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18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本开《恃宠而娇》,地瓜求收藏~~
    完结文《前夫》《前女友》可看
  •   八月十五。
      
      江湖召开武林大会,公审卫璃。
      
      江湖各路英雄豪杰齐聚藏剑山庄。
      
      来的人太多,云中轻早早便着人清理了后山辟地,在山脚下休整出一大片空地,搭了台子,围了个门脸,亲自写了块牌匾:聚英台。
      
      各路英豪陆陆续续的都到了,风台山下人山人海,挤了上千号人,热闹非常,风灵城的小贩耳聪明消息灵通,早早便将摊位挪到了风台山,痛下决心要从江湖豪杰手中宰点银两。
      
      一辆豪华的马车慢悠悠地驶来,赶车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俏丽少女,马车两边有带刀侍卫守护,不停的呵斥路人让道。
      
      车子停在聚英台的门口,赶车的少女跳下车撩起窗帘,云南珠从马车里走出来,她穿着宫装,头戴玉冠,华贵明艳。
      
      “郡主,慢着点。”侍女大声说。
      
      原来是郡主,许多人看过来,云南珠被人瞩目心里自得,她扶着侍女的手一路优雅地步入聚英台。
      
      章云漫瞧见云南珠,毕竟是自己养大的,她心里高兴,立刻迎上前,云南珠给她行礼,还是认她:“娘。”
      
      章云漫立刻拉她坐下,云南珠被瑰灵公主接回去恭亲王府,因为不便相认收作义女,被封为南月郡主。
      
      “娘,女儿给你长脸了吧?”云南珠坐下笑着问,心里志得意满,她如今是郡主,现在算是荣归故里了。
      
      章云漫一笑:“是啊,全场你最美,你一来大家伙全都移不开眼了,怎么突然便来了?”
      
      云南珠哼一声说道:“卫璃被公审,我怎么能不来?”
      
      云南珠话音刚落,便瞧见两个人推着囚车过来。
      
      卫璃吃了血玉腐骨丸成了毒人,没有人敢靠近她,为防止她伤人,她已经被断水断粮四天,此刻蜷缩在囚车里披头散发,嘴唇干裂惨白,早已没了人模样。
      
      她双手被麻绳捆绑,从囚车里被拖拽出来,她挣扎了一下想要爬起来,又摔在了地上,一鞋子被蹭掉了,她被拖了十几米拖到台子上!
      
      人群中不少人蠢蠢欲动,当年的洛云山庄与昭和谷侥幸逃生的后人都已经长大,恨不能将卫璃分筋挫骨!
      
      公审大会开始了。
      
      有人说杀,有人说留,众说纷纭吵个不休。
      
      云中轻稳稳地坐着喝茶,镇定自若。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自古江湖在朝廷眼中不过是只能搬动稻壳的蚂蚁。卫璃的身份,有点耳目头脑的人都会知道牵扯着朝廷,所谓公审只不过是粉饰太平,聪明的人只会闭嘴。
      
      果不其然,连平时最刺儿头的剑翊山庄庄主杨之成闭口不言,只管喝茶,只一些小帮派还在争吵不停。
      
      “听这意思,就是还只关在山庄,不杀?”云南珠听了半天,听得极不耐烦,拍了下桌子发怒。
      
      章云漫急忙拉住她,低声说道:“南珠,你爹留她自然有道理,你别问了。”
      
      有什么道理!云南珠一拂袖站起来,卫璃一身衣衫褴褛,但依旧能看出胸脯高耸窈窕动人,她一瞧见就怒火攻心!
      
      “卫璃杀了这么多人,就这么一句不杀能服众吗?”云南珠甩手喊,她是郡主!她说不行就不行!
      
      剑翊山庄庄主杨之成连忙附和,拍马说道:“南月郡主说的是,那郡主的意思,要怎么办?”
      
      云南珠伸手,侍女立刻送上她的乌金鞭子,云南珠抿嘴一笑,转着眼珠子俏生生地说道:“留她一命是我们慈悲,但是不惩罚她说的过去吗?我看不如一人抽她一鞭子,一鞭子抵一命,算是便宜她了,我这鞭子就当作审判公具吧,我先来!”
      
      云南珠飞身落到卫璃面前,她狞着脸一鞭子抽在卫璃背上,卫璃一口血喷出去扑腾趴在地上!背上顷刻便见了血,血红一片!
      
      “转过来!”云南珠不解恨,一鞭子将卫璃卷了个身,又是一鞭子抽在卫璃的上身胸前!她想抽的是卫璃的胸!她最恨女人脸大!看到就恨不得切了!
      
      颜笙握紧手,他迈了一步下意识想上前,猛然间缓过神来左右一看,急忙又低下头,他害怕被人发现自己担忧卫璃!
      
