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九月到了,习澜该上幼儿园了。
      
      李渡和池泱打电话商量了一下,将习澜送进了离家不远的“小红花幼儿园”。
      
      离家近,五分钟就能跑回来。
      
      习澜在湘城野惯了,李渡第一天将她送去幼儿园的时候,习澜抱着李渡的大腿,哭着闹着不让李渡走。
      
      李渡无奈,习澜又是第一次上幼儿园,她就在幼儿园里陪了她一天。
      
      上午的时候,习澜还有些不适应。
      
      下午上课就不一样了,习澜开始主动与别的小朋友玩耍。
      
      第二天,李渡见习澜没有哭闹,反而去幼儿园的路上都是兴致勃勃的,李渡放下心来。
      
      “澜澜,在幼儿园乖乖听老师的话,放学就外婆来接你。”李渡蹲下来,把红领巾给她带上。
      
      “外婆再见。”
      
      李渡在门口偷偷的盯了习澜好一会儿,见她满面笑容的又是玩滑滑梯又是荡秋千,这才放心离开。
      
      李渡不知,“小红花幼儿园”的小霸王即将诞生。
      
      习澜正对滑滑梯感兴趣,一遍又一遍的滑下去。
      
      小孩子就是这样,见别人玩什么,便觉得那个玩具是最好的。
      
      习澜刚滑下去,被三两个胖乎乎的同学挡住了去路。其中一个小胖子,伸出手推了习澜一把:“这滑滑梯归我们了,以后不许你再玩了。”
      
      习澜没站稳,一个趔趄摔了个屁股墩。倒是不疼,她在湘城摔打皮实了,这样的一个屁股墩,她根本没放在眼里。
      
      但她将那个小胖子的挑衅的样子放在眼里了。她好像记得,之前在外公那里,哥哥们都是这样打架的。
      
      习澜的眼睛亮了起来,总算有人想跟她打架了。
      
      她拍拍屁股站起来。脑袋里回忆着那些哥哥出手的样子,她先是伸出脚对着那小胖绊了一下,又一拳打在了小胖子的脸上。那小胖子就像刚刚的习澜一样,也摔了个屁股墩。
      
      小胖子仗着他的体格,在幼儿园横行霸道惯了,再加上平日里又没人敢招惹他,他便以为所有人都不敢招惹他。
      
      谁曾想,今日碰到了习澜。
      
      习澜从湘城回来之前,又跟着池山海去那个两块钱的理发店理了寸头。再加上她从湘城回来,就一直喜欢爬上爬下,池泱给她准备的裙子根本没法穿出来,李渡特意给她买了几身耐脏的裤子。如今怎么看她,怎么像一个男孩子。
      
      小胖子蹲在地上,也就没有习澜高了。习澜居高临下的盯着他,又想起那些哥哥们打完架都会用大拇指蹭一下鼻尖,她又分毫不差的学了去。
      
      本来疼的想哭的小胖子,哪里见过这样痞气十足敢和他动手的人,竟然硬生生的吓的止了哭声。
      
      小胖子打着哭嗝呜咽的指着习澜:“你敢欺负我...呜呜呜,我要告诉我妈妈。”
      
      习澜看着他眼下的小胖子哭了起来,觉得没趣儿,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看在那个小胖子没打过自己的份儿上,她便不与他们抢滑滑梯了。
      
      ‘小红花幼儿园’就这么一丁点大,没多久,习澜的英勇事迹就传遍了整个幼儿园。 
      
      那些平日里受了小胖子气的小朋友,纷纷向习澜示好。
      
      习澜来之前,小胖子仗着他的大体格,是小红花幼儿园的一霸。但凡是老师看不见的地方,他抢别人的零食,玩具。曾经有同学向老师告过状,可那小胖子私下欺负他欺负的更很了。
      
      可就在刚才,习澜将那小胖子给打败了。
      
      一时间,习澜受到了小红花幼儿园一大半小朋友的关注。
      
      小胖子打着哭嗝呜咽的指着习澜:“你敢欺负我...呜呜呜,我要告诉我妈妈。”
      
      习澜看着他眼下的小胖子哭了起来,觉得没趣儿,转身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看在那个小胖子没打过自己的份儿上,她便不与他们抢滑滑梯了。
      
