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儿子 ...

  •   接下来,伊芙又从拜蒙那里得知了一些关于旧域的简单情报。
      
      旧域是一块没有边界的无尽之地,以魔王居住的王都为中心向四面八方无限延展,各种魔物生长其间,等到了一定的界限,就是生物迹象灭绝、从来没有恶魔踏足过,或者有去无回的“深渊”。所以准确来说,谁也不知道旧域有多大。
      
      同时,旧域的“隔绝”是单方面的向所有空间时间的“隔绝”,其他位面想来到旧域并不是毫无可能,只不过来到旧域后就不可能再出去了。
      
      另外,恶魔会通过“意识投影”蛊惑人类、进而掳走他们的事情也是真的。只不过在这里,只有实力强劲的高阶恶魔才做得到,所以饲养人类、拿人类取乐是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
      
      “怪不得见到我,你好像没有很惊讶的样子。”伊芙背着双手,走在拜蒙身边,语气有点好奇地问:“所以拜蒙也会做这种事情么?”
      
      “掳走人类、饲养人类,然后拿人类取乐?”
      
      拜蒙下意识地否认:“不,我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也没什么兴趣。”
      
      伊芙瞥了他一眼:“哦?”
      
      “……”拜蒙瞬间领悟了她的意思,只好更正了自己的说法,“你是个例外。”
      
      伊芙的眼睛弯了起来,像月牙,高高地挂在天上、又漂亮。她又问:“什么例外?”
      
      拜蒙:“……”
      
      拜蒙不得不严格地纠正了自己的说法:“掳走你,是个例外,王后。”
      
      “那你应该对人类很了解吧,”伊芙猜测道,“而且你又会说大陆通用语……”
      
      拜蒙:“有位人类法师曾经来过旧域,写下了很多关于人类世界的书籍。这些著作全都收藏在王都内,我看过很多遍,所以对于人类,我略有研究。”
      
      “语言也是,相比起恶魔的语言,人类的通用语并不难学。”
      
      原来是个高级知识分子啊,怪不得看上去一副很聪明的样子——呃,虽然除了他那一身黑漆漆的长袍什么都看不到啦。
      
      整个王宫都是由灰白色的石块砌成,既单调又朴素,隐隐约约流露出一股压抑感。伊芙所看见的每一块石砖、每一根石柱、每一堵墙壁,都比她在自家神殿看到的大上好几倍,这让她产生了一种错觉,就好像自己是一只蚂蚁,不小心误闯了人类的宫殿。
      
      一路上,伊芙没有看见除了拜蒙以外的任何恶魔,整座宫殿空荡得可怕。仿佛在一块领地上,有最凶猛、最可怕的野兽正在踱步巡视,所以其他弱小可怜的生物就只能安安静静地蛰伏在阴暗潮湿的角落里,小心翼翼地不敢出来。
      
      拜蒙将她带到一扇高达十米的灰白色石门前,开口说:“这里就是魔王的住所。在继承仪式之前,就先请你暂时居住在这里,王后。”
      
      伊芙歪了下脑袋:“王后没有单独的居所么?”
      
      拜蒙声音冷淡:“一般来说,王后都是住在魔王脚边的笼子里。”
      
      伊芙忍不住吐槽:“…………那是宠物吧。”
      
      拜蒙古井无波地说:“如果王后要求的话,我会为你妥善安排笼子的。”
      
      伊芙:“谢谢不用了。我还是想睡床,还是请给我一床软软的被子吧,感激不尽。”
      
      拜蒙没有立刻回答她,只是单手推开了高达十米的巨门,并且很有礼貌地示意伊芙先进去。
      
      伊芙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发现里面除了摆放在正中间的一张看起来分外舒适的大床以外,根本不像个正常起居的住所。
      
      这是一个圆形的房间,周围的墙壁更像是为了方便欣赏收藏品的嵌入式储物柜,灰白色的石壁上被挖出密密麻麻的储物格,里面整齐划一地摆满了玻璃罐子,藏品就被收在泡满了古怪液体的罐子里面。
      
      房间最上方更是直接去掉了天花板,伊芙一抬头,就看见一轮红色的月亮正高高地悬挂在头顶上。旧域的月亮看起来更大更圆,似乎离得没有那么遥远,伊芙还看见“月亮”表面还覆盖着蛛网般的深红色裂缝,如同一只充满血丝的眼睛。
      
      “……所以这个房间到底有什么用?”伊芙扭过头,发自内心地认为这个房间设计得不合理,“房间里只有一张床,连屋顶都没有,要是下雨了怎么办?而且太阳出来的时候会很晒的。”
      
      拜蒙同样偏过脸,低下头看她,说:“这里不会下雨,也不会有白天。”
      
      伊芙:“……不好意思,是我多虑了。”
      
      伊芙:“所以为什么会没有屋顶呢?”
      
      “魔王陛下有一条龙,”拜蒙回答道,“有时,陛下会与他的龙共眠。”
      
      “哇,这么想还蛮可爱的。”伊芙脑子里立刻冒出来素来沉默寡欲又难以亲近的伊尔泽跟龙相互依偎在一起、看月亮的场景,说不定还会躺在龙的肚皮上——真的好可爱!
      
