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十章 ...

  •   萧晚并不知道这回事,大市场是最后一个景点,逛完这个,旅途便算完了,他们一行人在收拾完东西之后,很快在傍晚的时候回到了十七重天。
      
      “爹爹!”萧晚从花苞车上下来,一眼便看到萧雪满在校门口等着,他连行李都来不及拿,便冲到他怀里,“你想我了吗?”
      
      “我很想小晚,”萧雪满把软乎乎的儿子抱在怀里,低头亲亲他的脸蛋,“在外面开心吗?”
      萧晚想了想,回答道:“十六重天是有些新鲜东西,但没有爹爹,我就觉得不如家里好。”
      
      老师在这时候把萧晚的行李和那个小推车拎了过来,那衣服被包裹了好几层,从外面倒是看不出是什么。
      萧晚主动解释:“是给爹爹的礼物,还有沈叔叔的。”
      
      萧雪满把小推车拉回家,和沈观一起拆了礼物。
      
      他当即穿上试了试,披风很大,护住了萧雪满的手脚,也正如店主所说,这是件很暖和也很漂亮的衣服。
      
      “好看,”萧晚笑着拍手,“爹爹穿什么都好看。”
      
      沈观拿到了护腰,他风光的时候收过无数珍贵的礼物,倒不如落魄时的一件普通的护腰叫他来的感慨。
      有儿子真好啊,沈观默默地想,垃圾对象靠不住,但儿子靠得住啊。
      
      萧雪满小心地披风收在柜子,他一个礼拜没看见儿子,晚上便坐在他床边哄着他睡着。
      
      萧晚睡在自己的小床上,抓着被子,暖融融地裹成一个小小的团子。
      
      萧雪满看了很久,他以前没想过自己会有一个孩子,和自己长得那样像,身体里是一样的血脉,即使已经养了这么久了,再看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新奇。
      
      萧晚在这个时候翻了个身,他脖子上的小兔子项链便滑了出来。
      现在回到十七重天,这东西戴不戴都没什么区别了,萧雪满低头一看,却发现那项链上有一道裂痕,并不明显,但又清楚地存在着。
      
      萧雪满把项链摘了下来,后知后觉地出了一身冷汗。
      
      他本以为十六重天那里不会出什么事情,却没想到小晚却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他到底遇见什么呢?
      
      第二天,还没等萧雪满仔细问,萧晚就主动和他分享了前几天的经历。
      “……那边真的很崇拜望天帝君,”萧晚最后总结,“但我倒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可能是一重天离我们太远了,这么远的人,和我们又能有什么关系呢?”
      
      虽然他知道家里沈叔叔是从上面逃来的妖族,但通缉上没有明说他到底是从哪里来,而且沈观在萧晚面前表现地普通且随和,没什么架子,平时做些铺子里的散碎事情看起来手脚也很麻利,萧晚实在很难把他和传说中的高阶大能联系起来。
      他仍觉得那些人遥远如天边。
      
      萧雪满也是万万没想到,十六重天现在会是这个样子,可能就是因为那个影像,才让项链碎了一条缝。
      沈观在旁边听到这个,心情也紧张了一瞬,随即他又反应过来,萧晚被压制的天赋对秦楼有这样大的反应,果然是……他的孩子吗?
      这句话他没敢说,只能留在心里了。
      
      但他看这个样子,萧雪满大约是不敢再叫萧晚去十六重天了。
      学校的参观计划其实每年都有,选的人都是年级前三,如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萧晚第二年,一样有这机会。
      
      萧雪满本就因为担忧,不太想要儿子太拼,现下估计就更不想了。
      
      但还好,目前为止,没出什么事情。
      
      十七重天大约是灵界大陆里最平静的一个地方了,好多人连修成灵者都做不到,便依靠自己的双手兢兢业业地生活,也不走什么捷径,沈观之前因为秦楼出关的消息,有些担心他找过来,但快一年过去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一重天和十七重天实在隔得太远,这么多屏障,把所有消息封地死死的。
      
      沈观都已经习惯这里的生活了,铺子里卖的止血药是最基础的药剂,萧雪满和他不管实力被隐藏成什么样闭着眼睛都能做出来,为了隐藏过于好的疗效还往里面掺水,数量有限,卖完就关门,反正他们只要挣到吃饭的钱就好了。
      
      这里的生活慢慢的,即使萧雪满对儿子的事情忧心忡忡,但这种事情急也没用。
      他在这一年里,也与沈观商量了无数次应对特殊木火双系灵力的方法,十七重天现有的典籍都被他们借来翻看,倒是真从犄角旮旯里找到一些例子。
      