      ‘小红花幼儿园’就这么一丁点大,没多久,习澜的英勇事迹就传遍了整个幼儿园。 
      
      那些平日里受了小胖子气的小朋友,纷纷向习澜示好。
      
      习澜来之前,小胖子仗着他的大体格,是小红花幼儿园的一霸。但凡是老师看不见的地方,他抢别人的零食,玩具。曾经有同学向老师告过状,可那小胖子私下欺负他欺负的更很了。
      
      可就在刚才,习澜将那小胖子给打败了。
      
      一时间,习澜受到了小红花幼儿园一大半小朋友的关注,小朋友们争着抢着跟她坐同桌。
      
      习澜本就是个爱闹腾的,无论跟谁坐同桌都能叭叭叭的与人讲上一天话。
      
      再加上习澜小脑袋瓜活络,嘴又甜,就连门岗大爷都被她哄的整天乐呵呵的,更别提幼儿园的老师了。
      
      一个月给习澜调了八回座儿,可她到哪都能跟人聊起来。
      
      老师无奈,将习澜调到了最后面,让她自己一个人一桌。
      
      可纵使这般,她前面两排的小朋友也总是转着脖子与她讲话。
      
      这日,习澜正蹲在课桌下面,大快朵颐的偷偷的吃着李渡装在她小书包里的小零食。
      
      欧阳老师牵着一位脸色略为苍白的小男孩走进了教室。
      
      其余的小朋友都有同桌,只有习澜是一个人,在教室最后面。
      
      习澜感受到一片阴影,来不及擦掉嘴角的酸奶沫,一抬眼,便看到欧阳老师牵着一位漂亮的小男孩,站在自己跟前儿。
      
      习澜慌张起身,一个没注意,头磕到了桌角上,好大一声闷响。
      
      霎时,习澜捂着头泪眼蒙蒙。
      
      欧阳老师连忙松开那人,蹲下身来揉着习澜的头柔声安慰道:“习澜不哭,老师吹吹。”
      
      好在习澜摔打惯了,抽了抽鼻子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眼神从没在那个小男孩身上离开。
      
      欧阳老师将那人牵到她跟前儿:“这是新转来的同学,许谌,以后跟你坐同桌好不好。”
      
      习澜点点头,眼神中带着些喜悦。她已经一个人许久了,如今终于又有人跟她坐同桌了。
      
      欧阳老师又对着许谌介绍习澜:“这是习澜,以后跟你做同桌好不好?”许谌也一脸的探寻的望着习澜,而后也点点头。
      
      “好,那你们快些回座位吧,马上上课了。”欧阳老师将他们安排到座位上离开了。
      
      许谌很安静,一上午都没说一句话。任凭习澜如何闹腾,他都很安静。
      
      “我叫习澜,你叫什么呀?”习澜托腮扭头望着他。
      
      她从来没见过这样安静的人,也从来没见过这样生的好看的男孩子,对他别提多好奇了。
      
      许谌早产,自小便体弱,一年之中几乎有大半的时间都泡在医院里。他除了父母,接触的最多的便是穿白大褂的医生和护士了。他从来没接触过与他一般大的同龄人,更别说习澜这样闹腾的,一时间竟不知要如何相处。
      
      “许谌。”正当习澜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她听到了微弱的回答。
      
      得到他的回答,习澜又对着他叭叭叭的说个不停,许谌的注意力则全在讲堂上。
      
      习澜许是说的有些渴了。从小书包里掏出一瓶酸奶。正要喝的时候,余光瞥到了坐的异常板正的许谌。她歪头看着他没有血色的唇瓣,从小书包里又掏出一瓶酸奶,放到了许谌面前。
      
      “给,送给你喝。”
      
      许谌本想拒绝她,刚要伸出手将酸奶推回去,可一转头却望见习澜晶黑的眸子满含笑意的望着他。
      
      他虽然年纪小,但对于旁人对自己的善意恶意还是分的很清楚的。
      
      他微微蜷了手指,将酸奶握在自己手里,低着头说了一句:“谢谢。”
      
      除了他爸爸妈妈,还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过他。
      
      课间的时候,习澜被几个小朋友拉出去玩滑滑梯。
      
      她刚踩着楼梯伤到滑滑梯的最高处,不经意间瞥见前几日与她抢滑滑梯的那个小胖子——何睦,将许谌拦在了厕所门口。
      
      “习澜,看什么呢,快滑呀。”后面的小朋友催促,她才回过神来。
      
      可眼神却一直没有离开过许谌与那个正欺负着他的小胖子何睦。她飞身滑下去,小跑着冲到他们跟前儿。
      
      老远就看见何睦推推搡搡的将许谌推在墙上,嘴里还叫嚷着:“问你话呢,你叫什么?”
      
