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17章 ...

  •   从北平城到青河峰,卫璃与李沐风骑马,一个半月方才到青河峰。
      
      正值七月,青河峰苍翠浓绿,一片绿意盎然,山下依旧有官兵把守,不过也形同虚设,遗昭兵符太过珍贵,李沐风也没有让侍卫跟上,只跟卫璃两个人上了山。
      
      卫蓝衣将东西藏在了北方的地宫里,山路难行,走了半天方才到北山,山上有一条很陡的小路,卫璃领着李沐风往上走,到半山腰,卫璃扒着山上厚重的像铁门一样的藤条!
      
      她擦了把汗说道:“入口就在这后面。”
      
      李沐风拔剑砍绿藤,绿藤太厚重,以他的内力也砍了一刻钟才勉强砍出一个窄小的洞,他手往里摸,后面是空的,确实是山洞。
      
      李沐风先挤进去,跟着把卫璃拉进山洞。
      
      有绿藤遮着透不进阳光,山洞里一片漆黑,卫璃取出夜明珠照亮,两个人沿着山洞往前,走了大约有二百米,前面出现一道石门,石门上有暗码。
      
      卫璃输了暗码进了石门,后面是一间巨大的石室,四方对应了八个门。
      
      卫璃转了两圈,她指着北面的一道门说道:“是这里。”
      
      输了暗码,门开了,卫璃喊李沐风进去,里面是一间不大的石室,石室东面摆了个漆金的盒子。
      
      李沐风的双眸发亮,他盯着盒子不由自主的上前,盒子没有锁,他立刻打开盒子!突然间自盒子里飞出一股毒汁!李沐风凄厉惨叫!捂着眼睛倒在地上,眼前登时一片漆黑!
      
      卫璃退一步转动墙上的机关,李沐风脚下的地板突然裂开,他滚落在洞下,良久才没有声响!
      
      那是一个很深的石洞,但洞穴不是垂直的,是斜向下的,所以人掉下去并不会摔死,只会掉进,牢房。
      
      卫璃打开墙上的暗门,输入暗码,墙面下落露出一道暗门,她捧着夜明珠顺着阶梯向下走,走了一刻钟才到了地牢。
      
      李沐风掉进了一间精铁铸就的铁牢里,铁牢上方已经被石板封顶,他的眼睛被毒汁伤了,眼前漆黑一片!但是能听到脚步声!
      
      他握着铁条,并不惊慌,只是脸色铁青阴鸷:“卫璃。”
      
      他缓缓地叫出这个名字,心里已经猜测到了原因。
      
      卫璃站在牢前,脸色冰冷:“我从小,便过目不忘,一幅画,只要我认真记下,便是十年,我依然能一笔不误地画下。”
      
      李沐风握紧铁条,手背上指骨凸起——
      
      卫璃敛下眼睛,声音低低的:“所以,我记得那只玉蝉,十年前,我在你腕上咬了一口,那只玉蝉掉落下来,摔碎了一角,玉蝉上刻了一个珺字,珺,你不是李沐风,你是皇十一子李珺。”
      
      李沐风松开手,他退开一步,嗓音终于恢复了属于他的冰冷,暗沉:“你果然猜到了。”
      
      卫璃侧过身,她不愿意看到这张脸,多看一眼她都会想将他千刀万剐,李沐风眼睛灼痛,他问:“你现在知道真相了,要杀我报仇?”
      
      “我不杀你,我要用你,换我娘的性命。”
      
      “就凭你?”
      
      李沐风冷笑,她连武功都不会,他的侍卫一掌就能要了她的命!真是天真的可以!“天下都是姓李的,你即便拿我换了你娘,又逃的了吗?”
      
      卫璃怔忡了片刻,轻声说:“只要我练了天宗秘录,总是有一条生路,就算是死,我也要她死在外面。”
      
      李沐风别开头,顿一顿说道:“你永远不可能练成天宗秘录,斩草要除根,早在你进藏剑山庄的那年云中轻便用锁骨针穿了你的琵琶骨,你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再练武,蠢!”
      
      卫璃脸色惨白,一阵天旋地转!她突然抓起血骨剑一剑刺向李沐风!李沐风听风辨位便要闪开,那铁牢太过窄小他抽身不及被一剑穿了腰侧!顿时血如泉涌!
      