      “这上面写,万年前,大陆也出了个很有冲突性的水火双系,而且修炼地不错,最终也成就功名,”沈观又往下看了看,“但是他和小晚的情况还是不太一样。”
      
      双系灵力大多是因为父母双方足够强大,遗传时候便两种属性都保留下来了,但其中也分主副属性。
      书上记录的那人主属性是水系,副属性是火。水克火,主克副,冲突相对来说没那么大。
      
      但萧晚本应该是木系,他的火系是被强加上去的,萧雪满和秦楼的属性表面上来看是木火,木生火不冲突,但实际都十分特殊,比普通灵脉的强横许多,排他性极强,这两种属性实在难以分清主次,以至于混乱颠倒。
      
      萧雪满和沈观也讨论过,萧晚身上的两个问题,一为灵力混乱二为双系不容,第二个问题才是重点。
      萧晚从觉醒以来,每一日都认真修炼,他如今已经熟练掌握了修炼方法,可以说,只要他能找到管理自己属性的办法,梳理混乱灵力那是自然而然就能学会的东西。
      
      说是两个问题,其实就是一个问题。
      
      沈观又翻了一页手上的书,想看几千年前的别人家的经验,上面写那人父母皆为灵神级别,两人作为血脉来源,联手为孩子维稳,持续十几年,直到他能完全掌握。
      
      萧雪满也看见了。
      
      “我不想见秦楼,”他当即否决,“会找到解决办法的。”
      沈观也不想萧雪满去找秦楼,在他看来,这段孽缘已经结束了。
      
      二年级的小学生萧晚依旧在认真学习,他的理论课成绩依旧遥遥领先全年级,每次都是满分,实践课却已经有些勉强了。
      
      修炼越往后越难升,萧晚这一年也无法从灵之力二段升为三段,但他对于力量的运用倒是日渐精准。
      一年前,他只能隔空翻动书页,如今却能运起石子,打中院子里扎的草人,那石子嵌进草人的身体,足以证明力量强劲。
      
      萧晚的努力其实没有白费过,他修来的灵力都在身体里储存地好好的,虽然被隐藏,却依旧存在。
      他实际上实力早就突破灵者,萧雪满估计已经到了灵士,能打破铁律使用灵之力,除了血脉极好之外,也有这种原因。
      
      接近二年级毕业的时候,萧晚有个同学成功突破了三阶灵之力,综合分数一下子就上去了,隐隐有超过萧晚的趋势。
      
      萧雪满听了这件事,有些担心自家儿子。
      
      他知道小晚一直努力要强,怕他受了这件事打击,却也因为儿子的要强,叫他不敢把实话说出来,生怕孩子一时冲动好进,酿成苦果。
      
      晚上吃完饭的时候,萧雪满主动与他说了这件事。
      “小晚不用执着于第一名的,”他轻声劝道,“总要让一让其他小朋友的,是不是?”
      
      萧晚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疑惑道:“我没有让的,那位同学也很努力很厉害的。”
      他说完这句,稍微思考了一下,又对萧雪满露出一个笑。
      
      “我不急的,也不会因为一时的排名有什么情绪,”萧晚眨了眨眼睛,“爹爹是觉得我要强,怕我伤心吗?”
      
      萧雪满有点不知道应该怎么接,便点了点头。
      
      “我有分寸的,修炼的路那样长,不急于一时,”萧晚道,“爹爹要相信我呀。”
      他总有一天会弄清楚自己身上的异常到底是什么情况的。
      
      萧雪满:“……”
      他向来知道小晚懂事又早熟,但到现在,他才突然觉得其实自己对儿子的了解也有些片面。
      
      晚上,萧晚在房间里修炼,萧雪满在外面和沈观提起这件事。
      
      “我之前觉得他太小,总想拖一拖,拖到他足够大,但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看清楚罢了,”萧雪满叹道,“难道是我太小心了?”
      
      沈观也听了那对话,他犹豫了一会儿,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告诉小晚?”
      就算不说全了,提一些总是可以的吧。
      
      他很理解萧雪满对孩子天生的保护欲,怕他知道太多徒增忧虑和压力,但萧晚不是普通孩子。
      
      也许人就是要别人推一把的,沈观都这样说,萧雪满的心思就动摇地厉害。
      “我……”他刚想接下去说,突然听见房间里面一点细微的响声,比响声更重要的是那冲出房门扑面而来的火系灵气。
      
      不好!
      
