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要说卖什么 ...

  •   这个小镇说是小,其实还蛮大的。
      
      时间已经不早了,路上的早点摊子支起了不少,三三两两早起的脚夫和买菜的妇人们聚拢在一起,腾升的白雾与浓郁的香气一起扩散开来,带着口音的交谈与咀嚼食物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勾勒出一副温馨而淳朴的小镇画面。
      
      一路走过来,严墨戟吸着鼻子,看到不少早点摊子,基本都是些馒头啊、包子啊、面条啊之类的,油条豆浆都没见到。
      
      这倒是让他心思活跃了一下:卖油条豆浆好像不错?
      
      不过转眼他就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虽然这种经典早餐放在哪里都不愁卖不出去,但是油条豆浆白手制作的程序太复杂了一点,他以前也只看过没亲手做过,真想做出能卖的出手,还得好好琢磨、反复尝试。
      
      现在他缺的就是时间。
      
      食物这种东西,想在短时间内卖的火爆,一是要新奇,二是要宣传,三就是要美味了。
      
      严墨戟把周围大大小小的早点摊都逛了一遍,又跑到一些小饭馆大酒楼里转悠了几圈,观察这边的人吃饭的口味偏好,再跟自己记忆里对比了一下,心里有了点谱。
      
      这个世界看上去类似中国古代,饮食文化发展也差不多,远了不敢说,就自家住的这个小镇,还是停留在普通的煎炒烹炸上,主食也主要是米饭面条馒头包子,带着家常的朴素,却也显得有些单调。
      
      嗯,主食只有米饭面条馒头包子啊……
      
      严墨戟捏了捏自己的下巴,脑中灵光一闪,嘿嘿笑了起来。
      
      要做吃食,当然是做自己最拿手的了!
      
      决定了做什么,就得回去准备一下材料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面啊油啊盐啊之类的也得好好算清楚。
      
      虽说卖吃食永远是稳赚不赔的,不过这个世界具体的物价怎么样,严墨戟还是一点数都没有。
      
      没办法,原身是个连油瓶翻了都不肯扶一下的作货,关心半升油价钱几何?那是想都不会想。要不是摊上纪明武那个傻大个,早就被扁担抽得嗷嗷叫了。
      
      说起来原身在乔家的时候就是天天干杂活,还动辄被打骂,嫁到纪家之后纪明武和纪老两口都待他极好,他反倒是越来越作!
      
      这个人哪,有时候就是贱了点,缺少社会的毒打……
      
      严墨戟瞅瞅已经转到天空正中的太阳,又摸摸自己已经瘪瘪的肚子,决定现在还是先回家吧。
      
      刚才转悠这么久的早点摊和饭馆,他都要被香味给馋死了。
      
      顺便回去问问纪明武日常厨房用品的成本价,自打原身嫁过来但是不肯做饭之后,纪家的饭菜一直都是纪明武做的,他应该很清楚才对。
      
      ——顺便也跟纪明武拉近点关系,刷刷好感度,再怎么说也别在自己欠债这个节骨眼上把自己赶出去不是?
      
      虽说从纪明武站在债主面前挡住他的时候,严墨戟就已经感觉出来,纪明武不会把他丢下。但是自己既然已经以这个身份重活一世,也不能就这么心安理得享受着别人的付出。
      
      拐回回家的小巷,严墨戟碰到不少出门的妇人和老太太,基本都是差不多款式的粗布衣裙、荆钗木环,有的头上还包着头巾。这些妇人们看到严墨戟的时候均露出异常的眼神,不少人还凑个对,对着他的身影鄙夷的指指点点。
      
      这些人严墨戟记忆里倒是有点印象,都是纪家附近的街坊邻居,原身的“丰功伟绩”也一点不少的全传进这些街坊的耳中,成了她们教训晚辈最典型的负面例子。
      
      都是原身造的孽啊……
      
      严墨戟感慨了一下,没有像原身一样低着头快速跑过去,而是对着那些妇人老太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循着原身的那点记忆,挨个亲切的打招呼:
      
      “韩大嫂,中午好啊!”
      
      “张大娘,出去买菜?”
      
