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第九章 ...

  •   这节公开课上完了之后,教室里的学生都散了,坐在他身边的少年也赶去上其他课了,离开之前看了他好几眼,萧晚却有些心事重重,好一段时间了才缓过来。
      
      下午学的是修炼方法的课程,其他小孩挺有兴趣的,萧晚只是应付了一下,他有自己独特的修炼方法,没有必要学这个。
      
      在学校的经历没什么特别的,只有第一堂课叫他记忆犹新。佣兵工会和竞技场也只是走马观花,毕竟十六重天灵力还是低微,不管是打斗还是派遣任务,可看性都不足,萧晚多少有些失望,但他来这里除了看看外面的世界,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给爹爹买一件保护类的灵器。
      
      他手上有学校给的奖学金,再加上次萧雪满卖鬼狼得来的钱,有一百个灵玉之多,其中鬼狼钱是大头。灵界大陆的货币系统是通用的,下界常用的是灵石、灵玉之类的,一百灵石兑换一灵玉,一般来说,在十七重天,一家人基础的生活费一个月二十灵玉就足够了,所以,这笔钱对小孩子来说算是巨款了。
      
      不是所有武器都能称之为灵器的,顾名思义,只有器内有灵力循环,能为使用者优化灵力应用程度的才叫灵器。灵器分一到九星,能在这地方买到一件一星的保护类灵器就不错了。
      
      萧晚满心期待着最后一天大市场的计划。那一天,他们是分小队的参观的,萧晚他们一年级几个小朋友被两个老师看着,在人流攒动的街上慢慢地往前走。
      大市场里有些装修精致的店铺,但更多的是街边的小摊,萧晚到了这里,才发现自己之前的计划实在不成熟。
      
      这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商品混乱,骗子也多,且他们一行人被老师管着,自由活动的空间和时间都很少。
      店铺比街边的地摊要稍微正规一些,但价格都高地离谱,一星灵器大多要卖到五百灵玉以上,萧晚这点钱连零头也不够,外面铺子上倒是便宜许多,但是那些人看他年纪小,满嘴胡话,萧晚阅历不多,根本分不清那些东西是真是假,他便不敢买。
      
      大市场里人实在太多,萧晚又执着,时常停下来看看,他不过在一块地摊上多看了几眼,转身便看不见老师的身影了。
      
      可能是被人群冲散了吧。
      
      萧晚倒是不着急,如今是大白天,虽然人多,但是市场里面也有穿着制服维持秩序的管理人员,这地方又是个四四方方的形状,路不难记,到时候他回到大门口等着,老师们迟早也会找回来的。
      
      萧晚接着往前走,一边记着自己走过的路,一边遇到感兴趣的铺子就留下来看看。
      但他实在太小,老是被人群挤来挤去,比如说现在这家服装店,他本来不想进来,却还是被硬挤进了门。
      
      店里人很多,大多集中在右边的柜台,萧晚进来之后,才发现服装店里面不是他想象的那样主要卖装饰性的衣服,事实上,这里一样是面向灵修的,绝大多数商品都是功能性的东西,右边人挤人的柜台那边卖的好像是轻便型的劲装,还有一些皮质手套护膝之类的小物件。
      
      爹爹平时不战斗,应该用不上这些……吧?
      萧晚回忆起一个月前的那个晚上,突然有些不太确定了。
      
      当然,绝大部分时间,萧雪满都是呆在家里不出门的。
      
      萧晚在店里绕了一圈,在一个角落里停了下来,这里一个人也没有。
      
      角落里挂了几件毛茸茸的披风,萧晚看不出是什么野兽的皮毛,但看起来很温暖的样子。
      十六重天和十七重天天气不一样,现在还不是穿这么厚衣服的季节,这里没生意也正常。但按照萧晚以前几年的记忆,十七重天马上就要迎来寒冷的天气,那里的冬天很长,也极冷。
      
