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穿越送帅哥 ...

  •   严墨戟醒来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木质房梁,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酒气,差点把他熏得打喷嚏。
      
      等到他忍着不时的头痛坐起身来,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着的已经不是衬衣西裤,而是一件粗布制成的古风对襟衫。
      
      他原本躺着的床也不是自家的席梦思,而是一张铺着棉布褥子的雕花木榻。
      
      严墨戟茫然的在榻上坐了一会儿。
      
      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之前不是遇到了飞机失事死了吗?
      
      那现在这里又是什么情况?
      
      突然刚才就一直在撕刮他脑仁的头痛忽然加剧,一些陌生的记忆涌入了大脑。
      
      这里竟然是另一个世界,一个除了男人之间也可以自由嫁娶之外与中国古代很相似的世界。
      
      在这段记忆中,他是一个同样叫做严墨戟的古代男子,出生在大户人家,但是小时候被拐卖,被一户生不出儿子的普通乔姓人家买下来了。乔家夫妇赌博成性、贪财小气,因为贪图聘礼,上个月把原身嫁给了镇上的瘸子木匠纪明武。
      
      因为厌恶纪家瘸子,新婚之夜,他就把自己的夫郎赶出了房;之后更是觉得自己身为男儿却嫁了人,人生无望,天天在外面喝酒,甚至还因为在乔家染上的赌博的恶习,欠下了一大笔赌债。
      
      纪明武和纪家夫妇是老实人,竟然帮原身还赌债,纪家的一点积蓄都投了进去也还差了很多,背着一身债务的原身只知道喝酒,每日醉生梦死,昨天出去喝酒喝得太多,回家竟然直接醉死了。
      
      然后现代的严墨戟就过来了。
      
      严墨戟消化完这部分记忆,又捏了捏自己的胳膊,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他穿越了。
      
      穿到了一个男人可以嫁人的世界。
      
      穿越到了一个嫁给了瘸子、欠了一身赌债的男妻身上。
      
      严墨戟以前只知道中国古代有契兄弟这回事,而且还不是主流,没想到死后竟然重生到了一个男人可以嫁给男人的世界?
      
      严墨戟吃力的下床,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在这间卧房里走了几步,发现房间里的家具都显得又旧又破,显然这个家里并不算多么富裕。
      
      以记忆里的“自己”每日只知道喝酒赌博却从来不去赚钱养家来看,显然“自己”并没有任何想要赚钱养家的想法,都是从家里拿钱出去浪。
      
      严墨戟苦笑了一下,从记忆里看,这个时代对于男妻并无类似中国古代对女人的种种约束,“自己”好歹是个男人,竟然一点都没想过自立自强……真是让他难以接受。
      
      嫌弃的扯了扯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的上衫,严墨戟在房内的衣柜里找了找,扒拉出几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衣服,干脆把上衫连同裤子一起换了下来。
      
      换上了干净衣服,虽然身上还残留着一些酒气,脑袋也还在时不时的抽疼,不过严墨戟还是感觉轻松了一些。
      
      刚准备出门,转头看到丢在床上的脏衣服,一贯勤劳的严墨戟顺手抓了起来,准备找找这个家里哪里可以洗衣服。
      
      老实说,严墨戟现在还有一种在做梦的不真实感。
      
      打开了房门,一道明媚的阳光投射了进来。
      
      严墨戟伸手轻轻遮挡了一下阳光,踏出了房门。
      
      这是一户看起来面积不小的院子,看布局颇有些像四合院的扩大版,但是只有北面和东面盖了房间,南面是空着的,西面用篱笆围了一圈,隔开两块空地,一块看起来养着鸡,另一块像是种了什么东西。
      