      许谌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墙上,无路可退。
      
      他小脸苍白,牙关紧闭,一脸的平静,只是眼神中带着的些许无措出卖了他。
      
      何睦前几日刚让习澜当众摔了一觉,幼儿园扛把子的地位已经不保了。如今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用一些事情来稳固自己扛把子的地位。何睦身后还有几人,也都对许谌推推搡搡的。
      
      许谌虽然有些忐忑,但也没有特别怵他们。他们将他推到墙上,忍无可忍,许谌伸手推了为首的何睦一把。
      
      何睦当即怒了,一个两个竟然都敢跟他还手了。“你这个病秧子竟然敢还手?给我揍他。”
      
      他一挥手,跟子啊他身后的几个都对着许谌拳打脚踢起来。
      
      “住手。”幸好习澜跑的快,他们正要动手的时候,她来了。
      
      习澜风风火火的跑过来的时候,小胖子何睦心里咯噔一声,僵硬的转过身去望她,生怕她再一个动作将自己摔了。
      
      习澜穿过他们,伸出胳膊将他护在自己身后:“何睦,你又欺负同学?小心我告诉欧阳老师。”
      
      “我才不怕欧阳老师呢,我姑姑是幼儿园的园长,欧阳老师还不是听我姑姑的。”小胖子何睦挺直了胸膛,对着习澜大叫。
      
      习澜一把揪起何睦的衣领,暗戳戳的威胁道:“你敢告诉你姑姑,我就每天都揍你。见你一次揍你一次。”
      
      何睦想起那日她不费吹灰之力便将自己摔在地上,那痛楚,还真让他有些害怕。再加上,每个星期他这个所谓的园长姑姑,都会跑到妈妈跟前告状,何睦已经受罚好多次了。
      
      习澜眼看着他马上要哭出来的表情,又对着何睦说道:“除非你以后不再欺负别人,更不能欺负许谌。”
      
      说完习澜松开了手,解脱桎梏的何睦轻哼一声,跑掉了。
      
      习澜这才转过身来,将许谌从头到脚检查了一番:“他没打你吧?”
      