      逛了这一圈,萧晚几乎已经放弃了买保护类灵器的想法,他的钱实在不够,便想着退而求其次,买点实用的东西也不错。
      
      店里的柜台很高,萧晚手脚并用,爬上了柜台前面的高脚凳,他坐好,然后清了清嗓子,问道:“有人吗?我想看看那件衣服。”
      店员都在另一边忙地脚不沾地,那边客人多,又吵,听不到萧晚的声音,即使听到了也不会过来了,他还那么小,大人都会觉得他是闹着玩的。
      
      萧晚却不急,他等了一会儿,仰着头仔细打量了一下挂在墙上的那件披风,几乎可以想象爹爹穿上它的样子,一定好看又温暖。
      
      在这时候,后面突然走出来一个人,萧晚看了看,发现他穿着和其他店员差不多样子的衣服,便连忙出声:“您好,可以帮我拿一下那件衣服看看吗?”
      
      那人听见声音,转过头来看了一眼,萧晚才发现这人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了,是个爷爷辈的人,不像店员,可能是店主。
      
      “好的,您稍等。”
      疑似店主的人服务态度倒是很好,没因为他是小孩有什么轻视,慢慢地走过来,把衣服从墙上取了下来。
      
      萧晚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上面的毛,如他想象的一样柔软。
      
      “这是森林兔的毛,很少见体型这样大的森林兔,又一丝杂毛都没有,品质很好,”那人慢慢地介绍道,“穿了很漂亮又暖和,小客人打算买给谁呢?”
      “买给我爹爹。”
      “那一定很合适。”
      
      萧晚“嗯”了一句,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买,他没注意到,柜台后的那个人一直在打量他。
      
      没错,他确实是这家店的店主。
      他名下不止这一家店,在十六重天的许多城池都有店,今天只是因为进货的事情特意来柏雪城这家看看,事情做完之后,他来是打算离开的,但看到这个小孩的时候,却停下了脚步。
      
      倒不是因为他多有服务意识,只是这小孩的脸,叫店主觉得十分熟悉。
      
      在哪里见过呢?
      店主努力想着。
      
      在十六重天,以大部分人的实力来说,寿命大概在一百年左右,他砸钱买了些天材地宝,硬是活到了将近两百岁,身体到现在还好,大概还能撑好些时间,记忆力却不行了,很多事情想不起来。
      
      但这张脸,他一定见过,也一定印象深刻。可就在这一个瞬间,他想不起来了。
      店主像是和脑子较上了劲,努力搜寻回忆里的每一个角落。
      
      萧晚也在这时候思考地差不多了,他开口问了价钱:“多少钱呀?”
      问出来的时候,他有些忐忑,生怕自己连这个也买不起。
      
      这件皮毛披风价钱不便宜,二百灵玉,虽然没什么灵力,但这料子十分少见。
      店主看着小孩期待的眼神,开口的时候,仿佛神使鬼差,到嘴的价钱一下子就打了个对折:“……一百灵玉。”
      
      萧晚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手上的钱刚刚好,但是他还想给沈叔叔带一份礼物呢。
      
      最后,在萧晚的努力讲价中,他用一百灵玉买了这件披风和一件皮毛护腰,他还记得沈叔叔腰伤最重,暖和的护腰应该实用。
      那披风和护腰包起来之后比萧晚整个人还大,店主还从后面拉了一个木质的小板车送给他,把衣服的包裹放在上面,萧晚就可以拉着走了。
      
      “谢谢您,”萧晚走之前朝店主礼貌道谢,“您真是好人。”
      
      店主看着他,依旧没抓住记忆碎片,只是觉得越看越熟悉,少赚个一百多灵玉和不值钱的小车对他来说实在不算什么。
      “小客人可以在我们店多坐一会儿,”他道,“没关系的。”
      
      萧晚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婉拒了店主的好意,拉着小车慢慢地往回走,没一会儿,就碰到找过来的老师了。
      