      云南珠越打越起劲,一口气连抽了卫璃十六鞭子,卫璃浑身像泡在血水里,血肉模糊,她虚弱地伏在地上奄奄一息!
      
      峨嵋派的掌门晓月师太念了一声佛号闪身上前,她一指控住云南珠的鞭子,她实在是不忍摇头说道:“她不会武,伤人一事还没查究清楚,还请南月郡主手下留情饶过她吧。”
      
      少林方丈方尘大师也说道:“阿弥陀佛,请女施主手下留情。”
      
      卫璃听到了,她的眼前一片模糊,她在地上胡乱摸着,强撑着双手拼命地往前爬了一步,她摸到晓月师太的脚抱住,张开嘴,微弱地‘啊’了一声。
      
      救救她。
      
      救救她啊……
      
      她不能死……
      
      晓月师太连连摇头,她也知道自己带不走卫璃,只能为她求情,她对云中轻说道:“云庄主,她还是小女孩,便让她像从前,留在藏剑山庄好好教化就是,何况她已经中了血玉腐骨丸,也活不长了。”
      
      云南珠怒了:“不行!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正说着话,一个又高又壮的白皮胖子畏畏缩缩地走过来,站在台子中间,两条腿瑟瑟发抖。
      
      杨之成乐了,他哈哈大笑:“这不是沈镜一的儿子吗?我差一点都忘了这号人了!哎,云庄主真是大善人,瞧把沈镜一的儿子养的又白又胖。”
      
      大家伙也都跟着乐,沈琉捏着手,他左右看一,眼神怯懦,他缩着脖子跪在地上,先给云中轻叩头,跟着给各大门派掌门叩头,跪在地上战战兢兢地说:“这些年我在藏剑山庄,多亏云庄主悉心教养我,教我一心向善,沈琉在山庄吃了庄主那么多的米饭,至今还没有回报过云庄主什么,现在见云庄主为难,很想替他出一份力。”
      
      说完,沈琉又给云中轻叩头,说道:“云庄主是个大善人,他一定不忍心杀卫璃,就像当年收留我一样,我,我跟卫璃身世差不多,我,我我我……”
      
      沈琉紧张的满头大汗,我了半天没讲完,他不停的擦汗,抖了抖肩膀,埋着头大声说:“我有弃恶从善的经验,我一定能感化卫璃,我想娶她当媳妇!”
      
      全场静默,跟着暴笑如雷!
      
      早就听说沈琉好色成性,成天就是偷看女弟子洗澡,腆着脸给人写情诗送礼物,被人打的满地找牙还死不悔改,这跑过来叨叨说一通,原来是想趁火打劫娶媳妇!真是色胆包天不要命,卫璃都成毒人了他也敢要!
      
      云南珠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她真想一鞭子抽死这死胖子,她刚要发怒,突然间心一亮!她转着眼珠子琢磨,卫璃嫁给沈琉?不就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哈哈!绝了!
      
      云南珠乐的心花怒放,她收了鞭子扔给侍女,笑眯眯地说道:“我看行,他们两个是绝配!”都是她最讨厌的人!
      
      杨之成一直羡慕云中轻巴上了权贵,他正跟着学,立刻跟着拍马:“郡主说的有道理,我也赞同。”
      
      云中轻拧了下眉毛,章云漫望一眼沈琉笑着开口:“沈琉这个孩子品性是不错的,在山庄这么多年从来没做过恶,要是他能感化卫璃那倒是一件好事。”
      
      颜笙握紧拳头,他想要反驳,瞧了眼四周又没胆子开口,默默地低下了头。
      
      大家伙议论纷纷,大多数都是赞同的,各大门派心里门儿清,卫璃的事牵扯着朝廷他们根本不能管,看看热闹就罢了。
      
      云中轻刚要反驳,章云漫凑过去附耳说道:“太后有旨,卫璃嫁沈琉。”
      
      云中轻眼珠子紧缩了一下,微微一笑不言语,章云漫说道:“既然大家都不反对,那这事便这么定了,正好大家难得聚在一起,便一道吃了这顿喜酒。”
      
      一场公审,荒唐的结束了。
      
      大会散了,云中轻与各大门派寒暄将大家伙安顿下了,直到晚上方才回到云水楼,章云漫正在操心卫璃的婚事。
      
      云中轻含笑挥退了下人,等下人离开后,他一挥袖关了上门,瞬间变了脸色,他发怒:“太后有旨?哪来的旨?”
      
      章云漫从妆盒中取出秘旨,云中轻展开来看,他吃了一惊,真的是太后的下的旨!
      
      章云漫得偿所愿了,却只觉着满心凄凉,她苦笑着说道:“是我向太后求的旨,太后本来就恨卫蓝衣,当然不会善待卫蓝衣的女儿。”
      
      果然!云中轻一闪身贴近,挥手一掌便要拍下去!
      
