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第十一章 ...

  •   他脑子里嗡嗡作响,好不容易就看到了新的雪满,叫秦楼的眼睛实在移不开,可另一方面,这影像内容给他带来的酸涩嫉妒委屈叫他快疯了。
      
      我掐死自己算了。
      
      秦楼努力把心里暴虐的情绪往下压,在过于汹涌的情感面前,幸好他还有一点点理智存在。
      
      他总算注意到雪满穿了一件很厚的皮毛披风。
      
      在灵界大陆最好的一到三重天,甚至范围在扩大到上界的一到六重天,也许因为灵力充足,这里一年到头的天气都非常好,说是四季如春也不夸张,根本用不上这样厚的披风。
      当然,也不排除有些灵修就是为了凹造型,硬在小范围内搞出漫天飞雪,但雪满不是这样夸张的人。
      
      秦楼最近一年的重点一直放在上界,他十分清楚按雪满的实力再往下住就会觉得不舒服了,之前一直没有找到人,他总以为是地方太大人也多,且线索模糊,雪满又不想见他,有意躲藏是自然,可……万一不是在这里呢?
      已经花了这么久的时间,他不是不急的,但雪满的事情也急不来。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水晶球,心思却沉了下来。
      
      十七重天内,沈观已经在房间外面守了一夜没合眼。
      他看清楚了萧雪满的选择,知道这不是自己插手的时候了,便守在外面,防止不该进来的人进来发现这一切,还时不时看看里面的情况。
      
      看样子,萧雪满的选择是对的,经过一夜的折腾,萧晚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他真的控制住了。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危机时刻也许也是突破时刻,明明之前他和萧雪满还因为解决办法焦头烂额,考虑着要不要告诉小晚这件事,但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幸好,结果还是好的,甚至算是巨大的惊喜。
      
      萧晚真是天纵奇才,他所继承的双系血脉大约是如今大陆上最最好的了,生来便带这样大的困难,也许只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的预兆而已。
      
      沈观又往房间里看了一眼,萧晚已经完全清醒,身上的灵力也十分稳定且内敛,但萧雪满倒是趴在床沿上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昨晚他比萧晚还累,事发突然,谁都没有准备好,萧雪满完全是透支状态,他那手上自己隔出来的伤已经不算什么了。
      
      萧晚正在抱着他哭。
      
      他从出生以来就没哭过,向来坚韧自律到不像一个孩子,现下拿自己的手轻轻地碰一碰萧雪满手上那道勉强好了一些的伤口,心疼地不行,泪流地像断了线的珠子。
      
      “爹爹什么……呜……什么时候醒呀?”他哽咽着问着沈观,有些上气不接下气,“我害怕。”
      
      沈观上前来把萧雪满抱上了床,安慰道:“没事,他就是脱力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萧晚把自己缩进爹爹的怀里,又看看他紧闭的眼睛,哭地更厉害了。
      
      萧雪满到傍晚才醒,他头痛地很,一醒来便开始找儿子,后知后觉地发现儿子就在自己怀里。
      
      “小晚,”他沙哑着声音叫了一声,“没事吧?”
      
      他没想到只是问了一句,萧晚就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萧雪满也没见过儿子哭,他结结实实地吓了一大跳,从床上坐了起来,手忙脚乱地给萧晚擦脸。
      
      “崽崽怎么了?”他问,“是身上还疼吗?”
      
      萧晚抱紧了他的腰,把自己死命往萧雪满的怀里塞。
      
      他吸着鼻子,声音软软的,讲出来的话却有些强势:“爹爹以后不准那样做了!”
      萧雪满倒不太在意,安慰道:“没事的,手自己会好的,爹爹保证等过几天就一点印子都看不见了,好吗?”
      他说完之后,开始检查起萧晚的状况来。
      
      从外表上来看,他稳定在灵之力三段,身上灵气也是木系,看起来像是没什么变化。
      但再往深了查探,便能看到有些不一样的,他的灵气并不是纯粹的绿色。
      
      萧晚乖乖的,任由他看,还主动解释:“已经梳理好了。”
      他说的是“梳理”好了,并不是压下去了,这有本质的区别。
      
      按常理来说,萧晚这种情况的解决方法应该是用主属性尽力压制副属性,像之前那本书写的那个人经验一样。
      但萧晚在感受自家爹爹的灵力运转之后,却体味到了一点其他的东西。
      
      木系并不是强势的属性,它的优势在于治愈及包容,在于以柔克刚。
      
      萧晚之前不了解双系灵力的一点知识,仅凭自己的直觉做决定,他运转灵力,用的方法却不是压制,而是交融。
      出乎意料的,过程非常顺利,他身体里的木系和火系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死生对抗,只要走对了路子,那火系灵力是可以被驯服收容的。
      
      双系灵力之所以强势,在于双管齐下的效果总比别人单打独斗地有用,但萧晚剑走偏锋,倒是走了一条不同的路。
      
      他抬起手,手上浮现出淡淡的青色雾气,手指微微一动,那青色雾气一下子就转换红色,像是一团燃烧的火焰。
      别人的双性灵力是并行的两条管子,他的却像是一双手的正反面,有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感觉。
      
      “暂时是可以管得住的,”萧晚认真道,“爹爹不用担心。”
      
      萧晚目前的等级还是停留在灵之力三段,他昨晚暴动的只是天赋,被封印的灵力倒是还守得住。
      
      在这种情况下,萧雪满自然不可能再把他身上的事情瞒着他。
      他简要和儿子的说了一下他出生时候的状况,又说了自己封印和瞒着他的初衷。
      
      “……所以我们来十七重天,也是因为这个,”萧雪满道,他摸摸儿子软软的头发,“我只是没想到小晚这样厉害。”
      
