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16章 ...

  •   又下雪了,山路都要被雪埋没了,雪下的太大了,青河峰到处都是灰扑扑的,一丈之外便看不清路了。
      
      卫璃踉踉跄跄,方走向前,她没有看到是下坡,踩了个坑直接滚落下山!
      
      她眼疾手快拼力抓住一棵树稳住了身形!下面是深山,青河峰地形复杂到处都是深沟,这下面还不知道有多深!一眼看不到底!
      
      突然间一道身影飞落,勾住她的腰,几个起落带着她折回了山坡上!
      
      “不要命了!”
      
      李沐风沉着脸冲她发火!一身的伤!连武功都不会,竟然敢一个人上青河峰送死!
      
      “……”卫璃挣开他的手,踉跄了一步继续往前走,下坡雪滑她差一点摔了!急忙抓住一旁的枯草!
      
      李沐风一指点了她的穴道,不由分说抱起她施展轻功往山下飞去。
      
      山下有一辆马车正在等候,李沐风把卫璃抱到车里,马车里铺着厚重的地毯,四面不透风,外面风雪交加寒冽彻骨,马车里与外隔绝暖融融的。
      
      李沐风到车外,一拎缰绳将马车赶了回去。
      
      到了客栈,店小二赶忙迎出来,李沐风沉着脸直接将卫璃抱上楼,送到房中,他方才解开她的穴道。
      
      卫璃一巴掌搧过去!
      
      李沐风眸光一寒,盯着她不做声,从小到大,还没有人敢打他!
      
      “多管闲事!”
      
      卫璃一甩袖子起身下床,她好容易才走到南峰那边,他竟将她带了回来,让她前功尽弃!
      
      李沐风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将她带怀中,他眸光沉沉,嗓音听不出情绪:“我第一次知道,女孩还能这么不听话的,为什么私自离开?知道我找你多久了?”青河峰那么大,大雪天找一个人多比不过大海的捞针也差不离十了!
      
      “……不如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谁?”卫璃盯着他,眼眸冷冰冰的。
      
      李沐风松开手,卫璃立刻起身退后一步,她敛着眼睛淡淡地说:“金丝燕白燕窝,锦秀宫的宫装,店小二也换了武林高手,你根本就不是普通人,你是谁?”
      
      李沐风闭了闭眼睛,顿了顿说道:“我是勤王府世子。”
      
      勤王是先帝乐帝的兄长,镇守北境,一向爱民如子,在百姓间风评极好。
      
      李沐风起身凝视着卫璃,说道:“先帝曾有遗昭在你母亲手中,青河宫就是因为这个招来杀身之祸,你知道如今天下谁掌权?”
      
      卫璃沉默不语。
      
      李沐风长声吁气,脸色凝重:“是穆南王,先帝十年前病危,一年后驾崩,却不见了兵符,大将军安国君领兵六十万镇守西境,安国君对先帝赤胆忠心,只有兵符能调动他,得了兵符就等于得了天下,所以穆南王才要囚.禁你母亲,藏剑山庄不过是穆南王的爪牙。”
      
      “你是说,是穆南王屠杀了青河宫?”卫璃握紧拳头问。
      
      李沐风点头:“穆南王这些年不停的招兵买马,权倾朝野,连新皇都要看他的脸色,如果他得了兵符,天下必然要易主,所以于公于私父王都一定要救回你们母子,可惜藏剑山庄防守太严,我们也不敢曝露身份,不然必定要被穆南王打压,所以只救回了你。”
      
      “阿璃,先随我回王府吧,我们再商量救你母亲。”
      
      勤王府,在北境。
      
      李沐风表明了身份,便不用再遮掩,一路上都有侍从随身照顾着,坐着舒服的马车,紧赶慢赶,一个月后方才到了大顺朝北境的北平城。
      
      卫璃第一次到北方,已经过完年了,北边还是大雪连天,北方的房子都砌的高大开阔,北方的男女都生得高挑。
      
      马车停在勤王府门口。
      
      李沐风下车,跟着撩开门帘,笑着说:“阿璃,到了,来,下车。”
      
      卫璃扶着李沐风的手下车,勤王府的大门高阔,勤王府三个字也写的粗犷。门口站了一群人,领头的中年男子穿着锦袍,头带金冠,满脸胡须,生得阳刚威猛,他先瞧着卫璃,略略睁大眼睛,跟着捶李沐风的手臂,笑着骂:“你小子!可舍得回来了!”
      