      许谌摇摇头,习澜这才放下心来,像李渡拉着她的那般,拉起许谌的手回了教室。
      
      习澜的手心很温暖,热乎乎的。不像他,手脚整日都是冰的厉害。
      
      除了他父母,还从来没有人用这样温柔的话语来关心他。还这样亲近的拉着他的手。
      
      他之前已经上过好几个幼儿园了。因为他总去医院的缘故,身上总是带着似有若无的药味儿。
      
      幼儿园的小朋友本就惧怕医院,故而连医院的味道也厌恶起来。
      
      大多的小朋友对待他,都是像方才那个小胖子一样的态度。人群之中远离他,暗地里欺负他。
      
      只有眼前的这个人,不仅主动与他讲话,请他喝酸奶,还这样亲近的拉着他的小手站在他面前保护他。
      
      这样年纪的小朋友,情绪正敏感的时候。
      
      许谌呆呆的望着长得比自己高半头、又比自己强壮许多的习澜,他慢慢的也握住了习澜的小手。而不是像刚开始那样,呆呆的任由她牵着。
      
      这一刻,许谌认定,习澜是他的兄弟了,也是他长这么大,唯一的朋友。
      
      后来,习澜的身后,总是默默的跟着这么一个病恹恹的小男孩。
      
      许谌依旧不爱说话,可对于上学这件事情慢慢的有了期待。
      
      习澜有两个爱好:一个是吃、一个是玩。
      
      学习什么的,她瞧见了就头疼。
      
      这日下午,小红花幼儿园小测试的成绩出来了。
      
      习澜拿了个倒数第一。
      
      小测试的成绩一出来,欧阳老师便拿着好大一包零食走了进来,排在前十名的小朋友都分到了零食。而习澜,分到的却是罚抄试卷。
      
      许谌分到的种类是最多的。
      
      习澜眼巴巴的瞧着旁人手里的小零食,不自觉的吞着口水。特别是摆在许谌桌上的好大一包的草莓软糖,外婆也给她买了一包,只不过每天只准她吃一颗。
      
      许谌自然是感受到了那股极其热切的眼神,他没有犹豫,将桌子上的小零食全都推到了习澜面前。
      
      “妈妈不让我吃这些,都给你吧。”许谌说完,暗自吞了吞口水。
      
      习澜眼里的小星星更多了。
      
      对于吃食,习澜自是不客气的。她虽然眼馋,却也懂得知足。
      
      她只是拿了那包让她眼馋许久的草莓软糖和一包小熊饼干,而后又将这些东西都推给了许谌。
      
      “你妈妈如今又不再这里,你偷偷的吃了你妈妈是看不见的。”习澜说着将草莓软糖的包装撕开,填了一颗到自己嘴里。
      
      不待许谌说话,她又塞到他口中一颗:“你尝尝,这个草莓软糖可好吃了。”
      
      许谌点点头,将其余的小零食都放进了小书包里。
      
      果然很甜很好吃,许谌默默想。  
      
      李渡来接习澜的时候,顺道看了眼成绩,习澜下面空无一人。李渡又气又好笑,指着习澜的脑门道:“怎的你爸妈的好学劲儿半点都没遗传在你身上。”
      
      那时的习澜,是听不懂李渡的意思的。见李渡这样说她,她举起胳膊叫嚷着要李渡抱:“外婆,抱抱。”
      
      待李渡将她抱起来,她用嘴角还残留着小熊饼干的渣沫奉上一个香吻,李渡便被她哄的乐呵呵的。
      
      许谌站在角落里等着妈妈来接他,眼神却无时无刻不再注意着习澜的方向。听得李渡那样说的时候,他抬眼望着那张写着排名的大字报。
      
      他在一个,而习澜,却在最后一个。
      
      他眼神里渐渐的添了些担忧。他害怕欧阳老师将他们两个分开。之前幼儿园的时候,每次小测试结束,都会重新排座的。他望向习澜与他的座位,那张打满红叉叉的试卷,不是习澜的又是谁的。
      
      他好像记得欧阳老师特意走到习澜跟前儿,嘱咐了她明日要将试题抄写三遍的。
      
      他轻轻叹了口气,走过去,将她的试卷塞到了自己的书包里。
      
      翌日,习澜又背着满满当当的小书包来到了幼儿园。她趁着李渡洗漱,特意偷偷跑到李渡房间拿了一盒之前在湘城吃过的军用罐头在小书包里。
      
      习澜到教室的时候,许谌已经在他的座位上了。
      
      习澜那张满是红叉叉的试卷也像昨日那般,铺在习澜的课桌上。
      
      习澜脑子里满心都是那盒罐头,哪里还能想起昨日欧阳老师的为了惩罚她专门为她布置的作业呢。
      
      她回到座位便迫不及待的打开她的小书包,拿出那盒心心念念的罐头。
      
      之前在湘城的时候,习澜和池山海没少背着李渡偷偷的吃这些罐头。故而,没费多大的力气,习澜便将罐头打开了。
      
      霎时,肉香四溢。幸而距离上课还早,一大多半的小朋友还没来,教室里只有习澜、许谌和何睦那些人。
      
      习澜自然是瞧不上何睦的,任凭何睦眼巴巴的瞧着她手里的罐头。
      
      就连许谌,也不自觉的吞咽着口水。
      
      这也太香了。
      
      再加上习澜大口大口的不间断的往嘴里送,何睦他们馋的更厉害了。
      
      习澜吃的正欢的时候,看到许谌也眼巴巴的瞧着她。又想到昨日他将所有的小零食都让自己吃,便邀请许谌一起吃。
      
      她用勺子挖了一大勺,然后举到许谌面前。
      
      许谌因为体弱,他妈妈总是十分小心的控制着他的饮食,他平日里便很少吃肉。更别提习澜手中的军用罐头了。
      
      他眼巴巴的望着,一开始并没有想去吃。
      
      可当他又听到习澜说:“昨日我吃了你的草莓软糖和小熊饼干,你若是不吃我的,我便再也不和做朋友了。”
      
      习澜的话音刚落,许谌便连忙吃了下去。
      
      习澜看着他脸颊被塞的满满当当的,像一只小松鼠一般,满意极了。
      
      待许谌刚吃完那一口,她又挖了一大勺给他。
      
      没多大一会儿,他们两个便在何睦等人愤恨的眼神中将一大盒罐头消灭殆尽了。
      
      习澜心满意足的抵着凳子,摸着小肚皮,嘴里还哼着在湘城学会的军歌儿,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许谌转头望她,许是方才吃的认真,罐头上的油渍都蹭花了他半张脸。
      