      ……
      
      被叫到的人都一脸被雷劈了的异常脸色——嘿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的?纪家那个不靠谱的男媳妇,竟然会笑着叫人了?
      
      伸手不打笑脸人。刚才还当着严墨戟的面嚼舌根的妇人们只能一脸别扭的点头回应,直到严墨戟走远了还回不过神来,然后聚在一起继续窃窃私语。
      
      严墨戟不以为意,一路上还是继续笑脸相迎。
      
      做生意讲究的就是个人缘,吃食就更不用说了,到时候他出来卖食物,这些妇人大娘们可都是潜在的客户!
      
      别说是顶着不算冤枉的风言风语笑脸相迎了,他上辈子开店的时候,碰到奇葩客人唾面自干的事儿还少碰到了?
      
      丝毫没有被路上的事影响心情,严墨戟笑容满面的回了纪家,正好看到纪明武洗干净了手,正一瘸一拐的要往厨房走。
      
      纪明武这是准备做饭了?
      
      严墨戟当即大喊一声:“放着我来!”然后一个箭步冲上去,先纪明武一步进了厨房。
      
      纪明武在严墨戟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他了,只是依然面色冷冷的懒得搭理他罢了;现在见严墨戟抢先进了厨房,还瞪大了眼睛握着厨房的门把手,一副不让自己进门的样子,不由得又皱了皱眉:
      
      “你做什么?让开。”
      
      “当然是做饭啊!”严墨戟理直气壮的拉紧门把手,然后露出一个谄媚的笑容,“武哥你先去休息,这顿饭我来做,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纪明武皱了皱眉,看着这个从今天早上开始就有点不对劲的名义上的男媳妇,沉声问道:“你又想搞什么鬼?”
      
      哎呀妈呀纪明武这个声线压低了也太苏了……
      
      严墨戟差点腿软,然后立刻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发花痴的时候,连忙摆出了正经的表情,言辞恳切的说:“武哥,我真的只是想给你做顿饭而已……以前是我不懂事,今天早上武哥你站在我面前保护我我真的很感动,所以这次是真的想洗心革面,跟你一起好好过日子的。”
      
      纪明武狐疑的看着他,内心其实一点都不信。
      
      ——浪子回头之所以能千金不换,自然是因为难得回头。别的不说,他纪明武帮严墨戟挡住债主可不是一次两次了,怎么就今天这次“洗心革面”了?
      
      不过不信归不信,纪明武一贯不喜欢废口舌,懒得和严墨戟争执,于是后退一步,慢慢的道:“你想做饭就随你吧,不过……”
      
      严墨戟心里一喜。
      
      以他上辈子开店的经验,不怕客户提要求,就怕客户不提要求!
      
      提了要求那说明有戏,什么要求都不提那才是转头就把你忘了呢!
      
      纪明武对上严墨戟期待的眼神,慢慢的说完了后半句:“——不过,你洗手了吗?”
      
      严墨戟:“……”
      
      武哥,你是故意逗我的吧?
      
      …………………
      
      洗过手,严墨戟在厨房翻找了一下,发现比起早晨的空空荡荡,现在厨房里已经多了几把青菜和豆角,窗台上吊着的篮子里也放了十来个鸡蛋。
      
      纪明武出去买菜了?
      
      严墨戟想象了一下纪明武拄着拐杖、拎着青菜鸡蛋一瘸一拐的走回来的画面,心里闪过一丝心疼。
      
      ——以后买菜这事儿还是自己包了吧!武哥就负责在家貌美如花就行了,嘿嘿嘿……
      
      多了材料,能做的自然就多了。
      
      严墨戟瞅了瞅灶台,发现已经有米饭焖在上面了,估计是因为米饭要焖的时间久,所以纪明武提前干了。不过幸好这种灶台有两个火坑,焖米饭的同时也还能炒菜。
      
      那就只做菜就可以了。
      
      严墨戟想了想,先打了一碗鸡蛋打匀,在铁锅里倒了一点油,然后拿木铲拨弄几下,让油均匀的粘满锅底。
      
      ——这油还挺香的,不过好像不是花生油,闻起来像豆油?
      