      一个很普通还带着些亲切感的小院。
      
      来自另一份记忆里的熟悉感让严墨戟下意识走到院子南边的水井旁边,水井旁边有一个从墙上搭起来的草棚子,棚子下面有一个巨大的水缸。
      
      记忆里一家人平时都是从这个水缸里取水日常生活的,只有水缸里的水快用完才会从水井里打水再灌满水缸。
      
      严墨戟自己是农村出身,对这种农家储水方式感觉还挺亲切的,拿起水缸木盖上的葫芦瓢,从水缸里舀了一瓢水,直接对着水瓢大口喝了几口。
      
      冰凉中还带着一丝甘甜的水让严墨戟精神一振,刚才一直在跳动的头疼仿佛也减轻了很多。
      
      几口井水下肚,严墨戟总算有了一点实感,真切的感觉自己确实是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
      
      而水缸里倒映出来的他的外貌,也不是已经看了二十多年的自己那张脸,而是只有十七八左右、颇有几分俊俏的少年模样。
      
      ——没想到穿越一会,还年轻了十岁,想想好像还是赚了?
      
      他放下水瓢,刚准备找个盆把自己满是酒气的衣服洗一下,就看到北边一扇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
      
      严墨戟下意识看了过去,看到房门内走出一个右臂下夹着一根粗木拐杖的高大男子,身穿与严墨戟自己身上差不多款式、凌乱又破旧的衣物,长长的黑发简单的扎在背后,头上、身上还沾着不少木屑。
      
      让严墨戟吃惊的是,这男子竟然长得颇为英俊,剑眉朗目,鼻梁高挺,尤其是一双眼眸,如同一对上好的墨玉,令人沉迷。
      
      那男子许是听到院里有声音所以出门看看,一看院子里是严墨戟,顿时脸色一沉,墨玉般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漠:“醒了?家里没留你的饭,想吃自己去做。”
      
      说罢就一瘸一拐的返回了房内,啪的一下关上了木门。
      
      严墨戟听着那男子低沉而磁性的声音,觉得腿都要软了。
      
      刚才这个英俊的瘸腿,想来就是原身名义上的夫郎纪明武了吧?
      
      原身应当是个直男,对同性别的夫郎只有排斥和厌恶;但是现在穿越过来的严墨戟本就喜欢同性,一直没机会谈过恋爱,看到纪明武顿时眼前一亮。
      
      不过他清楚,现在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夫郎,对自己怕是只有厌恶之情,说不定已经在考虑什么时候直接一封休书砸脸上。
      
      从他刚才冷冰冰的话语就可以听得出来。
      
      刚才纪明武的话倒是让严墨戟想起来,自己刚才开始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原来是肚子饿了!
      
      摸着瘪瘪的肚子,严墨戟按照另一份记忆,向着东边的厨房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虽然来到了另一个陌生的世界,但是总比彻底死了好。
      
      从原身记忆中看,“严墨戟”在家几乎是一点家务活都不做,每天在外面浪完了回家就是张嘴等饭。
      
      原身虽然在乔家的时候被当做奴仆一样使唤,来了纪家之后从没进过厨房。
      
      纪明武刚才冷冰冰的话的意思,其实就是让严墨戟自己饿着了。
      
      严墨戟对纪明武这个夫郎充满了同情,但是现在还是优先以填饱肚子为主——与原身不同,他非常擅长厨艺,开了一个人气不错的小吃店铺,还开过直播做美食,也算得上小有名气。
      
      而且他还有个特长——只要是跟食物相关的东西,上到各种食谱菜谱烹饪视频,下到来买食物的顾客的喜好口味,他全都过目不忘,随时都能想起来。
      
      这也是当初他号称“百变手艺”的最大依仗。
      
      到了厨房,熟悉的黄泥灶台、熟悉的烧土瓦罐、熟悉的秸秆柴火让严墨戟恍惚中又回到了儿时的小山村,心里顿时升腾起一股暖暖的感觉。
      
      小时候,家里也是这样的厨房,妈妈就蹲在低矮的灶台下生火,给放学回家的自己做一顿简单又美味的晚饭。
      
      严墨戟深吸了一口气,上前打开灶台旁边几个瓮罐看了看,发现这个家里还真是……朴素。
      
      只有米瓮和面瓮里还有一点粗米粗面、窗户上吊着几把干菜、墙角放着几把小葱,再就是日常的油盐酱醋,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连鸡蛋都没有。
      
