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进食 ...

  •   伊芙第二次见到拜蒙的时候,她正奄奄一息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双目无神地盯着头顶上的红色月亮。月亮像只充血的眼球,冷冷地与她对视。
      
      因为旧域没有日与夜的交替,伊芙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只能根据自己虚弱的身体状况,大致判断她被困在这个地方三四天了。
      
      是的,自从上次拜蒙离开的时候礼节性地关上了那扇高达十米、重达不知道多少吨、隔音效果良好的门——
      
      伊芙就再也没能离开过这里。
      
      得知原因的拜蒙:“……”
      
      拜蒙:“是我考虑不周。”
      
      他望着那扇自己轻轻一推就能打开的灰白色石门,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人类都是这么脆弱的生物,没有周到的照料就生存不下去么?
      
      “啊,是我的幻觉么,”伊芙双手交叠放在平摊的小腹上,看上去像是躺在棺材里似的平躺在床上,动了动苍白干裂的嘴唇,气若游丝,“我看到了好多长着白色翅膀的小胖子……还在向我招手,天使?”
      
      拜蒙走到她身边,弯下腰,用隐藏在兜帽下的目光认认真真地审视她,判断她的身体状况如何。他胸前的两缕银白色长发垂落下来,发梢正好轻轻地扫在伊芙苍白的脸颊上。
      
      “在这里你只能看见恶魔,王后。”拜蒙说。
      
      伊芙眼睛半阖,她一向漂亮的、琉璃般的眼睛都快要失去光彩了,伊芙虚弱地说:“恶魔可以满足我的愿望吗。”
      
      拜蒙:“当然。”
      
      伊芙:“我想喝水……”
      
      她的声音又轻又细,只要一不留神,她的声音就会像水一样在耳边滑过。恶魔的感官敏锐程度是人类的十几倍,拜蒙不用怎么留心就能听见她在说什么,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朝伊芙的方向凑近了一些,以便更清晰、更完整的听见她的声音。
      
      “这里没有水,王后,”拜蒙想了一下,说,“只有我的血,你要喝么?”
      
      伊芙已经没心思说话或者点头了。拜蒙看了看她虚弱的身体,只好用勾状的尖锐指甲将手心割开一道伤口,然后扶起伊芙,最后将涌出暗红色鲜血的掌心递到她的嘴边。
      
      伊芙的眼前一阵一阵地发黑,她仅剩的意识不足以让她判断恶魔的血液对于人类而言是否有害,她只能下意识地低下头、将自己的脸颊埋进拜蒙的掌心,犹如干枯花瓣般的嘴唇贴在手心的伤口,吮吸血液,再伸出舌头、一点一点地舔着伤口,希望里面能流出更多的液体。
      
      拜蒙垂着眼睛,注视着埋在自己掌心上的脑袋,忽然意识到她的头发颜色十分特别。
      
      淡金色的。
      
      旧域里面,好像没有哪个恶魔拥有着和她一样颜色的头发……
      
      尽管因为主人的身体虚弱,一头淡金色的长发失去了不少动人的光泽、比起拜蒙刚见时黯淡了不少,但看上去仍旧柔顺乖巧,似乎等待着被抚摸一般。
      
      还没等拜蒙伸出手、将自己细细长长的利爪插进发间,他就看见那颗淡金色的脑袋动了一下,一张小巧美丽的脸蛋随之抬了起来。
      
      伊芙的嘴唇被恶魔的鲜血染红了,她舔干净唇上的血,眼巴巴地盯着拜蒙。
      
      “伤口痊愈了。”伊芙说。
      
      恶魔的自愈能力一向惊人,即便断手断脚也能在短时间内生长完全,更别提拜蒙这种最高级别的恶魔了。
      
      拜蒙只能再次把掌心割破。
      
      如此反反复复好几次后,伊芙终于像灌溉后的玫瑰一样恢复了生机。
      
      “谢谢,我——”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伊芙的身体就往后一仰、倒在了床上。
      
      拜蒙看了看自己手心残存的血液,又看了看彻底昏厥过去的伊芙,终于做出了判断:看来恶魔的血液对于人类而言的确是有毒的。
      
      不过幸好恶魔的血不是什么具有强腐蚀性的毒药,伊芙只是不省人事地昏睡了一段时间,她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自己的头都快裂了,脑部组织炸成一小片一小片噼里啪啦的烟花,耳边也嗡嗡作响。
      