      李沐风一把握住剑,这一剑直疼到他心上,他这一辈子从没这么疼过!他咬紧牙:“卫璃,你竟然,真的伤我!”
      
      卫璃猛地抽剑,长剑划过李沐风的手,血珠飞溅,整个剑身都染红了!
      
      卫璃还要再刺,突然间石门开了,一道指风弹过来,卫璃被点了穴道手中的长剑掉落在地上!
      
      李沐风的侍卫初一领着一行人涌进来,初一瞧见李沐风全身浴血,吓得失了声:“公子!你受伤了!!”
      
      初一领人,一行八个内功高手,硬是掰断了铁牢将李沐风救了出来,卫璃已经被捆住双手!
      
      初一急忙给李沐风按住伤口,让人拿药止血,李沐风脸色青白,冷笑一声对卫璃说道:“别说一间牢房,就是整个青河峰朝廷都能给你踏平了,不自量力!”
      
      卫璃紧闭着眼睛,嘴唇发抖。
      
      初一背着李沐风出了地牢,现在不必隐藏,一行人直接从正路到了青河宫门口,青河宫一片荒芜,野草深的快要把房屋淹没了。
      
      卫璃被捆着双手,双腕早已经磨的血肉模糊,一个侍卫牵着她,到了宫门口一个用力将她拖上前,卫璃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她一言不发地爬起来。
      
      初一问李沐风:“公子,她怎么办?要带回吗?”
      
      李沐风双目失明,正火躁!他心中一腔恨怒,一甩袖子发怒:“还用问?把她送回藏剑山庄!让云中轻继续关到地牢里!!”
      
      初一急忙拱手:“是。”
      
      下了山,马车在山脚下备着,李沐风坐到车上,初一陪在他身旁说道:“您伤的不轻,我们还是赶紧进宫,好在这里离皇城不远。”
      
      李沐风嗯了一声,车子行了大约半个时辰,他突然开口:“别把她送到藏剑山庄,送到王府地牢,别让母后知道。”
      
      初一敛下眉眼:“是。”
      
      李沐风说完突然吐了口血,初一吓得叫:“王爷!”
      
      血污黑,是毒蔓延了!李沐风身子一软,直接昏死过去!
      
      藏剑山庄——
      
      一众功力深厚的侍卫团团围着囚车,卫璃蹲在囚车的一角,双手被紧紧捆缚,血浸了一层又一层,麻绳早就红透了。
      
      初五跳下车,可到了,赶了半个月的车这一通折腾。
      
      云中轻早就在门外恭候,他拱手行礼,笑开眉眼:“五侍卫,一路辛苦了。”
      
      初五脸色很冷淡,他面无表情地说:“奉王爷的命令,把人给你送回来了,王爷说了,卫璃任凭你置。”
      
      云中轻瞧着卫璃,笑得志得意满。
      
      云中轻让人把囚车赶进院子里。
      
      卫璃蹲在一角,慢慢地抬起头,她似乎是麻木了,绝望了,眼神空洞洞的像一潭死水,云中轻冲她意味深长地一笑。
      
      下午,云中轻斟了杯酒,站在窗前小酌,心情愉快,激动的心一直跳,卫璃的血玉腐骨毒解了,今晚,他便能得到她了!
      
      章云漫站在门口,不由地握紧了双手。
      
      “在想卫璃?”她冷笑。
      
      云中轻醒过神来,他温雅的一笑:“你说什么?”
      
      章云漫走进屋,抿了抿嘴唇眼神阴郁:“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囚禁了卫蓝衣,什么捡来的孤儿,云峰云鸾便是卫蓝衣与你的孩子!”
      
      云中轻脸色冷了下去,他挥下衣袖,哼了一声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奉太后的命令看守卫蓝衣,我劝你,装作不知道的好。”
      
      章云漫想到云何非无辜去势残疾,胸口一阵钝痛,眼一闭,眼泪便落下来!
      
      云中轻上前拥住她,温柔地说道:“你以为我愿意?你还不了解我?这都是太后的旨意,我又能怎么办?”
      
