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四章 ...

  •   窗外风雪交加,屋内的灯光微微泛着黄光,倒是温馨极了。许谌背靠着座椅,两条腿随性的交叉在桌下,一只手握着一份报纸,另外一只手则用来翻阅它。
      
      每看完一章翻页的空档,许谌总是会抬头望向对面,眸子里全是那个趴在桌子睡意酣然的女孩。
      
      许谌想起今日的荒唐行径,不自觉扯动着嘴角,笑意盎然。摇了摇,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
      
      霍长卿从楼上下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这样静谧温馨的一个画面。
      
      许谌听到声音抬头朝着楼梯望去,看到是他,小心翼翼拉开了凳子,慢慢的将报纸放在了桌上,愣是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霍长卿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没有点燃直接送向口中。然后叼着烟,挑着眉毛,看着这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慢慢的抽身,‘静音状态’的朝自己走来。
      
      等许谌走到楼梯口,他也走了下来。男人的情谊总是结交的很快,一个眼神,二人便勾肩搭背朝着小阳台走去。
      
      霍长卿随手拉开阳台的隐门,接着从口袋里拿出烟盒,举起来问道:“来一根?”
      
      许谌也没有客套,指尖夹起一根就朝嘴里放去,接着就开始摸裤兜,拿出打火机。先是给这个小破店儿的老板点着,然后二人开始吞云吐雾起来。
      
      “我瞧着你的做派,哪个菌区的?”霍长卿一脸的享受,靠着栏杆,微微眯着双眼,盯着眼前的这个愣头青似的小子问道。
      
      许谌听他这样说,将烟从口中抽出,蹭的一下,站直了身体。“湘城海警大学许谌。”
      
      许谌说完,霍长卿便笑了。
      
      军警不分家。近几年,湘城海事大学的某些训练一直是他们负责的,难怪他在他身上瞧出一些正气。
      
      许谌说完,他也端庄起来。“T集团军C师霍长卿。”
      
      说完二人相视一笑,这样的话,二人就有的聊了。
      
      果然,他们从天文聊到了地理,从天上聊到了人间。最后,终于老霍忍不住了,一脸八卦相,贱兮兮的问道:“屋里那姑娘…你喜欢她?”
      
      许谌闻言,抬眼望去。只见她红扑扑的小脸睡的正香。回过神来,说道:“小时候认识的,没想到今天会再次遇见。对于现在的她而言,我或许只是个陌生人吧。”
      
      “那于你而言呢?”霍长卿换了个姿势,依旧倚靠着栏杆问道。
      
      许谌将口中的余烟吐了出来,眼神有些迷乱。许久,才说道:“我想要她。”
      
      霍长卿看着许谌这般坚决,这般执着,似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眼神也柔和了下来。“世界这么大,遇到一个对的人着实不容易。对于你们这个职业来说,更加艰难。习澜是个好姑娘。好好把握。”
      
      说着拍了拍许谌的肩膀,将烟的最后一点亮光摁在了烟灰缸里回到了房间。
      
      霍长卿的话,似乎给了许谌一些勇气。他的视线被房间里那个趴着睡觉的小姑娘给占领了去,手中的烟燃尽都不知道。直到烫了手,他才回过神来。
      
      许谌推动那扇暗门的时候,外面的冷空气呼的一下涌进了原本温热的房间。原本伏案呼呼大睡的人,打了个寒颤悠悠的转醒。
      
      习澜睡眼惺忪,慵懒的抬起头。由于刚刚睡醒,眼前一片朦胧。首先入眼的就是那个伟岸而又朦胧的,朝自己走来的身影。
      
      许谌就这样盯着这个睡眼朦胧的姑娘,凌乱的发丝贴在精致的脸上。像极了小时候睡在他旁边午睡时的模样。
      
      习澜揉揉眼,企图看的更清晰些。眨眼间,许谌已经来到了她眼前。
      
      习澜原本想要给他打招呼,但当他走近自己时。习澜闻到了些许烟味儿,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
      
      习澜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一脸了然,又有些俏皮的说道:“抽烟了吧。”
      
      许谌连忙从裤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
      
      不料,恰巧递到她的鼻尖处。指尖儿的烟味尚未消散个干净,惹的小姑娘喷嚏连连,鼻尖都揉红了。
      
      “咳,不好意思。”许谌将纸巾放到桌子上,摸着自己的鼻尖有些懊悔的说道。
      
      习澜索性抽了一张,捂住了自己的鼻子。“没关系。这也不是你的原因。我是因为鼻炎犯了,所以对烟味有些敏感。”
      
      许谌听了她的话,默默的记了下来。原来,对烟味儿敏感啊。
      
      习澜忽然想起来自己还被风雪滞留在这里。忽然朝大门跑去,边跑边说着:“我去看看外面雪停了没有。”
      
      许谌看了她一眼跳脱的模样,不怕她去看。刚才在阳台,朝外看去,大雪已经下到了脚踝。加上狂风急骤,很难在外面行走。
      
      习澜小声的嘟囔着,许谌安静的听着。在习澜看不见的角度,他的唇角扬起一抹弧度,继而继续翻起那本还没看完的报纸。

  • 作者有话要说:  预收文《师大爷,被我拐跑了》,求收藏
    文案:
     桑漪,京城首富独女,顶顶有名的娇小姐,打小便是蜜罐儿里养大的,只是娘胎里带了病,自小身体便不好。她小时候,有个算命的说过,她活不过十六岁。
      眼瞅着桑漪就要十六了,身体越发的不好了。这个时候,当朝太子抬着聘礼来桑家下了聘。他要迎娶桑漪为太子妃。桑父一开始没想答应。可太子允诺,只要桑家助他顺利继承大统,他便差宫里最厉害的御医给桑漪瞧病。桑父这才同意了。
      不曾想,太子是个狼心狗肺的。挖空了桑家几辈子攒下的银钱不说,还眼睁睁的瞧着桑漪缠绵病榻、吐血而亡。
      新仇旧恨,养好了身体才能报不是。
      重活一次,桑漪早早的带着银钱和父母离开了京城这个虎狼窝,还拜了栖云山的神医为师。
      不过,看着那个日日为她煎药的谪仙一般的师大爷有点心动是怎么一回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