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语言 ...

  •   经过伊芙推不开房间的大门而被困在里面导致差点被饿死这件事情之后,拜蒙似乎对人类的柔弱更多了一层认知。
      
      他安排瓦妮莎成为伊芙的侍从,免得她因为某些奇奇怪怪又不值一提的小事情而在继承仪式之前丧命。
      
      瓦妮莎就是那位头上长满了毒蛇、有点像美杜莎的女恶魔,尽管她将自己的手臂切了下来,但没过多久她那在伊芙看来格外性感、富有力量的身体就完好如初了。
      
      有人陪伴本该是一件好事,毕竟伊芙对恶魔、对旧域充满了疑惑和好奇,有些话不方面直接或间接地询问拜蒙,伊芙只能打算从寸步不离的女恶魔口中套话。
      
      然而事与愿违,伊芙发现自己根本听不懂恶魔的语言,瓦妮莎也对人类的通用语一窍不通。即便自己有心想和女恶魔亲近,但对方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表现得如同一个被人雇来看护宝石的保镖一般忠诚又顺从。
      
      伊芙决定学习恶魔的语言。
      
      这样才方便和恶魔打交道嘛。
      
      得知了伊芙的想法后,拜蒙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反应,声音十分平静地说:“你确定要做这么多此一举的事情么,王后。”
      
      “怎么会是多此一举呢,”伊芙将双手背在身后,表情无害,“总要学一些花言巧语才能讨好恶魔嘛。”
      
      拜蒙:“恶魔不喜欢花言巧语”
      
      伊芙眨了下眼睛:“你又没有听过我的花言巧语,怎么会知道不喜欢呢?”
      
      拜蒙:“……”
      
      “好吧,王后,如果这是你的愿望,”拜蒙没有再坚持,大概是因为他觉得这也不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我会尽量满足你的。”
      
      过了几天(当然这是伊芙自己估计的时间),拜蒙就给伊芙送上了一份人魔交流标准恶魔语初级教材。
      
      伊芙捧着书,脸上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讶,说:“哇,旧域竟然还有这种东西。难道这里的恶魔也会学习人类的语言么?还是说,被掳来这里的人类会专门学习恶魔的语言?”
      
      “都不会,”拜蒙否定了伊芙的猜测,对她说,“恶魔一般只会将人类当作用于取乐的玩具,你会关心一只老鼠在说什么吗?”
      
      “但是拜蒙你就会人类的通用语啊。”伊芙指了出来。
      
      “因为我很聪明,”拜蒙说,“而且很博学,对人类也略有研究。”
      
      伊芙:“那这本书是……?”
      
      拜蒙:“我写的。希望你能用得上它,王后。”
      
      伊芙:“……”
      
      伊芙:“好的,我明白了。谢谢。”
      
      看来拜蒙果然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啊……唔,不论人类还是恶魔,想坐上“执政官”这种程度的位子,没有文化是不可能的,哪个地方都要好好学习啊,知识就是力量。
      
      伊芙一边对自己的所思所想十分赞同,一边随手翻开了拜蒙亲手所著的恶魔语初级教材。她刚看了几眼,就觉得头晕,没过多久,就感觉想吐。
      
      伊芙:“……呕。”
      
      伊芙满脸茫然把书合上……等一下,她有这么讨厌学习么?讨厌到一看书就想吐?这不可能吧,她明明一直以来都是勤学苦读的好学生啊?
      
      将伊芙的反应全然看在眼里的拜蒙丝毫不觉得意外,向她解释说:“恶魔的语言也是恶魔展示威严、炫耀力量的一种方法,所以你看见文字或听见语言时都会感到不适,这是正常的,王后。”
      
      【……恶魔是一种神奇的生物,它们的语言天生就能引发元素的共振,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能拥有巨大的、无与伦比的魔力。人类不能听见它们的声音、看见它们的文字,否则就会陷入无法自控的漩涡,仍凭其左右……】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伊芙还是觉得奇怪:“但我听瓦妮莎说话的时候,就没有过这种反应。”
      
      拜蒙看了她一眼,回答道:“因为你身上有魔王的印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魔王陛下说出的语言能对你产生影响,使你无条件地顺从。”
      
      伊芙恍然道:“哦……这样啊。”
      
      但仔细回想起来,伊尔泽从来没有对她做出过这样的事情。
      
      严格算起来,还不如说是伊尔泽对她言听计从。在伊芙看来,伊尔泽除了有时候格外沉默,脾气简直好得不可思议,对她的一些不算过分的要求都会一一满足——“不算过分”的标准在恶魔那里可比人类高得多,所以伊尔泽从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
      
      “那你呢?”伊芙话锋一转,将关注点引到了拜蒙身上——其实她想知道的是这个。
      
      伊芙的脸上显现出一种极其单纯的好奇,问:“你说出的话会影响到其他恶魔么?比如,瓦妮莎?”
      
      “我想,应该是会的,”拜蒙平静地说,“因为我很强,王后。”
      
      伊芙沉默了一下:“呃……”
      
      拜蒙又说:“但我一般不会用这种方法。”
      
      伊芙:“为什么呢?”
      