      章云漫呵呵笑,是么,那为何他对云峰云鸾那般疼爱?怕要不了多久,卫璃也要为他生下孩子了吧!
      
      颜笙在外喊:“师父!”
      
      云中轻换了儒雅的师父做派,喊颜笙进门。
      
      颜笙一进门便跪在地上,给他叩头:“师父,你救救阿璃!”
      
      云中轻扶他起来,叹气说道:“我若不救她,也不会将她接回藏剑山庄,你知道她这几年杀了多少人吗?”
      
      颜笙红着眼睛,哽咽着说道:“青河宫被人灭门,阿璃,阿璃她只是太想报仇了一时走错了路。”
      
      云中轻点点头,对他说道:“这样吧,我想想办法,你去见她一面。”
      
      颜笙欣喜若狂,急忙叩头谢恩。
      
      下午,门外的守卫通融,放颜笙进后院。
      
      卫璃蜷缩在囚车一角,歪着头眼神空荡荡的。
      
      “阿璃!”
      
      颜笙抓着铁条,瞧见卫璃的模样,一下子泪流满面,卫璃睫毛颤了颤,慢慢地转过头瞧着他,跟着落了一滴泪。
      
      “颜笙……”
      
      她轻轻地喊,嗓子干涸,像要撕裂了一般。
      
      颜笙急忙取出水囊给她,卫璃急忙夺过去,她疯一样往肚子里灌水,她不能放弃!她要活着,她要逃出去!
      
      喝了水,卫璃扔了水囊抓着铁条凑过去,嘴唇抖了抖低声说:“颜笙,我们被骗了,云中轻是骗子,他就是灭我们青河宫的帮凶之一!他囚禁了我娘!还把我关在地牢里,三年!”
      
      “……你说什么?”颜笙微微直了眼。
      
      卫璃左右看一眼,慌忙说道:“你先别说出去,我怕云中轻会杀了你!颜笙,我们要逃出去,不然我一定会关回地牢里,你想办法救我出去。”
      
      “阿璃。”
      
      颜笙喉头吞咽一下,脸色悲痛:“你便是再想报仇,再想出去,也不该诬陷师父!是他救了我们!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什么恩人!他就是个畜生!”
      
      卫璃一掌拍在铁门上,她愤怒地起身,指着颜笙尖叫怒骂:“你简直愚不可及!!”
      
      颜笙心里头难过,她从前明明是那么文雅温柔的一个人,仇恨果然能迷了人的心智,颜笙劝她:“阿璃,这次是师父好心救了你,你别再闹了,你再怎么想报仇也不能昧良心陷害师父啊。”
      
      卫璃呵地笑了一声,她像得了失心疯一般,左右胡乱看着,眼里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心里一片苍白,然后颓然地坐回去。
      
      颜笙喊了她几声,她不愿意理会,他只得回去。
      
      卫璃突然喊住他,她不报希望地问:“阿南呢?”
      
      颜笙急忙说:“阿南很好,她在穆南王府,我年后才去看过她,她一直闹着要去找你。”
      
      卫璃闭上眼睛,一行泪缓缓淌出。
      
      也好,只要活着,活的好便好。
      
      云中轻对颜笙疼爱,颜笙已经有了单独的院落,他住在卫璃从前住的初云楼。
      
      颜笙心事重重地回了小楼,一个少女从屋里跳出来,她十八九岁的年纪,生得圆脸杏眼,娇俏可爱,她便是章云漫的亲生女儿云贝珠。
      
      云贝珠背着双手,瞧见他不高兴,她心里一黯:“你在担心卫璃?”
      
      颜笙点点头,他坐在树下的石凳上低声说:“她跟从前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什么变个人?”
      
      云中轻笑着走进院子,云贝珠跑过去亲热地挽住他的手臂:“爹,你怎么来了?”
      
      颜笙急忙行礼喊师父,云中轻对云贝珠说道:“贝儿,你先回去,我跟颜笙有事情要谈。”
      
      云贝珠噘嘴,却还是懂事地点头,回头看一眼颜笙冲他一笑,走了。
      
      颜笙急忙给云中轻倒茶,云中轻呡了一口温柔地问:“见过卫璃了,她可好?”
      