      章云漫仰起头,她红着眼眶冷笑,心里嫉恨的发狂:“你就这么在意卫璃?”
      
      云中轻愤慨地挥袖,脸色铁青,章云漫握住他的手臂,她先服了软,流了泪说道:“太后已经下旨,这婚事是一定要办的,中轻,你跟卫蓝衣的孩子我接受,我会好好善待他们,但是你别执迷不悟了,收手吧,我们一家人好好的过日子,行吗?”
      
      云中轻还不想撕破脸,握着她的手哄她:“好,我听你的,是我受了卫蓝衣母子的迷惑,让你伤心了。”
      
      成亲又如何,一个沈琉,废物一个,在这藏剑山庄,谁能逃出他的掌心!
      
      “大少爷!”
      
      侍女突然在门外喊。
      
      云何非愤怒地甩开她,一掌拍开门,云中轻沉下脸,一挥袖闪身离开,云何非要追他,章云漫厉声喊:“回来!”
      
      章云漫把门关上,云何非胸口憋了一口气,他愤怒地吼:“让卫璃嫁给沈琉那种人!娘,你怎么能答应!”
      
      章云漫想到自己的丈夫儿子都对卫璃念念不忘便一肚子的火,她冷笑:“她现在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女魔头,你以为她还能嫁给谁?”
      
      云何非呵呵笑:“女魔头?娘,您信吗?卫璃根本不会武功,杀人?她怎么杀人?她从小在我们山庄长大,她是什么性子您不知道?她怎么可能是女魔头?”
      
      “行了!什么都不知道尽添乱!”章云漫一下子火了。
      
      云何非一挥袖子,气冲冲地便走了,章云漫立刻喊下侍女,沉着脸叮嘱:“看好大少爷,别让他出是非楼,如果他不听就给他吃点药,安静几天等卫璃婚礼结束便好了。”
      
      亲事明天便要举行了,章云漫正忙乱,药灵谷谷主任生死突然间造访。
      
      云中轻夫妇一同迎出门去接待,任生死照例一身短打,只是年迈了难逃生老病死,头发白了许多。
      
      云中轻拱手行礼:“任前辈,好久不见了。”
      
      任生死挥了下手,似乎很忙,他风风火火地说:“晓月师太写信跟我讲,那个什么卫璃中了什么血玉腐骨丸的毒,问我能不能解,正好巧了,我这有一颗血玉腐骨丸的解药,带我去解药。”
      
      章云漫连忙道歉,要说卫璃这毒,是真麻烦,能解自然是好的。
      
      云中轻不经意的蹙了下眉毛,跟着一笑,领任生死进门。
      
      任生死看病不喜欢有人看着,卫璃被关在西院,进了院子,任生死便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
      
      卫璃瞧他一眼,又木然地别开眼,像一尊没有生气的泥人,她拼命的想卫蓝衣,想着自己的责任,逼着自己不要放弃!
      
      任生死直接一指点了卫璃的穴道,跟着徒手喂卫璃吃下解药,从头到尾一句话没讲,喂完药直接走了。
      
      卫璃的血玉腐骨丸的毒解了!沈琉可以活着命洞房了,消息一传开来暗地里多少江湖人懊恼拍桌子,嫉妒的两眼发红,恨不得能替沈琉去洞房!要知道卫璃虽然是魔女,但是美啊,已经被定成江湖第一美人了,而且说是魔女又不会武功,那落到手上还是不想干嘛就干嘛!
      
      各大门派都是千里迢迢的赶来参加公审大会的,不能多留,于是婚礼从快,便在公审大会结束后的第三天。
      
      婚礼那天,沈琉穿着大红袍,红光满面,胸前戴朵大红花,喜气洋洋,见人就点头哈腰的笑哈哈,一脸猴急地跟人说他想入洞房!看得一帮青年才俊恶心的倒胃口!
      
      静思谷。
      
      竹楼里。
      
      红烛晃动,淋了一烛台的蜡油,像血泪一样,卫璃一个人坐在喜床上,怕她伤人,她双手依旧被捆着,盖头她自己揭了,她神情呆呆的,眼神木讷。
      
      红烛越烧越短,
      
      快子时了,门突然被踹开一脚踢开,沈琉满嘴酒气,他扶着门打了个酒嗝,他摇摇晃晃地屋,指着卫璃嗄嗄地淫.笑:“娘子,等不及了吧,我、我就来了。”
      
      卫璃闭上眼睛,脸色灰败。
      
      心底的最后一丝希望,也没有了。
      
      沈琉喝得东倒西歪,他摸着门栓扣上关了门,在门口便开始猴急地脱衣服,很快脱得赤了上身扑过来,跟着落下了床帘——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