      萧雪满反应最快,他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沈观只感觉眼前身影一闪,人就已经进去了。
      
      房间里的萧晚也有些懵,他已经在灵之力二段呆了一年,今天修炼时候好像能摸到一点点边界,他便沉下心来,努力往下钻,试图抓住这个机会一举突破。
      但是与突破灵之力三段一起来的,却是另一股他说不出来的力量。
      
      那是强横的火系灵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席卷全身,萧晚顿时感受到如灼烧一样的疼痛,他所有经脉都在抽着疼,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看见萧雪满冲了进来。
      
      “小晚不怕,不怕。”
      是爹爹在抱着他,温热的怀抱叫他舒服很多。
      萧晚不知道是一股什么力量支撑着自己不晕过去,可能是爹爹慌张的眼神,他直觉如果现在真的失去意识,往后便会遗憾无穷。
      
      萧雪满不清楚为什么封印突然松动了,他同样措手不及,也许是萧晚修炼到了一定的境界,他那些被隐藏的灵力和天赋便蠢蠢欲动,得到一个机会就冒出头来了。
      萧雪满是纯木系,他无法梳理萧晚身上火系的那一部分,又怕自己一出手,惹得情况更差。
      
      沈观在一边也是干着急,试探性地问了一句:“要不,我们一起试试?”
      他的火系天赋也是顶级,也许可以帮地上忙。
      
      本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萧雪满咬着牙正准备同意,低头却看见了儿子的眼神。
      萧晚现在已经这样难受了,可他还在努力保持清醒,睁大着眼睛看着他,这叫萧雪满的想法一下子就变了。
      
      也许……是应该试一试的。
      他决定拼一把。
      
      “小晚,听我说,”萧雪满的声音轻柔而有力,“眼前有些困难,需要你自己去解决。
      你身上有些本不应该出现的特殊火系力量,它会让你难受。但小晚,木系属性十分强大,它柔和、包容,也可以以柔克刚,化为己用,它可以压下任何事物。”
      
      他开始教及萧晚梳理灵力的方法,沈观听着,好像和自己所知的方法有些不太一样。
      能行吗?
      他随时准备冲上去救场。
      
      “小晚,你看看我。”
      萧雪满讲完理论之后,手轻轻一抬,旁边桌子上的水果刀便横飞过来,在萧雪满手掌心上划了一道很深的口子,鲜血一下子就涌出来,他却面不改色,只将自己与萧晚的手掌心相贴,萧晚的手软软的一点力气也没有,刚好便按在那伤口上。
      
      “感受,宝宝,我们有一样的血脉,你可以感受到怎么做的,我会教你的。”萧雪满如同感觉不到痛,他的声音依旧轻柔,“木系能治愈包容一切,包括我们自身,就像我刚刚告诉你的一样。”
      他调转身体的灵力,一点一点,故意慢吞吞地修复那道伤口。
      
      萧晚的手贴在那里,这是一堂最生动的课,他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与爹爹确实血脉相连,那灵力的调动和运转是如此清晰,叫他此生难忘。
      
      萧晚整个手上都是萧雪满的血,一片鲜红的黏腻,这仿佛给了他无限力量。
      
      我可以压下去的,他坚定地想。
      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为了爹爹做到。
      
      这天晚上注定不平静,也许真的有什么冥冥中相连,即使隔了这么多重天,那微弱的联系依旧存在。
      
      秦楼出关已经一年,他依旧没有找到想要找的人。
      
      灵界大陆实在太大了,星盘给的指引很模糊,那一瞬间的影像秦楼已经看了无数遍,但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那个装载着影像的水晶球与星盘相连,理论上来说,在成功捕捉到对象之后,它应该是要不断更新信息的,但与雪满的联络实在太薄弱,一年以来,除了那一瞬间的记录,秦楼再无收获。
      
      但今天晚上有些不一样。
      
      水晶球重新亮了起来,在秦楼看来,这是毫无征兆的。它时隔一年终于捕捉到什么,里面又出现了一段新的影像。
      
      画面依旧有些模糊,但比之前的要清楚一点,秦楼能看到雪满趴在床沿上,他裹了一件白色的皮毛披风,那毛茸茸的领子衬地他漂亮地叫人不敢直视。
      只是,雪满像是在抱着什么人的,但是偏偏看不见另一个人的身形和样子。
      
      这回的影像长了一些,秦楼甚至能听到萧雪满的声音。
      “不怕,不怕,我在这里呢。”
      
      那熟悉的柔和的声音叫秦楼一瞬间百感交集,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这一回,这样温柔的话不再是仅对他说的了。
      
      认知到这一点之后,丢了老婆之后维持了一百余年死水状态的望天帝君觉得自己要炸了。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