      卫璃一身白色宫装,欠身行礼向男子行礼,温柔地开口:“民女卫璃,拜见勤王。”
      
      勤王略略惊讶,跟着大笑:“小姑娘倒是聪明,一眼就认出我了,天冷,快进来吧。”
      
      赶了一个月的路,又下了大雪,方进院子勤王便安排人领卫璃去休息,他则领李沐风到正堂说话。
      
      晚上,还在下雪。
      
      扶心园。
      
      园子里有假山池塘,亭台楼阁,即便是雪天,也美不胜收。
      
      卫璃坐湖心亭里,桌上摆着古琴,她心思沉重,纤白的手指,恍恍惚惚地拨弄着琴弦。
      
      一道笛音响起,她猛然间醒过神来,李沐风转了下玉笛走过来,风雪正猛,她映在狐裘下的一张脸,雪白的,嫩的不似凡人,嘴唇却鲜红饱满,像一朵盛开玫瑰。
      
      “你再弹下去,这池塘里的鱼都要自杀了。”李沐风笑着坐下,放下玉笛问:“怎么总是这么悲伤?”
      
      在外面就听到她的琴声,听得人心情沉情,不自主的抑郁。
      
      卫璃拨了下琴弦低下头,她轻声问:“真的能救出我娘吗?”
      
      李沐风点头,很肯定地说道:“能,只是需要时间,穆南王的势力很大,我们不能打草惊蛇。”
      
      “要是我会武功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窝囊,人,总归是自强才能自保,保护别人。”卫璃喃喃地说。
      
      “好了,别多想了,你就好好在王府里呆着,我能把你救出来就能把你娘救出来,相信我。”李沐风轻声说。
      
      卫璃抬起头,她凝视着他,闭了闭眼睛,用力点点头。
      
      ……
      
      一晃五个月过去了。
      
      即便是北方这么个酷寒的地方,也草长莺飞,花开漫野,热了起来。
      
      扶心园里绿意盎然,卫璃坐在湖心亭里发呆。
      
      “小姐,世子回来了!”
      
      侍女小唯兴冲冲地跑过来!
      
      卫璃怔了一下,一下笑了!她拎着裙子飞奔出去!李沐风方才进了园子,便看到她跑过来,一身白衣,像一只白色的小蝴蝶!
      
      “慢一点!”李沐风闪身稳住她。
      
      “你回来了!”
      
      卫璃有些喘,雪嫩的脸微微透出一点热烫的红意,这半年的调养她的身体好了许多,气色红润,肌肤莹透。
      
      “跑什么?我还能飞了?”李沐风忍不住打趣她。
      
      卫璃笑一笑握住他的手臂,李沐风嗯了一声,脸疼的抽搐了一下,卫璃急忙撒手:“怎么了?你受伤了!”他袖子上有血!
      
      “嗯,手上有伤,急着来见你,匆匆包扎了一下!”渗血了,李沐风吐了口气。
      
      卫璃急忙喊小唯去准备药粉,要玉露膏药,治外伤是最好的,她扶李沐风进了屋里,立刻捋起他的袖口,他的手臂上有一道刀伤,伤口很深!
      
      卫璃呼吸窒住,急忙接过药膏,极轻地给李沐风上药:“疼你就说。”
      
      她一向心细手巧,他有伤都是让她上药,她罕少会弄疼他,李沐风笑一下,他能唯到她身上,极淡的清香,暖暖的,他突然一偏头,吻在她唇上。
      
      卫璃手一抖,那瓶价值二十两的玉露膏摔在地上,摔碎了!她呆呆地望着他,李沐风抬手摸她的脸,触手细润柔嫩,他凝视着她,不管手上的伤,又吻上去,她的嘴唇,特别的柔软。
      
      卫璃缓过神来,急忙退后一步!她手都不知道怎么摆,心慌意乱的,脸却越来越红,她赶忙低下头。
      
      李沐风起身上前,他轻轻地拥住她,隐隐的叹了声气:“阿璃,我这次没能把你娘救出来,你娘不在藏剑山庄,多数被转到穆南王府了。”
      
      卫璃的脸一下子由红转白,心上像压了一座山,又五个月了!她嗯了一声问:“你的手就是因为这个受伤的?”
      