      颜笙摇摇头,他有些迟疑,还是将卫璃的话全数说给了云中轻听,云中轻听了以后,一声长叹:“她还是被仇恨迷了心智。”
      
      颜笙心里难过,眼泪便要滴下来:“师父,您别怪她。”
      
      云中轻一笑:“怎么会,笙儿,我只有何非,贝珠两个孩子,何非身体残疾,天资也没有你高,我是希望你将来能继承藏剑山庄。”
      
      “师父!”颜笙吃了一惊,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眼眶滚烫的。
      
      云中轻温柔地说道:“师父这辈子最得意的便是收了你做徒弟,也放心不下贝珠,以后贝珠就要你照顾了,懂吗?”
      
      颜笙懂他的意思,他脑子里乱糟糟的,眼珠子左右转动,很快下定了决心,郑重地说道:“师父放心,我一定善待贝珠。”
      
      云中轻满意的点头,转口又提到了卫璃:“这四年来,卫璃杀了太多的人,你是知道的,江湖开武林大会公审她,她戾气这样重,只会引火自焚,她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不能不救她,我想了又想,想出一个办法。”
      
      云中轻自袖中取出一个白瓷瓶子,说道:“这里的药是我向任前辈买来的,能让人无法开口说话,等公审过后我再给她解药,先助阿璃躲过公审这一劫。”
      
      颜笙接过瓶子,心里有些没底:“师父,这样行吗?”
      
      云中轻一叹:“卫璃的性子你是了解,倔强不肯认输,要是在公审上惹怒了各派掌门,怕下场只有死。”
      
      颜笙深深吸气,握紧瓶子点点头。
      
      如今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先救阿璃的命再慢慢开解她。
      
      云中轻交待:“要骗她喝下,不然她不会顺从的。”
      
      颜笙点头,他等不及了,他怕卫璃发狂到处抹黑云中轻,急忙说道:“我现在便去。”
      
      傍晚了,残阳如血。
      
      卫璃靠在囚车上,瞧见颜笙来,她睫毛动了动,眼底有了神采,急忙爬过去握住铁条,眼眶发红:“颜笙。”
      
      他一定是信她了!
      
      颜笙握紧瓶子,他已经想好的谎言,骗她说道:“阿璃,我相信你,我救你出去,这里是假死的药水,你喝了便如同死一般,我借出殡将你送出去。”
      
      卫璃接过瓶子,轻轻咬了一下嘴唇,毫不犹豫地便喝下了药水。
      
      颜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不敢看她,无地自容!
      
      卫璃喝了药水,嗓子便被烫着了一样疼的撕心,她掐住脖子,啊啊地叫,急忙又捂住嘴忍着,很快,喉头便肿胀了一样,说不出话来!
      
      颜笙缩回手,他退后一步不敢抬头,盯着脚面说道:“阿璃,我骗了你,这不是假死的药,这是让你失声的药,我跟师父商量了,怕你在武林大会上胡说惹怒了各大门派,这样能救你的命。”
      
      卫璃紧紧闭上眼睛,从嗓子里发出一声绝望的嘶吼,她扑到铁栏边,疯一样捶打铁栏,捶的两手血肉模糊!!
      
      颜笙吓得退后一步,心突突地跳,他心里也愧疚,又安慰自己,他这是为了她好,“阿璃,早晚你会懂我跟师父的良苦用心。”
      
      颜笙走了。
      
      卫璃捶的累了,两手麻的似乎没有了知觉,她又缩回了囚牢的一角,眼底的最后一点光采也没有了。
      
      夜半。
      
      门口的守卫已经辙走了。
      
      云中轻一身白衣走进后院,他凑近了低声说道:“只要你听话,我会待你很好的,等你为我生下孩子,我会考虑将你放出地宫。”
      
      卫璃蜷缩着一动不动,像死了一般。
      
      她现在全身脏乱,云中轻回想到青河峰那一面,她雪白肌肤,倾城的容颜,不由的心痒,他刚要点卫璃的穴道,突然间听到后面有掌风——
      
      “哈哈哈!老不死的东西,糟蹋了人母亲,还要来糟蹋人小姑娘!”毒姬红媚一身红衣站在屋顶上,露着雪白的大腿,仰天大笑!
      
