但是今年上半年她开始走霉运,在学校里好几次突然浑身发冷莫名其妙滚下楼梯,用个电脑被电好几次,走在路上被楼上掉下来的花盆砸中,游泳突然就沉入水底起不来,诸如此类吧。
      
      为此烧香拜神的,但是并没有转好。
      
      后来爸妈直接给她办理退学,让她回家呆着,在家里这几个月倒是平平安安没什么意外。
      
      爸妈说是请的神做的道场管用,更把她拘在家里不许出门,他们不在家还托付要好的邻居们照顾她。
      
      前阵子妈妈的老毛病又犯了,去医院看不管用,爸爸需要带她去找从前看过的一个老大夫。
      
      那位老大夫在深山僻静处,不好找,爸妈去多久也不定,而且山里信号不行,也不能每天和她联系。
      
      爸妈太迷信,非说外面不安全,让她不许离开家五里之外,逛街就在家门口。反正这条老街开满各种铺子,想买什么都有。
      
      他们还拜托四邻们帮着送米粮肉菜之类的,有事替她办,反正不需要她出远门就是。
      
      她不以为然,请的神只在家里管用,出门就不行了?但是为了安抚爸妈,她还是乖乖呆着,谁让她是乖宝宝呢。
      
      她看了看月历牌,今天是妈妈的生日啦,不如晚上做个寿面吃吃,顺便和邻居们一起分享感谢他们的照顾。
      
      她爸妈本来经营着一家叫人间滋味的私房菜馆,有将近二十年的历史,老手艺老招牌,不过两个月前关门了。
      
      厨房还是饭馆的配置,宽敞齐全,是林清欢喜欢的。
      
      她做饭的手艺遗传自外婆和爸爸,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妈妈都说她做饭更好吃。
      
      因为受了惊吓,她决定做点好吃的安慰自己。
      
      钩子上挂着早上肉铺老板送来的三斤肋排,就做个蒸酥排骨好了。
      
      她净手穿上厨师围裙戴上帽子,装扮利索开始处理食材。
      
      排骨不需要焯水,直接洗净吸干水分,打入适量的土鸡蛋,撒上细盐,加入自家秘制的调料粉,抓上几把淀粉,抓匀腌制。
      
      然后她调配面粉做拉面。
      
      面粉里加入一定比例的细盐增加筋性,加入鸡蛋,再加上一定比例的自制灰粉。
      
      这灰粉相当于蓬灰,是爸爸用植物的根茎自己烧制出来的,做拉面特别筋道好吃,还有一股奇特的草木清香呢。
      
      她在学习方面表现不突出,做饭却既有天分又耐心,全神贯注的时候整个人都在发光。
      
      她并不知道,周围一大圈不同时代、不同年龄、不同服饰的“人”正在欣赏她做饭的样子。
      
      他们有的盯着她手里的面,有的盯着她的人,眼冒精光,一脸痴迷。
      
      她和面功夫的也是爸爸教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般带着股子写意,潇洒优美。
      
      面团在她纤细幼嫩的双手间成型,哐哐地摔在面板上,再捣、揉、抻拉摔打一气呵成。
      
      “她可真美啊,做的饭菜和她的人一样又美又香,要是我还活着,一定能把她捧成顶流!”
      
      20岁的她还是少女的模样,身形纤细高挑,神情恬淡。肤色细腻柔嫩,细小的茸毛在光线的照耀下泛着莹润的光泽,一双水灵的大眼像琉璃一样剔透,让人怎么都看不够。
      
      “啊——快看,她要抻面了,这一坨面咻咻咻抻成一根粗细均匀的面条,从这边绳子上甩过去再从那边竹竿上挂下来,挂成一扇面帘子就好了,从都到尾一根不待断的!”
      
      林清欢抻了几种面条,有细细的银丝面,有韭叶状的薄片面,还有款款的裤带面,根据邻居的口味来的。
      
      他们照顾她,她也时常回报他们,相处十分融洽。
      
      抻好面条,她先去做排骨。
      
      在大锅里倒油,六成油温就一块块下排骨,炸得酥脆金黄,简直能把人的舌头给勾过去。
      
      “炸排骨了!炸排骨了,好香!”
      
      一个年头不够久,定力不够足的吊死鬼,脑袋渐渐从身子上分离,舌头也一点点伸长,想要去吃那炸排骨。
      
      可惜他只是一团看不见的气,甚至比不上空气里涌动的细微尘埃。
      
      他修行不足,饿得生出怨念,居然带起一股冷意,尤其与灶膛里的柴火、铁锅里的滚油一冲,让林清欢有点异样的感觉。
      
      她扭头看了一眼。
      
      一个着马褂的老鬼忙拽着他的舌头把头给装好,压着嗓子呵斥他“注意保持仪表,你是吊死鬼,别一副饿死鬼的样子!”
      