      他默默的从小书包里掏出纸巾,递到她手里:“擦擦脸,你脸上有油。”
      
      习澜接过,可怎么也擦不到油渍。
      
      许谌闷笑一声,从她手里接过纸巾,亲自给她擦拭起来。
      
      正擦着,何睦忽然跑到习澜跟前儿,变着鬼脸戏谑:“习澜大笨蛋,连脸都不会擦。难怪会考最后一名。”
      
      习澜倒是不在意何睦的话,许谌却一字一句的都听到了心里。
      
      他冷眼瞧了一眼何睦,,又转过头来望着习澜的反应。只见习澜哭丧着脸,许谌对何睦更恨了。
      
      习澜经何睦那么一提醒,又不小心瞥见了放在桌面上的试卷,忽然想起来了欧阳老师昨日专门给她布置的作业。
      
      “完蛋了,肯定又要罚站了。”习澜怏怏的垂着头。
      
      许谌见何睦跑开后,才从小书包里将昨日他花了大半夜的时间,模仿她歪七扭八的字迹抄完的试题。
      
      “给你,我帮你抄好了。”许谌将那个崭新的连名字都没写的作业本摆在她桌子上。
      
      “哇,许谌你太好了。”习澜随意翻动了几页,与她自己写的字别无二致。有了这个作业本,也就意味着可以向欧阳老师交差了,那也就意味着今天不用罚站了。
      
      习澜一把扑在许谌身上,很是亲昵的抱着许谌蹭了蹭。
      
      后来,习澜吃、玩,有了第三个爱好:许谌。
      
      自从有了他,习澜再也没有因为完不成作业而受罚。
      
      后来,他们上小学了。
      
      因为是小红花直属小学,所以,他们还是同桌。
      
      小学不比幼儿园,幼儿园的时候,中午是不能在学校午休的,小学便不一样了。
      
      许谌的妈妈每日上班,从上小学的第一天便给许谌办了床位,让他在学校吃午饭,午休。
      
      习澜见状,也哭着闹着要李渡给她办床位。
      
      所谓午休室,不过是一间空教室里,塞满了一张张用破旧课桌组成的床位。小城市的资源有限,每个班级只有一间午休室,男生一排,女生一排。
      
      李渡来的时候,午休的床位已经满了,一张都腾不出来了。
      
      李渡扯着习澜和宿管阿姨在午休室转了好几圈,委实都满满当当的。习澜望着躺在小床上准备午休的小朋友们,泪眼连连。
      
      “外婆,我也想在学校睡觉觉。”习澜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好不可怜的抱着李渡大腿。
      
      许谌可从来没有见过习澜哭,刚上幼儿园那天,习澜哭过,可当时许谌还没转过来。
      
      许谌忽然从小床上下来,对着一筹莫展的李渡和宿管老师说:“不如,让习澜跟我睡一张吧。”
      
      习澜听了连连叫好。可李渡脸上尽是不赞同,毕竟许谌是男孩子。虽然习澜此时,也是留着小寸头,像极了男孩。可习澜的的确确是个女儿家呀。
      
      可奈不过习澜抱着她的腿撒娇,宿管阿姨也以为习澜是男孩子,也对着李渡道:“我瞧着倒是可行,这床位不小,三个小朋友都睡的下。许谌又是个乖巧的,定然不会欺负了习澜。”
      
      李渡思索一番,便也同意了。幸而习澜这丫头在这里呆不久了。
      
      前些日子池泱来电话,京城的资源好些,他们想将习澜接去京城上小学。
      
      李渡将一早准备好的小毯子铺在许谌的床位上,然后对着习澜道:“外婆走了,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小朋友。”
      