      “嗯。”
      
      卫璃闭了闭眼睛,很快冷静下来,她喊小唯再去拿药,给他上了药,仔细的包扎好,放下他的袖子,她捧着药瓶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沐风喊她,她突然上前偎到他怀里,第一次露出一点脆弱来:“我娘会不会死了?她身体不好,我逃出来的时候她连起身都不能。”
      
      “你娘对穆南王那么重要,他绝不可能让你娘死的,别多想。”李沐风搂住卫璃的肩膀,转开话题说道:“好了,带你出去逛街,不要老是闷在屋里。”
      
      “把我也带上吧。”
      
      一道笑声从门外响起,一个人走进屋,他二十五六的年纪,头戴玉冠,摇着一把纸扇,穿了件蓝衫,长得极是温润,笑起来有两颗对称的虎牙,看起来温柔无害。
      
      “……你怎么来了?”李沐风吃了一惊,跟着沉下脸:“你是真能跑!”
      
      蓝衫青年收了扇子,歪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卫璃瞧,卫璃很讨厌男人望着自己,可是很奇怪,却不讨厌这个人。
      
      李沐风脸色不悦,一步挡在卫璃的面前,蓝衫青年猛然醒过神来,他微微红了脸,展开扇子狂扇几下,讪讪地笑:“这不是想你了,我才是老闷在屋里的那个,呆得心烦,就出来溜溜。”
      
      李沐风把他往外推:“你溜的太远了,你就该闷在屋里。”
      
      蓝衫青年举着扇子大叫:“哎哎哎!我千山万水的来看你!你什么态度啊?别推了别推了,我来给你送点东西。”
      
      李沐风把他推到门外,便要关门,蓝衫青年半个身挤进来,给他一个包:“喏,哥哥给你带了点钱带了点你从小不离身的东西,出门在外这么多天,我怕你受委屈。”
      
      李沐风接了包毫不留情地关了门!
      
      卫璃上前来,接过他的包问:“是谁啊?他是你哥哥?”
      
      李沐风嗯了一声,并不愿意多提,只说道:“我堂兄,你等会儿,我去跟他讲几句话。”他说着,匆忙的便走了。
      
      一个时辰后,卫璃正在屋里看书,李沐风回来了,外面的天不怎么好,阴沉沉的,西边已经起雨了。
      
      “回来了。”卫璃放下书,给他倒了一杯茶。
      
      那个包还放在桌子上,李沐风坐下随手打开,里面有两个盒子,一大一小,李沐风打开小的盒子,里面是二十万两银票,厚厚的一沓。
      
      还有一个大盒子,李沐风打开来,忍不住笑,卫璃探头看过去,盒子里装的一堆的小玩意,有小金镯子,小金算盘,小玉葫芦,还有玉笔,玉蝉,看着都是些小孩子用的玩意。
      
      “这都是我哥送给我的。”
      
      李沐风拿起那颗翡翠玉蝉,玉蝉有半指长,轻薄的蝉翼碎了一角,一只蝉翼上刻了一个‘珺’字,他给卫璃看:“这是他亲自雕给我的,我从小不离身,坏了以后就没——”
      
      李沐风突然不说话了,他眼神微微变了变,一笑把玉蝉放回去,卫璃又拿起来,她把玩着玉蝉笑着说道:“还挺精致的,你哥对你真好。”
      
      看了片刻,卫璃把玉蝉还回去。
      
      一晃,又是半月过去。
      
      傍晚,卫璃坐在窗前,漫不经心地梳理着头发,她的头发已经长得很长了,乌黑柔软,她自己都觉着好看。
      
      李沐风敲了下门,忍不住笑:“想什么这么出神,我来了都没发觉。”
      
      卫璃抿嘴一笑,歪着头说:“不告诉你,你过来,我看看你的伤。”
      
      李沐风坐过去,卫璃捋起他的袖子,他的伤已经落疤了,伤口狰狞,卫璃用指尖细细地摸着,轻声问:“还疼吗?”
      
      李沐风突然勾住她的腰将她抱到腿上,卫璃吓了一跳,低着头有一点害羞,李沐风偏头吻她的脸颊:“傻,疤都落了,怎么还会疼?”
      
      卫璃靠在他怀里,心事重重的:“听说穆王已经成了摄政王,都开始替皇上批奏章了?”
      
      李沐风嗯了一声,心情也是沉重,苦笑着说道:“我看要不了多久,天下就该易姓了。”
      
      卫璃咬住下唇,她直起腰,凝视着他小声说道:“其实我知道遗昭在哪里,我娘和我说了,还有虎符,都在青河峰的地宫里。”
      
      李沐风瞬间直了背:“在青河峰?”
      
      卫璃点点头,她深吸一口气:“我们赶紧去取吧,无论如何不能让穆王做皇帝,不然我对不起青河宫惨死的叔叔伯伯。”
      
      李沐风立刻点头:“这件事至关重要,易早不易迟,我立刻去安排人。”
      

  • 作者有话要说:  伏笔拉的太长了哈~
    下章揭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