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改规矩 ...

  •   京城宁国府。
      
      只见大门上门灯朗挂,两边一色戳灯,便是晚间也能照如白昼。
      
      穿孝仆从两边侍立,都是白茫茫的,看着简直像两排纸人。
      
      内宅一处抱厦内,门口和廊上挤挤挨挨站了许多婆子。但都是低眉搭眼,噤若寒蝉。你推我我推你地不敢进去。
      
      站了半晌,有一个婆子就忍不住嘟囔道:“若是从前咱们奶奶管家,哪里这般唬人?偏生小蓉大奶奶没了,奶奶又卧病,请了这西府的琏二奶奶来当家。这才多久,咱们已然吃了许多苦头。说起来这位松松手也罢了,她又不是咱们的正经主子……”
      
      这婆子话音未落,就被旁边人拍了一下,叫她噤声:“你疯了!琏二奶奶赏人板子可不留情。”
      
      众人一片愁云惨淡:宁国府主子少,后宅内唯二的两个正经主子,尤氏宽和,秦氏温柔,下人们日子原本十分好过。
      
      偏生贾蓉之妻秦氏忽然一病过世,连带着尤氏也病倒。现如今管家的是荣国府贾琏之妻王熙凤。
      
      ----
      
      此时,内室安坐的凤姐儿心里烦躁的很。
      
      她早已杀鸡儆猴,在宁国府立过威风了,所以此时晾着外头等着回事的媳妇婆子们,倒不是故意摆架子,而是真有缘故。
      
      凤姐儿心情不好,脸上自然就带出厉色来,两弯柳叶眉几乎要竖起来,一双丹凤眼更是凌厉,看起来杀气腾腾的。
      
      哪怕是平儿也心里打鼓,不敢往前凑。但到底不敢耽误差事,于是只得硬着头皮上前,放柔了声音道:“奶奶,老太太打发琥珀来了。”
      
      凤姐儿再燥,到底不敢耽误贾母的事儿,于是暂且将地上跪着的两个犯错的媳妇子扔下不管,先管平儿这里。
      
      “还不快将人请进来。”
      
      琥珀生的细巧瓜子脸面,眉目娟秀,笑起来还有一个小酒窝。
      
      此时见了凤姐儿便见礼:“二奶奶。”
      
      她虽不如鸳鸯那般得脸,到底也是贾母屋里一等大丫鬟,凤姐儿也客气得很,于是将刚才竖着的眉毛放平,做出和颜悦色的神色来。
      
      荣国府的规矩:长辈屋里的大丫鬟,年轻主子都得尊重些,少不得唤一句姐姐。
      
      于是凤姐儿笑道:“琥珀姐姐怎么来了?老太太可大好了?”
      
      说着站起身来。
      
      贾母既然打发了人来吩咐事情,凤姐儿自然要站起来听,她也是公侯小姐出身,便是往日骄傲些,这些体统规矩也是不会错的。
      
      琥珀轻声道:“老太太方才说起,府里从前吃了饭便吃茶的规矩,于保养身子无益,以后用过饭,过一刻后再上茶。还请琏二奶奶叫他们从此后都改了吧。”
      
      平儿听到这,心里就是一咯噔。
      
      凤姐儿应了,又与琥珀寒暄了两句,表达了对贾母的关怀后,这才叫平儿送琥珀出去。
      
      等平儿转回屋内,就发现凤姐儿的两根眉毛,果不其然气的完全竖起来了。
      
      平儿战战兢兢低下头,不敢说话。平儿从来跟着王熙凤,眼里是只有她的,此时虽不敢明说,但未免觉得贾母偏这会子要改府里这吃饭喝茶没要紧的规矩,实在是不心疼人。
      
      现在是什么时候啊,哪有功夫管这些琐事!
      
      年前林姑老爷的书信寄来,只道身染重疾,于是琏二爷亲自送林姑娘回去。前几日有人从南边回来,说是林姑老爷已然没了。
      
      既如此,贾琏还要继续留在江南完成一应丧仪,短时间内是回不来的,荣国府这边自然少不得王熙凤多费神。
      
      偏生上个月宁国府的小蓉大奶奶又突然一病没了,尤氏卧床不起,整个宁国府乱的一锅粥一样,只得将王熙凤请了来照管家务。
      
      一时间王熙凤也算是铁肩挑重担,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将两府的事务一起管起来。
      
      谁知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几日也是巧了:赶上缮国公诰命亡故;西安郡王妃华诞送寿礼;镇国公诰命生了长男预备贺礼;因此忙的凤姐茶饭也没工夫吃得,坐卧不能清净。
      
      要单如此也罢了——平儿很知道自己主子,最是个喜欢揽事办,卖弄才干的,丧葬大事这样的麻烦事儿,换了旁人躲都来不及,王熙凤却是主动要求顶上,好显露自己本事。
      
      这会子求仁得仁,两府上下都由她调度,她也算心满意足。
      
      只是忽的又出了一件大事:昨日老太太逛园子散心的时候,叫一枝掉下来的树干正中脑门,可谓是当头一棒,当场就晕了过去。
      
      这下子两府才是真正的人仰马翻。
      
      秦可卿再如何,也只是个小辈儿,贾母可不一样,她是老封君,是四大家族现存的辈分最高者,是荣国府的定海神针。
      
      她要是有个好歹,贾家才真是天都塌了。
      
      于是启帖、请太医、熬药、还要打跟着下人、砍了那棵该死的树,少不得闹了个通宵。
      
      直到今天清晨,贾母才悠悠转醒,只是神色茫然。
      
      自贾赦贾政起所有围观晚辈都吓了一跳:老太太可是被砸中了头,如今看这眼神发直不认识人,不会是给砸傻了吧!
      
      好在片刻后,贾母就恢复了神智,只是心情极差地将众人都撵了出去。
      
      在赵太医拍着胸口保证老太太除了心绪不佳,身体绝无无碍之后,贾家从上到下才放下心来。
      
      荣国府上下一夜通不曾睡,见贾母不肯再见人,自然都作鸟兽散。旁人还可以去歇歇,唯独王熙凤,熬了一整夜后,还得马不停蹄地处置两府的事务。
      
      这心情能好就有鬼了。
      
      方才两个来回事领东西的媳妇子算错了账,已经叫她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出气,这会子还在地上跪着呢。
      
      于是外面那些等着回话的下人们,才都畏畏缩缩不敢进门。
      
      实在是二奶奶今儿这脸色实在太难看,就差把想打人板子写在脸上了。
      
      王熙凤本就忙得晕头转向,心烦意乱。
      
      再一听贾母这会子非要改府上的规矩,凤姐儿自然更加不爽快。虽然这事不大,但从上到下吩咐下去,大厨房和茶房都得安排到,也是琐碎。
      
      其实事情大小也罢了,主要是没这么个理儿!
      
      平儿都能想通的道理,王熙凤自然更明白:贾母这就是不心疼她。
      
      不管平时嘴上怎么夸她,到底不将她放在心上,所以不体谅她。明知王熙凤现在两府眉毛胡子一把抓,肯定焦头烂额,还非要办这些没要紧的事儿。
      
      于是凤姐儿深吸了两口气才挤出一个笑来:“老太太有精神提点我们,自然是身子骨大好了。平儿,打发人去回老爷们太太们,请他们放心。”
      
      老太太都能给人找麻烦了,可不就好了吗!
      

  • 作者有话要说:  热烈欢迎各位小可爱留爪,收藏~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