      馋鬼委屈得用舌头把自己的大头卷起来,开始哭哭啼啼地唱小白菜。
      
      旗袍美女鬼和长辫子书生鬼就给他打拍子,哭得一转三折的。
      
      那边林清欢炸好了排骨,盛在瓦盆里晾着,之后开始调料汁。
      
      挖几勺自家秘制的老酱,两勺老抽,倒一定比例的开水把酱料调开,再把排骨装在搪瓷盆里,放好葱片姜片浇上酱汁,然后上大锅蒸排骨。
      
      差不多要蒸五十多分钟。
      
      蒸排骨的时候,她去检查一下老汤锅,分为鲜汤和浓汤,都是爸爸熬了多少年的。
      
      并不是一锅汤熬很多年,而是第一锅时间够古老,中途根据需要添水加料,不断地卤肉熬汤骨。
      
      这么多年下来,不知道偷偷沉淀了多少岁月的秘密在里面,香气浓郁得让人有醉醺醺的感觉。
      
      她根据大家的口味,用鲜汤和老汤两种来煮面。
      
      鲜汤里面,会有鸡翅鸡杂或者鸡腿肉,浓汤里会有牛肉块、牛杂、猪骨等,味道更是出奇的好。
      
      三星灶,大锅炖排骨,两个中锅熬汤煮面,一时间厨房里白雾缭绕宛若仙境,鲜香肆意,勾逗人的味蕾。
      
      围观的众“人”跟着大锅里的汤一起沸腾:“汤的鲜味出来了!”
      
      “多少年的老汤啊,一口原汤能给你顶个跟头,必须得稀释才能闻那鲜香滋味儿!”
      
      “看那酥嫩的排骨,鲜美的面条,好想吃一碗囡囡做的排骨面啊。”
      
      “你做梦吧,让你闻味儿已经是大造化,还想吃,你怎么不想原地飞升呢?”
      
      排骨出锅,撒上芝麻、葱花、香菜,锅里的面也好了,分别浇上鲜汤和老汤。
      
      林清欢打电话叫了左邻右舍把面端走,回来自己坐在厨房里吃饭,她夹起一块排骨放进嘴里,炸得外酥里嫩,上锅蒸了以后又软嫩喷香,口感一级棒。
      
      周围的鬼灵们馋得口水直流,突然,一个敏感的鬼开始嚷嚷:“一级警报、一级警报!”
      
      一阵冷风从半开的窗户卷进来,吹得林清欢打了个哆嗦,“降温了?”
      
      她起身去关窗,却听“砰”的一声巨响,门被撞开,一股凛冽冰寒的风迎面撞到她身上。
      
      冷风呛得林清欢差点透不过气,帽子被吹掉,垂下来的碎发都结了冰碴。
      
      “啊啊——”鬼灵们仓惶四窜。
      
      紧接着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那是一个青年男子,他手里拿着一把桃木剑,身形灵活敏捷得跟猎豹一样,在并不算宽敞的厨房里腾挪跳跃,如游龙出水,如飞龙在天。
      
      如果开了灵目的话,会看到他剑光所指是一团浓得要凝结成墨汁的黑气。那团黑气如有生命一般和他缠斗,进退、攻守,斗得难分难解。
      
      林清欢自然看不见黑气,就看见一个青年背着一把剑,手里拿着一把剑,在她家厨房里嚯嚯嚯嚯地抽风。
      
      他长得很好看,有一张清秀俊美的脸庞,耍剑也很潇洒优美,跟电视里古风少年剑舞一样。
      
      但是,不管你多好看,也不耽误是个憨批!
      
      她刚要出声就见那憨批双指夹出一张黄色的符纸,手一抖就朝着一边的柴火堆丢去。
      
      “住手!”林清欢急了,这要是引起火灾那可麻烦。
      
      她看不见的那团黑气一个翻滚,扫过饭桌把林清欢的晚饭给打翻在地,噼里啪啦面条排骨撒了一地。而桃木剑追得足够紧,成功背锅。
      
      林清欢一把抄起墙根的扫帚,“你给我住手!”
      
      那团黑气咻得朝着林清欢蹿去,男子面沉如水,冷喝一声,左掌打出一股劲风,右手握剑疾刺,不让它伤害人。
      
      那黑气顺着林清欢的衣服,咻地钻进地底不见了,林清欢顿时如坠冰窖,不禁打了个哆嗦,都看见自己呵出的白气了。
      
      而青年男子的桃木剑也快如闪电,正好一剑刺向林清欢头顶,好在他剑法精湛及时收手,并没有碰到她。
      
      林清欢:“…………”
      
      黑气遁地逃走,青年也没办法,他挽了个剑花把桃木剑插回背上。
      
      他朝着林清欢拱手,“事发突然,贸然闯入十分抱歉。刚才那鬼将十分霸道,没伤着你吧。”
      
      “我看你才有鬼!”林清欢麻溜利索地拿手机报了警。

  • 作者有话要说:  宝宝们收藏一下作者,点击作者名字进入专栏收藏该作者,这样开文会提前知道,也帮大桃花增加作收,感谢!!
    ————
    挂一下大桃花的完结文:
    年代文:
    《七零之悍妇当家》:
    《七零之彪悍女知青》
    《七零之穿成男主嫂子》
    《六零年代好家庭》
    《小地主的科举之路》这个女穿男了。雷的话不要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