      拜蒙又看了她一眼,这是一种觉得她不怎么聪明的眼神:“因为我是执政官,王后,不必用这种方式炫耀自己的威严。”
      
      伊芙:“……”
      
      伊芙:“哦。”
      
      这件事情让伊芙更加深刻地理解了这里的食物链关系——强者和弱者,在旧域,这两者差距的悬殊竟然能使弱势的一方毫无理由地驯服,就如同心甘情愿、亲手剥开皮毛的羊羔一样。
      
      如果不是伊尔泽留下的印记,伊芙想自己恐怕就是食物链的最底层。
      
      【因为我死了,你也会变得很凄惨。没有我在,谁也保护不了你。】
      
      伊芙又想起了伊泽尔那时所说的话。
      
      伊尔泽是正确的。伊芙从来不会过高地估量自己的能力,她非常清楚自己的极限在哪里——不管在哪里,她都是标准意义上的弱者。
      
      没有法术方面的天赋,身体素质也不行,再怎么训练都只有普通人的水平。只有外貌还算优越。
      
      强大的人当然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但是,弱小的人,也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虽然伊尔泽死了很可惜,但也没办法了。
      
      只能去找下一个言听计从的恶魔咯。
      
      ……
      
      伊芙忍受住恶心跟头晕目眩抱着这本恶魔语初级教材啃,不管以前在现代社会还是在神殿,她都是一个以学习为乐、让老师们交口称赞的好学生,这一次她终于知道那些班上垫底差生面对解析几何时的心情了……
      
      就很想吐。
      
      幸好吐着吐着就习惯了。
      
      她这种自虐般的行径引来了女恶魔瓦妮莎的侧目,后者偶尔会向她投来探究意味的一眼,似乎是对她感到了某些兴趣,又似乎是注意到了所看护的宝石散发出了迷人的光彩、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罢了。
      
      瓦妮莎有时候会主动指出伊芙发音上的错误,并亲自示范、告诉她正确的发音。这时,她往往会得到对方脸上露出的、一个充满感激又开心的笑容。
      
      或许是迫于生存压力和语言环境,伊芙学得非常认真刻苦又进展神速。慢慢地,她发现恶魔的语言跟人类的法术咒语似乎有着相通规律……她用解析法术的方法去解析恶魔语,很快得到了成果。
      
      怎么说呢,就跟带入英语语法去做阅读理解一样,还挺方便的。
      
      解决了语法,接下来的重点就是单词。大概是因为文化环境所致,恶魔所用的语言并不复杂,用词既简单又单调,根本不像人类的语言一样同义词近义词花里胡哨的一大堆,这让希望速成一门新语言的伊芙松了一口气。
      
      伊芙背单词的时候最喜欢靠着瓦妮莎的背。女恶魔的皮肤并不像拜蒙那般坚硬,反而充满了韧性,尽管还是一样不容易用利器割开皮肤表层,但靠上去或者抚摸时的感觉还是不一样的。
      
      这时候,瓦妮莎头上的那些黑色小蛇就会自觉地凑过来、一起看伊芙的教材书。瓦妮莎说这些蛇的眼睛也是她的眼睛,她跟她的蛇共享着同样的视野,这在战斗的时候非常方便,可以预防不知好歹者的偷袭。
      
      伊芙背着背着,就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身后的瓦妮莎说:“啊,对了,瓦妮莎,我还没有谢谢你。你想要什么礼物么?作为你一直帮助我的报答。”
      
      瓦妮莎愣了一下,她头上的那些黑色小蛇们也同样交缠着面面相觑。
      
      伊芙轻轻地“嗯”了一声:“因为瓦妮莎你一直陪着我,我觉得很开心。”
      
      瓦妮莎:“……”
      
      “但是,王后,”瓦妮莎不解地指出,“你从未与我战斗过,也从未战胜过我,又怎么会觉得开心呢?”
      
      伊芙缓缓地冒出一个:“?”
      
      ……啊,对了,这里的恶魔都是以战斗为乐的。
      
      “人类会因为很多事情感到开心的,”伊芙耐心地解释说,“比如,月亮很漂亮、今天的食物很美味、每天都能看见漂亮又强大的瓦妮莎,瓦妮莎说话的声音又很好听……之类的。”
      
      瓦妮莎再怎么不解人类的风情,也听得出这位王后是在夸奖自己。
      
      于是她抿了下嘴唇,头上的小蛇们也纷纷羞怯地贴在一起。
      
      “如果可以的话,”瓦妮莎思考了片刻,终于说,“请将你的几根头发赐予我吧,王后。”
      
      伊芙眨眨眼睛,用纤细的手指撩起自己耳边的一缕淡金色头发,开口道:“头发么?可以啊……不过为什么是头发?”
      
      她知道自己的头发很好看啦。
      
      毕竟连龙也喜欢她的头发,并且用自己珍贵的肚皮做交换。
      
      “因为很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颜色。”瓦妮莎回答道。
      
      “那好吧。”
      
      伊芙点了点头,把瓦妮莎的利爪当成刀子,将自己的一缕头发割下来,送给了对方。
      
      ……然后眼睁睁地看着瓦妮莎把这缕头发一口吞进了肚子里。
      
      伊芙:“……”
      
      瓦妮莎摸了摸自己平坦的、零星覆盖着暗红色鳞片的腹部,蛇一样的眼睛满足地微微眯了起来,说:“所以我想要个孩子,最好是跟王后拥有着一样的头发。”
      
      伊芙:“……”
      
      伊芙:“?”
      

  • 作者有话要说:  伊芙:人死不能复生,我只能节哀。开开心心去找下一个饭票咯~
    伊尔泽:…………???
    恭喜伊芙要当爸爸啦!!!【喂
    看着日渐干瘪的存稿箱,渐渐地感觉到头秃【……】
    感谢在2020-06-02 02:19:03~2020-06-04 19:55:16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凉焰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