      严墨戟哭笑不得的合上米瓮——这家里也太穷了吧,看这么大一个小院,他还以为至少会有点青菜可以吃的。
      
      不过这也难不倒严墨戟。
      
      他找到了面盆,倒了点面粉,又加了点水,开始和面揉面。
      
      等把面揉劲道了,严墨戟额头上已经都是汗了。他苦笑一声,这要是以前的自己,揉这点一人量的面根本不痛不痒,没想到这具身体这么羸弱,八成是被酒精掏空了身子了……
      
      揉好了面,严墨戟把面板支起来,把面擀成薄皮,拿刀切成细条,切了一点葱花,又从窗台上拿下那把干菜,掰了几根泡在水里做好准备。
      
      之后就是生火了,严墨戟在灶台附近找了一下,只找到一把火镰。
      
      想来这个世界现在还没有火柴啊!
      
      好在严墨戟小时候看过农村用火镰,研究了一下总算生起了火。
      
      架上锅、烧上水,水开之后把面条下锅,稍微煮一会,加入泡开的干菜,再加一点凉水,盖上锅盖,等水再开了加盐和葱花。
      
      一碗朴素的手擀面就做好了。
      
      其实刚才他是更想摊个煎饼的……刚摊好的煎饼裹上小葱再蘸点酱,简直是每一个山东出身的人最钟爱的滋味。
      
      可惜没有专门用来摊煎饼的鏊子……
      
      忙活大半天,严墨戟已经饿得饥肠辘辘,把碗端到旁边的小桌子上,拿起筷子就准备开吃。
      
      正在这时,厨房的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人影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正对上严墨戟夹起一筷子面条准备送进嘴里的画面。

  • 作者有话要说:  新坑正式开更~日更保证,绝对不坑!
    如果可以的话,作者专栏也求收藏一下_(OvO 」∠)_
    下个坑《史前寡兽求生记》,兽世种田基建,感兴趣也可以收一下么么哒!
    文案:
      陆迩穿越到异世大陆,成为一个小小兽人部落中新寡亚兽绿耳,没人庇护,濒临饿死渴死,家里除了一只猫崽儿啥都没。
      
      农科博士·陆迩:……成吧,让专业的来。
      
      盖大棚,养蔬菜,种粟薯;
      驯野兽,牧牛羊,养家畜;
      垒土屋,烧陶器,纺麻布;
      栽花果,酿酒酱,植林木。
      
      漫长的旱灾,陆迩带着整个部落把荒野求生过成了农家乐,一边种地一边撸猫,快活似神仙。
      
      千辛万苦终于从幼崽状态变回去的角气势汹汹地回了帐篷,一转头,撸得他毫无尊严的亚兽正扛着一捆红薯走进来,大大的眼睛里满是疑惑:“你是谁?”
      霸气又高冷的狮子兽人脸一红:“……你、你对象。”
      
      钢管直·重度毛绒控·陆迩:我不搞基,谢谢——不过我可以摸一摸你毛茸茸的狮子头吗?
      角:……
      
      远方的神坛部落找到多年前离散的少族长时,发现他们威武霸气的少族长正洗得蓬松毛绒绒,拼命在一个亚兽身边撒欢求撸,还对其他带毛的兽人龇牙咧嘴,禁止任何可能的潜在情敌靠近。
      
      再仔细一看:咦?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小部落,是不是有点太富足了?
     
      **食用指南**
      1.兽世设定,主种田基建,温馨无虐
      2.攻前期因故变回幼崽,后面会变回去
      3.攻与原身无感情牵扯
      4.有生子
      
      强悍率直对外狂霸对内宠妻狮子攻x温和淡定重度毛控鹿耳受,1v1,he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