      但萧晚心里清楚,若不是爹爹在,又是那样手把手地教,他早就撑不下去,找不到这个方法了。
      他也仔细审视了自己的修炼状况,这特殊木火双系的麻烦并不是一个晚上就解决地了的,他更像是找到了一种解决方法,且他现在身体里的灵力不多,还能算是游刃有余,若是灵力一下子解开全放出来,萧晚是承受不住的。
      
      即使是常规性的不冲突的双系灵力,修炼难度也比单系难很多。萧晚即使知道解决方法,他也需要时间慢慢适应。
      
      之后的一个礼拜,萧雪满向学校给他请了病假,萧晚便用这几天在家里努力适应这种状况。
      萧雪满的封印像是一个上了锁的仓库,他这封印像他的属性一样,从初衷就带着温柔的保护意味。如今,仓库的钥匙其实就在萧晚自己手上,只待他足够强大。
      
      萧雪满心中大石落下,面对沈观,他也轻松许多。
      “我之前计划着若找到解决办法,就带小晚回家去,”萧雪满道,“但现在怕是不行了。”
      
      沈观看着他:“因为我?”
      他现在确实离不开萧雪满,上界不想回去,要留在十七层,又需要萧雪满的封印能力。
      
      “小晚舍不得你,我也不可能丢下朋友不管,但这只是其一,”萧雪满叹了口气,“家里只有我们两个,再没有其他人了,小晚习惯不了的。”
      
      沈观没仔细问横空出世的萧雪满的“家”到底在哪里,他沉默了一会儿,道:“真的只因为小晚和我吗?”
      
      萧雪满笑了笑,承认了:“好吧,也因为我自己不想回去,家里面……挺孤独的。”
      他很喜欢市井气息,有的时候,想着就留在这里做个普通的药铺老板也不错。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情轻松了一些,萧雪满少见地提到了之前的事情。
      “你也知道,我之前是从十六重天那里一层一层爬上去的,经历应该比绝大多数人丰富,但这过程很累,我总是停不下来,不要说停下来看看风景,忙起来的时候,连见到的人都有限,但那个时候不觉得苦,只想着自己要做的事情。
      可事情已经做完了,我有了小晚,无奈再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世界其实和我头一次见到的不一样。”
      
      被嫌弃为大陆底层的十七重天其实挺好的,以这座小城为例,人大多都十分淳朴,生活简单而悠闲,很让人舒服。
      “我就想多看看,往后等小晚长大我回了家,也有点回忆可想,”萧雪满道,“这不是为了你,也和小晚无关,只是因为我自己。”
      
      沈观又何尝不是这样。
      叫狐族那些背后插刀的白眼狼王八蛋去死吧,他想,老子退休了。
      “挺好的,”他说,“算我一个。”
      
      他们应该不能在十七重天待太久,沈观的通缉已经撤了一年了,那边似乎也放弃找他了,大概以为他死了。
      
      萧晚虽然已经重新拿回天赋,但是修炼之路道阻且长,他们也不会一步就朝着上界迈,不会见到那些不想见的人,事情总是慢慢来的,时间足够了。
      萧雪满也不是那种放不了手的家长,待小晚真的长大,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了,他自然就放手由他去了,到时候再回家也不晚。
      
      一礼拜之后,萧晚出关,灵之力已升到四段。
      表面来看,升地不多,但在双系灵力已显露的情况下,能在短时间内毫无意外地再升一级,萧晚现在对自身灵力的把控如何已经不用再说。
      
      刚好,他出关之后,便是二年级结业考试,萧晚不负众望,又是第一。
      他拒绝了每年去十六重天交流的那个机会,把名额让给了其他同学,萧晚自己心里清楚,他不会在十七重天这地方呆多久了。
      
      最近爹爹心情一直很好,萧晚今天晚上修炼完,看见爹爹和沈叔叔在喝酒。
      
      今天外面下了小雪,屋子里烧了火盆,很温暖,萧雪满坐在窗前,他裹了萧晚送的那件披风,手里拿着酒杯。
      他手指看着比白瓷酒杯还要精致白皙几分,看着萧晚出来,朝他招了招手。
      
      “崽崽过来。”
      
      萧晚便爬进他怀里,闻到一股很重的酒味。
      
      “喝了多少啊?”他问。
      
      沈观乐呵呵地比了个三。
      萧晚低头一看桌子上的酒罐,那是有名的烈酒。
      
      他再抬头看看自家爹爹,表面看起来坐地笔直,实际上眼神却是涣散的。
      醉了。
      
      “爹爹,”萧晚试探着叫他,“学校成绩下来了,我又考了第一。”
      萧雪满听见了,歪着头认真想了想,然后吧唧亲了儿子一大口。
      
      亲完之后他好像才反应过来,短暂地“啊”了一声,然后感叹地把萧晚说的最后两个字重复了一遍:“第一唉……”
      
      真的醉了。
      萧晚确信。
      
      他本来想扶起爹爹去休息,但沈观这时候也有些醉意,开口说了一句话:“你爹酒量一般,但酒品倒是不错,从不撒酒疯。醉了之后,你问什么问题,他都老实说的,第二天醒来,又会把自己说过的话忘地差不多。”
      
      萧晚一愣,抬起的手便放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萧雪满:退休老人+沉迷养崽。
    攻?攻是什么?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