      “吓死我了!”那老师惊魂未定,“若是真的丢了,我们可怎么和家长交代!”
      萧晚倒是平静,还出声安慰她:“没事的,我只是买了点东西而已。”
      
      他离开之后,店主却还在发呆。
      
      柜台那边的店员似乎对刚刚那单生意很不理解,犹豫了一段时间,最终还是忍不住小声地提醒着他:“那披风卖亏了,光料子收来就要七十多灵玉,这还不算加工费呢。”
      
      店主摆了摆手,也没生气,他如今的身家完全不在乎这一点灵玉。
      “我与那孩子有缘,”他道,“何况……”
      话还未说完,电光火石之间,他好像抓住了什么。
      “你刚刚说,收料子?”
      
      店主想起来了。
      
      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只是一个皮料商,还没有这许多家店,也没有多少钱。那时候的他也不在柏雪城,在离这里很远的青叶城生活。
      皮料商的生意其实很简单,从灵修手里买入他们猎到的野兽皮毛,做些加工之后再卖出去,挣的都是奔波的辛苦钱。
      
      那个时候,他在青叶城里常合作的那些灵修当中,有个特别的少年。
      
      一般灵修进入森林狩猎都会组队,一来人多危险小些,二来不同属性相互配合便能挑战更厉害品质更好的野兽,但这少年却是独来独往,不少人在背后说,他是个不祥的人,身带厄运,天赋不好,才被家族从上界抛弃,一路落到这里来,而且脾气也差,阴鸷地很,正常人都不想与他有什么接触。
      
      少年是火系,一开始,他猎来的皮毛总有很大范围灼伤的痕迹,这卖不到多少钱,经过他几次提意见之后,再送来的皮毛,便只有要害部位有一个洞,其他地方都干干净净,很是漂亮。
      
      店主只想挣钱,只要材料好,什么传言无所谓,只是他每次按时来收皮料,都会发现少年身上遮不住的伤。
      
      少年其实灵力一般,狩猎危险,一半来源于野兽凶残,一半来源于竞争者,森林里时常发生抢猎物的事情,他一人单枪匹马,自然打不过其他队伍。
      没有人有闲心同情他的,弱肉强食,生活本就不是个容易事情。
      
      后来有一天,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事情了。
      
      少年家多了另外一个人,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店主上门收料子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人拿着绿色的药膏,在给少年身上的伤口上药,动作很轻,还问他:“疼吗?要是疼的话就说,我再轻一些。”
      
      疼久的人,最是受不了这样温柔的对待。
      
      店主觉得好奇,便多看了一眼,他看见了一双绿色的眼眸,也见了叫人一见难忘的倾城绝色。
      
      但他就来得及看了一眼,下一秒,少年就凶恶地抬手遮住了那张脸,转身瞪着他:“看什么看?拿了东西还不赶紧滚?”
      他无奈,只好走了。
      
      许多年后,奔波劳累的皮料商成了富甲一方的大店主,那个少年……成了望天帝君。
      
      那是秦楼。
      
      店主深刻地记得这段经历,在他还没那么老的时候,还经常炫耀性地和别人提起,当然,是美化过的,若是说了实话,帝君在十六重天基本上是被虐过来的,那实在不好听。
      但是现在老了,这真实的记忆捡起来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在好不容易想起来之后,他也终于明白过来,为什么会觉得那小孩的脸熟悉。
      
      那孩子,与记忆里那个给帝君上药、温柔地问他疼不疼的人,长得很像,特别像,连那双漂亮的绿色眼眸都一模一样。
      
      待店主想起来,追出去之后,萧晚已经走远了,街上人头攒动,看不到小孩的身影。
      他又是独自一人来的,店主只能回想起那披风是他要买给家中父亲穿,其他的信息便没有了。
      
      是巧合吗?长得这样这样像。
      店主在外面站了一会儿,茫然了一阵,又回去了。
      
      他转而又觉得自己可笑,若真是那人的孩子,怎么会落到十六重天来呢?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