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三章 ...

  •   习澜转学后的好多天,许谌还是不适应。
      
      再也没有人再缠着他让他写两份作业,再也没有人上课偷偷的把小零食塞进他嘴里面......
      
      他只剩下那只海豚玩偶了。
      
      习澜曾说过,她会来看她。可是,一直到他高中毕业,都没有见过习澜一次。
      
      他后来才知道,在习澜转学后不久,习澜的外婆也搬家了。
      
      谁也不知道,小学的时候还一脸孱弱的许谌,为何初高中变的强壮了。
      
      再后来,他考入了湘城海警大学。
      
      2018年12月,绿城。
      
      许诺老家有急事,将习澜拉到店铺里帮她看店。
      
      许诺,是习澜旅行中认识的驴友。
      
      一开始的时候,她们还没有这样要好。她们相约着一起天南海北跑了几次,才彻底交了心,处成了最好的朋友。
      
      许诺开了一间军旅杂货铺,生意还算不错。本来也用不着习澜帮她看店,可她家中忽然告急,之前又有好几个客户跟许诺约好了时间今天来拿货,这才托了习澜来。
      
      今天天气本就不太明朗,阴云密布,狂风呼啸的。
      
      待习澜帮那几位客户提完了货,外面已经开始飘鹅毛大雪了。
      
      大雪夹杂着狂风,让人心里也阴沉沉的。
      
      习澜正准备离开,许诺又给她来了电话。
      
      “喂,阿澜,你还在我店里吗?”
      
      “还在呢,我刚准备锁门离开,你的电话就进来了。”
      
      “万幸,你先别锁门。我老公忽然休假了,他没带家里钥匙。我让他去店里凑活一晚上,我明天回去。”
      
      “好。那我等一会儿。”
      
      习澜挂了电话,等到外面灯火通明,才有人推门进来。
      
      “霍哥,你可算到了。”习澜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霍长卿,许诺的老公,听许诺说,他是个菌人,去西藏游玩时认识的。这就是习澜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全部的认知了。
      
      “辛苦你了。”霍长卿拍掉自己身上的雪花,对着习澜道。
      
      “不辛苦不辛苦,你来了我也该走了。”关于避嫌这件事情,习澜做的还是很到位的。
      
      霍长卿拦下她:“我来的时候,地铁门已经关了,路上积雪已经快到膝盖了,出租车也没见到几辆。又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不安全,今天就留下吧。”
      
      “啊,外面下的这么大么?”习澜哭丧着脸推门出去查看。
      
      习澜推门的时候,没注意到门外有人在避雪,一推门,便将那人推倒了,滑出去好远。
      
      “哎呀,不好意思。你没事吧。”习澜连忙跑出去扶他。
      
      那人裹得严实,只露一双眼睛在外面,如今被习澜推在雪堆里,倒也显得有些滑稽。
      
      那人清冷的嗓音回道:“没事。”
      
      正说着,天空中狂风大作,瞬间暗了几个度。霍长卿听到声响从里面出来,嘟囔着说道:“昨儿天气预报今天有暴风雪,大早上还是暖阳当空,如今这天儿就变了。”
      
      那人见霍长卿出来,以为是要赶走他不让他在这里避雪的。他抬脚便要向前走。
      
      没走两步,大风夹杂着雪花,气势磅礴的砸向街道上的人和物。
      
      他身上背着一个大的双肩包,一步一步的迈向了风雪中。
      
      “喂,现在这个天气太糟糕了,你别往前走了。”
      
      习澜大声的喊道。
      
      老板收拾好自己的铺子,听到习澜的喊声,也探头出来。抬眼望着站在风雪中的男人,又抬起腕子看了看时间,眉头深皱。
      
      “嗨,哥们儿。”
      
      许是老板是个男人的原因,声音更有穿透力。使得风雪中的那人顿下了脚步。
      
      “你不能再往前走了,这附近没有酒店的,走出去要花好长时间。在我这儿小破店里缓一缓,等风雪停了再走也不迟呀。”
      
      只见那个人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朝着小破店儿走过来。
      
      老板见他走了过来,扭头回到了他口中的小破店儿里。
      
      习澜回头,那人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习澜从包里抽出几张纸巾。
      
      “给,擦一擦,看你身上,全是雪。”
      
      那人看了低着头看了习澜好一会儿,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的指尖滑过习澜的手心,冷热交替,酥酥麻麻的感觉直接传到了心尖儿上。
      
      “谢了。”习澜正要转身离去,听得他低沉的声音,顿了一下脚步。
      
      “别客气了,刚刚我还把你撞倒了呢”
      
