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穿越送赌债 ...

  •   进来的正是严墨戟的夫郎纪明武。
      
      纪明武一瘸一拐的进来,看到严墨戟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手擀面正要送到嘴里去,眼神中闪过一丝诧异:“你会做饭?”
      
      严墨戟下意识说:“会啊。”
      
      他厚着脸皮把眼前的碗一推,“要不要尝尝我的手艺?”
      
      纪明武下意识看了一眼,然后拒绝道:“不用,你吃吧。”
      
      严墨戟也不失望,把碗拉回来,夹起一筷子面条就要开吃。
      
      只不过这一口面条他还是没吃到。
      
      刚夹起面条,严墨戟就听到院子的门被“哐哐哐”的砸响,门外还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叫骂声:
      
      “纪家媳妇,滚出来!你欠的钱什么时候还?”
      
      严墨戟愣了一下,放下筷子,和刚要转身出去的纪明武对上了视线。
      
      债主上门了?
      
      纪明武皱了皱眉,对严墨戟嘱咐了一句:“你待在屋里不要出来。”然后就一瘸一拐的向着门口走去。
      
      严墨戟怎么可能听他的话待在屋里躲着?
      
      这是原身欠下的赌债,那现在就是他的责任。不管出于什么样的立场,他都没道理让自己瘸腿的夫郎一个人面对债主,自己躲在屋里不出声。
      
      严墨戟站起身,几步跟上了纪明武,和纪明武并肩一起走到了大门口。
      
      纪明武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道这个平时一听到要债就惊慌失措的躲起来的人今天是怎么回事,竟然有胆子一起去开门,但是也没有出声赶他。
      
      小院的木门还在“哐哐哐”的响着,门外的人还在继续叫骂:“滚出来!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
      
      有点不合时宜,但是听到这句熟悉的台词,严墨戟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
      
      纪明武:“……”
      
      严墨戟赶紧收起了笑容,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
      
      纪明武怪异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站稳之后伸手抬起木门上的横梁,拔开门栓,还没来得及开门,木门就被门外的人一把推开,让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严墨戟连忙伸手扶住他,心里大骂了门外粗鲁的家伙一把,然后又狠狠地骂了一遍“自己”。
      
      都是你赌钱惹来的祸!
      
      门被推开,严墨戟看到了门外的几个人,都穿着粗布衣襟和短绑裤,手里分别拿着木棍之类的武器,只有为首的一个皮肤黝黑的年轻人空着手抱着膀,嘴里叼着个草茎,看到严墨戟出来之后冷笑了一声:
      
      “怎么,今儿个敢出门了?看来是兜里又有钱了啊,那是不是把欠咱们林爷的钱补上啊?”
      
      纪明武站稳之后就自己扶住了拐杖,推开了严墨戟扶着他的手,闻言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就听到身边的人开口了。
      
      “林二哥,欠债还钱这事儿天经地义,您自己过来就行了,何必劳烦这么一帮兄弟辛苦呢?”
      
      这话一出,别说与之前的严墨戟朝夕相处的纪明武了,就连只见过严墨戟几面的黝黑青年都愣了一下,诧异的看着他:“哟,今儿这小嘴甜了不少啊?还会叫哥了?”
      
      之前不都一看到他要债就跟耗子见了猫似的哭闹不休,逼急了还骂骂咧咧的吗?
      
      严墨戟露出一个纯良的笑容:“那是以前不懂事,您别见怪。”
      
      黝黑青年冷笑了一声,上前一把抓住他的领子,蛮横的说:“少给爷废话!今儿个你笑也罢哭也罢,都得给爷还钱!家里没钱还敢去赌,赢钱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叫哥?”
      
      身后那些拿着棍棒的打手们配合着骂骂咧咧了起来,各种污言秽语不绝于耳。
      
      纪明武皱了皱眉,伸手“啪”的打掉黝黑青年抓住严墨戟衣领的手,冷冷的道:“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
      
      黝黑青年被打掉了手也不生气,看着纪明武阴阳怪气的说:“纪瘸子,你也别老护着你媳妇,这种只知道喝酒赌钱的媳妇,又不能下崽,要来干什么?你替他还的钱都能再娶一门进来了吧?上次找他要债,他可是喊着让我们找你呢!”
      
      纪明武又皱了皱眉,还是坚持伸手挡在严墨戟前面。
      
      那黝黑青年看了,顿时嘿嘿笑了起来:“怎么,你这几天赚了不少?又有钱帮你媳妇还债了?那就拿出来吧!”
      
      纪明武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右手却慢慢伸进了自己怀里。
      
      严墨戟按住纪明武想要往外掏钱袋的手:“林二哥,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欠的钱我自己来还——嗯,那个……就是那个,能不能先跟我说说,我欠了多少钱?”
      
      原身每天就知道喝酒赌钱,根本不记得自己欠了多少!
      
      林二哥又惊讶的看了他一眼,才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拍在严墨戟脸上,轻蔑的说:“嘴皮子溜了不少——不过你嘴皮子能还钱吗?你欠的债,纪瘸子帮你还剩下十八两七钱,条条目目都记在这里呢,林爷厚道,你可别说我们坑你!”
      
      这么多!
      
      从记忆中这个世界的物价来看,这相当于两万多人民币了!在这个世界完全算得上一笔巨款了!这还是纪明武一家帮忙还剩下的!
      
      原身才嫁过来一个月,怎么就浪了这么多钱?
      