      习澜点点头,乖巧的很。
      
      李渡走后,习澜便牵着许谌的手,回去午休了。
      
      习澜是个好动的,睡觉也是个不安生的。
      
      一个短短的午休,习澜将小毯子踢掉了四五次,甚至将一条腿了搭在了许谌身上。
      
      许谌怕她着凉,一遍又一遍的给她盖上。
      
      直到这一次,许谌是被压醒的,习澜的一只胳膊,一条腿全都压在他身上。
      
      许谌一转头,便看见她红扑扑的一张睡颜,嘴角还有一丝晶莹,不是口水又是什么。习澜又踢了她自己的小毯子。毯子一大半又垫在了她身下,许谌拽都拽不动。
      
      他没有办法,又害怕她着凉,将自己身上的小毯子分给她一半。
      
      这一觉,习澜睡的异常香甜,就连梦里的大熊抱枕都软软的香香的。
      
      习澜睡醒的时候,许谌已经起床了,趁着习澜弯腰穿鞋,他已经顺手将他们两个人的小毯子叠好了。
      
      许谌叠好了两个小毯子,习澜还没穿好鞋。他对着习澜道:“你慢慢穿,我先去厕所。”
      
      习澜嘴里嗯了一声头都没抬继续与鞋带做斗争,等她穿好了鞋袜出了门,隐约看见何睦他们跟在许谌身后。
      
      虽然最近何睦没有再当众欺负过许谌,可她还是对幼儿园时候,何睦欺负过许谌的事情耿耿于怀。
      
      “难道何睦那个小胖子还想趁我不在欺负许谌?”习澜想都没想就朝着他们跑去。
      
      男厕所门口,习澜靠在一侧的墙上急的转圈圈:“怎么许谌还没出来?不会是何睦将他推厕所里了吧?”
      
      “可外婆说过...女孩子是不能进男厕所的。”她已经急到吃手手了。
      
      “我进去是去救人,再说了外婆如今不再这里,应该不知道我偷偷进去吧。”
      
      终于,她顺着墙壁,溜了进去。虽说她生的白净,可自从那年从湘城回来后,就迷上了毛寸头,在加上李渡给她买的耐脏的衣服,旁人倒也瞧不出她是个女孩儿。
      
      她捂着鼻子一个坑一个坑的寻找,再最后一个坑找到了许谌。
      
      他一个人正蹲着拉粑粑呢,却不见何睦他们。
      
      “难不成他们真是来上厕所的?”习澜暗道。
      
      许谌正低着头与粑粑做斗争,感觉到眼前一片阴影,一抬眼就看到了习澜站在自己面前。
      
      “习澜,你也来上厕所嘛?”他开口便问。
      
      “嗯...我在外面等你。”习澜慌张的跑出去。
      
      她满脑子的问号,为什么那些人尿尿的地方像只小鸭子?为什么自己的跟他们的不一样?为什么他们还能站着尿尿?
      
      直到许谌出来,她都还在想这些问题。
      
      快到教室门口的时候,习澜终于忍不住了。她戳着许谌的胳膊,问道:“你平时上厕所是站着尿还是蹲着尿啊?”
      
      许谌虽然疑惑她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却也还耐着性子回答他:“站着。”
      
      “那不会尿裤子上嘛?”习澜又问。
      
      “扶着就不会。”
      
      “还能扶着?”习澜更惊讶了。
      
      “嗯。”
      
      “可是我不会。”习澜松开许谌的胳膊,哭丧着脸。
      
      一定我不会站着尿尿,所以我的才不是小鸭子的。习澜暗想。
      
      “别不开心,那下次去上厕所,我教你。”许谌拍了拍她的肩膀,很是仗义。
      
      “好。”
      
      得到许谌的允诺,习澜才开心起来,拉着许谌回了教室。
      
      他们回到班级没多久,上课铃声便响了。
      
      语文老师带着课本走了进来,只见语文老师在黑板上写下两个大字:“理想。”
      
      而后转过身来对着下面一众学生道:“今天这节课,我们不讲课,专聊天。”
      
      话音未落,同学们一阵欢呼,包括习澜在内。
      
      等他们欢呼完,语文老师才又继续说道:“今天,我们来聊一下理想。”
      
      “老师,理想是什么呀?”有人问道。
      
      “理想,对于现在的你们来说,就是... 长大以后想做什么样的事情,想成为怎么样的人。就比如,老师小时候的理想是当一名老师,现在老师的理想就实现了。”
      
      “有没有谁想向跟老师说一说他的理想是什么?”
      
      “老师我知道。”何睦一向也是个不甘落后的。
      
      “好,那就让何睦给我们大家说一下他的理想是什么?”
      
      “我长大以后想像我爸爸一样,做一个解放军保家卫国。”说起他的爸爸,何睦一脸的神气。他一向以他的爸爸为傲。
      
      ......
      
      “我长大以后,想做一名医生,救死扶伤。”
      
      “我长大要做宇航员。”
      
      ......
      