      就在此时,霍长卿端了两杯热茶过来。
      
      “你们杵那儿干嘛呀,来来来,随便坐,随便逛。你们俩在这玩儿吧,我上去打个电话。”说完上楼去了。
      
      习澜坐到一侧的卡座上,将一杯茶推到了自己对面,眼神示意他过来。
      
      只见那人将背上的背包甩下,放在一旁,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他十指交叉,若有所思的望向窗外。
      
      习澜看着他肉嘟嘟的小手,脑海中忽然闪过刚才出不小心触碰到自己时他指尖的冰凉,总觉得有些熟悉。
      
      习澜也不知是怎么了,动作快的让人惊讶。将属于他的那杯热茶塞到他手里。
      
      习澜呆呆的望着窗外,外面风雪交加,干坐着也是无趣,干脆聊起了天来。
      
      习澜一手托着腮,见他依旧裹得很严实,忽然对的长相心生好奇。
      
      她从一旁拿出一包纸巾,递给他:“看你帽子上全是雪,摘下来擦一下吧。”
      
      那人接过,道了谢。
      
      习澜太好奇了,热切的看着他将帽子、围巾、口罩全都摘了下来。
      
      一张俊逸的面庞就这样露出来了,他顶着一头毛寸,眉骨硬朗,眸子清亮,就连鼻子都那么挺立。
      
      “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裹那么严实。”习澜嘟哝了一句,才将目光移开。
      
      那人没有理会她,又将外面的大衣褪下,清理着肩上的积雪。
      
      “习澜,你姐电话。”霍长卿站在楼道上,对着习澜大喊。
      
      “哎,来了。”习澜连忙起身朝着霍长卿跑去。
      
      正清理着积雪的那位,听到霍长卿叫‘习澜’的时候,猛然抬头,盯着那个跑远的背影。
      
      与他记忆力,那个穿着白裙子跑远的背影重合了。
      
      “会是她么?”那人垂下眸子低吟。
      
      许诺打来的电话,叮嘱习澜不要冒着暴雪回学校。
      
      “楼下的储藏室里有两张行军榻,可以搬出来用。”
      
      “好,我知道了。你放心吧。”习澜将手机还给霍长卿,下楼了。
      
      那人自听了她的名字,就一直默默的关注着她。
      
      见她下来,才慌忙移开了目光。
      
      习澜回到座位上,掏出手机准备给舍友报备一下,今天不用给她留门了。
      
      许谌趁机盯着她的左手,他记得......她左手的手背上,是有一颗痣的。
      
      他瞧的仔细,连位置都没错。果然有一颗。
      
      确认之后,他慌乱的心才安定下来。习澜发现了问道:“你看什么呢?”
      
      “手机壳,你的手机壳好看。”
      
      习澜将手机翻过来,透明的手机壳有什么好看的。她不解。
      
      他记得她左眼的眼尾处,也有一颗痣。他默默的抬眼,望向她的脸。
      
      是她。他更加确定了。
      
      “你玩农药么?”习澜举着手机里的游戏页面问他。
      
      男人点点头,也从包里拿出手机。
      
      游戏,总能让人轻易的卸下防备。习澜很快便与他亲近起来。
      
      “你是做什么的呀?”习澜问他。
      
      “湘城海警大学的学生。”
      
      “我小时候去过你学校哎......我没血了,回个城。”习澜又道。
      
      许谌的打着游戏的手微微颤动。
      
      他之所以考这个学校,还不是因为她。当年,她说她的理想是想做一名海洋警察。
      
      而湘城海警大学就是海警的最高学府。许谌曾以为,他会在湘城海警大学里寻到她。
      
      可他从大一找到大四,寻遍学校里所有叫‘习澜’的,没有一个是她。
      
      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小破店里遇见她。
      
      “你呢,你在哪里上学?”许谌问。
      
      “我啊,绿城科技学院,一个三流大学,比不得你的学校。”习澜头都没抬的回他。
      
      绿科?许谌皱眉,她怎么会上这样的学校。
      
      “我叫习澜,你呢。”
      
      “许谌。”许谌说完,连目光紧紧的跟着她的表情,他想知道,在她听到自己名字的时候,会不会有所触动。
      
      习澜一脸的平静,让许谌有些失落。“哦。”
      
      “是不是叫许谌的都长的很帅啊,我之前有个小学同学,好像也叫这个名字。”习澜说完这句话,许谌心里才有了一丝开心。
      
      她还是记得他的。
      
      可是,为什么她一次都没来看过他。
      
      习澜一边打游戏,一边问着他的信息,一番交谈下来,习澜已经了解了他的基本信息。
      
      他叫许谌,今年22岁,湘城海事大学大四的学生。家中独子,父母健在。总之,该掌握的不该掌握的基本信息,已经全都掌握了一些。
      
      习澜此时,沉浸在认识新朋友的欣喜之中。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