      严墨戟展开那张账单仔细看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家伙还真的没骗自己——从一个月前原身进赌场之后每天输赢情况全都记得清清楚楚,跟原身自己能记得的部分基本符合。
      
      “怎么,哑巴了?”林二哥嗤笑一声,转头看向纪明武,“给不给钱?不给钱今天爷就砸了你们这破院子!”
      
      说着他使了个眼色,身后的打手们“嘣嘣”两下把棍子砸在纪家的木门上,震得整座木门都颤了一颤。
      
      “给!当然给!”
      
      严墨戟赶紧把纪明武又要掏钱的手按回去,高声回应了一句,然后又觍着脸笑道:“不过现在我手头没这么多钱,能不能宽限几日?”
      
      林二哥不买账,冷嘲热讽:“哟,你当我这儿是当铺呢,还讨价还价?想宽限几日也可以啊,我们兄弟出来一趟也不容易,你总得先还一点钱,让我们兄弟能回去复命吧?”
      
      严墨戟皱着眉头想了想,忽然眼前一亮,对林二哥他们说了句“稍等”就噔噔噔跑回自己屋,然后又匆匆的跑了出来。
      
      他小心翼翼的摊开手,把手里的东西展示给林二哥看,问道:“林二哥,这个东西先抵押给您,您宽限几日给我,我赚了钱就找您赎回来,可以不您看?”
      
      那是一块小小的墨玉,圆润玲珑,上面还刻着一把细致的长戟的图案。
      
      墨玉刻戟。
      
      这是原身出生时父母给他戴上的身份证明。
      
      从残留记忆中模糊的亭台楼阁、仆从成群看,原身的真正出身恐怕相当不凡。
      
      原身被拐走、被买下的过程中,都一直小心的藏着这块墨玉,指望着有朝一日能够依靠这个找回自己真正的亲人。
      
      如今的严墨戟其实对找回原身的亲人没什么执念,毕竟对他来说其实所有的人都是陌生人,而原身出身如何他也不太在意,一块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到的墨玉和近在眼前的危机,当然还是解决后者比较重要。
      
      纪明武看到这块墨玉却微微变了脸色,脱口而出:“胡闹!”
      
      严墨戟不理他,只是看着林二哥:“您看怎么样?”
      
      林二哥拿起墨玉端详了一下,撇了撇嘴,勉强的说:“这么宝贝,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就是块墨玉啊……成色还行,值几个钱。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就给你一个面子,宽限你几天——不过,最多七天,如果七天内你拿不出钱来,这块墨玉你就别想要回来了!”
      
      严墨戟认真的说:“没问题,七天内我一定赚到钱还给您一部分!”
      
      林二哥嗤笑一声,明显是不信的样子,带着手底下的人转身走了。
      
      严墨戟松了口气,转头就对上了纪明武阴沉的脸色。
      
      严墨戟被纪明武凌厉的眼神看得一个激灵,小心翼翼的问:“怎么了?”
      
      纪明武收起目光,重新恢复了冷冰冰的样子,抿了下嘴唇。
      
      严墨戟想起来,原身新婚夜的时候,这块墨玉从衣服里掉出来,被当时的纪明武捡起来了来着。当时纪明武开口问了两句关于这个墨玉的事情,原身就一把抢了回去,还说了些很难听的话,把纪明武赶了出去……
      
      想到原身做的这些糟心事,严墨戟难得有些不好意思,干咳了一声道:“既然是我欠的债,就应该我想办法还上才对,没关系,你别在意——七天内我肯定能赚到钱,把墨玉赎回来!”
      
      纪明武看着这个今天表现与之前格外不同的男媳妇,皱了皱眉,还是闭上了嘴。
      
      严墨戟见纪明武还是一副不赞同的样子,心里暖了一下。
      
      虽然……他好像不太相信自己能赚钱的样子啊?
      
      嗯。严墨戟回想了一下原身的所作所为,发现确实没什么说服力。
      
      但是原身是原身,自己是自己,关于怎么在七天内赚一笔钱的方法,他已经想到了好几个主意了。
      
      要说什么能立刻赚钱而且效率还快?
      
      那当然是卖吃的!
      
      民以食为天,一顿不吃饿得慌。
      
      自己脑袋里那么多的菜谱食谱,还有开小吃店和美食直播的经验,还怕没有出路?
      
      但是卖什么、怎么卖,就是一件很关键的事情了。
      
      不经过市场调查,没有发言权。
      
      严墨戟看看天色,发现天色已经大亮,心里顿时有点着急——这个天色,这个世界的早饭时间怕是快过了,自己还是要赶紧出门调查一下,这边的人们的早餐都有什么饮食习惯。
      
      毕竟从成本上来说,早餐和点心是成本最低、最容易制作的,也是严墨戟第一时间想到的出路。
      
      “我出去转一圈,很快就回来!”顾不得吃饭了,严墨戟见纪明武要关门,连忙叫住他,往外跑了两步,才想起来什么,转头对着纪明武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
      
      “刚才多谢你了,武哥!你不嫌弃的话就吃了吧那碗面条!”
      
      然后他就急匆匆的跑出去了。
      
      武……哥?
      
      纪明武愣了一下——这还是从他娶严墨戟回来之后,第一次听严墨戟不带敌意的喊他,让他心里泛起一股颇为怪异的感觉。
      
      他沉默了一下,关上门,一瘸一拐的去了厨房,盯着那碗已经有点凉了的手擀面看了一会,然后坐了下来,轻轻挟起一筷子面送进嘴里。
      
      柔软劲道,面香四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