      油烧热之后,把打好的蛋液倒进去,快速晃动铁锅,让蛋液均匀的摊开在锅里。
      
      ——妈呀这铁锅还挺沉的……
      
      严墨戟甩了甩已经酸痛的胳膊,赶紧把一面已经熟了的鸡蛋层翻了个面,等另一面也熟了之后铲起来,先放到案板上凉一会。
      
      等鸡蛋层凉下来,拿刀切成细条,把泡过的豆角和黄瓜也一起切成条,再加油下锅炒一遍,最后加盐和调味料,起锅盛盘。
      
      闻着清炒三丝香喷喷的味道,严墨戟满意的点点头。
      
      就算是到了一个新世界,自己的厨艺依然没有退步!
      
      ——什么,你说三丝不是这三丝?
      
      ——只要是三种切成丝的东西一起炒,就是清炒三丝,没毛病!
      
      两个大男人吃一个菜有点少,严墨戟扒拉了一下厨房里多出来的菜,竟然还看到了一块还冒着热气、一看就是新做的豆腐。
      
      ——这个镇上有豆腐啊……
      
      严墨戟顿时有点失望,他本来还想着度过这段紧急催债期,就搞点豆腐豆浆出来卖钱呢!
      
      不过现在有豆腐对他倒是好事,新做的豆腐炖汤贼鲜,小时候的严墨戟能一口气喝一大碗。
      
      把豆腐切长条、青菜切段、葱切细条,一起下锅稍微炒一下,待豆腐条边缘微微焦黄,然后立刻加水,盖盖焖炖,不多时一锅简单又鲜嫩的青菜豆腐汤就做好了,还没加盐,严墨戟就对着勺子喝了一大口。
      
      啊,这空瘪瘪的胃被热汤填满的感觉太棒了……
      
      等纪明武被叫到厨房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一盘清炒三丝、一碗青菜豆腐汤,还有一碟酱料。
      
      这是严墨戟考虑纪明武可能喜欢口味重点的饭菜,特意用酱酒、醋和墙角的面酱调出来的。
      
      纪明武进来之后明显没有预料到眼前冒着热气的饭菜的存在,一直冷冰冰的脸上也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严墨戟擦了擦手,“憨厚”的笑道:“等久了吧?快坐下尝尝。”
      
      纪明武收起脸上的惊愕,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转头出去了。
      
      严墨戟:???
      
      还没等他想出来自己刚才说错了什么,就听到小院里传来了哗啦啦的洗手声。
      
      严墨戟:……
      
      你刚才准备做饭的时候不是洗过手了吗?就这么一会儿你干嘛去了又要洗一遍手?
      
      作为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正儿八经做的第一次菜,严墨戟怀着充足的信心——吃的时候饭菜的味道也没有让他失望,三丝味美,豆腐汤鲜香,农家秸秆做柴火烧出来的米饭都比上辈子的饭要好吃得多。
      
      纪明武吃饭的时候一声不吭,但是下筷子的速度一点都不慢,两个人最后把严墨戟做的饭菜全部吃得精光。
      
      严墨戟捂着自己饱涨的肚子,满足的叹息了一声,然后嬉皮笑脸的问纪明武:“武哥,我做的饭菜怎么样?”
      
      纪明武沉默了一下,还是给出了中肯的评价:“很好吃。”
      
      “你喜欢就好!”得到纪明武的肯定,严墨戟乐得眯起了眼睛,认真的许诺,“以后我都做给你吃!”
      
      “……”纪明武不置可否,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也不知道信没信。
      
      严墨戟也知道扭转原身造成的恶劣形象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也不着急,反正事实总会证明一切的。
      
      他转过话题,问起了自己之前关心的问题:“武哥,你觉得我这手艺,去卖早点或者小吃怎么样?”
      
      纪明武愣了一下,似乎是没想到严墨戟居然真的在考虑怎么赚钱,回过神才问:“你要卖什么?”
      
      严墨戟神秘的一笑:“卖一种你们都没吃过、不对,说不定都没见过的食物——
      
      “煎饼。”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