      云中轻沉了脸,跟着又笑:“毒姬,你还敢回来。”
      
      红媚一甩袖子,扬了扬飞扬的细眉,啧啧叹道:“你还没死,我当然要回来。”
      
      说罢,红媚一勾头发,千娇百媚地一笑:“告诉你,我方才给你夫人跟你女儿,还有你那两个小儿子,你徒弟通通下了毒,想拿解药,来追我啊!”
      
      红媚说完,一扭身闪身离开!
      
      云中轻眼中闪动着杀机!红媚屡次来山庄挑衅!他的弟子都是官商名门,若是出事,他云中轻岂不要被江湖人耻笑无能!
      
      云中轻哼了一声,一闪身追上。
      
      卫璃睫毛颤了颤,缓缓地闭上眼睛。
      
      一只浑身乌黑的八哥从外面飞进来,它蹲在房顶上,扑棱了下翅膀,转了转头,然后振翅飞到囚车上,它缩了翅,踱步走过去,跟着低下头用尖嘴在卫璃的手背上触了触。
      
      卫璃睁开眼睛,她抬手摸了下八哥的头。
      
      八哥一点都不怕人,它又啄了下卫璃的手背,卫璃歪着头望着它,它也歪着头望着卫璃,然后抬起一只爪子拨卫璃的手掌,似乎想把卫璃的手翻过来。
      
      卫璃朝它伸出手掌,八哥低着小脑袋,朝她手里吐了一颗圆滚滚的——
      
      蜡丸!
      
      卫璃呆了片刻,她猛地直起腰,她瞪着眼睛,一双手不由地颤抖起来,她左右看一眼,小心的拧开蜡丸,里面是一颗红色的药丸!
      
      八哥跳上前,仰着头望着她。
      
      卫璃心跳的飞快,呼吸都在抖,她捏紧药丸慢慢地纳到口中,吞下。
      
      八哥像完成了使命,振着翅膀飞走了。
      
      卫璃扑过去抓着铁栏,又瘫坐回去!
      
      是谁?
      
      是有人要救她吗?
      
      一早,云中轻风尘仆仆的回来,他追了红媚一晚,红媚这几年轻功大涨,又一身的毒功,他竟然没擒住她!
      
      带了一身怒气回到山庄,他先去看了云峰云鸾,两个孩子正在园子里嬉闹,皮肤雪白,小粉团一样,见到他一齐扑过去要他抱。
      
      云中轻一手一个抱起他们,他立刻喊来照顾孩子的侍女时青,他问:“孩子有没有不舒服?”
      
      时青答道:“昨晚肚子有些不舒服,解了几次手便没事了,请了大夫,大夫说了没事。”
      
      云中轻拧了下眉毛,毒姬在耍弄他?
      
      回去看了章云漫,章云漫也无事,也是昨晚肚子有些不舒服,云中轻越发的想不透,他心里不安,去了后院看卫璃。
      
      卫璃坐在一角,偏着头,云中轻眯着眼睛喊她:“卫璃。”
      
      卫璃别过头,云中轻蓦然间瞪大眼睛,一个闪身过去——
      
      卫璃的眉心有一点水滴形的血印,血玉腐骨丸!!
      
      云中轻咬牙切齿,立刻退后一步,害怕卫璃会要他的命!他一挥衣衫发怒咆哮:“血玉腐骨丸!是谁给你的?说!”
      
      卫璃敛下眼睛,眼珠子快速转动两个,她别开头,理都不理他。
      
      云中轻气得一掌震碎了院子里的一个石凳子,甩着袖子快步离开!
      
      又是血玉腐骨丸!到底是谁?难道藏剑山庄里一直混了奸细?是谁?颜笙?不可能,沈琉?哼,那废物哪有那闲心!
      
      想不出那个人,云中轻便感觉头顶悬了把刀,简直寝食难安!!
      
      脚步声远去,卫璃睁开眼睛,她怔忡了片刻,缓缓地抬手摸上了额头,手发抖,是血玉腐骨丸,难道是——
      

  • 作者有话要说:  灵感浪奔,一不小心就写多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