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面意义锁死》rabbitcross ^第10章^ 最新更新:2019-05-09 21:35:33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作者有话要说:  我纪姐越来越攻。
  •   52
      船顺流而下。胡青牛在船头打盹,杨易坐在船尾撑着篙,多数时候也是昏昏欲睡。昨晚他只身去往蝶谷,再逆水行船回到小屋,一定已经累坏了。
      纪晓芙一手搂着雁儿,一手擎着片芋叶。船身摇晃,她要不时调整角度才能为杨逍挡去落在他眼上的阳光。杨逍阖目靠在船舷上,眉梢和嘴角轻轻抽动。纪晓芙搓着他的肩膀,问:
      “痛?”
      杨逍双目微启,目光移向她,无辜道:“痛。”
      这倒是出乎纪晓芙意料,她本以为这人一定嘴硬说没事。只好说:“再忍一忍,快到医庐了。”
      杨逍闭眼笑道:“不省人事的话,不必忍也不会痛。我是不是还是昏过去的好?”
      魔教竟有胡青牛这等一流国手——一颗药几根针便把一个垂死的人医到可以开口玩笑,纪晓芙暗自佩服;然而这玩笑听起来却不甚顺耳...纪晓芙不想理他。
      杨逍也后悔了。
      这说的是什么屁话。杨逍觉得自己大概是毒侵入脑,开始胡言乱语了。从落脚的地方到小屋俱是山林溪水,他一晕了之,纪晓芙一个人拖着他走了一段怎样艰难的路程,可想而知。
      他便也不说话了。
      纪晓芙仍旧为他挡着阳光。杨逍听她咳嗽,声音似在强忍。心中凛然,颤声问:
      “你是不是用了内力?”
      纪晓芙有点于心不忍地看了看他,安静地点头。杨逍想抬手却抬不起来,面色凄然。
      杨逍完全明白纪晓芙一定是因为自己才以身犯险。他或许该跟她讲得更明白些,以她的内力修为...中毒之后贸然运行周天,细微残毒会渗入五脏,轻则伤害元气,武功再不能进益,重则折损寿数。
      发生了好多事。杨逍想,如果可以预见现在的状况,他是否还会带她回来?他还记得被锁在一起的时候他表面佯装平静,实则暗自开心了好多天。在跟纪晓芙同进同出的这些日子里,他越发坚定了最初的心意。
      ——他的心意在醉香楼时就确定了,从短兵相接时那一眼开始,所有的可能性就只剩下一种。无论怎么样他都会带人回来,当然也有义务要护她周全。
      他要护着不少人和事,明教,门人,雁儿,杨易,竹林蕖苑...可纪晓芙跟他们很不一样——他不仅要保护她,成全她,更想亲近她,明白她,换我心为你心地明白她...然后好好爱她。
      他不断反省,从该把“遗言”写得更清楚明白让她不要动用内力到应该早与雷门通报情况;从未能给江家做好接应到对正派人士品行的错误预判。
      很显然纪晓芙的性命之虞是他带来的。深究下去,江氏的惨剧以及赛克里的背叛,根源也在自己身上。
      他轻声叹气,难以察觉。纪晓芙把手搭在他的肩头,道:
      “没事。”
      从不再想做孤立的个体那一刻起,解决问题的方式就要改弦更张。杨逍回握纪晓芙的手,道:
      “我会医好你。”
      “可以。”有人说话。两人握着的手应声松开。原来胡青牛不知几时醒了,正在拍手。他原本只想听听什么叫“互诉衷肠”,衷肠没听到,杨逍这句话倒把他惹恼了。“左使原来有这个能耐,明教别要胡青牛了。到蝴蝶谷之后给左使辟间小屋,你俩闭关疗伤,个把月后出关来看,是两摊尸水还是两个好人,好不好?”
      杨逍知道胡青牛是何种脾气,放在从前他会一笑置之。现在却说:
      “青牛先生误会。纪姑娘因为我的缘故身中剧毒...”
      他停下喘息,胡青牛不情不愿,扁着嘴给他切脉。
      “...我的意思是不论何种代价...我也要让她好起来。”
      “...我要是能医人,这会儿还岂敢劳动胡医仙。”
      胡青牛拿出药丸让他服下,叹道:“左使啊左使,你指天划地的起誓,真以为当真能找到治得好她的大夫吗?”
      杨逍望了望纪晓芙,道:“我恢复之后...可用内...”
      胡青牛正揭他肋间的绷带,不知何时伤口渗血,绷带与皮肤丝丝粘连。
      杨逍吃痛,气息提不上来,言语断续。纪晓芙想起前日在洞中看到他皮肤煞白,创口外翻,当真以为他死了。
      “不可以。”纪晓芙道,“我知道动用内力的后果,当然也深思熟虑过。之后能治,不治,都在我考量之内,可唯独这种用内力引毒的手段,不在。”
      她把杨逍落下碎发捋上去:
      “你非要的话,我就自尽。”
      
      53
      纪晓芙坐在比他高一些的地方,有些发丝散在他的脸上,轻盈柔软。杨逍诧异着,惊喜着,逆着阳光,她的眼睛像水晶一样剔透刚强。
      胡青牛给他换好了创药,缓了一会,他终于对纪晓芙道:“好。”纪晓芙的眸子终于又浸满温柔,给他擦去额头的汗。
      胡青牛边撩水洗手边对着岸边道:“有些狗屁高手,疗伤先用内力,活不了了才找大夫。害我总要治“死人”。你们啊,有眼不识泰山,有眼不识泰山啊!”
      杨逍会意,闭眼笑了:“确实是我有眼不识泰山。看来应该用不到我了。”然后复又睁了一只眼睛,冲着纪晓芙道:“你也不用自尽啦。”
      
      54
      快到晌午时船只驶入峡谷,山壁如斧凿刀切直直插进河里。谷深山幽,天在一线,仿佛与世隔绝。空气清冽,杨逍从昏睡中醒来,深吸一口,胸腹中的痛感也似乎减轻不少。
      所有人都在打盹,耳中只有水声和鸟啼虫鸣。
      纪晓芙靠在身边,双目阖着。她一手搭着雁儿,一手虚握着叶子,搁在裙子上。
      杨逍捏了捏手腕,又捏了捏纪晓芙的,没有什么特别的触感。可他们确确实实被无形的链条在此锁着——不,不是链条——
      是千里熏风,是红线相从。
      
      纪晓芙睁开眼睛,杨逍一时无话,纪晓芙就一直看着他。两人沉默良久,杨逍的指尖触着纪晓芙的手腕,道:“晓芙。”
      纪晓芙应了一声。
      “若这纽带有一天不在了,”
      杨逍目光闪烁。
      “我还是想跟你,”
      他沉吟一会,道:
      朝夕不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