      她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身边站着一道黑漆漆的人影。
      
      “唔,拜蒙,是你啊。”伊芙半坐起来,按住自己的脑袋,准确地认出了对方。
      
      拜蒙点了下头:“是我。”
      
      伊芙用自己快要裂开的脑袋回忆了之前的场景——拜蒙临走前关上了门,自己开不了门也没人听见自己的呼救,被困在这里好几天,快死了,拜蒙用血喂了她,然后又晕倒……
      
      伊芙迅速警惕了起来:“你想做什么?”
      
      拜蒙:“……”
      
      “我回去又查阅了一番资料,和恶魔不同,人类不饮水、不进食的话在一段时间就会死亡,”拜蒙一本正经地说道,“之前王后饮用了我的血,情况稍有好转,所以我特地来为王后献上食物。”
      
      听拜蒙的意思是说可以吃饭了,伊芙又迅速地放下了警惕。她开开心心地露出了微笑,一脸期待地说:“我已经饿了好久了。恶魔一般吃什么呢?我也可以吃么?”
      
      “你过来吧。”拜蒙转过头,朝着某个方向言简意赅地说。
      
      伊芙循着拜蒙的视线望了过去,看见一个头上长满毒蛇、有点像美杜莎的女恶魔婀娜多姿地走了过来,让人怀疑看她一样就会立即变成石像。
      
      她没有穿衣服,但看起来也不太需要,女性的重要部位都覆盖着一层暗红色鳞片,她的双腿也并非人类的双腿,而像是恐龙的后肢,强劲有力的下肢支撑着她饱满的身体,她的身高估计在两米以上,连拜蒙在她身边都显得纤细了起来。
      
      不过这个女恶魔始终以一种毕恭毕敬、顺从、甚至被驯服的态度对待拜蒙,在拜蒙身边,她一刻都没有抬起过头颅。
      
      拜蒙:“王后需要进食。”
      
      闻言,这个女恶魔立刻切下了自己的左臂,她切开肢体的手法近乎完美,血液没有喷溅出来、而是一滴一滴地淌在地上。女恶魔单膝跪地,握着切下的左臂,恭恭敬敬地呈到伊芙面前。
      
      拜蒙的语气十分自然,对她说:“请享用吧,王后。”
      
      伊芙:“…………”
      
      伊芙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想我只需要吃一点普通的食物。”
      
      拜蒙:“意思是说,只需要食用一些低阶恶魔么?”
      
      伊芙:“…………不,我不吃恶魔。”
      
      拜蒙看了她一眼,古井无波地指出:“王后,你太挑剔了。”
      
      “……”伊芙提出了自己的疑问,“拜蒙,你真的了解人类么?”
      
      拜蒙回答得十分谦逊:“略有研究。”
      
      伊芙:“…………”
      
      “难道除了恶魔就没有其他的食物了么?”伊芙曲起双腿,将自己的身体蜷缩起来,她抱住自己的膝盖,偏着脑袋看向站在旁边的拜蒙,表情都开始变得空洞了。
      
      拜蒙说:“恶魔以同类为食,一旦停止吞食其他恶魔、自身力量就会衰弱。在旧域,除了自身以外的其他魔物都是食物。”
      
      哇,原来是这样的吗。
      
      恶魔的世界还真是残酷……那岂不是一生下来就处在弱肉强食的修罗场?稍微弱一点、或者倒霉一点的恶魔就会沦为其他恶魔的口中餐,说不定还会被圈养起来成为家畜。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下,伊芙倒是能理解为何恶魔这种生物近乎极端地追求力量、崇拜强大了。
      
      伊芙一边猜测着,一边想了想,说:“那有植物么?我吃植物就可以了。”
      
