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意义锁死》rabbitcross ^第3章^ 最新更新:2019-04-26 23:30:22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7
      
      纪晓芙道了个“好”便继续吃饭。杨逍怔怔地等了片刻,见她没有说下去的意思,便问:
      
      “你不问我去干什么吗?”
      
      纪晓芙放下碗筷,目光望向杨逍,认真地道:“看你神情,这件事对你十分重要,我若不应,你大概拖也会把我拖去。你武功高我太多,我必然拒绝不了。既然这样,那我只能‘默之成之,平之宁之,将之迎之’了。”
      
      “现学现用得好,”杨逍笑道,“你果然,是个不错的徒弟。”
      
      纪晓芙收拾碗筷,冲着杨逍微微扬了扬下颌。杨逍乖乖站起来,抬手等着接她递过来的碗。
      
      无形的链子让两个原本陌生的人达成了对彼此生活的最大入侵,也让他俩迅速形成了完美的默契。纪晓芙正要洗碗,杨逍道:
      
      “先别洗了,来给我当个‘一日徒’。”
      
      纪晓芙忍俊不禁,道:“我只听过‘一字师’,你这‘一日徒’又是什么?”
      
      风摇竹动,沙沙声。竹影斑驳下那女子嘴角,眉梢,眼睫都带上了清风和笑,有什么东西忽然就落在了心上。
      
      纪晓芙看杨逍似乎是出神了,咳了一声。杨逍抬起手,迟疑了一下,越过手掌拖住了她的胳膊,道:
      
      “我怕你明日拖我后腿,今日便教你些我常用的招式。”说罢施展轻功,掠了出去。
      
      叶子拂过脚踝,他们从竹林上方掠过。虽然来了几日,纪晓芙还是第一次看到了竹林蕖苑的全貌。竹林约半亩,在苍翠的山坡上圈出一隅暖意的绿色。院子坐落在竹林边,院中有池,池中有荷,尚未开放。
      
      8
      
      杨逍的目光落在她身上。站定已经有一会了,他一直没说话,纪晓芙摸不到头脑,有些不自在。
      
      “离我近一点。”低沉的嗓音穿透寂静的竹浪,直抵纪晓芙的眉心。一股强势的风忽然扯乱了她的头发和衫子,掌风猎猎,杨逍转身跃起的功夫,身形和手上已经有了七八重的变化,二人周围有风腾起,枝摇叶动。
      
      这个掌法有趣。按说手中无兵器,变化就少,可他的十指并没有合作双掌,而是生出许多变化来:推,掀,挑,砍,弹,削...看得出他受制于二人距离,招式谨慎,否则其威力还会更大。
      
      她在酒楼见过杨逍的身法。他内功深厚,却不是刚猛路数,招式柔韧中带有变化万千的弹性:与师父一战,反倒显得峨眉的武功招招逼迫,剑剑急切,而杨逍从容应对,颇有有四两拨千斤的意味。
      
      师父...
      
      这个称呼忽然如冰锥一样扎进脑海,纪晓芙愣住了。她一直忙于照顾雁儿,洗衣做饭,跟这个男人捆绑在一起...峨嵋仿佛蒙上了一层轻薄的细纱,稍微模糊了。
      
      竹林蕖苑,雁儿,老家人,杨逍,甚至明教,却越来越清晰。
      
      9
      
      “丫头。”纪晓芙回过神来,杨逍从眼前掠过,“来。”
      
      纪晓芙马上会意,顺着他的走势伸手一接,本想攥住他的小臂,谁知道他速度太快,手直接握住了手。
      
      杨逍露出笑意。他紧紧握住那软凉的手,以她为轴,以自身为规,飞了个满月的形状。另一只手并拢成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掠过的每根竹子都戳了一记。
      
      竹叶飘落,杨逍轻盈落地,手还握着手,两个人面对面站着,极近。
      
      10
      
      目光短暂交错之后,纪晓芙迅速抽出了手,别过头去。感受到她的窘迫,杨逍的手也松开了。
      
      又是片刻无言,纪晓芙抬头看去,被杨逍戳过的竹子上都斜斜地留下一道新鲜的劈痕,有的已经戳穿,看得到竹节里的空腔。
      
      杨逍看她看得入神,得意道:“比起你峨嵋的剑术来,我这‘青竹手’算不算得上好看,且有用?”
      
      纪晓芙点头,旋即摇头。你说什么呢?峨嵋的剑术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是上乘武功好吗。
      
      杨逍笑道:“是是。只是我们明教内少用兵器。此去若是跟殷天正殷野王父子动手,总不能你用剑,他俩用鹰爪擒拿手吧。”他挠挠鼻子:
      
      “虽然我一个人可以略胜他两个人,但偏偏我的附属拿着柄剑,传出去于你大峨嵋不好听。”
      
      纪晓芙道:“这话倒不糊涂。”
      
      杨逍问:“那纪大姑娘刚才可看清楚了?”
      
      纪晓芙微微一笑,立即打出了一模一样的一套掌法。杨逍便寻到一个空档,与她身法同步,或虚或实,或前或后地配合起来。
      
      难免身体接触时,杨逍发现红晕爬上纪晓芙的耳朵。他便暗暗翘起嘴角,纪晓芙回身时总看到他在坏笑。
      
      11
      
      第二天清晨,两人免不了要把例行公事尴尬地走完,然后换了轻便劲装,把雁儿托付给杨易。便要走时,杨逍叫了声等下,纪晓芙刚要发作,杨逍手指抵在嘴上,用口型说:
      
      “别吵到雁儿。”
      
      他拉着纪晓芙回到屋里,把几张叠好的纸交给杨易,又低声跟他耳语。杨易拿着纸边看边点头,最后说了句左使放心,回来必然弄妥当了。
      
      杨逍点点头,这才肯走。
      
      这一代林木茂盛,阳光透过树冠星星点点洒下,空气中充盈着甜蜜的花香。杨逍背着手,脚步轻快,左顾右盼,时不时像看到了什么新奇东西,挑眉微笑。
      
      他问纪晓芙:“你不好奇我给杨易吩咐了什么吗?”
      
      纪晓芙哪里不好奇,走出这么远,她一直很想开口问他,说出来的却是:
      
      “你跟你的仆从说事,我要知道做什么。既然你问我了...你给他吩咐了什么?”
      
      杨逍笑出声来:
      
      “不告诉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