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摊个煎饼 ...

  •   “煎……饼?”
      
      纪明武疑惑的咀嚼着这两个字,眼前浮现出用热油煎到两面金黄的面饼的形象。
      
      严墨戟一眼就看出纪明武对于煎饼这种食物的误解,也不解释,对纪明武眨眨眼道:“肯定不是武哥你想的那样,我做一份给你看你就知道了。”
      
      摊煎饼这事,其实严墨戟在现代的时候真的算得上烂熟于心了。这个镇子上似乎根本没听说过煎饼,新奇点上就已经制胜了,以他的手艺,要做得好吃也有一百种点子。
      
      只是一般摊煎饼都是需要专门的鏊子的,虽然现在家里没有,不过严墨戟早上就注意到,虽然这家里存粮不多,可还有几口大锅——其中就有一口平底铁锅,也可以勉强拿来用。
      
      严墨戟之前也没用平底锅做过,心里多少有点没谱,只能先硬着头皮试试了。
      
      和上面糊,稍微饧上一会儿,架上平底锅,再生起火,铁锅烧热,一勺面糊上锅,拿了在厨房里找到的木板儿快速把面糊摊开,一小勺面糊很快就在烧热的锅底均匀的摊在锅底,不多时就泛起了焦黄,浓郁的熟麦香气散了开来。
      
      然后严墨戟拿铲子把已经熟透的煎饼从边缘开始铲起来,然而木头铲子毕竟比不得现代的专用工具,铲起来分外不便,严墨戟手忙脚乱之下,第一张煎饼被他搞得碎成几片,最晚铲起来的那片已经变得有些焦黑了。
      
      他还想趁机做个没馃子的煎饼馃子来着……
      
      这看来还得整点趁手的工具啊!
      
      严墨戟干笑着把还算不错的几片煎饼放在盘子里,端给一直坐在饭桌旁边默默地看着他的纪明武:“武哥,尝尝,香不香?”
      
      纪明武接过盘子,有些稀奇的看了看盘子里那薄如皮纸、散发着浓郁的焦香的所谓“煎饼”,用手轻轻捻起一块,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怎么吃,然后撕下一小块放进了嘴里。
      
      刚摊出来的煎饼又香又脆,在嘴里“咔嚓”一下咬碎之后带着浓浓的麦香,虽然没什么别的油盐味,但是也着实不错。
      
      严墨戟看纪明武吃过了,期待的问:“怎么样?”
      
      “还可以。”纪明武想了一下,没有露出什么赞赏,只是淡淡的提醒,“只是少些滋味,怕是只能做主食,配佐菜一起吃。”
      
      “嘿嘿,这你就放心吧!”严墨戟眉飞色舞的比划了一下,得意的道,“煎饼摊熟只是第一步,后面不论是做塌煎饼还是煎饼馃子,都会加料的!”
      
      然后他顺势坐下来,自己也拿了一块煎饼咬着,期待的看向纪明武:“武哥,你觉得卖这个怎么样?”
      
      纪明武犹豫了一下,轻轻摸了摸放在身旁的拐杖,才回答道:“我对生意之事一窍不通,你若真想卖这个,那试试也无妨。”
      
      严墨戟等得就是这句话,闻言大喜,三两口吃完手里的煎饼,笑容变得有些谄媚,还带着一点不好意思:“那个……武哥,要卖这个的话,可能还得你帮帮忙。”
      
      纪明武没想到竟然还能从自己这个一贯不知道客气怎么写的男媳妇嘴里听到“帮忙”这两个字,不由得又是一怔:“什么?”
      
      严墨戟也懒得去刻意模仿原身的言行举止——原身那样他自己看了记忆都觉得脸红,按着他头让他模仿也学不来,反正原身嫁过来才一个月,还是天天喝酒赌钱不着家的样儿,这边的人其实也不算了解他。
      
      估计真正对原身熟悉的也就是养父母乔家人了。
      
      那一家子看记忆里也不是什么好货色,不然也不会把原身养出这个烂人品出来,还让原身跟着染上赌瘾,以后不来往就行了。
      
      他拍掉手指间的煎饼碎末,顺势一把握住了纪明武放在桌子上的左手,努力让自己笑得诚恳一些:“我打算早上去买塌煎饼,得需要一个能拖出去的火炉、还有一些工具……哦对了,还有面啊菜啊鸡蛋啊之类的原料……所以那个……”
      
      ——妈耶,武哥这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摸起来真是舒服……
      
      纪明武与他的双眼对视了一下,沉默了起来,过了半晌才微微叹了口气,右手伸向了衣襟内,用一副“果然如此”的口吻道:“又要多少钱?”
      
      严墨戟正努力克制着自己在那只完美的左手上来回揩油的冲动,听了纪明武这话怔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
      
      他家武哥,这是怀疑他是用这个由头骗钱再去赌?
      
      不会吧!他明明展现了这么十足的诚意了!
      
      原身到底给武哥留下了一个什么印象啊?
      
      另外武哥你就这么实在的掏钱了?这也太惯着了吧!
      
      严墨戟哭笑不得的松开手,摆了摆,赶紧解释道:“我不是要钱……呃好吧,确实需要钱,但我真的是打算去卖煎饼的,不是要去赌!”
      
