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诸女眷 ...

  •   春光明媚,荣熹堂内树影扶疏,吹进来的风都带着花朵的甜香,催人欲醉。
      
      临窗大炕上铺着猩红洋罽,王夫人正倚在石青金钱蟒引枕上,一边看着花,一边跟周瑞家的闲扯。
      
      右边几上汝窑美人觚里还插着一支娇艳欲滴的芍药。
      
      王夫人年纪渐长,对花儿朵儿的不甚在意。只这支芍药是宝玉特意摘了来插瓶送她的,她才摆在这里。
      
      看着这样好的天光,王夫人的心情也就放松了些,缓声道:“我瞧着老太太身子骨虽无碍,但情绪却极差,见了咱们就说头晕心烦,竟将服侍的人也一并撵走了,这可是少见。
      待晚间去请安前,你先寻个空将鸳鸯叫出来,问问她情形才好。省得一头撞上去,白挨老太太一顿。”
      
      王氏虽然这样嘱咐,倒并没有多想什么:贾母心情不好也难免,毕竟谁被一根大树枝子照着脑门给砸晕了,也不会快快乐乐的。
      
      周瑞家的连忙应下,微不可见地撇了撇嘴,轻声道:“太太说的是,只是鸳鸯这丫头,倒不是个好相与的。事关老太太,口风紧得很。我按着太太的意思,给她示了几回好,她都装憨,一点不肯应下。”
      
      王夫人对着光看着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道:“不过是个丫头,仗着老太太疼她罢了。既如此,你也就少理会她。”
      
      周瑞家的跟着王夫人,一向是眼高于顶,给自己的定位就是未来的赖嬷嬷。
      
      赖嬷嬷是谁?
      
      那是贾母的陪嫁,荣国府最老资格的嬷嬷。不但自己有体面,连着儿子都靠着荣国府,免了奴籍不说,还捐了官正经当起了官老爷。
      
      如今赖嬷嬷早已不当差,在自己家里,也是老封君一般多少丫鬟伺候着,只闲了来跟贾母斗牌说话,连邢王二位夫人,都得给她几分脸面。
      
      同为陪嫁丫鬟,周瑞家的一直在以同行前辈赖嬷嬷为目标奋斗着。
      
      对于鸳鸯不识抬举的做法,周瑞家的很看不上:这丫头靠着老太太眼下是风光的很,可将来,这个家早晚不还要落在太太手上?现在不给太太面子,简直是鼠目寸光。
      
      ----
      
      王熙凤在眼下加扑了一层粉。
      
      哪怕她中午小憩了一会子,却仍然觉着脑仁生疼,可见还未歇过来。只是到了晚膳的时候,凤姐儿作为孙媳妇,自然要过来伺候贾母用膳。
      
      要说往日偶尔还能告假,今儿却是不成的。
      
      毕竟昨天贾母刚刚被砸晕了,今日还在病中,她不但要来,还要规规矩矩地按点来。
      
      刚过了垂花门,凤姐儿便见王夫人扶了金钏儿的手过来。
      
      于是忙上前两步,问过安后,扶着王氏另一只手,低声道:“姑妈,今日老太太叫人去告诉我,把家里上茶的规矩改了。”
      
      说着把琥珀的话一一道来。
      
      王夫人眉毛微微一蹙:“这是咱们府上多少年的旧例了,老太太怎么忽然想起这一茬来。”
      
      凤姐儿笑道:“说不得是赵太医顺嘴说了些什么吧。老太太上了年纪,重视养生也是有的。”
      
      荣国府常年走的是王太医,只是贾母昨日被砸,属于外伤,这才特意请了一位擅长此道的赵太医来。
      
      王夫人点头:“老太太既说了,就如此办吧。”
      
      横竖不是什么大事。
      
      她侧头看着凤姐儿:“倒是这事儿你可跟大太太说过了?”
      
      凤姐儿凤眼一挑,含笑道:“姑妈也知道我,现在管着两府里的事儿,忙的脚打后脑勺,哪里能为这没要紧的事儿就满府里跑着告诉去。等到用膳的时候,不就都知道了?”
      
      王夫人也就是一笑。
      
      果然叫王熙凤进门没错,处处都帮衬着自己。
      
      今儿这上茶的规矩改了,王夫人知道,邢夫人却不知道。
      
      要是邢氏运气好,见了上茶的异样不吭声也就罢了,要是她当着贾母面说了什么,以贾母今日的心情,估计邢夫人又要倒霉。
      
      姑侄两个相视一笑,一同进入荣庆堂。
      
      邢夫人与李纨并三春姐妹已经到了。
      
      三春是晚辈,当然要早些来候着。
      
      邢夫人则是为着从东院坐马车过来,自然要早些出发,免得误了时辰被贾母排揎。
      
      此时看着王夫人带着凤姐儿进来,两人亲亲热热,邢氏鼻子里就哼了一声。
      
      只哼一声还不过瘾,索性放下手里的茶开怼:“可见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人,比我这外三路的婆母自然是强远了。”
      
      此时贾敏正在内间换吃饭的大衣裳,因知道她心情不好,所以服侍的珍珠和鹦鹉都手脚轻的像猫。
      
      邢夫人的声音又尖,于是轻易地传入了贾敏的耳中。
      
      她心道:难怪邢氏占着长嫂的名分,对上王氏还处处落下风。实在是有些蠢笨在身上的。
      
      贾敏历经后宅,又是生死里走过一遭的人,对荣国府的情况更是洞若观火。
      
      邢夫人这样着三不着两的说几句酸话,间或挑挑刺,除了自己丢人,让人看着觉得不尊重外,实则对王夫人和王熙凤造不成一点打击。
      
      果然王夫人四两拨千斤:“凤丫头扶了我一把,嫂子就吃醋了不成。”然后推了推凤姐儿:“还不去给你婆婆赔礼道歉。”
      
      王家的女儿,都很会口蜜腹剑这一套,于是凤姐儿笑容满面上前:“我年轻识浅,做错了事情,还请大太太教导。”
      
      当场把邢氏架到了墙上:她能说凤姐儿做错了什么?从荣国府论,王夫人是凤姐儿的婶母,从娘家论,还是凤姐儿姑妈,王熙凤陪同她一起,扶着她走路怎么都不算错。
      
      于是说不出什么的邢氏只能干瞪眼。
      
      贾敏此时已经换好了衣服,懒怠再看王氏姑侄对上邢夫人这单方面的屠杀,便直接走出去。
      
      见老太太出来,所有人忙都站起来。
      
      贾敏的目光在她们面上一一掠过。
      
      今晨醒来时,她头痛欲裂不知情形,所以直接将满屋子围着她的人赶走。所以现在,才算是她再世为人,认真看过她娘家的女眷们。
      
      每个人都堆着一张笑脸,殷勤问候。
      
      尤其是凤姐儿,灵的不得了,见贾母在正面榻上安坐,便指着桌上一道清炒百合马兰头笑道:“老祖宗,今儿我才叫人新弄进府的马兰头,想着老祖宗吃了些苦药,荤腥只怕吃了不爽快,倒是些小菜,吃着清淡落胃。”
      
      贾敏便是一笑。
      
      她知道,王熙凤最擅长弄这些小巧,世情上天生十分周到,见过的人都夸她管家理事比男人都强远了。
      
      然而却是个聪明面孔笨肚肠。最要紧的事情看不明白,最后才落了个被休弃的下场。
      
      跟王氏倒是正好反着,王夫人看着沉默憨厚,却是心冷心狠之人。
      
      这一对姑侄,也算是有趣。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