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留后手 ...

  •   琥珀穿过垂花门,便见鸳鸯坐在一个绣墩上倚着门绣花。
      
      她轻声笑道:“你在这里做门神吗?”然后指了指门内:“老太太命我去说改上茶规矩的事儿,我还得进去回话呢。”
      
      鸳鸯摇摇头,声音也压得很低:“罢了,什么大事呢。老太太说不许任何人进去呢。”
      
      屋内,“贾母”正对着镜子发呆。
      
      这张脸真是熟悉又陌生。
      
      玻璃虽然在此时是个稀罕物,哪怕公卿之家也不易得。但荣国府煊赫豪富,贾母又是宝塔上的尖儿,一应用度自然都是最好的。
      
      屋内除了一面磨得光滑明亮的玻璃圆镜,还有一架紫檀木的穿衣镜。
      
      “贾母”此时就站在这穿衣镜面前。
      
      屋内一个人都没有,她忽然跪下来,对着镜子里银发如丝的自己磕了个头。口中轻轻道:“母亲生我养我,自然是大恩难报,可母亲也冷眼旁观玉儿的身亡,女儿不能不怨。”
      
      “恩怨交加,女儿三叩首还报母亲。也盼着母亲去的安息。”
      
      她端端正正地磕了三个头,神情冷静漠然:“但荣国府内许多人,不但于我无恩,更害死我的玉儿,此仇隔世难忘,我自然要她们一一还报。”
      
      此时这个贾母的躯壳中,装着的却是贾敏。
      
      她死后不知怎的,魂魄飘飘荡荡,入了薄命司。
      
      在那里她见到了女儿的一生,每一幕都令她锥心刺骨:若早知道黛玉要遭受这万般苦楚,当年还不如自己带了她走,黄泉路上母女作伴,也好过女儿孤零零的叫人磋磨,连死都死的凄凉无着。
      
      及至贾敏魂魄出了薄命司,却又不由自主回到了江南,目睹了夫君离世。
      
      ----
      
      数日前江南林府。
      
      林如海将一方锦帕端端正正地叠好。
      
      病容枯槁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
      
      他咳嗽了一阵子才轻声道:“敏儿,我自知大限将至。此时将人都打发出去,也好单独跟你说说话。”
      
      贾敏的魂魄认出,那方帕子,是她入门后绣给林如海的第一方。
      
      没想到这么多年,他还留着。
      
      “咱们注定命中无子,唯有一女爱如掌珍。自打你去后,我也看破了,只怕我也不是长寿的命数,自然要为女儿早做打算。”
      
      “你生前总说起岳家待你极好,我想着,岳母必然也会好好对玉儿。于是早几年就将她送了过去。”
      
      “毕竟人啊,血缘是一回事,相处又是另一回事了。这几年玉儿长在岳母膝下,自然情分深厚。不然要是等我死了,再将玉儿托付过去,只怕就不能亲近了。”
      
      林如海一笑:“只是我也有些后悔,这几年没有自己照料咱们的女儿。这回一见,她却已经长大了。”
      
      阴阳相隔,贾敏恨死了自己无法将实情告诉林如海。
      
      荣国府哪里能护持女儿,那根本是龙潭虎穴!
      
      林如海自然不知,方寸之内,妻子的魂魄心急如焚,想要阻止他托孤给贾家。
      
      仍然自顾自说着心里话。
      
      “敏儿,这些时日,我将林家累世之财都整理了出来。依着国法,林家无嗣传承基业,未嫁的在室女可以得财产三成,其余要充于国库。”
      
      “如今皇上登基,不如太上皇对我信重。于是我便打算将咱们家的产业尽数奉给皇上,连玉儿该得的三成也不留,只为求一分情面。
      
      恳请皇上待玉儿出嫁时,御旨赐婚。若能有这样的恩典,也算是玉儿的护身符。毕竟咱们夫妻都不在了,来日玉儿要是被婆家欺负了也无人护持。有个圣旨做护身符也就好了。”
      
      林如海的目光望向窗外。
      
      “只是敏儿,防人之心不可无。虽然岳家也以豪富著称,然而我林家百万家财,说不得贾家内就有人错了主意,眛了下来。所以,我虽将此事托付给岳家,但其实早已将财产明细密折送到了皇上跟前。”
      
      “若岳家完了此事便罢,要是生了谋财之心,眛了家财,自然是愧对咱们的女儿!”
      
      林如海抚了抚面前的锦帕:“若岳家当真糊涂,太上皇在时也罢了,等太上皇一去,岳家可就要在皇上手里吃个大亏了!”
      
      他叹息之声幽微:“我只盼着不要有这一日才好。”
      
      林如海静了一会儿,勉强笑了笑,似乎在安慰自己:“敏儿,你常说起岳母疼你比儿子更甚,宁荣二府又滔天富贵,想来都是我小人之心了是不是?”
      
      “咱们的女儿必会得御旨赐婚,平安一生是不是?”
      
      林如海眼中微微沁着泪光:“可是敏儿,过了这几年,我再见咱们的女儿,却看她眉间愁绪缠绵,身子孱弱。想来外祖母再疼爱,跟亲娘也是不一样的。”
      
      他语气中伤感愈深:“我观她说话行事虽然妥帖,但没有一丝快活的模样。敏儿,若你还活着,玉儿不至于此,她不至于此!”
      
      话音刚落,林如海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身子便倒了下去。
      
      就在此时,贾敏只觉得自己魂魄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再睁开眼时,面前已经是荣国府诸人了。
      
      而她花费了一整个白天,才确认了这件发生在自己身上,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的魂魄,居然占据了贾母的身子!
      
      贾敏垂目:她天生聪慧,又嫁入林家做了许多年当家主母,心中自有丘壑。
      
      于是哪怕突然到了这里,占了贾母的身,又穿到这样一个特殊的时间点,她很快也就理清了思路。
      
      贾敏是恨,恨不得贾家这些人死光算完,给自己女儿陪葬。
      
      可她有比恨更重要的东西:此时她的玉儿还没有死,还好好的在江南,等再过几个月,自己就能见到她了!
      
      无论如何,她不能让女儿再过那样的人生。
      
      贾敏望着镜子:今日过后,我就是荣国府史太君了。
      
      她唇角微微一动,露出了一个和气的笑容:这个身份实在很好,整个荣国府没有比这个身份更高,更适合照顾女儿的了。
      
      而更妙的,是这个时间点:如果她没有记错,三个月后,贾政的生日,正是元春封妃之时。
      
      她的声音轻飘飘打着旋散在空中,冰凉讥诮:“真是件花团锦簇的喜事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