      纪明武手顿了顿,漆黑如同墨玉的双眸看着他,眼眸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严墨戟想了想,清清嗓子,换了个说法:“武哥,我想请你帮忙的主要其实是想请你帮我雕刻几个木头工具——你也瞧见了,刚才我摊煎饼的时候没趁手的工具很不方便,你会雕木头,能不能帮我整两个?形状是这样……”
      
      他找了块木炭,在地上简单画了一下。
      
      纪明武这次真的怔了一下,轻轻皱了一下好看的剑眉,有些疑惑的看了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诚恳的男媳妇一眼。
      
      ——难不成,这人当真转了性子,不是变着花儿拿钱出去赌,而是真的是有出门做事的想法?
      
      见纪明武似乎还有些犹疑,严墨戟又补充道:“还有,我瞧今早外面的早点摊子上不少能用拖车拖拉的炉子,武哥知不知道哪儿能买这种炉子?”
      
      纪明武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严墨戟看了半天,直把严墨戟看得脸上的笑都快堆不住了,才掏出怀里的钱袋,倒了一小块碎银子出来,慢吞吞的道:“镇北的老徐烧泥匠那里,似乎有这种炉子。”
      
      “好嘞!我去问问!”严墨戟知道纪明武已经有些相信他是真的改过自新了,接过碎银,不由得高兴的捏了捏自己的左手大拇指,站起身来,“武哥你先休息!”
      
      出了门,一路打听着,很快到了镇北。
      
      也是巧了,老徐烧泥匠那正好有个现成的烧好的炉子,好像是有哪家摊子在这订了,后来又换了更大的,这个已经烧好的就放着了。
      
      于是严墨戟高高兴兴的付了钱,对比了一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很有自知之明的雇了个脚夫,借了烧泥匠的拖车,把那个看起来就很重的炉子拖回了家。
      
      进了门,请脚夫帮忙把炉子暂且放在南面的空地,严墨戟转悠了一圈,没看到纪明武的影子,正奇怪他家武哥去哪了来着,就见早上纪明武出来的那间房门忽然推开,纪明武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
      
      身上还带着木屑和刨花,纪明武脸上还是那副冷淡的神情,右臂下夹着拐杖,左手拿着两个一看就是新做出来的木头工具。
      
      严墨戟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出门前向纪明武描述的那两个摊煎饼工具。
      
      一个带着把手的弯木片,用来摊面糊;
      
      一个扁平的竹刀,用来起煎饼。
      
      武哥这么快就搞好了?不愧是专业的木匠!
      
      严墨戟高兴的迎上前,接过那两个小巧玲珑的工具,轻轻挥了几下,爱不释手:“多谢武哥!你看炉子我也买回来了!”
      
      纪明武扫了一眼那个摆在南边空地的炉子,点点头,淡淡的道:“你要的面、鸡蛋、菜都在厨房里,拖车过阵子爹会拉过来。”
      
      咦?
      
      原料都备好了?
      
      严墨戟愣了一下,跑厨房看了一眼,果然看到地上摆着一垛整整齐齐的蔬菜,有韭菜、芹菜、豆角之类的,灶台的盆里还用清水泡着一大块白豆腐,窗台的吊篮里也堆满了一篮子鸡蛋。
      
      严墨戟惊讶的挠挠耳朵:自己出去买炉子回来,也就三四个小时,他家武哥这么快就把原料买好了,还去雕了他需要的工具出来?
      
      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他竟然还有钱?
      
      ——还是有人在帮忙?
      
      想到这里,严墨戟才反应过来,跟孤苦伶仃的自己不一样,纪明武是有爹娘在这的,虽然不住一个院,但是隔得也不远。
      
      纪家老两口好像就是每天去下边几个村子收些新鲜蔬菜,然后拿来转卖给镇上的酒楼饭馆,赚这么点辛苦钱。
      
      看来这些蔬菜都是纪家老两口带来的?
      
      严墨戟心里回想了一下,发现属于原身的记忆里,基本没那两位老人的画面。
      
      ——不过这也正常,原身嫁过来这一个月,不是自怨自艾就是赌博喝酒,连他家武哥都没留意多少呢……
      
      暗暗感激了一下算得上自己的“公公婆婆”的两位长辈,严墨戟又跑出去跟纪明武再次道谢了一次。
      
      纪明武没什么表情,淡淡点点头就回去那间看起来应当是他的木工房的房间里去了。
      
      严墨戟则高高兴兴去了厨房,开始准备调制明天出去卖塌煎饼时用的馅料。
      
      单独一个煎饼,肯定是卖不出去的,还得做成有滋有味的塌煎饼,才好保证既有吸引力,又有好味道。
      
      这个塌煎饼好不好吃,主要就看馅料的水平。
      
      严墨戟前世虽然不常做塌煎饼,但是他与生俱来的针对食物的过目不忘本事,让他脑袋里记了不少不同口味的馅料调制方法,有些甚至还是绝味!
      
      虽然碍于现在原材料和调味品都跟现代不一样了,但是还是可以准备好几种不同的馅料供顾客挑选的,保证满足大多数人的口味需求。
      
      手里还在切着菜,严墨戟已经幻想出了自己靠煎饼成为百万富豪、迎娶他家武哥这个美人、走上人生巅峰的道路了。
      
      搞到深夜,明天早上出摊的原料都准备的差不多了,严墨戟才打着哈欠,熄了油灯,回房去也顾不上木塌是不是硬的,一头倒下睡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夜夜笙歌、龙雪兰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