      班里一大半的同学都说了自己的理想,眼看着就要下课了,语文老师又问:“还有没有哪位同学想要说一说?”
      
      何睦忽然站起来对着老师大喊:“老师,习澜要说。”
      
      “好,那我们就让习澜说一下她的理想好不好?”
      
      “好。”语文老师说完,下面一阵符合。
      
      正在偷吃许谌小书包里零食的习澜毫无预兆的被点了名,用袖子擦了擦嘴站起身来,想了一会儿,才道:“我长大想当一名海洋警察。”
      
      习澜话音刚落,下课铃就响了。
      
      “习澜,你为什么想当海洋警察呀?”许谌转头问她。
      
      “因为大海很漂亮,出海很威风。”习澜哪里见过大海,她不过是在家里见过池山海出海的照片罢了。
      
      人们总是喜欢对没有见过的东西心生向往,再加上时不时的池山海再给她讲一些出海的趣事,习澜就对大海更加好奇了。
      
      听完她的话,许谌便陷入了沉思。
      
      ... ...
      
      很快又是一个周末,习澜姓高彩烈的对着许谌问:“许谌,我外婆说周末要带我去海洋馆看海豚,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呀?”
      
      许谌摇摇头:“我妈妈带我去医院。”
      
      “好吧。那等我星期一把我看到的讲给你听。”习澜与他挥挥手,跑远了。
      
      许谌和妈妈回到家里,一路上兴致都不高。许妈妈还以为学校里有人欺负他,关切的问:“谌谌,怎么不开心呀?”
      
      “妈妈,我明天能不能不去医院呀?我想去海洋馆看海豚。”
      
      “谌谌乖,妈妈都已经和医生叔叔约好了。等医生叔叔将谌谌的病治好以后,妈妈再带谌谌去海洋馆好不好?”
      
      许谌没有说话,点点头回房间了。
      
      周一,许谌来的很早,他想听习澜给他讲海洋馆里的海豚。
      
      可一直到上课,习澜也没有来。
      
      许谌的心里也乱糟糟的,老师讲的什么他根本就听不进去。
      
      直到第二节课下课,她才出现。
      
      周末的时候,池泱和习伯钧忽然来了越城。他们是来接习澜回京城上小学的。
      
      习澜一开始是不依的,她的朋友都在越城。
      
      可当池泱从包包里拿出京城海洋馆照片,并约定以后每周都会带她去的时候,她心动了。
      
      京城的海洋馆比越城的大多了,越城的海洋馆里,就只有一只瘦小的海豚。而池泱的照片里,竟然有一池子的海豚。
      
      胖胖的,比池山海出海的时候拍的照片上的海豚还要胖。
      
      今天,池泱和习伯钧是带着她来办转学手续的。
      
      在校长室里待的久了些,所以直到第二节下课习澜才出现。
      
      许谌看见她的时候,惊讶极了。
      
      她穿着池泱从京城带回来的白色小纱裙,刚刚长长的头发上卡着一只蝴蝶发卡。
      
      她...是女孩儿?那她上次还进了男厕所,还看着他拉粑粑?!
      
      “许谌,这个送给你。”习澜把手里的海豚玩偶放到许谌桌上,然后开始收拾自己的课本。
      
      许谌看着越来越干净的桌面,他慌了,拉住习澜的手问道:“你把课本装起来做什么?”
      
      “我要转学了,我妈妈来接我去京城上学。”
      
      许谌愣了好久,京城... ... 他只在电视上听说过。
      
      她要走了,还那么远。
      
      许谌忽然觉得那个嗓子里像是卡了东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习澜收拾好之后,抱了一下许谌:“我放假会回来看你的。”
      
      许谌刚要对她说些什么,池泱喊了习澜一声:“澜澜,快来,我们要走了。”
      
      “来了,妈妈。”习澜松开许谌,跑远了。
      
      许谌的目光一直盯着她白裙子消失的方向,眼睛都没眨。
      
      何睦也一直注意着他们这里,他走过来拿起习澜送给许谌的海豚玩偶,对着许谌道:“习澜转学了?”
      
      许谌看到海豚玩偶才回过神来,从何睦手上抢回来。“别碰,我的。”
      
      “我知道是你的,我就看看,小气鬼。”何睦冷哼一声,跑开了。
      
      许谌紧紧的攥着海豚玩偶,她走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舍不得小许谌,以后小许谌就是一个人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