      伊芙仰起头,注视着黑漆漆的夜空和唯一的一轮红色月亮,又张望了一下,问:“那龙呢?去哪里了?原来这里也有龙,我们那里也有龙,它们通常喜欢金灿灿、亮晶晶的东西,十六岁的时候我就把自己的头发割下来送给了一条龙,作为交换我可以摸它的肚皮。龙的肚皮啊,好想摸摸看哦……”
      
      拜蒙不懂她为何如此钟情于龙的肚皮,表现得兴致缺缺:“陛下死后,尼德霍格失去了管束,它将王宫里的侍从吃了精光后就走了。现在应该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狩猎,它胃口一向很大,不太好养。”
      
      伊芙:“……”
      
      旧域的龙这么凶吗。
      
      她那里的龙听话得不得了,只要给金币就能摸热乎乎软乎乎的肚皮,还可以帮忙送快递。
      
      当然也有高傲、残暴、极端自我又阴晴不定的龙。
      
      拜蒙:“如果王后要求的话,我会将尼德霍格抓回来。但是每天的饲养需要王后自己想办法,因为我很忙。”
      
      伊芙:“……还是不必了,就这样放它自由吧。”
      
      这间足以容纳下一条龙的屋子又大又空旷,除了正中间的一张大床,没有其他任何的家具摆设。伊芙只能自顾自地走到墙壁面前,好奇地打量着收在里面的各种藏品。
      
      伊芙本来以为被至高无上的魔王仔细收藏在起居处的东西会是什么珍贵的宝物,但其实不是。
      
      其中一部分看起来像是从生物躯体上割下来的一小部分——伊芙猜大概是战利品一类的东西——还有一部分只是普通的、漂亮好看的宝石,尽管做工粗糙,但还是散发着亮晶晶的细光。
      
      除此之外,就是一些连伊芙都猜不出来为什么会放在这里的东西,路边随处可见的小石子啦,彻底干瘪的一小株植物啦……
      
      总之,摆放在这里的藏品五花八门千奇百怪。可以看得出来收藏它们的主人相当散漫任性,只要稍微能让他感兴趣的东西都会被他抢回来、放在这里,就算片刻后就会感到厌烦,也不会随意丢弃,所以收藏在这里的东西变得越来越多,甚至十米高的墙壁储物都快放不下了。
      
      伊芙想起来,某一天伊尔泽来见她的时候,手里还拿着一朵半枯的小花,理由是他走在路上、这朵花正好被他踩在脚下,所以就算它快完全干枯了,伊尔泽仍旧觉得它是难得一见的、美丽的花。
      
      后来那朵花被她做成了书签,放在了笔记本里。
      
      伊芙环顾了一圈,突然间发现了一件东西。
      
      “拜蒙,”伊芙指了指其中一个储物格,里面摆放着一个玻璃罐子,“这个是你的角么?”
      
      罐子里面有一只跟拜蒙头顶上那个一模一样的角,不过更小一些,只有拜蒙头顶上的一半大小。
      
      拜蒙点了点头:“是的。”
      
      听到对方的回答,伊芙更有兴趣了。她仔仔细细地观摩起那只作为收藏品的角,问:“是伊尔泽拔下来的么?”
      
      拜蒙又点了点头:“是的。”
      
      “为什么呢?”
      
      “没有原因。”拜蒙平静地回答说,观察到伊芙的眼神疑惑,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回答或许对方理解不了,只好继续说:“非要说的话,是陛下喜欢。陛下想要我的角,所以就拿去了。”
      
      “所以,这里的恶魔都会这样做么?”伊芙的视线没有离开那只玻璃罐子,那上面倒映着一张微微扭曲的脸庞,“只要看见喜欢的东西,就会直接抢过去?”
      
      拜蒙:“大多数都会这么做。”
      
      “虽然简单粗暴,但还挺方便的……”
      
      伊芙这么说着,将那只玻璃罐子双手拿起,又塞到拜蒙的手中,说:“既然如此,那拜蒙你也可以直接抢回去吧?是这个意思么?”
      
      拜蒙垂下头,看向手中的玻璃罐子,那里面浸泡着自己幼年期就被拔下来的角。明明是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但拜蒙对待它的态度却跟对待脚边的小石子没什么两样。
      
      “的确如此,”拜蒙将玻璃罐子重新放了回去,“但没有必要。”
      
      伊芙:“是因为现在已经不需要了么?”
      
      拜蒙:“不是‘现在’,是一直以来都不需要。”
      
      伊芙回想起书中的记录。
      
      那位人类法师记载道恶魔是一种情绪极端的生物,独占欲超乎寻常的强烈,又十分贪婪。但与此相反的是,伊芙眼前的这只恶魔似乎无欲无求,甚至毫不在意地对待自己身上被夺走的一部分。
      
      “算了,”伊芙眨了眨眼睛,“可以给我讲讲伊尔泽的四个儿子么?我想好好考虑一下应该讨好哪一位,毕竟我还不想死嘛。”
      
      拜蒙声音冷淡:“事实上,我认为无论哪一位,你都不具备被人选择继承的价值。”
      
      “太过分了,你是在说魔王陛下的眼光不好么?小心我死了以后吹枕边风哦。”
      
      “我没有这个意思,”拜蒙顿了一下,“只是实话实说。”
      
      “大殿下阿加雷斯只喜欢战斗,为了超越他的父亲,从生下来到现在都在挑战强者;三殿下阿斯莫德是个白痴;至于四殿下赛贡……我建议最好不要接近他,即便以恶魔的眼光来看,他的个性也过于恶劣。”
      
      “而且这三位殿下并不在王宫,可能等到了继承仪式的时候才会回来。”
      
      伊芙想了想,脸上流露出了好奇的神情,问:“那伊尔泽的第二个儿子呢?”
      
      拜蒙:“……”
      
      在那黑色的、遮住了容貌的兜帽之下,伊芙察觉到对方的视线正隐隐约约地落在自己脸上。
      
      拜蒙礼貌地说:“他只会觉得你很多余,王后。”
      
      伊芙:“……”
      
      伊芙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按照人类的体力来说,你差不多应该感觉疲惫了,王后,”拜蒙朝她点了点头,平静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传召我。”
      

  • 作者有话要说:  拜蒙你完了嘻嘻嘻嘻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