      旧域当然生长着植物,只不过品种跟正常世界的植物天差地别。
      
      当伊芙看见那些“咿咿呀呀”“嘶呼嘶呼”拼命尖叫、长着满是锯齿的口器、外形古怪清奇的植物时,人都麻了。
      
      但比起从恶魔身上切下来的肉,伊芙食用上的心理障碍还是小了很多。
      
      “我只能吃熟的。”伊芙说。
      
      闻言,拜蒙幽幽地看了她一眼,不知道为什么,伊芙总感觉对方那隐藏在兜帽下的目光隐隐透露出“人类可真难养”的意味。
      
      但拜蒙还是顺从了她的请求,为她呈上了用火烤熟后的食骨草和化腐枝,这些都是一些弱小的、连张口说话都做不到的低劣魔物才会食用的东西。
      
      植物茎叶被烤得焦黑,上面没有撒上任何调味品,光从卖相上看都是令人难以下咽的一餐,不过伊芙并不在意,她已经饿得胃部开始灼烧作痛了,更何况很早之前穿来异世界、逃家流浪的时候,再糟糕的东西她都吃过,只要能吃上热乎乎的食物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伊芙用小刀将焦黑的食物送进嘴里,她嚼了嚼,嚼了一段时间,最后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
      
      伊芙按住自己隐隐发痛的腮帮,一脸凝重地说:“我咬不动。”
      
      拜蒙:“………………”
      
      拜蒙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无话可说的气息。
      
      他盯着伊芙看了一段时间,仿佛产生了某种疑惑一般,朝伊芙伸出了手。他捏住伊芙的下巴,迫使她张开嘴,紧接着将一根细长惨白的手指伸了进去。
      
      伊芙自下而上地盯着拜蒙,她看不清拜蒙的脸,无法窥视对方的表情和神色,因此也无法推测出他想做什么。不过她还是乖乖地抬起下颌,张开嘴唇,任由对方将手指探进了自己的口腔里。
      
      拜蒙的手指冰冷又坚硬,伊芙感觉自己嘴里像是被塞进去了一截钢铁。
      
      拜蒙没有别的意思,他只是有些好奇,所以将手指伸进了伊芙的口腔,开始细细探测对方的牙齿。
      
      他的指腹无论摸到哪里,哪里都是一片平钝和细小的凹凸,这样的牙齿既不尖锐也锋利,而且还很脆弱,当然咬不开食肉植物的茎叶,更不可能咬开恶魔身上那层如同钢铁般坚硬的皮肤。
      
      对方的手指退出口腔的时候,伊芙只感觉有一层刀片在舌头上移动,果不其然,她舌尖一痛,很快尝到了鲜血的味道。
      
      “你把我弄伤了。”
      
      伊芙说,她眨眨眼睛,把被割破的舌头吐了出来,给拜蒙看他不小心在自己身上留下的伤口。
      
      拜蒙:“…………”
      
      拜蒙又感觉到了一阵疑惑。他用隐秘的目光观察着伊芙舌尖上的小伤口,上面渗出了一点鲜红的血珠。
      
      为什么会受伤?
      
      拜蒙感到了不解,就因为他退出来的时候没有小心收敛起自己的指甲么?
      
      正当拜蒙思考的时候,伊芙收回了冒着血珠的舌头。她将盛着焦黑植物茎叶的餐盘端到拜蒙面前,一脸乖巧地请求道:“可以麻烦你把这些东西切小一点么,拜蒙?”
      
      拜蒙沉默了一会儿,再一次顺从了她的心意。
      
      他用刀把食物切得细小粉碎,以便她用那种只具有观赏性而无任何实用价值的牙齿也能咬得动。
      
      在这期间,拜蒙心中忽然冒出了一个不合时宜的想法。
      
      那位魔王陛下与她在一起时,也会为了她做这种事情么?
      
      

  • 作者有话要说:  拜蒙你撑住啊!这才第五章啊!!
    嘻嘻嘻,女主婊婊的,超会玩弄恶魔der【喂
    可恶啊啊啊啊!!言情文女主都是不会出油不会变脏更不会排泄、随时随地状态和美貌都是perfect的美少女!!!这是言情届的常识!!!这是常识!!!纸片人是完美的!!!!【鸵鸟钻地】
    感谢在2020-07-11 20:00:00~2020-07-12 2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木木鱼 15瓶;猫控有什么不好、soso 10瓶;爱吃荔枝的杰 5瓶;25003073 3瓶;好可怕我得撤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